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叫欧维的男人决定去死

涨知识!教你用色调看懂这部影片中的社会郁结

第七次浪潮
2020-05-26 19:45发布影评
“这一定是第一次,需要你等我了。”

一个叫欧维的男人决定去死

由汉内斯·赫尔姆导演,改编自同名小说的电影《一个叫欧维的男人决定去死》曾获第八十九届奥斯卡最佳外语片提名,这部电影也一度成为豆瓣评分最高、中国观众最熟知的瑞典电影。每当谈到瑞典这个北欧国家的时候,我们总是感到陌生,又或者从根本上分不清它和盛产手表的瑞士谁是谁。值得一提的是,在世界电影史上,瑞典曾出现过一位大师级导演——英格玛·伯格曼,他曾拍摄《野草莓》《第七封印》等诸多经典之作。但话说回来,《欧维》能取代伯格曼的作品成为最为中国观众所熟知的电影,可见其作品本身蕴含的独特魅力。

影片讲述了一个叫欧维的“小老头”在妻子索尼娅的离世后无牵无挂准备四次自杀未遂的故事。期间以临死前的回忆方式穿插讲述了他幼年时期父母双亡、青年时期遇到妻子索尼娅、妻子怀孕出游时遭遇车祸、与邻居鲁内因为汽车的品牌相爱相杀等欧维性格成因的过往。因为爱人的离世、无人理解再加上他从父亲那里继承来的天生执拗,他决定去死,永远地与他的妻子在一起,但是却一次又一次被新搬来的移民邻居帕尔瓦娜和他强烈的社会责任感打断。最后欧维在他的社区内建立起一个小型乌托邦,得到了所有邻居的尊敬,却被诊断出“心脏过大”而离世。

一个叫欧维的男人决定去死

我开始写这篇文章的时候刚好是愚人节,身边的朋友们都在缅怀张国荣,因此我也看了很多关于抑郁症和自杀的文章,这些文章往往会提到在北欧一些幸福感高的国家中自杀率也普遍较高。所以我也想借这部电影聊聊这个常年被人们遗忘、只在一些名人选择以这种方式离开的时候才又爆起的话题,聊聊一些冰冷的数字和颜色,聊聊北欧色调下的社会“唯新论”。

深蓝色#004080:
西装、绳子、萨博车

一个叫欧维的男人决定去死 “抱歉,请从我后面开始排队。”

一个叫欧维的男人决定去死

扬着下巴挺着肚子撅着嘴巴挑花,并提醒插队的女人排队。欧维,一个59岁的瑞典老男人,就这样在玻璃房下各色的花朵的拥簇下被镜头不断拉近,在蓝色滤镜下穿着蓝色(blue)衣服的忧郁地(blue)买花。

故事就这样开始了,但是接连的画面并没有给观众对他留下好印象的机会。他对无奈的售货员大声嚷嚷,不讲道理的讨价还价,对去吃午饭的经理出言不逊......毫无疑问,这又是一个欲扬先抑的被人性救赎的套路。而一段场景变化后,普通的情节才开始被赋予了新意。

在一堆对花店的抱怨之后,在几声乌鸦叫后的沉默中,欧维对他妻子索尼娅的墓说:

“我想你了。”

一个叫欧维的男人决定去死

欧维并不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厌世者,甚至和抑郁症也挂不上边,只是在爱人离世后感受着莫大的孤独和对社会现状的憎恨。但他的悲惨遭遇并没有就此打住,他的规则不断崩坏:被工作了几十年的铁路解雇、门口的信箱被违规车辆撞倒、隔壁开到凌晨的派对、乱扔的烟头......

