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染病

恶评作品被平反,之前给差评的人错了?

锐影Vanguard
02-18 15:37发布影评

这两天,史蒂文·索德伯格导演的《传染病》被平反了。

这部电影2011年在北美上映的时候,并没有获得热烈的好评,豆瓣上最初的一批评价者普遍也给出了中下评价。但谁能想到,2019年年末COVID-19疫情肆虐,人们又重新注意到了这部电影。更多的影迷在豆瓣上感叹“初看不识片中意,再看已是片中人。”的同时还不忘给当年打下差评的评论送去“问候”,告诉他们当年质疑的一切都在某种程度上成为了现实。那么,之前给差评的人错了吗?

传染病

解答这个问题先要对审美判断有一个基础了解。著名哲学家,逻辑学家维特根斯坦曾提出“语言游戏”的概念,其本意指语言运用技术就好像各种游戏一般,不同的词语作用不同,即使相近,如果被置于不同语境里面便会发生变异。后来这种思想延伸到美学判断领域。意思指人们在做出美学判断时,会依据自身的知识框架和生活经验做出评判。正如一个对古典音乐不甚了解的人不太可能听出不同演奏版本的细微不同或者明确指出哪个版本更好,好在哪里。

传染病

评价一部影片也是如此,诚然,在当下有诸多现实可以与《传染病》中的内容对应,但作为一部电影来说,他的表达确实乏善可陈。影片注重疫情发生后的全景式展现,影片内容几乎涵盖了疫情处置的各方力量。正因如此,影片很难称得上有重点。它有足够的可能去深挖其中某一个分支故事,但电影都没有再向前走一步,浅尝辄止。与索德伯格其他作品相比,《传染病》的确过分平庸。

因此,第一批影迷在给出评价时,基于自己的观影经验指出电影的平庸,这是再正常不过的反应。

但成也萧何败萧何,现在再看《传染病》,影片全景式的展现可能更有力量,因为它在最大程度上兼顾了现实。

在影片制作之初,就请来著名流行病学家W lan Lipkin(前段时间来到中国调研COVID-19疫情情况)做电影的科学顾问。所以从剧情到镜头设计其实是从流行病学的视角展开,对疾病发展做一个全景式的展现。

虽说《传染病》严格意义上是一部科幻片,但影片内容皆是基于基本事实的合理想象。所以与其说是科幻片更不如说是一部科普片。而影片里科普的内容,与我们现在的生活息息相关。

我们现在评判这部电影的“语境”与之前相比,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传染病

与私人性质很强的个人审美判断不同,平台的评分或者一些采取大量评委评奖的奖项更具有公共性。因为其结果是综合了多人的判断,评分经过算法加权平均算出来的。如果个人评判更吃重评价人自身的才学与经验,那么一个公共性质的评分则取决于评分产生的时代。

《寄生虫》在奥斯卡颁奖礼上获得包括“最佳影片”在内的四项大奖,让大多数影片大跌眼镜。其实正如《综艺》影评人Justin Chang所说“《寄生虫》其实不怎么需要奥斯卡大奖,因为它早已满载而归,但奥斯卡急需《寄生虫》以证明自己能与时俱进。”

可以预料,如果在奥斯卡影响力如日中天的时候,《寄生虫》绝不可能染指这一场美国电影工业的“家宴”,可随着奥斯卡收视率与影响力一年不如一年,奥斯卡不得不向《寄生虫》抛去橄榄枝。

传染病

《感染病》的平反也是如此,在疫情肆虐的当下。这部科普电影的重要性更甚往日,所以现在发现它的影迷们迫不及待地发出自己的声音,希望它能拥有更大的影响力。

按照维特根斯坦的逻辑推导下去,更高级的艺术作品应该是表达不受制于语境的那一类。就像生活经验丰富的人总能体会出小津安二郎电影中生活的本味,亦或是在《婚姻故事》中看到感情生活的逼仄与妥协。欣赏它们可能受制于一些审美上的门槛,但他们却不会受制于时代语境的变换。

审美本身就具有门槛。

《传染病》,《寄生虫》这样的作品除了作品素质本身之外,能获得怎样的评价更多的还要看时运。因此,我们可能永远也不会知道下一部被平反的电影是什么,亦或是下一部被打入冷宫的电影是什么。

(文中图片来源于网络)

锐影Vanguard特约作者 | 灰机来啦

✪▽✪欢迎转载,但一定要注明来源和作者哟

©本文版权归作者 锐影Vanguard 所有

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展开阅读全文

47

最新评论

  • 撞不动的鹿
    撞不动的鹿

    呵呵,真正该平反的是末日孤舰啊,某季中老虎喊的一声“大人”让大家狂喷,说导演完全不了解某国,几年之后……是我们自己图样图森破,旁观者清真的没错

    02-24 19:19 回复
    2
  • 几年前的梦想
    几年前的梦想

    《传染病》,《寄生虫》这样的作品除了作品素质本身之外,能获得怎样的评价更多的还要看时运。因此,我们可能永远也不会知道下一部被平反的电影是什么,亦或是下一部被打入冷宫的电影是什么。

    02-22 09:11 回复
    2

评论来两句...

47
评论 发送

还可以输入 300 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