东京物语

谁都可能离你而去,所以要活得通透才好

洱东
03-30 21:05发布影评

最近看了日本导演小津安二郎的书——《豆腐匠的哲学》,在这本书中发现二个惊喜。一是这本书最后是《东京物语》这部电影的剧本。二是这本书里体现了小津导演的电影追求。

从小津导演的作品中,可以看到他非常善于从剧情的某处让人自然而然地体会人物情绪、情感的变化,以及生活中的无奈。他在这本书中对此也有写道:“总之,我想减少戏剧化的东西,在内容的表达中自然而然地积成余韵,成为物哀之情,让观众在看完这部电影以后,感到极好的余味,我希望能够做到这样。只能说我追求的是这种感觉。也就是说,不是要往片子里盛满表演,而是只表现七分或八分,看不见的地方应该会形成物哀吧。这就是片子的追求,如果有意思的话,我将来还想尝试拍这样的片子;如果这次效果不理想的话,我打算重新学习、思考今后怎样才能拍出理想的效果。话虽然重复,比如以小说来说,大概就是字里行间的言外之意,以日本画来说的话,大概就是留白之妙。总之就是不把感情暴露在外,以此推动剧情,而在某处,自然而然地可以品味到那种感觉,就是这样。”

《东京物语》是让我喜欢小津导演的开始,几乎每过一段时间,我都会把这部电影拿出来看一遍,每看一次,就多一分对这部电影及小津导演的喜爱。总是惊叹于他可以让情绪这种东西自然而然地在日常细碎的小事之下产生。

东京物语

《东京物语》这部电影,之前看的时候更多的是对老人有很多的同情。故事的开头是让人高兴的事,讲的是独自在老家生活的两个老人,想趁着自己身体还算康健去城里看望自己的子女以及孙子。然而他们来到城里之后发现,其实他们的到来更多的是给子女添加了额外的麻烦,因为他们,子女要忙着安顿他们到来之后的生活,然而子女都太忙了,实际上他们并没有被子女好好的款待,反而是显得多余、碍眼;最终他们被子女安排去了旅游,然而旅游地喧闹的很,两老人根本无法好好休息。

东京物语

现在再看,我更多的是对出现这种社会现状的一种无力感,这种现象不仅存在于小津拍摄这部电影的年代,在如今社会也是普遍存在。如何处理与父母的关系,特别是与年迈的父母之间的这种关系,显然是我们每个人都会遇到的问题。

我也常常在想,当我老了,我希望自己是个什么样的存在状态,对于我的子女而言。我想最好的状态莫过于,子女需要我们的时候,我们能力所能及给予他们一定的帮助与支持;子女不需要我们的时候,我们内心也不会产生失落感,反而自个过得潇洒自在。短短一生,自个活得通透才最重要。

©本文版权归作者 洱东 所有

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展开阅读全文

21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

评论来两句...

21
评论 发送

还可以输入 300 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