直到画面第三次转到墓地时,欧维对索尼娅说:“你会对现代的人感到吃惊的,他们什么都不会。”

一个叫欧维的男人决定去死

研究表明,蓝色是抑郁症患者颜色偏好的首位,蓝色能够普遍引起人们心中的消极情绪。但是在艺术家笔下,蓝色同时也是活泼、天真的代名词。这种差异性也体现在欧维和索尼娅之间:蓝色是索尼娅最喜欢的颜色,这种颜色在她眼中是活泼、鲜艳的代名词,她希望欧维能够改变一往的呆板和压抑;但是欧维在这个背景下却显得更加执拗和阴暗。

蓝色在影片中也被赋予了更多的象征意义。与原著不同,电影有意地去放大当前瑞典社会对欧维的影响。蓝色的西装、绳子、萨博车,导演把代表欧维的蓝色划为守旧、实用的一派,去正名他想坚守的“瑞典精神”。欧维近六十年不换的萨博将欧维的这种坚持表现到了极致:在萨博被收购之前,一直履行将安全和操控技术做到极致的理念。在父亲的物质认同引导和妻子因为司机醉驾流产的刺激下,欧维将萨博代表的实用主义和安全主义精神视作自己的信仰支柱。

一个叫欧维的男人决定去死 无数次,他被问到为什么邻居鲁内换了宝马就导致了他们两个友谊的终结时,他永远只是说“懂的人自然会懂”。欧维只买瑞典车萨博,而鲁内先是拥有沃尔沃,再换成宝马。欧维无法理解,也无法认同鲁内的做法。他支持国产车,排斥一切购买进口车的举动。但是“萨博”却与现代生活格格不入,人们更欣赏“奔驰”这种好看的、豪气的车型。导演是有野心的,只谈温情还不够,他还想让人们反思,所以将故事高潮设置成与新旧之间的斗争。这些以“白衬衫”为代表的年轻人拆毁了欧维自己修好的房子,他们将欧维从工作了四十年的岗位上解雇,而他们的拥护者鲁尼最后也成为了牺牲品,不得不被强制送往收容所。

作为欧维最爱车品牌的萨博成为这种对抗下的一个缩影。在我们眼中,欧维是一个固执的、不肯变通的形象,他所操守的这种精神是过时的。物质条件丰富的情况下,我们不需要缝缝补补也能生活,即使不知道扳手的名字,也不知道如何修自行车。

一个叫欧维的男人决定去死

索尼娅就像他的时光机器,允许他在这样“唯新”社会下存有他固守的标准,成为他存活的必要条件。以至于妻子逝世不过六个月,他却开始把身边的人称做现代人。

烟灰色#818883:
墓碑、屋顶、阴雪天

一个叫欧维的男人决定去死

“人们说,大脑在死去时转得更快,好像外面的世界都慢了下来。我就有时间去思考很多事,实际上,大多是关于暖气片的。还有妈妈。”

一个叫欧维的男人决定去死

欧维将自己视作了父亲的精神遗产。他固执地想要传承父亲所代表的精神,最终也成为了他自己的一部分。由于固定的生活和工作环境,他没有朋友,也没有机会见证世界的发展。

影片呈现给我们的回忆中,并没有多少关于欧维母亲的部分。在他第一次自杀尝试后的回忆中,他将我们带向他的童年。在他父亲的影响下,他将诚实视作唯一标准,与此同时形成对守时和规则近乎强迫症似的坚持。欧维的这种坚持其实是对大家有利的,也是从他自己本身的经验中获得——影片中不乏这种前后照应的细节:因为曾经遭遇过火灾所以会拾起烟头,因为妻子孩子遭遇过车祸所以注意行车安全。 一个叫欧维的男人决定去死 在我们看来,这些坚持是过分的。就像明明知道随意丢掉的烟头会引发火灾,但我们还是会骗自己说这一次不会。但是欧维没有,因为这种机率很小的事件三番四次夺去了他仅有的幸福。他一次次从这些意外中重新鼓起勇气生存,不是不想他自己重新经历,而是想让别人避免他经历过的痛苦。

影片中的这种巧合放大了父亲对欧维的影响,将坚持逐渐变成了固执。他忍不住将父亲的死视为自己的过错,他的父亲能够在扑面而来火车前救下他,而他却在同样的场景下导致了他父亲死亡。

