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形

年过八旬还不退休,这些导演也太拼了!

Mtime时光网
2020-09-02 14:52发布影评

本文作者是时光编辑部的@王小sa相信未来。5月31日,克林特·伊斯特伍德90岁了。

这位传奇影人的步伐从未停止,年近90岁的时候,他还推出了《骡子》《理查德·朱维尔的哀歌》这样高质量的作品。
好莱坞的高龄电影人不少,不过伊斯特伍德仍是在世的、拍摄大规模公映主流电影的最年长导演纪录持有者。他拥有这个纪录已有好些年,并依然在不断打破自己的记录,挑战上限。
异形 克林特·伊斯特伍德
导演这一行,如何看待年龄问题?
常常说,在互联网行业,年过35岁就要面临被淘汰的风险。而在导演这一行,人们如何看待年龄问题?
据一份2015年出炉的报告显示,有业内人士研究了近20年来每年票房最高的100部好莱坞电影,和20个不同类型的电影票房榜单后,得出以下结论:
截至2014年,好莱坞主流电影导演的平均年龄是50岁左右。只有6%的好莱坞导演,年龄在30岁以下;年龄在40-49岁区间的导演,占比三分之一;而恐怖片导演的平均年龄最小,为42岁。

异形


好莱坞的“前浪”活得怎么样?
都说“长江后浪推前浪”,好莱坞的“后浪”们表现如何?
同样一份报告还显示,好莱坞每年都能进入票房排行榜前百位的导演,其平均年龄成曲折上升趋势。1995年,平均年龄为43岁9个月;2014年,平均年龄上升到了49岁9个月。
如此看来,好莱坞“前浪”的坚挺程度是超越了“后浪”的汹涌。

异形


由于好莱坞大片厂制度的存在,在好莱坞当导演,还是对个人体力和能力有一定要求。在欧洲和日本,拍片相对随意一些,年过八旬的高龄导演数量更多。
今天,借着伊斯特伍德90岁大寿的契机,我们来盘点下全球范围内,那些年过八旬仍孜孜不倦的高龄导演。
自卢米埃尔兄弟发明电影到现在,不过125年。这些导演的职业生涯基本都达到五六十年,参与近半部电影史的书写。他们是时代的见证者,影史“活化石”。
雷德利·斯科特(82岁)
异形
好莱坞科幻里程碑《异形》、赛博朋克经典《银翼杀手》、女权电影代表作《末路狂花》……雷德利·斯科特可称得上是如今在世的最伟大的科幻片导演,也是好莱坞屈指可数的大师级导演。
如今的雷德利·斯科特要为大量作品保驾护航,担任制片人的角色,但也一直没有放弃导演的身份。他保持着平均每年推出一部电影的节奏;2017年推出《异形:契约》和《金钱世界》后,稍作休整,如今又在拍摄新片《最后的决斗》,由大本和达蒙主演。
尽管雷导的电影获奖无数,他本人却不受奥斯卡待见,至今没有获得一座小金人。
伍迪·艾伦(84岁)
异形
高产不是最难的,难的是一直高产,而且一直质量很高。在时光网数据库中,伍迪·艾伦挂名导演的有49部电影,一部除外,其他电影的评分都在7分以上。
拍浪漫小清新不是最难的,难得的是到80岁了还能浪漫——83岁高龄的伍迪·艾伦还能拍出《纽约的一个雨天》这样的作品,在朦胧灯光变换下,纽约的时空犹如爵士乐一般温柔缓慢的流淌。
不过由于和养女之间饱受争议的关系,伍迪·艾伦人到晚年,仍免不了被“追查”。#Metoo反性侵运动之下,旧事重提,没有美国公司再愿意发行他的电影,最后还是欧洲片商拯救了这部电影。
西德尼·吕美特(87岁)
异形
西德尼·吕美特是一位“出道即巅峰”的导演。1957年,他执导的首部电影长片《十二怒汉》横空出世,后被来自全世界的电影人学习、效仿、翻拍。
吕美特一生执导四十多部影片,职业生涯起起落落,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创作黄金期,推出了《热天午后》《东方快车谋杀案》《电视台风云》《典当商》等作品。
80年代后,吕美特相对走入低潮,没有留下多少令人印象深刻的作品。不过他一直没有放弃创作。2006年,82岁的吕美特重拾拿手的法律和罪案题材,推出了《判我有罪》,反响不错;2007年,他执导的最后一部作品《在魔鬼知道你死前》也赢得了不少好评。
佐杜洛夫斯基(91岁)
异形
如今科幻巨著《沙丘》再拍,人们很容易又想起了亚历桑德罗·佐杜洛夫斯基。这位来自智利的邪典电影大师构思多年,投入大量心血,请来为《异形》做设计而闻名的艺术大师H.R.吉格以及法国漫画大师墨必斯担任艺术指导,更请来史上最强参演战队——奥逊威尔斯、米积加,甚至达利!
最终佐杜洛夫斯基的《沙丘》没有能走上大银幕,不过他的构思和筹备幕后在纪录片《佐杜洛夫斯基的沙丘》中展现出来,看完之后,无人不被他的热情和才华所折服。
2016年,87岁的佐杜洛夫斯基推出自传电影《诗无尽头》,依旧保持着天马行空的激进想象力。这是他最近的电影,但应该不是最后一部电影。
罗曼·波兰斯基(86岁)
异形
罗曼·波兰斯基一生充满坎坷和争议,先是遭遇妻子莎朗·塔特被杀人集团曼森家族杀害的惨案;后因性侵未成年少女被警方追捕,遁逃欧洲,再没有踏上过美国的土地,2002年《钢琴家》获得奥斯卡最佳导演也未能到现场。
欧洲媒体将波兰斯基形容为“悲剧性的才华横溢的天才”;美国媒体认为他是“凶恶而扭曲的侏儒,内心黑暗无比。”无论外界怎么说,波兰斯基对电影的信念没有减弱,年过八旬仍作品不断,去年的作品《我控诉》还入围了威尼斯电影节主竞赛单元,并获得凯撒奖最佳导演。
曼努埃尔·奥里维拉(106岁)
异形
这个榜单当然不能少了曼努埃尔·德·奥里维拉——年过百岁仍在拍片的传奇导演。曼努埃尔2015年去世,享年106岁,他被认为是世界上年龄最大的导演,同时也是葡萄牙国宝级导演。
曼努埃尔·德·奥里维拉1908年12月11日出生于葡萄牙波尔图,他的电影生涯超过80年,从默片一直延续到数字电影时代。2012年,103岁的曼努埃尔拍出了最后一部电影长片《哥柏和阴影》,该片曾亮相威尼斯电影节。
伯格曼(89岁)&安东尼奥尼(95岁)

