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蔽的天空

无处停留

呵以解忧
03-29 16:00发布影评

沙漠中的旅客总是朝着下一个目的地,他们总把美好的想象留给计划中的下一个,殊不知沙漠之中,万景皆为一物,喧哗终归尘埃。电影《遮蔽的天空》导演自贝托鲁奇之手,这是贝托鲁奇“东方三部曲”的第二部,另外两部是讲了东方的历史与信仰,而这一部则是借了一个东方的外壳,讲了一个在全人类身上都普遍适用的主题,那就是——欲望。这部电影改编自保罗·鲍尔斯的同名小说《遮蔽的天空》,讲述了一对恋人和一个朋友三个人在撒哈拉沙漠旅行的故事:二战结束后,三个美国知识分子前往非洲撒哈拉旅行。波特和姬特在婚姻关系中彼此疏远,渴望通过这次旅行来恢复感情。然而他们在空旷浩渺的沙漠中,他们却更为深刻的意识到个体存在在这段关系中所带来的孤独和焦虑。直到在死亡降临时,他们才真正面对彼此,发现每个人的生命都极其有限,但为时已晚,放逐在虚无之中的他们注定要在沙漠里永远流浪。该小说被誉为存在主义哲学的经典著作,而贝托鲁奇通过镜头的方式将这段旅程中所蕴涵的存在主义四大命题加以展现,给观众的意识中留下欲望的灼烧。

反“单向度”

马尔库塞从压抑论的角度出发,在弗洛伊德文明理论的基础上提出了“单向度的人”的概念,即在人的本质的欲望是冲动体的基础上,现代文明给人施加了过多的限制导致人难以获得自由,让人变成了麻木不仁,失去创造力和精神生活的“单向度的人”。由此他认为文明应该建立在爱欲的基础之上,根除压制才能获得人性的回归。这个理论一旦离开了压抑论便会站不住脚,弗洛伊德在阐释人类文明的进步时明显提出了“力比多升华”的概念,即部分人能够在力比多旺盛的基础上加以引导使力比多作为自身前进的动力,很明显人类历史上没有哪个时代是不存在压迫的,马尔库塞的理论在文明愿景上明显带有强烈的乌托邦色彩,同样依照弗洛伊德的理论,要是人类的欲望得到全然的满足,压制消逝在人类的脖颈之上会如何?人类的心理会彻底得到解放吗?《遮蔽的天空》中波特,姬特,透纳三人的撒哈拉之旅让我们看到失去了压制的人的精神状态。波特和姬特不停的前往下一个城市,波特总说下一个城市有更好的景色:“或许应该在艾尔加停留,那里景色很好,气候也温暖很多。”但是姬特却总想停下一段时间,两个人在沙漠之中拥有选择的自由,在选择上姬特做出了让步,可是在不停的旅程里波特丢失了自己的护照同时也染上了伤寒。透纳被波特和姬特中途扔下,姬特想逃离和透纳的私情,波特觉得透纳阻碍了自己和姬特的感情,与其说他们是在旅行,不如说他们选择逃离,在逃离的过程中,自由带着虚无降临在他们身上,波特的生命成了随波的蜉蝣,即便是姬特在身边倾心照料依然不能逃脱死亡的命运,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在姬特的陪伴下前往下一个地点。姬特在波特死前奋力为他找寻救助,但是在波特的死亡成为既定的事实时她选择了逃离,在沙漠之中她被驼队商人带走成为其小妾,当她无法在商人身上获得充足的爱时她又选择了逃离,在对自由的追逐中她迷失了自我成为了自由的傀儡。站在释放论的角度看,人类的力比多要是无法得到升华而是只存在一种简单直接的发泄,那么人类将会堕入到失去燃烧的“无向度”。

