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梦医生

等了40年,这部《闪灵》续集,没让我失望

Mtime时光网
2020-01-14 10:52发布影评

睡梦医生

等了将近40年,

被封为恐怖经典的《闪灵》,终于迎来了续集《睡梦医生》。

说实话,看之前有点犹豫,毕竟好莱坞续集魔咒“威力太大”。

但是152分钟过后,长舒了一口气,《睡梦医生》没让我失望。

睡梦医生

它更像一部“鬼怪”相的传统惊悚片。

相比《闪灵》的压抑与心理惊悚,《睡梦医生》选择用“超自然能力”贯穿整部影片。

但不论是氛围,还是节奏,其水准都在及格线以上。

它是一部向库布里克致敬的粉丝电影。

临近结尾30分钟左右,伊万·麦克格雷格饰演的男主角,将所有矛盾带回到《闪灵》中的远望酒店。

小到走廊的设计,大到每一个幻想的浮现,都让我看到了一个《闪灵》粉交出的功课。

这份答卷,能打80分。

睡梦医生

正式说《睡梦医生》之前,先来看看它的前作《闪灵》到底是什么量级。 

1980年,斯坦利·库布里克拍了这部寒冷又令人不安的影片。

它改编自斯蒂芬·金的同名小说,由杰克·尼科尔森主演,讲述了一名作家带着妻儿,在一家旅店中被幻想逼疯的故事。

睡梦医生


《闪灵》最出色的地方,在于它抛弃了当时“血浆、肢解、一惊一乍”的老套吓人手法。转而研究如何用令人窒息的紧张气氛,让人产生心理压迫感,进而每分每秒都胆战心惊。
事实证明,这套心理惊悚的玩法,成功了。

睡梦医生

《闪灵》上映后,吓出了超过4400万美元的美国本土票房,这在当年上映的电影中可以排进前15。

外媒IndieWire曾将它选为影史最伟大的恐怖片榜首,有人更是称它为恐怖片巅峰之作。

直到现在,它在烂番茄的观众评分还高达93%,IMDb评分8.4,时光网评分8.3。


睡梦医生
《闪灵》的成就,还在于它贡献了不少经典的恐怖场景。
比如,忽隐忽现的诡异双胞胎。

睡梦医生


男主角反复敲打的那句,“All work and no play makes Jack a dull boy。”

睡梦医生


在你毫无防备之时,突然破门而入的斧头。

睡梦医生


浴室里,美女变老妪的恶鬼。

睡梦医生

以及,走廊中汹涌澎湃的鲜血。

睡梦医生

论影响力,《闪灵》早已出圈。

PRADA曾拍大片,重现《闪灵》经典场景。

睡梦医生

Undercover,曾推出《闪灵》双胞胎穿的蓝色裙装。

睡梦医生

但令人遗憾的是,《闪灵》拥有这么豪华的成绩单,但却不被原著作者斯蒂芬·金喜爱。

他对《闪灵》的嫌弃,可谓远近闻名。

他最不满意的地方在于,小说中男主角杰克虽然酗酒,但最后浪子回头金不换,他举起斧头,维护了全家的安全。

但电影中,他步步深陷,成为了神经错乱的怪物。

睡梦医生

库布里克的改编,惹毛了斯蒂芬·金。

他曾直言:“《闪灵》就像一台美丽的凯迪拉克,但它却没有引擎,我根本就不care这部片子。”

这两年,他也时不时来一句:“不少人都说,那(《闪灵》)是他们看过最恐怖的电影,我真是搞不懂。”

直到,他真正参与了《睡梦医生》的编剧工作后,才开始给出好评。

“《睡梦医生》与库布里克的《闪灵》连接了起来,我很喜欢。”