异形 米开朗基罗·安东尼奥尼
英格玛·伯格曼和米开朗基罗·安东尼奥尼有许多相似性,两人都是二战后的欧洲电影大师,在影史上影响深远。
他们都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基本告别影坛,但是都没有彻底退休。他们不是”典型”的高龄导演,不过八旬后仍有作品推出。1995年,83岁的安东尼奥尼拖着病体,在维姆·文德斯的帮助下完成了《云上的日子》;2004年,安东尼奥尼完成了短片集《爱神》中的一段。而伯格曼则在84岁的时候完成了最后一部作品《萨拉邦德》。

异形

英格玛·伯格曼

2007年7月30日,安东尼奥尼和伯格曼同日去世,电影界一下子痛失两位顶级大师。
让-吕克·戈达尔(89岁)
异形
上世纪60年代的法国电影新浪潮运动是世界电影史绕不开去的一章,让-吕克·戈达尔和《筋疲力尽》是法国新浪潮的代表人物和代表作。载入史册的东西总会让人误以为过去很久很久了,和现实生活没有关联了——直到发现戈达尔仍在拍片。戈达尔被称为影史“活化石”,不仅是因为他年纪大,更是因为他永远站在浪潮的前列,不断探索着影像语言的本质和边界。看他最近两部作品的名字——《影像之书》《再见语言》。
阿涅斯·瓦尔达(91岁)
异形
“法国新浪潮之母”阿涅斯·瓦尔达拍到了生命最后一刻。瓦尔达以摄影起家,曾当过摄影记者。1954年开始当导演,50年代曾来中国拍摄短片。丈夫系著名导演雅克·德米,全家人都从事电影业。她的作品具有强烈的政治倾向和女权主义思想,代表作有《南特的雅克德米》《我和拾穗者》《五时至七时的克利奥:回忆与逸事》《阿涅斯的海滩》等,曾获得奥斯卡终身成就奖。她最后的作品是纪录片《阿涅斯论瓦尔达》,在她去世的同一年完成。2017年,她自导自演纪录片《脸庞,村庄》,影片最后,她登门拜访让-吕克·戈达尔,戈达尔放她鸽子,令她非常生气。看完真让人感慨,越老越纯真。
埃里克·侯麦(90岁)
异形
和法国新浪潮崇尚自然随性、贴近生活的理念相一致,法国新浪潮的导演也把拍片当成了生活的一部分。除了戈达尔和瓦尔达,第三位新浪潮出身的高龄导演是埃里克·侯麦。侯麦的年纪比他新浪潮的战友们都要稍大一些,他开始导片较晚,但细水长流。从六、七十代的“六部道德故事”,到八十年代的“喜剧与格言”系列,再到九十年代的“四季”故事,不厌其烦地纠缠于让人捉摸不定的情感世界。2007年,87岁的侯麦推出电影《男神与女神的罗曼史》,且入围了威尼斯电影节主竞赛单元。自知健康状况不稳定,侯麦明确表示这是“最后一部作品”,也确实成为了他的封影之作。
阿伦·雷乃(92岁)
异形
阿伦·雷乃是法国电影新浪潮“左岸派”的代表人物,因《广岛之恋》和《去年在马里昂巴德》而名声大噪。他的电影关注形式主义、现代主义以及社会和政治议题,经常以时间和记忆作为主题,从严肃文学中汲取营养,从哲学高度看问题。从80岁到他去世的91岁间,他还推出了5部作品。最后一部作品《纵情一曲》拿下2014年柏林电影节银熊奖。获得银熊奖的两个月后,阿伦·雷乃与世长辞;就在去世之前,他仍在撰写新的剧本。
山田洋次(88岁)
异形
上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中日文化交流黄金期,山田洋次《幸福的黄手帕》《远山的呼唤》在中国家喻户晓;本世纪初,山田洋次的“武士三部曲”受到广大影迷的推崇;近年,山田洋次《家族之苦》被翻拍成中国版。除此之外,他还执导了世界上最庞大的系列电影《寅次郎的故事》。
而他的新作《电影之神》也在筹备中,原定3月开机,因疫情爆发以及主演志村健的去世,拍摄被迫延期。横跨60年的导演生涯中,山田洋次执导作品多达90部,而且持续受到关注的欢迎,当之无愧的日本“国民导演”。
