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平乐

《清平乐》大结局李玮成最大赢家,根本没什么痴心汉,套路满满

影视口碑榜
2020-05-20 14:37发布影评

《清平乐》大结局毫无悬念,让人意外的反倒是被定义为忠厚且痴情的公主驸马李玮。在赵祯、曹皇后及苗娘子及众大臣的眼里,李玮虽样貌丑陋但却极善书法和绘画,且对公主痴情不已,是这段婚姻中的受害者。但从他动手打徽柔、到官家面前以请罪为名实则状告徽柔和怀吉的“奸情“及纳妾后才绝离等细节来看,根本没什么痴情汉,他也是套路满满。

清平乐

李玮和徽柔的“孽缘”起于幼时的一段偶遇,贪嘴的公主想吃蜜饯却够不着,正好碰上进宫玩耍的李玮,请他帮了忙。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就是这么不经意的一个细节让李玮记了好多年,长大后的他依然惦记着给公主留宫外好吃的蜜饯。

清平乐

以李玮的才情和徽柔的地位,如果只是简单的单相思成不了什么气候。偏巧,李玮是赵祯生母的娘家人,而赵祯顶着贤君的名头心里最大的亏欠就来自未能对生母尽孝,于是一拍即合。国舅一家安分守己,将掌上明珠徽柔嫁给李玮既能圆了自己未能尽孝的遗憾,又能给女儿找个不错的归宿,在赵祯眼里这波操作简直不能更圆满。

清平乐

但奈何徽柔是个活生生的人,不是个精致的悬丝傀儡。她先是对着才貌俱佳的曹评动了心,受了轻伤后又对从小陪伴自己长大的怀吉有了真情,在这两个美男子的衬托下,公主李玮和他那粗鄙的母亲就更不堪入目。顺从父命嫁入李家已经是极限,让她安分、认命为人妇几乎不可能。

清平乐

但这份心高气傲不被李家家姑所容忍。几次设计挑衅后,徽柔终于忍不了,为了护住怀吉,动手打了李玮母亲,也因此老实人李玮动手打了徽柔。夜扣宫门算是个转折点,此前公主只是厌恶李玮但尚且还能忍痛撑住这场婚姻,那之后徽柔便一心寻思来抗争。

回过头来看李玮的表现。毫无疑问,他对公主是有倾慕和暗恋的。正是因为这份情感,他愿意在婚后尊重徽柔,维持两人的表面婚姻并言辞拒绝了母亲纳妾的建议。但这份深情也只停留到他撞破公主喜欢怀吉的心事之前。感受到嘉庆子的情谊和公主的“无心”后,李玮其实暗戳戳地变了。

清平乐

第一处值得玩味的细节是在扇了公主一巴掌后的次日,李玮进宫请罪自请外放。他表面句句说的是自己错了,不该冒犯公主,但实际上也在言语间向一向对自己厚爱有加的皇帝哥哥暗示,自己之所以这样是因为公主的心思全在怀吉心上。

清平乐

如此一来,既撇清了自己的罪责又适时的告了状,即使再专断的皇帝听完这段描述后也不能对他横加惩戒了。果然赵祯非但没罚他,还派皇后安抚李母并责令徽柔回家。这里还有一处细节,皇帝赏他书画,他婉言拒绝了,理由自然也离不开怀吉。

清平乐

第二处值得玩味的细节是,在公主和亲妈“自焚”事件发生后,李玮又进了宫。这回他的目的有两个,跟老丈人解释事件来龙去脉顺便请皇帝允许自己纳嘉庆子为妾。当然他也顺便提了怀吉的“功劳”。

清平乐

第三个细节是,在怀吉和公主分开后多时,驸马得到了男欢女爱后终于鼓足勇气想放公主自由,自请外放。表面看去这是想开了要放手的大度之举,但却引发朝堂震荡,逼得赵祯不得已拿出立太子的杀手锏和大臣们抗衡。最后还是徽柔自己上大殿以情动人说服了司马光。

清平乐

细品驸马的举动,你还会觉得他只是个痴心汉么?早不提晚不提,偏巧选在自己打了公主的档口拆穿徽柔和怀吉的不伦恋。早不纳妾晚不纳妾,在公主自伤和亲妈以死相逼的时候求皇帝允许自己纳妾,既体现了自己的无奈又有了情感归宿。

清平乐

在过上了幸福生活后,又不堪披着驸马的皮囊继续生活决然选择绝离,看似是放了徽柔一马,更像是自我解脱。这样的李玮每步走的都恰到好处又其实套路满满,远不是痴汉能解释得了的。文/红皇后

©本文版权归作者 影视口碑榜 所有

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展开阅读全文

12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

评论来两句...

12
评论 发送

还可以输入 300 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