关于自由的追逐与逃避

克尔凯郭尔在《恐惧与战栗》一书中阐释了亚伯拉罕的两种心理运动——信仰运动和无限放弃运动,这两种运动可以同时进行,一方面是亚伯拉罕对于上帝无理由的奉献另一方面他又相信自己可以在这样的无限放弃中获得上帝的补偿。弗洛姆在“逃避自由理论”中提出了人类为了摆脱孤独和焦虑而选择在个人化的过程中逃避自由:“这时,为了摆脱孤独和焦虑,个体便产生了想要放弃其个人独立的冲动,想把自己完全隐没在外界中,藉以克服孤独及无权力的感觉,这种摆脱孤独和焦虑的方法便是逃避自由的方法。”在电影中姬特的身上这种对自由的逃避和追逐自由可以看做是一个整体,即她在逃避自由和自我放逐中找寻自我自由存在的真正实质。在影片前半段姬特的情感关系在精神状态下保持着一定程度的割裂,她在波特身上获取安全感并维持着摆脱孤独的关系寄托,但是她同时与透纳保持着难以点破的暧昧关系,在姬特与透纳的关系线中总是被刻意的笼上一层雾水,姬特既想在这段隐晦的关系中获取久违的恋爱愉悦和触犯禁忌的快感,又不愿违背自身的道德作出有负于波特的行为。直到透纳和姬特在波特不在的情况下共饮香槟发生关系后,姬特意识到与波特的关系要重要于与透纳的关系,所以当波特提议在下一个旅程开始前扔下透纳,姬特也没有拒绝。在波特死后,姬特对自由的追逐与放弃在迷失中融为了一体。弗洛姆在阐述其理论时谈到:“然而,如果人类个体化过程所依赖的经济、社会与政治环境(条件),不能作为实现个人化的基础,而同时人们又已失去了给予他们安全的那些关系(束缚),那么这种脱节的现象将使得自由成为一项不能忍受的负担。于是自由就变成为和怀疑相同的东西,也表示一种没有意义和方向的生活。这时便产生了有力的倾向,想要逃避这种自由,屈服于某人的权威下,或与他人及世界建立某种关系,使他解脱不安之感,虽然这种屈服或关系会剥夺了他的自由。”诚然,影评中姬特便成了这样的一种屈服的范式,在遇见商人之后她很容易的就接受了商人的挑逗,并且跟着商人回到他的家里。在商人于姬特的关系镜头中大多都是贝托鲁奇不加修饰的细节性的性爱镜头,比如在商人家的小阁楼里商人给姬特洗澡,又如在床上商人对姬特的抚摸,即便是两人语言不通无法进行言语交流,但是姬特依然在这种情欲关系里暂时的解脱了不安之惑。她并没有长久的停留在这种关系中,在发现来自商人的妻妾们的敌意后,她又选择逃离,正如她逃离波特病逝的那个军营一样。所以她在追逐自由的同时逃避自由,在逃避自由中堕入自由的虚无之中,而她的生命就在关于自由的自我放逐里慢慢陷入难以逆转深渊。

死亡的缺席

漫长生命中由于死亡太过遥远且不常发生,所以年轻人们常常淡忘掉死亡的阴影并失去了面对死亡应有的魄力和勇气。死亡的缺席会让生命的苦难难以承受,电影中的波特在伤寒中疲惫挣扎,在病痛的里意志消沉,而姬特害怕波特的离去,在此之前他们都没意识到死亡会如此迅速地降临到他们之中,缺少了向死而生的勇气姬特和波特便在死亡面前自我沉沦。在波特死后,姬特深刻的意识到生命的无意义,同时她也丧失了创造的力量和勇气,让自己永远在沙漠里流浪着等待死亡。电影最后,姬特回到了旅程最初的旅店,一个老人对着镜头说到:“因为不知何时死之将至,我们乃将生命视为无穷无尽可任意挥霍的资源。 然而沧桑世事于一生所遇总是有限,童年、午后,一生中挥之不去的人和事,这样的下午能回忆起几个?也许有四五个,也许还没有那么多。一生中见过几次满月升起?或许二十次吧。然而人们依然觉得生命享之不尽。”只要死亡尚未降临,生命则取之不尽,荒诞便在对生命的肆意挥霍里悄然上演,唯有等到千山观尽,方觉止舟亦迟,无港无岸,无处停留。

©本文版权归作者 呵以解忧 所有

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展开阅读全文

21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

评论来两句...

21
评论 发送

还可以输入 300 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