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制造

陈果的旧片:《香港制造》

电影里的世界观
04-28 11:37发布影评

        华人黑社会以其“聪明”和“灵活”活跃于世界江湖,从境外的唐人街到亚洲本土的黄皮肤世界,几乎无处不在。这个世界地球村,可能除了以前的意大利黑手党,墨西哥和哥伦比亚毒贩,可能剩下的就是华人世界的竹联帮,14K,三合会,洪兴社团了。香港97以前,华人黑社会遍地都是。这不是自我抹黑,是社会现实。不用特别去寻佐证,只需看一些港产电影就可窥豹一斑了。有些黑社会电影故事还曲折离奇特别好看。黑社会起源问题纯属社会问题,永远无解。蛊惑仔的衍生也源于问题少年,但问题少年首先源自问题家庭,问题家庭源自问题社会,而社会问题又永远无解。97年以后,这些HK黑社会似乎没有了市场,因为来了更强大的解放军,他们只好退居二线或转做正行。97前,HK俗称“借贵利”是常见的“大耳窿”无底洞,“几千变几万,几万变十几万”利滚利,害人累人,见不得光。97后这种行径似乎有了另种模式的转变,各类社团转行做财务公司公开在媒体上借贷,广告词为,——“借钱紧要还,咪俾钱中介”。 
       《香港制造》讲的就是届乎97前后一些“够朋友,够英雄,够义气”蛊惑仔价值三观。里面有一些特别精彩的对白:

        “哗,那么跟你做一次岂不是要四千五百块?你以为自己是镶钻石的吗?”
        “这个世界很不公平。应该死的不见死,不应该死的全部死了。”
        “我们这么年青死了,所以我们永远都这么年青。”
        “那天晚上,无数架飞机在我梦中飞过,我没有详细数过我打下了多少,但我可以肯定,每一架飞机都是为阿屏而打。”
       这是来自一条瘦如骨柴、形似四脚蛇千公狗的蛊惑仔阿秋的原话。这也社会下层对当时香港的控诉,故名“香港制造”:它制造了社会问题,制造了恶因和恶果,最后它因此而制造了反映它的现实的电影。
        另一则是由两个配角鸡仔强和MissLee更令人唏嘘的故事。
        鸡仔强原来也是一个蛊惑仔,MissLee是一个女社工。他们的出场没有华丽的衬托俊秀的外貌,没有深沉的情节笔墨,也没有扣人心弦的背景音乐。他们在整个电影中仅仅几分钟,但他们产生的电影涵义更令人浮想联翩,深思。 
       我们不得知鸡仔强一开始如何被一个外表平凡的女社工打动,也不得知MissLee在她的社工工作时自己的感情天秤如何不经意地向一个蛊惑仔倾斜,总之,这位原来是黑社会烂仔的男仕被她所吸引,很愿意听她的话,为她去做她要求的事。最后他向她求婚时,她竟然答应了。人世间有几多这样的你情我愿?除了包身工和脂粉客,似乎不多。
        “一个黑社会,毫无恶霸的动作,把社工事业当作自己的事业,这是什么精神?这是求爱的精神,每一个供铲党员都要学习这种精神。一个女社工,把黑社会当成自己的爱人,这是什么精神?这是博爱的精神,每一个供铲党员都要学习这种精神”。


        很不错的一部电影。

©本文版权归作者 电影里的世界观 所有

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展开阅读全文

17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

评论来两句...

17
评论 发送

还可以输入 300 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