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猪头少年不会梦到兔女郎学姐

青春猪头少年不会梦到兔女郎学姐:失去的悲伤大于回归的快乐

请叫小许写稿
03-05 23:08发布影评

枫并不是天性腼腆胆怯,只是害怕存在的价值遭到否定

在故事的前面四个篇章中,枫一直蜗居在家,对于外面的世界,总是表现得十分抗拒。那时剧情只是为枫埋下隐秘的伏笔,未曾多想的我们只当她的这种性格是与生俱来的。

青春猪头少年不会梦到兔女郎学姐

但是随着鹿野琴美的出现,我们发现了这么一个事实:梓川枫完全就不认得她过去的朋友,对于这一点,男主梓川咲太也对樱岛麻衣坦白了一切:枫其实根本就没有过去的记忆。

按照男主的叙述,枫过去的名字叫作花枫,因为某次一次遭遇到了他人的恶意,为了逃避这种苦痛的感觉,所以她失去了那段记忆,甚至连同人格也一同失去,从而有了现在的枫。

枫对外界与陌生的抗拒并非与生俱来。在回忆篇章的镜头中,枫的人格刚刚出现时,梓川咲太其实也是一个陌生人,她所处的环境也是陌生的,但此时枫的眼神里流露出的只有迷惘和好奇,虽然也潜藏着一丝警惕,但是并不明显,这说明了她的腼腆胆怯是后天养成的。

既然并非本性所致,那后来枫为何又固执地蜗居家中,不管怎样也不肯外出呢?

答案并不难理解,因为在枫的意识里,藏匿着花枫这个大敌。对于自己的人格为何会寄宿在花枫这具身体里,枫也浑然不知,但她有对生活的渴望,有希望自己能够被当作一个独立个体存在的憧憬,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因此也希望他人能够将她视作普通的女孩,而不是某人的替代品。

可是,花枫的母亲却因此有了精神障碍,父亲则是以照顾母亲为由搬了出去。在他们的理解中,枫是因为扼杀了花枫,所以才出现在了这个世界,所以枫没有存在的资格,所以母亲一直沉寂在过去的记忆中,存在于有花枫存在的世界里;父亲本来也是可以回家的,却从没来再进过家门看她一眼,就连同梓川咲太叙谈,也是约在餐厅私见。

花枫对这一切明白多少,这一点不得而知,但她一定十分清楚:父母接受的从来都只是花枫,而不是突然出现的枫。

青春猪头少年不会梦到兔女郎学姐

但枫一直没说出口,选择了独自承受,其实她也对自己的存在是否合理感到疑惑,因为好像没人认同她,若是再多说什么也会更令人讨厌。

父母的反应,早已令她心灰意冷,她害怕再见到花枫的熟人,也害怕继续受到这样暗示:你只是花枫的替代品,什么时候才能把身体还给花枫?

在这种心理负担的叠加之下,枫开始厌惧起了外界的一切,似乎每个人都会给她这样的暗示,就仿佛她不该存活在这个世间似的,她害怕这种感觉。

所以当梓川咲太为她取了“枫”这个名字后,枫哭得一塌糊涂,过去被迫忍受的委屈、长久不觉的缺憾,此时终于得到了弥补,哪怕这份认同,只是哥哥一人,也能心满意足,从此她不再是花枫的替代品,她终于是区别于花枫的个体。

青春猪头少年不会梦到兔女郎学姐

于是,梓川咲太便成了她的一切,除了哥哥以外,她抗拒任何东西。

既然终归是要失去,不如在仅剩的时光留下一个好的回忆

枫很感激梓川咲太尊重她的存在,可是随着樱岛麻衣的加入,她意识到了自己不能够一直这么依赖哥哥,否则会为哥哥带来很多困扰。

梓川咲太的爱被其他人占据,这并不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但是枫得到的已经够多了,她是个知足的人,哥哥也应该有自己的幸福。至于自己,毕竟并非从一开始就是枫,凭空得来的东西,终归还是会消失的,花枫什么时候会回来,枫不清楚,但是起码在此之前,要给哥哥留下一个好的回忆,以作哥哥这么多年来贴心照顾自己的回报,也更为自己在剩下的时光里不留遗憾。

