哭泣的女人

戛纳电影节唯一殊荣,四处卖碟的她到底是不是“不要脸”?

球眼观影
2020-11-09 17:06发布影评

很久没有看到一部让人感慨的国产片了,这部刘冰鉴导演的作品却让我心头一颤。

虽然片中的一些大尺度镜头以及丑化人民警察的桥段,使得它在大陆被禁止公映,但它写实的镜头栩栩如生地展示了中国的某种乡土文化——

《哭泣的女人》

哭泣的女人

名为“哭泣”,实为喜剧。

别看影片的制作土里土气,它却在国际影坛大放异彩。

本片荣获瑞士剧本计划大奖、法国文化部和外交部南方基金大奖、韩国釜山国际电影节柯达影像剧本大奖。

女主廖琴凭借此片一举获得了当年戛纳国际电影节最佳女演员特别贡献奖

这是迄今中国女演员在戛纳电影节获得的唯一殊荣。

哭泣的女人

王桂香,一个风姿绰约的贵州女子。

她总是化着浓妆,穿着色彩艳丽的衣服,大摇大摆地走在街上,生生流露出一种妩媚。

然而,她的生活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精彩。

哭泣的女人

数年前,王桂香是县里戏剧团的台柱子。

那时的“北漂热”打破了她的平静生活,她和丈夫许陈赓怀着淘金梦来到了北京。

但事实残酷,两人的生活并不如意,他们租住在破旧偏僻的民房里。

哭泣的女人

许陈赓是个眼高手低的货色,整天窝在家打麻将。

家里的生计全部落在王桂香一人身上。

而王桂香的职业也见不得光:卖碟。

为了打好掩护,王桂香向邻居借了个小孩津津,她整天把津津抱在手里到处走。

哭泣的女人

至于卖什么碟,她说要什么有什么,当然也包括毛片。

王桂香把碟藏在外套里,她拉开拉链向顾客展示,顾客乱摸一通又不买,明显是被吃豆腐了。

这天,王桂香刚做完一笔生意就被警察逮了个正着,碟被没收后,可怜的王桂香只好打道回府。

本想把孩子还给邻居,不料孩子父母跑路了。

哭泣的女人

而此时的许陈赓,因为麻将输的还不起钱,麻友要他把老婆陪睡抵债,而对其大打出手。

这一出手就打瞎了人家的眼睛,他随即被捕入狱。

哭泣的女人

就这样,王桂香带着津津被警察遣返回了家乡万山。

从北京到万山,王桂香表现出了前所未有的镇定和坚强。

她相信只要回到自己的地盘,一切都会好起来。

哭泣的女人

回到家乡的王桂香并没有垂头丧气,相反,她表现出了一种极度的张扬和妖娆。

她甚至成为小镇上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哭泣的女人

这时,王桂香和前男友李友敏旧情复燃。

虽然李友敏早已结婚,但王桂香还是靠姿色成功“睡”服了他。

哭泣的女人

李友敏是个精明的生意人,他开了一家“好发财丧事公司”。

此时,被许陈赓打瞎眼睛的赌友居然找到了家里来讨要高额医药费。

没钱的王桂香靠耍赖假哭敷衍走了来讨钱的夫妻。

于是两人发现了商机,他们想到了一个极佳的赚钱方式:哭丧

哭泣的女人

王桂香做起哭丧这行可谓得心应手,她的名气越来越大,哭的花样也越来越多。

“只要钱到位,哭啥无所谓。”

渐渐的,王桂香成了哭丧界的“明星”,李友敏甚至做起了她的“代理经纪人”。

哭泣的女人

眼看着钱就要攒够了,王桂香一边寻找债主还医药费,一边会定期拿着吃的喝的去探监。

在得知许陈赓在监狱生不如死时,她竟跑到监狱长办公室主动献身,没有丝毫的犹豫。

但凡王桂香有路子打通关系,她肯定不会选择肉体,但只要能救出自己的丈夫,她会毫不犹豫地选择献身。

哭泣的女人

然而,一张死亡证明打乱了王桂香的所有计划。

她的丈夫由于“越狱拒捕,当场击毙。”

王桂香很平静,她觉得这是一种解脱,她转眼望向李友敏:“你想过娶我吗?”

可贼精贼精的李友敏却说了一句没良心的话:你又没打算嫁给我。

哭泣的女人

痛失丈夫的王桂香未曾落泪,可这一刻却为旧情人偷偷抹了把眼泪。

王桂香来不及伤感便奔赴一个大老板的葬礼。

这一次,她哭出了哭丧生涯的最高水准,她仿佛是哭自己的丈夫,哭自己的命运......

哭泣的女人

有人说王桂香是个“不要脸的婊子”。

她靠着不要脸,可以袒胸露乳卖毛片;抱着孩子回老家;利用身体睡服旧情人从而靠哭丧发家致富;甚至出卖肉体为丈夫疏通关系……

可是我却从这“风骚”的背后看到了坚韧,甚至还产生敬佩。

如此困难的王桂香没有问别人要过一分钱,也没有做卖淫的勾当,她靠着自己的韧劲,开辟了一番新天地。

这难道不是应该弘扬的女性正确价值观吗?

哭泣的女人

整部片子,无论从画质,人物,甚至做爱的姿势都表现出非常粗糙的原生态,但却很有“劲”。

这股“劲”就是在王桂香脸上所表现出的那种那桀骜不驯的精气神,以及不惧任何艰险的自信!

©本文版权归作者 球眼观影 所有

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展开阅读全文

31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

评论来两句...

31
评论 发送

还可以输入 300 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