睡梦医生


了解《闪灵》的成就后,就知道《睡梦医生》承受着多大的压力。

它挑战了一个难度极大且近乎史无前例的任务,既让要小说迷满意,又要让《闪灵》迷满意。

于是,导演另辟蹊径,用“超自然能力”的故事,调和完成了上述任务。

影片大致分为两条线。

第一条线,围绕丹尼的自我成长。

故事顺延《闪灵》结尾。

丹尼与母亲顺利逃出了酒店。

但好景不长,母亲没多久撒手人寰,剩丹尼一人四处流浪。

不管走到哪,他都要承受“闪灵”能力带来的惊吓。

大街上,酒店里,随时被鬼缠身。

睡梦医生

他渴望摆脱父亲的绝望、酒精、暴力等困扰,最终在养老院里,找到一份工作。

他用残余的“闪灵”之力,为垂死之人提供临终安慰,成为了“睡梦医生”。

睡梦医生

第二条线,围绕“闪灵”的正邪对抗。

闪灵,是一种超能力。

它既可以预知人的行为,操纵人的意识,也可以跨越结界,与鬼魂沟通。

闪灵对有的人来说,是天赋。

对邪教组织“the True Knot”来说,则是食物。

睡梦医生

拥有闪灵能力的人,被称作“瞭望者”。他们体内藏有“汽魂”,“the True Knot”喜欢折磨他们,吸食汽魂为生。

睡梦医生

因为恐惧和痛苦,会让汽魂更纯正。

睡梦医生

《睡梦医生》开门见山,利用邪教组织的新角色,直接阐明,这是一个正邪对立,你死我亡的奇幻类型。

在小镇的另一边,一位新晋“瞭望者”阿尔巴,因为具有纯正的汽魂,吸引了邪教组织的注意。

她与丹尼为伍,一起与邪教组织发起了终极挑战。

睡梦医生

显而易见,与《闪灵》相比,它更接近传统恐怖片的路数。

单从视觉来说,够爽。

比如,用超能力灵魂出窍。

睡梦医生

使用幻象术,迷惑敌方。

睡梦医生

操纵心智,使其自杀。

睡梦医生

当然少不了,群鬼吸食汽魂的场面。

睡梦医生

从邪教组织与瞭望者的初次相遇、彼此交锋,到终极大战。

不断展露出各种魔幻元素,让影片152分钟的片长,并不显得臃肿。

但影片也因此,与《闪灵》有了明显的区别。

没有按照前作的路子走,就注定它无法再创造新的高度。

不过,从影片的口碑来看,观众还是买账的。

睡梦医生

说完不同,再来看看两部影片的“相同之处”。

该片导演迈克·弗拉纳根,曾告诉时光网记者,自己有多喜欢斯蒂芬·金。

我从小的时候就是斯蒂芬·金的狂热粉丝,所以能有机会在斯蒂芬·金的沙盒中玩耍一直都是我的梦想,对我来说那是一种荣耀。但作为一名电影学生,我又十分崇拜斯坦利·库布里克。

拥有了拍摄《闪灵》续集的机会,他也趁机在片中埋了不少致敬梗。

比如,经典的走廊血浆。

睡梦医生

相同的打印机。

睡梦医生

熟悉的“雪地迷宫”。

睡梦医生

几乎原版复刻的酒店大厅。

睡梦医生

骇人的“MURDER”。

睡梦医生

浴缸里的女鬼。

睡梦医生

导演甚至还找了《闪灵》中的丹尼来客串。

睡梦医生

右一就是《闪灵》中的丹尼(长大了)

不过最让人泪目的,还是这场戏。

《睡梦医生》让观众在近40年后,又看到了父子团聚的一幕。

睡梦医生

此外,导演迈克·弗拉纳根还埋了一个小心思。

丽贝卡·弗格森在片中的“帽子造型”,其实致敬了库布里克的《发条橙》。

睡梦医生

用了这么多致敬梗,但导演并非生搬硬抄。

它延续了《闪灵》的压抑,但选择用“治愈与清醒”来拯救。

看看最后父子相见的几句话。

丹尼:男人一旦开始喝第一杯,就需要第二杯,直到酒精反过来,开始控制了男人。

不是吗,爸爸?

睡梦医生

父亲:男人会尝试,会给予,但他被只会索取的嘴包围着。

家庭、妻子、孩子,这些嘴蚕食时间,他们吞噬你的每时每刻。

这足以让一个人发疯。

而酒,是解药。

其实丹尼走出远望酒店后,与父亲酗酒、幻视的状态相似。

但这则对话,让他突破了这层屏障,解决了困扰自己一生的疑问。

即我要选择,成为什么样的人。

丹尼最后烧掉酒店的举动,也表明了影片的态度——终结《闪灵》的压抑。

时光网

独家对话伊万·麦克格雷格

文章最后,我们奉上时光网独家采访《睡梦医生》男主伊万·麦克格雷格的内容。浏览完小编的分析后,不妨再来看看伊万·麦克格雷格在拍摄中都有哪些趣事,以及他是怎么评价《睡梦医生》的。

睡梦医生

Mtime:导演选角时,见了很多演员,但唯独你把话题从库布里克转到“清醒”。你对故事有共鸣吗?为何要演这个角色?

伊万·麦克格雷格:嗯,这是剧本里体现出来的,也是斯蒂芬的小说中非常突显的内容。我认为,说《闪灵》是一部关于酗酒成瘾的小说,没有问题,不管从父亲,一个酗酒者的角度来说,或者是从孩子,酗酒者的孩子的角度来说,都是这样的,而《睡梦医生》则是一本关于恢复与清醒的书。

我想表达的是,说起这部电影的时候,如果你把远望酒店,从浴缸里爬出来的女人,所有的鬼怪恶魔,把这些东西都抛开,本质上它仍然可以是同一部电影。它讲的是直面自己的恐惧,直面自己内心的恶魔,要有勇气去面对这些。丹在这部电影刚开始的时候依然是个小孩子,他还没有勇气直面恐惧。

这部电影的故事发生在《闪灵》不久之后,他的妈妈带他去了佛罗里达州,并生活在那里,你可以看得出来,在远望酒店发生的一切对他来说还是造成了很严重的创伤,那些恶魔们依然缠着他不放。然后,你知道,他小时候经历了父亲的酗酒和家暴,而且还被自己的通灵能力所折磨。