遗留的灰色阴影成为了他一段段不愿打开心门的桎梏,于是导演将灰色作为缺乏理解的象征。欧维善良、勇敢,却永远因为缺乏理解而无法被邻居接受。但幸好这是欧维的故事,所以我们得以了解他的个人经历,得以理解他的性格和想法;我们能够向他父亲一样懂得“诚实是最好的美德”。

一个叫欧维的男人决定去死

很多人将欧维与索尼娅的爱情看做是索尼娅主动的结果,但事实上这一切都建立上她对他的理解上。只有欧维鼓起勇气问她“你知道汽车是怎么运行的吗”这句他父亲曾经问过他的话,并且得到肯定的回答之后,他们的爱情才真正开始。这种理解太难得了,以至于在父亲死后多少年,他才敢于将一个人与父亲相提并论。

很巧合的是,这两段与父亲有关的回忆镜头都从屋顶开始,随后逐渐向下显出烟灰色的墙壁和悲伤的人群,同样的结构如同一场轮回。幼年时期的欧维从车窗中看到一对新人急忙跨进刚刚举行过葬礼的教堂,也暗示着生活熬过苦难就是幸福,就像他遇见索尼娅一样。

索尼娅的逝世让他觉得现在生活中仅有的唯一一点被理解再一次消失,五十九年的生命里他仅仅握有一支理解他的救命稻草。而他的父亲和妻子先后离世,让他独自一人陷入这种不被理解的孤独中。影片中的很多镜头都向观众直观地展现了这种孤独,让他成为巨大灰色背景下的唯一蓝色的动点。这种压抑的、难过的、不被理解的孤独感,成为了他自杀的最大主因。

一个叫欧维的男人决定去死

2018年丹麦卫生局的调查显示,16%的受访北欧老人感到自己是在“挣扎”或“受苦”,孤独被认为是最主要的诱因。而在以“社交距离”为荣的芬兰,有更多的年长男性不愿见到家人和朋友。这种在北欧国家中普遍存在的独特疏离感,导致12.3%的北欧人民不得不接受药物的治疗,同时抑郁症患者的数量在十年内增加了20%。

欧维的举动只是社会大背景下的一个小小缩影,有成千上万的人和他一样承受着这种痛苦。他们不是不珍惜生命,而是这种孤独让他们无法感受生命的意义。

但是影片中,导演很巧妙地引入了一个来自中东的移民角色,让如藏红花一般的帕尔瓦娜承担了拯救欧维的任务。

赭石色#964B00:
火车、长裙、藏红花

一个叫欧维的男人决定去死

“你有绿色标志吗?练车的时候车后面需要贴的那个。”

一个叫欧维的男人决定去死

不知道该说他幸运还是不幸运,但是欧维在经历过伤痛之后总有人陪伴,这些时候镜头往往会很巧妙地变成暖色滤镜,一改压抑的气氛。

帕尔瓦娜的出现也是这样,热情、泼辣、大声嚷嚷,总是用红色的毛衣包裹自己的孕肚。更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因为她是移民的缘故,就连肤色都显得温暖。

她不断打破这种“社交距离”,把欧维纳入到她的生活中。与以往丑化移民形象的作品不同,电影中帕尔瓦娜极大程度上升华了主题。人们不再关注种族带来的混乱和危险,反倒开始感激这种外来的善良。

一个叫欧维的男人决定去死

在把孩子都交给欧维看管之后,帕尔瓦娜的丈夫问她:“你不是反对在动物身上做实验吗,现在怎么在孩子身上做实验?”帕尔瓦娜不具备这种“自私”的北欧思想,她能够理解欧维,在日常生活中就能够看出欧维性格中的真诚和善良。在这种对比之中,导演在其中蕴含的讽刺不言而喻。

但是具有讽刺意味的不仅仅只有这一点。高晓松在他的文章《在北欧,我觉得自己内心很丑陋》中写道:“这里的人不聊金钱,不聊地位”,他将北欧描绘成了一个天堂,但电影中反倒处处表现出了人与人之间的冷漠。“冷漠、墨守成规、压力很大”成为了北欧移民对北欧社会的普遍印象。

