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腹

日本武士的切腹挽歌:诉说的是借贵宝地一用的悲凉

camus1997
08-15 14:39发布影评

 幕府末期,各藩地大名们被削权,导致了大量家臣武士成为了无业游民,成为所谓浪人,由于放不下面子,这伙人在江户一带游荡,过着狼狈不堪的日子,甚至有上顿不接下顿的困苦。

切腹

这就是电影《切腹》的时代背景,也只要在如此背景下,才有了这么一个悲剧故事,作为武士的末日挽歌绽放,悲凉与无奈。

切腹

对于“切腹”,我不知道它的确切来历,这算是日本一种独特奇观吧。中国古语有云:刑不上大夫,指的其实倒不是不处罚犯罪的官员贵族,而是让你体面一点选择去自裁,就是“清水盘剑”一送,大臣官员就知道自己性命不保,去用剑抹脖子了结自己。

但也许日本发挥了此处的良苦用心,但采用的办法却残忍许多;切腹这办法确实激烈残酷的让人不忍目睹。 “切腹”从某种意义上说,仪式化色彩浓重,一步步都是有规则的,衣服要换,场地要选,辅助助手要选,这一切都是要确保武士死的尊严,不是随便拿日本剑往肚子一插就完事的,具体细节就不说了,毕竟如今是现代文明社会。

还是说回《切腹》,我为什么选择这部电影,因为这是一个开始很滑稽,结尾很悲壮的,不是一味颂扬的,确有反思性意义的动作剧情电影。

切腹

《切腹》这开头的滑稽,说的是,那群无家主的流浪武士,无法为生过活,结果想出了一个滑稽的办法,三五结群的却跑到幕府重臣家门口,号称“借贵宝地一用”,扬言要“切腹”显忠,日本人虽然颂扬切腹的勇气,但毕竟也需要特殊的原因,这血糊糊的在门前弄,也不合适,于是,往往知道这些人的用心,三文不值五文的,拿钱来免灾,让这些人走路。

只是自从这个头一开,效仿的人士络绎不绝,这换谁也烦了,一个两个好说,这一批批过来,明显是来讹钱的,“地主家也没有余粮”,于是,这重臣家商议决定,准备“杀鸡给猴看”,你不是想借场子要“切腹”嘛,行,满足你的要求。

这个时候,恰好来了一个年青的武士,“来借贵宝地一用”,就是他了。这家江户幕府重臣于是按照切腹的规则,安排好场子,所谓“请君入瓮”,逼迫这位年青武士完成了“切腹”。

—— 事情到此,效果当然立竿见影,再没有武士过来借“切腹”来骚扰,重臣家自以为“得计”。

但《切腹》真正的情节才刚刚开端,一年后,又来了一位年老的武士,去要求“借贵宝地一用”,还是要求“切腹”。

三国连太郎扮演了这位年老的武士,在叙述自己的来历的时候,这幕府重臣的家老一听和那位年轻的武士来自同一个大名,自然疑惑,但人已经来了,只能随机应变,先答应下来,去安排这位年老潦倒的武士的切腹仪式。

切腹

故事讲述到这里,导演真正的手段才凸显出来,在切腹仪式的现场,那位老武士不慌不忙,借助仪式所需要的规则因素,来一方面拖延时间,另一方面通过自己的讲述来“复原”这事情中年青武士去“切腹”如此为的个人难言“委屈”的前因后果,以及表达自己之前为此复仇所为的手段。

切腹

——就是依靠老年武士“精湛”的刀法,一己之力来闯“龙潭虎穴”;在这不动声色中,对峙双方静止姿态对抗中的情感张力;重复回到这一基础场面中,有新意悬念的情节展开了自身的叙事爆发。

切腹

这一切,结果让老武士切腹仪式那个场面的构图,简直有无与伦比的“强大气场”,四周错落有致的幕府家臣,中间白布上的年老武士和切腹的剑,对峙台上的权高家老,完全显示出一种“万人敌”的意含色彩。

切腹

这敌对双方的如同下棋般的做派举动;这个寻说法的故事能如此讲,也算很好了;但关键在于,那一个人镇定自若在众人包围下能想出对付计策来,有一人敌万人的意思,加上有一个能“镇住场子”的男主角三国连太郎扮演的老武士那“如刀出鞘”的气势。

电影的叙事安排,就是牢牢建立在这个场面上的构图之妙,你哪怕忘记全片的故事情节,那老武士那时刻的镇定风采是绝对忘不了的。这种场面安排,需要敌我双方能保持一种微妙的“均衡”,才能让故事有“悬念”的揭开一直到达故事高潮。

——曾经是“耍流氓”一般的切腹,最后却能归于一人敌万人的个人英雄气概。

《切腹》的场面环境控制的非常厉害,他和《英雄》的办法有异曲同工之妙;《英雄》所谓刺客讲述故事来逐渐接近秦王十步刺杀的曲折,和《切腹》中老武士一步步在讲话中逼近“委屈悲愤的事情真相”,确实在结构上有着相同的作用;具体说,“切腹”或者"“刺杀”是一个框子,一个由头,然后整部戏在一步步的展示中,破解“谜团”,才有了最后的老武士能“拔剑爆发”的动作情感效果。

切腹

——于是,哪最后又怕拼上一条个人性命;电影却让老武士的个人血性和风采的“耀眼无比”。

故事很惨烈,一门皆亡,但其中蕴含的不屈的精神却存在下来;日本式样的“仪式美感”被导演利用的淋漓尽致,在《切腹》的场面构图非常讲究,人物“控场”能力空前强大;情节有一定“悬念”,逐步揭示出“故事真相”;对话结合动作戏非常的合理,让剧情跌宕起伏;整个故事安排“紧凑”,让一个形式感突出,仪式感大于剧情的故事,被讲述的合情合理。

英雄一定要是“万人敌”,三国连太郎的演技也是了得,从控场说话中个人荣辱不惊到最后拔剑群战的敏捷果断,一直到最后力战劲尽后切腹自尽的悲凉。他要的说法就是,一句话,逼人过甚后,拼自己一命也要去能血还血的悲凉。

——这《切腹》自然属于复仇类型,真正感动我的,却是故事结构下叙述的精妙,就是说,那个集合展开剧情的那个仪式现场的戏剧色彩浓厚的美妙,故事能建立在一个场面的入微的传达上,这很了不起。

©本文版权归作者 camus1997 所有

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展开阅读全文

12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

评论来两句...

12
评论 发送

还可以输入 300 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