这对他来说完全是恐怖的,于是有人找到他,告诉他一种可以把这些东西锁住的方法,但这并非真正的治愈,反而导致他后来也开始酗酒,因为他虽然把那些东西锁起来了,但只能锁在自己身体里。当他开始有能力面对这些东西的时候,才是他开始恢复的时候。能接到这样一个角色,能讲述一段关于治愈与清醒的故事,我觉得很开心。我以前从来没演过这种角色。

你知道,我以前演过一部很出名的电影(《猜火车》),讲了关于毒瘾的故事,但这个故事对我来说更熟悉,你懂吗?我年轻的时候,也有过酗酒的问题,但现在我一直保持着清醒的状态,已经很多年了,不过我从来没在自己的作品里探索过这个问题,所以我很开心能接到这样的角色。

而且我很乐意为观众展现丹在最低谷的样子,以及他第一次参加戒酒互助会,还有八年后他的样子,他一开始说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然后他就进行了一场精彩的演讲,是关于善良的,他想到的是他的父亲——加了一层美好的滤镜,他希望父亲当初能有机会,像他如今一样来参加互助会。我觉得这一段非常感人,这也是我想要出演这部电影的原因之一。

睡梦医生

Mtime:你第一次看《闪灵》的时候,是什么感觉?

伊万·麦克格雷格:我很久以后,才看了《闪灵》。它是在1980年上映的,我当时才9岁,所以没能看。后来到了可以看恐怖片的年纪,我已经对恐怖片不怎么感兴趣了。我看过一些脏兮兮的有点恶心的恐怖片。

我上学的时候,有一个朋友是我们一群人当中最先拥有录像带的,我们会聚到他家去,我猜他父亲应该挺喜欢看恐怖片的,所以他父亲不在家的时候,我们就会看他家的那些可怕的恐怖片录像带,然后我就对恐怖片这种类型彻底失去了兴趣。但是后来有一次我去看了一部《月光光心慌慌》,吓得要死,之后我就再也不想看恐怖片了。

我十几岁的时候,《闪灵》据说是有史以来最吓人的恐怖片,所以我就不想看了。后来又长大了一些的时候,我才看了《闪灵》。我上戏剧学院的时候,看了一些我崇拜的演员们的作品,想要学习,我当时看了杰克·尼科尔森的一些电影,然后我就想起来,或者说意识到,我还没看过他演的《闪灵》,所以,我是直到那时候才看了这部电影的。

我记得当时印象非常深刻,因为它不是那种一个人站在门后,拿着斧子吓你的恐怖片——里面的人是直接用斧子砍破门闯进来的!(大笑)开玩笑,《闪灵》跟别的恐怖片非常不一样,是不同的感觉。在某种程度上,它比我想象中的样子要好得多。

我最喜欢的一幕,也是我永远不会忘记 一幕,就是他走进舞厅,来到酒吧吧台前坐下,然后劳挨德突然出现——我记得那一刻我完全被震惊了。所以,去年能有机会走进同一个舞厅,坐在同一个酒吧里,对我来说是非常特别的经历。

睡梦医生

Mtime:斯蒂芬·金对《闪灵》的评价,以及粉丝的想法,对你来说重要吗?

伊万·麦克格雷格:不会的,这些因素不会影响你做决定。我认为你决定拍一个东西,是基于你作为一个创作者的诉求和欲望,而不是粉丝们的想法。我完全不会考虑这些。当我决定出演这部电影的时候,我也没考虑过斯蒂芬·金,不过,既然现在我们已经拍完了,当然会希望他能喜欢这部电影,你懂吧?(笑)因为如果没有他,这部电影就不会存在,所以你会希望他认可这部电影,听到他真的喜欢,我觉得很开心。

而且,你说得对,这部电影有意思的地方还在于对导演迈克·弗拉纳根来说,这是一个两难境地,因为喜欢斯蒂芬·金的小说版《闪灵》的粉丝们和喜欢库布里克的电影版《闪灵》的粉丝们并不在同一阵营,你知道吧?我们拍的这部续集是基于斯蒂芬·金的小说的,但对有些人来说,他们可能只看过电影,没看过小说,他们觉得我们拍的是电影版的续集。

这就是迈克面临的困境——你要怎样才能满足所有人?我觉得他在电影的第四幕中非常好地做到了这一点。我觉得在这部电影里,他解决了一些书粉对库布里克那版电影的不满。

你对《睡梦医生》有什么看法?留言告诉我们~—End—

©本文版权归作者 Mtime时光网 所有

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展开阅读全文

30

最新评论

  • 喜欢燕子
    喜欢燕子

    我也不喜欢《闪灵》,没觉得多恐怖,有点瞎胡闹

    04-30 19:58 回复
  • ľͷ
    ľͷ

    可能是我恐怖片看多了吧,闪灵看的打瞌睡,还记得以前一个日本恐怖片把我吓得几天没睡好

    2020-08-31 08:50 回复
  • 無尽有時
    無尽有時

    作为一部电影还可以,但是作为闪灵的续集就比闪灵低了好几个档次,

    2020-01-16 15:46 回复
    1

评论来两句...

30
评论 发送

还可以输入 300 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