寅次郎的故事48:寅次郎红之花

每次都给寅次郎大叔一张好人牌,居然持续给了28年

camus1997
2020-07-05 15:38发布影评

      我生长在东京的葛饰柴又,是帝释天的水把我养大,姓车,名寅次郎,人们都叫我疯疯癫癫的阿寅……”, 这个以“落语”的滑稽语调,去勾画寅次郎出身为人,效果正像我国的京剧中的亮相,既自我介绍了身份,又省略了不必要的繁冗情节,使观众能很快感受到寅次郎那种豪放直率还有些高傲独立的个人特点。 

      这一精彩的开场白介绍带领大家进入一个叹为观止的电影吉尼斯纪录:《寅次郎的故事》系列是一连拍了28年(1969-1995),共拍了48部,可是历史上难得一见的系列剧,这一成就,寅次郎大叔这容易嘛?

寅次郎的故事48:寅次郎红之花

        如同中国曾经的《我爱我家》的情景喜剧一样,《寅次郎的故事》,利用落语(类似中国的单口相声表演)艺人渥美清(饰演寅次郎)的个人风趣,浅草剧场出身的他,将一个游民,用别具一格的日本滑稽语调,清脆利落的个人表演,支撑住这一系列的电影,直到他去世,寅次郎的招牌他一直扛到底,不怪导演山田洋次感慨道:如果渥美清不死,《寅次郎的故事》我将继续拍下去,既然他死了,我也不做二人想,绝对不会让另外一个演员继续这一故事。

寅次郎的故事48:寅次郎红之花

      渥美清本人的小眼睛,四方脸,据说是典型日本人的代表,显得有点“流氓气”,却不失去“可爱”,应该说长着和“蜡笔小新”一般的浓眉,他的故事讲来讲去,其实原型只有一个——离家游荡,找媳妇,遇美女,交往,失恋,这几乎是这一系列永远同一个的套路。场景也总是回家时必经的江户川河畔的田野;街道中各家店铺的热闹经营场景,那傍晚题经寺的钟声,从1960年代到90年代,这30年来日本社会的巨变与不变,都在影片中点点滴滴得以浮现出来。跟着这个流浪的小贩,其实走遍了日本的各地,但最后总是回到家乡,那儿的一间糯米团的小店,是他的“家”。

寅次郎的故事48:寅次郎红之花

         ——但就是这个套路,却是东京平民区题前寺前有自在风景,在所谓帝释天的寺庙的御道旁,真正建立了一个独特人物:寅次郎。能永久得到这一给人印象深刻人物的唯一所有权,足以可见渥清美的个人表演魅力。

寅次郎的故事48:寅次郎红之花

         ——于是《寅次郎的故事》能长盛不衰,让一代人跟随着寅次郎长大成人,这是电影人不灭的渴望,能得到这样一个角色并出色的完成,幸莫大焉。

           寅次郎是陪着日本的庶民一起长大,它放低了姿态,讲述的是永远是日本庶民的日常悲欢,喜剧色彩是其中的主调。当我们的目光跟随阿寅的脚步遍及日本的各个角落,我们不仅能看到美丽而独特的海岛风光,还能感受到日本社会传统与现代交织的脉动。 

      这其中永远单身的寅次郎,每一次却都能遇见难得的美人成为“朋友”,可以说,48部的《寅次郎的故事》将日本当时的电影界,演艺界美人打捞的“干干净净”;胡同里的长大的小子的“艳遇”不少,当然牵手成功的却没有。

寅次郎的故事48:寅次郎红之花

  ——这样一来,剧集才能无止境的延续下去,每一次到结尾,寅次郎也又一次孤身上路,晃晃荡荡的走着自己的独特“道路”,如此循环。

     影片总是循着固定的模式讲述阿寅与柴又的故事,总是“不安稳”,总是“不安定”,总是滑稽戏不断;也许每个家庭里面都有类似寅次郎一般不安分的“淘气包”;况且每次和寅次郎有一段的,都是当时名红一时的各种“美人”,虽然结尾不能抱得美人归,但这种偶遇美人,这一段风流的白日梦,其实做做也蛮有趣的。

寅次郎的故事48:寅次郎红之花

    也许大家正是羡慕寅次郎的浪荡自由,有着想走就走,想留就留的潇洒,即使失恋了不过则又是“上路漂泊”;休养一阵,老调又能重弹,这是《寅次郎的故事》系列的套路,大家们对此也习惯了,却又能每次依旧给大家唏嘘一阵。

——每一次寅次郎面对美人时候的“羞涩”和“做作”,都是那么让人记忆不忘,为他感慨遗憾。在日本庶民色彩展示下,人情味十足,总是能温暖人心。

    《寅次郎的故事》系列的真正值得询问的问题是:如此简单的剧情,为什么能长拍不停,观众能由衷喜爱那个个游民:寅次郎,大家为什么爱看他的故事,如同007系列的套路,它很有自己的风格和指向的“观众群”。

寅次郎的故事48:寅次郎红之花

——这是纯粹靠温暖剧情来吸引观众的电影,从摄影机运动,构图,结构来看,没什么特别的地方,不像小津安二郎的纯美,北野武的冷酷,黑泽明的宏大;它抓住了人心的所在,家庭的自在温暖和艳遇的隐秘渴求。

寅次郎的故事48:寅次郎红之花

       所谓绿叶衬红花,也是很有道理的事情;妹妹樱花,妹婿阿博,叔叔婶婶,寺院主持,章鱼厂长;这是这部剧的基础演员;绘制了一个日本平民色彩的浮世绘,在核心舞台卖鱼丸的柴又寅店,演员以此为中心,慢慢展开故事;其实每一个都是性格固定的类型人物,但这同样一个故事,却讲了许多遍,却不让人腻味,这就非常了不起。

——真是一招鲜,吃遍天下。

        应该说 系列电影做的好就是一个聚钱盆,它有它的优势,但也是很艰难的做法,毕竟,每一集要“同中有异”,却依旧“要热闹非凡”,剧情在情理之外,意料之中,才能不间断的吸引一批又一批的观众。这说的容易,做起来,真的很难。

      《寅次郎的故事》显然是人物性格设定取胜的电影,虽然每一集都是重复的故事,说实话,却并不感觉审美疲劳,也许关键在于它充满了“人间色彩”,充满了“亲情温暖”。

寅次郎的故事48:寅次郎红之花

      说白了,我们喜欢这样一位捣蛋滑稽的怪大叔的存在:他亲切的摇晃着身体,穿着永远的那身黄西服,拎着一个黄色的旅行箱,随时说着怪话,就这样一直的走下去,四处漂泊,偶尔想念故乡,却如同候鸟,来了又去,不肯安定,这之中就是一种游子自在又悲伤的人生。

 —— 这就是寅次郎,永远被给“好人卡”的阿寅啊。  

©本文版权归作者 camus1997 所有

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展开阅读全文

27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

评论来两句...

27
评论 发送

还可以输入 300 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