影片中对这种压力的刻画主要集中于欧维在咖啡馆碰到的服务生米尔萨德身上,作为非白人受到了来自各方的压力。与此同时作为新一代瑞典青年,也受到了来自父母的过高期望。北欧青年承受的这种来自外界和自我实现的压力非常高,他们过分期盼能把一切做好,无法忍受自己的幸福感低于同龄人。

一个叫欧维的男人决定去死 影片中欧维在准备卧轨时救起了犯癫痫的病人,而其他年轻健全的人却拿起手机拍起了视频;最后与他达成和解的不是其他人,而是中东移民、同性恋者、过度肥胖等一路备受歧视的人群;本该为人民服务的国家公务员,却为了业绩见火不救、将老人抓走。与“白衬衫”斗争结束之后,出现在画面中的人物全都是非典型的瑞典人形象,而代表完美瑞典人的“白衬衫”却收到各种劣迹的指控。这种可以阵营的分化仿佛一个寓言故事,导演希望通过这种讽刺,规劝瑞典人没有必要过分追求完美,给自己太多压力。那些高个白皮肤金发的完美人不会表达善意,反倒成为了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机器,冷漠、专制、虚伪,而欧维这些不完美的、没有达到社会期望并且备受歧视的人们却热情、善良、富有人情味。 一个叫欧维的男人决定去死 这种来自外界对自己、也来自自己对自己的过高期望将北欧社会变成了一个不健康的社会,成为了藏匿在“幸福”外套下的窟窿,也成为了一个社会中的郁结。影片通过引入帕尔瓦娜这一个非典型的形象巧妙地化解了这个郁结,同时也引发了瑞典人对瑞典人的思考:

真正存在这样的异乡人,来点亮我们灰暗的生活吗?如果我们继续这样冷漠下去,这个社会会变好吗?如果欧维真的自杀成功,会有人在意吗?

务实、理解、期望,这本该是三个美好的褒义词,却在电影中反映出三个不同层次的社会问题,也成为了套在欧维脖子上的绳结。这些错误的价值观、不被理解和“正常人”的冷漠,足以将他逼上死路。但是欧维在帕尔瓦娜的引导下逐渐卸下了防备,在红光下褪去了内心的灰影,让蓝色不再压抑。

一个叫欧维的男人决定去死

最后的葬礼,没有像欧维希望的那样只来少数人,成为电影中最后一个“矛盾”。电影中有无数这样的“矛盾”:不忍让照片看见自己死去的欧维,教孕妇开车的欧维,开导别人父亲的欧维,为鲁尼而与市政府作对的欧维,因为“心大”而死的欧维……也因为无数这样的矛盾让普通的题材没有流于普通,让欧维从一个人人避之不及的老顽固,到不断帮助别人,成为邻居心中暴躁但可爱的依靠对象。导演不是想让欧维被救赎,而是通过这种冲突让欧维出面,让他来拯救这些自私冷漠的瑞典人。

影片最后,导演利用浪漫的艺术手法,将年老的欧维带回他与索尼娅相遇的火车厢上,他们再一次牵手,仿佛从未分开。 一个叫欧维的男人决定去死

哭哭笑笑中,欧维对世界的爱并没有少过。帕尔瓦娜或与永远不会意识到欧维说的那句“你最好知道车是如何运作的”包含有多大的爱意,他在心中已经把她与父亲和妻子画上了等号,成为了他最后一点爱的寄托。在四次生生死死的挣扎后,他选择了回归,重新在这个小区中建造了属于他的乌托邦。

人们彼此帮助,彼此尊重,彼此相爱。

一个叫欧维的男人决定去死

扫码关注

<影迷计划>

©本文版权归作者 第七次浪潮 所有

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展开阅读全文

19

最新评论

  • 高考在逃爱丽丝.
    高考在逃爱丽丝.

    挺好的,颜色的确是一个很重要的元素,很好

    2020-08-07 15:46 回复

评论来两句...

19
评论 发送

还可以输入 300 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