新藤兼人(100岁)
异形
新藤兼人是日本年龄最长的拍片导演。他活了100岁,98岁的时候执导最后一部作品《一封明信片》,该片登顶当年旬报十佳榜首,代表日本参与奥斯卡最佳外语片,他还坐着轮椅亮相了东京电影节红毯。新藤兼人经历了日本明治、大正、昭和、平成四个时代,上世纪60年代,即以《鬼婆》《裸之岛》《黑猫》等作品奠定影史地位。80岁后,他转向老年题材的创作,《午后遗书》一经推出,再次大受好评。
新藤兼人一生执导近50部电影,另外更撰写剧本两百多部,出版许多有关剧作的著作,以及小说、随笔等,精力旺盛,硕果累累。
黑泽明(88岁)
异形
无须再多介绍,“电影天皇”,“电影界的莎士比亚”,黑泽明以《罗生门》《七武士》《乱》等作品影响了全世界的电影人。上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前半段是黑泽明创作的巅峰期,但《红胡子》(1965)和《电车狂》(1970)票房接连惨败后,黑泽明再难在日本国内拉到投资。之后,黑泽明将视线放向海外。虽然产量断崖式下跌,在海外资金的帮助下,仍完成了《影武者》《乱》等经典作品。1990年,80岁的黑泽明推出了晚年代表作《乱》,同年获得奥斯卡终身成就奖,为他颁奖的是“粉丝”斯皮尔伯格和乔治·卢卡斯。黑泽明的最后作品是1993年的《袅袅夕阳情》。
市川昆(93岁)
异形
市川昆曾与黑泽明、木下惠介、小林正树并称日本影坛四骑士,1956年拍摄的《缅甸的竖琴》使他一跃成为著名的导演。1958年和1959年的《炎上》《野火》使其跻身到电影导演大师的行列。市川昆酷爱抽烟,各种照片中基本是烟不离手,他甚至为了抽烟敲掉自己的一颗牙齿。市川昆活了92岁,算是长寿,不过最后是死于肺炎。
2000年,86岁高龄的市川昆把往昔“四骑士”合写的剧本《放荡的平太》搬上了银幕——这是市川昆导演的第74部电影。他最后的作品是2006年的《犬神家族》。
大林宣彦(82岁)
异形
4月10日晚间,曾创作出《北京的西瓜》以及《转校生》《穿越时空的少女》《寂寞的人》“尾道三部曲”的日本导演大林宣彦因肺癌去世,享年82岁。令人唏嘘的是,他去世的这一天,是他的新作原定上映的日子。大林宣彦于2016年被诊断出肺癌,当时被告知仅剩3个月的寿命,但耄耋之年的他仍全力投身于电影创作。其最新作品《海边电影院》原定4月10日在日本上映,但因新冠疫情而延期。 
去年11月,81岁的大林宣彦被授予东京电影节终身成就奖,他在现场回答观众“是否打算一直拍下去”的提问,表示“未来的事情谁都不知道,不管是2000年还是3000年,我想继续拍下去。”
-END-

©本文版权归作者 Mtime时光网 所有

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展开阅读全文

264

最新评论

  • クリスティーナ
    クリスティーナ

    LiuPi Classic

    2020-09-03 22:15 回复
  • 疯子
    疯子

    你安排他们到基层去,他们恨不得40就退休

    2020-09-03 20:58 回复
  • 一念佛  一念魔
    一念佛 一念魔

    导演:我觉得我还可以在潜两个

    2020-09-03 18:28 回复
    3

评论来两句...

264
评论 发送

还可以输入 300 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