青春猪头少年不会梦到兔女郎学姐

于是枫制定了一些计划,努力让自己成为一个坚强、能够独立生活的人,让梓川咲太亲眼见证自己的变化。

一开始的枫只能勉强出门,后来慢慢地已经能够上街了,但仍需哥哥的依靠,只要一遇到陌生人,她便躲在哥哥的背后。尽管她为自己如此没出息而感到愤恨,但她还是无法踏出那一步,她一直都用毅力在克服,明显的进步是枫的第二次上街。虽然这一次她重逢那三位女生后,仍然会本能地躲藏,但是没有躲在哥哥的背后,而是将一根电线杆用作掩护,她已经开始尝试接触陌生的事物了。

过程虽然艰难,但是有哥哥和樱岛麻衣学姐的支持,枫的努力有了显著成效,到后来她甚至了动物园和学校,目标基本上已经达成,最后一个愿望是白天去上学。

青春猪头少年不会梦到兔女郎学姐

回归虽然高兴,但失去更叫人悲伤,痛苦是因为自己抱有遗憾

枫最后的愿望并没有实现,因为一夜过后,她又由枫变成了花枫。

对这个变故,梓川咲太更多的是惊诧,在通知父亲将花枫送往医院的途中,梓川咲太内息思考了很多,但是众多思考的结果都导向了一个结论:事到如今,我还是什么都没做到。

于是,梓川咲太借上厕所为由,疯了一般地跑了出去。外面大雨倾盆,冰冷的雨水落在落魄者的身体上,激愤的心在这股冰凉的触感下,才得到了一丝平静,但是悲伤仍旧存在。

看到有不少漫迷质疑梓川咲太情感的真实性,理由是:难道妹妹的回归,不值得高兴吗?这才是你的真妹妹啊。

观众这样质疑确实有自己的见解,但这是按照血缘相契程度进行比较的结果,男主的亲属观念并没有那么强烈,他更看重的是当下现实的情感因素。

当初花枫的人格失去后,梓川咲太的崩溃程度,不比这次低,但是后来遇到了牧之原翔子,解开了部分心结,再后来时间平复了一切,伤痛得以消弭,梓川咲太最终适应了枫的存在,更适应了花枫的离去(或许这么说不太好听)。所以此时比起花枫回归的高兴,失去枫的痛苦来得更为炽烈。

此时若是将花枫和枫的身份互换一下,梓川咲太一定会有相同的反应,这两人都是他认可的妹妹。但是对于这两个妹妹,梓川咲太有个共同点:总觉得自己付出得还不够。花枫的失去,是因为受到了伤害,但他对此全然不知,也丝毫没有帮到花枫;这一次枫的失去,还带着一份遗憾,因为枫对于上学充满了期待,却在未实现目的之前抱憾离去。

青春猪头少年不会梦到兔女郎学姐

梓川咲太的精神被夹在失去的痛苦和强烈的自责之中,他足够坚强乐观,但是也被这两种情绪折磨得无地自容。牧之原翔子的开导很重要,但关键还是需要他自己的领悟。

牧之原翔子为梓川咲太读了枫的笔记,尽管上学的愿望没有达成,但这不足以成为人生的一大遗憾。梓川咲太在枫消失后还能够回忆起她,回忆那段美好的时光,才是枫最终的愿望。她列在本子上的那些计划,其实也是为了这个最终愿望而服务的。所以去上学这个事情本身并不重要,真正重要的是当事人的回忆。只要梓川咲太在回忆起和枫的往事时,能够得到美好的感受,枫的离去,便能不留遗憾了。

本文来自公众号:安若小许

©本文版权归作者 请叫小许写稿 所有

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展开阅读全文

25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

评论来两句...

25
评论 发送

还可以输入 300 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