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秘的生活

年度第一震撼力作,我先哭为敬

锐影Vanguard
01-10 10:30发布影评

“马大仙儿”泰伦斯·马力克的新片《隐秘的生活》正在美国如火如荼的上映中,选在这个时候上映,无疑就是为了顺利杀进北美颁奖季。影片在戛纳首映之前,就已经广受关注,最早片名还是《拉黛贡德》,后来入围戛纳电影节主竞赛单元之前,更名《隐秘的生活》。

马力克前一部入围戛纳主竞赛单元的作品还是2011年的《生命之树》,当年拿下金棕榈大奖,《隐秘的生活》是马力克时隔八年之后重新杀回戛纳主竞赛的作品,作为马力克粉丝的我,当然会对这部片子抱着很高的期待。

隐秘的生活

马力克本人在《穷山恶水》中客串出演

我们最为熟悉的马力克作品应该就是那部《生命之树》,完全不同于马力克之前的作品,他抛开了传统的叙事技巧,完全以影像去呈现伟大生命的进程。将影像本身提升到了一个“神”的领域,直接阐述宏观世界与人的关系,细心构建其中的哲学联系。如海德格尔的《存在与时间》一样宏大而抽离,其影像表达本身的信息量,已经大于电影文本本身的意义。

其后拍摄的《通往仙境》和《圣杯骑士》,基本完全打碎了时间这一概念,跨越时间的去构建起空间之间的彼此联系,这在美国导演中,绝对是个异类,“马大仙儿”这个称呼就是这么来的。

隐秘的生活

存在主义哲学家海德格尔曾经说过“时间是存在的本质”,时间会流逝,每分每秒都会成为历史,而历史是已经发生的存在。

马力克在拍电影之前是哲学系毕业生,还曾经翻译过海德格尔的著作《论考据的意义》。从他的电影中来看,海德格尔对于时间的观念对他作品的影响很大。

《隐秘的生活》故事主轴是一对奥地利夫妇的经历,丈夫因拒绝为纳粹而战被囚禁的真实历史,似乎又回到了《细细的红线》之前的传统叙事电影中去,存在的历史和时间一起流淌着。但当时间重新以线性的形式回归到马力克的电影中之后,我们其实更能够看出时间这一流淌的元素在马力克作品中的重要性。

隐秘的生活

其实从170分钟的时长,也不难看出《隐秘的生活》跨越的时间跨度之长。在前半段,时间是以一种单线的形式存在的,其情感是连续不断。诚然,这种改变丧失了之前观看《生命之树》和《时间之旅》那种超验的体验,线性的叙事对于马力克作品来说毫无挑战性与创新性,但我却将他看作是之前宏大作品中某个点的延展,从这样的角度去看,我似乎找到了《隐秘的生活》与马力克之前作品的一些共性的元素。

放在时间的角度来讲,这个点是纳粹这一历史事件。由这一点延伸开去,电影呈现出的是一个历史事件的另一个层面。马力克先将纳粹塑造成摧枯拉朽的历史机器,但他没有直接展现残酷的战场,而是用一种更为隐晦的方式。口述与声音以往战争片直观的轰隆隆的战争场面,这也符合影片的名字。因为是“被隐去的日子”,所以回避掉了这些以往我们在纪录片和历史书上已经看到过的场面,他所呈现出的时间,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历史,而是从时间的某一点延伸过开去,转而呈现另一个被忽视的空间的故事。

隐秘的生活

隐秘的空间被挖掘出来,主流视角的空间反而被隐藏,空间之间的交互主要通过声音来完成,这无形之中强调了“被隐藏”和“被忽视”两种以往游离在历史主流叙事之外的视点,大战争机器下的私人情感被挖掘出来。

从中间开始,时间线变成了双线交互,由历史的一个点延伸到隐藏的空间之后,向着更隐秘的空间开始进发。主流的对纳粹战场的描述,依旧是以隐藏的姿态进行。

马力克的电影一向都不否认时间的流动性,即使是在后期打碎时间的《生命之树》中,时间依旧不是一个凝滞不变的东西,我们可以看到草在生长,树木在变得繁茂,一滴水逐渐变成海洋。只不过他将时间缩短在三个小时之内,急速的流走之后,生命的力量得以涌现。

隐秘的生活

第一个空间是战场,第二个空间是家园,第三个空间是纳粹监狱。当纳粹监狱加入之后,两个空间的互望被以一种更直观的残酷击碎,它某种程度上,弥补了历史主流叙事的被隐藏造成的宏观视角的缺失,回到了马力克自处女作《穷山恶水》开始,一贯以来的从蛮荒到人类文明曙光到来的脉络。

故事兵分两路之后,并非是简单的平行剪辑,而是以书信作为桥梁,引出监狱的部分。广袤的家园和高墙中的监狱,一大一小两个空间无时无刻不在通过书信这一载体互相回望。持续了整整三个小时的线性叙事,在最后被打破,变成了一片土地令人羞愧的历史,又回到了纳粹德国这个历史上的时间点上去。

在马力克以往的作品中,救赎这一动作的存在感都是很强的。《穷山恶水》中经历了野蛮之后,直升飞机的出现代表了人类文明的曙光到来,《细细的红线》中最后也是以战胜作为结局。《隐秘的生活》的最后,偏偏把救赎放在了终结之后,而且是以一种隐藏的方式出现,这是和以往不同的地方,更为流畅而不突兀。

隐秘的生活

海德格尔曾经说过“当人们专注于用日夜、钟表来度量时间时,时间本身已经消退,其存在就毫无意义了”,所以在《生命之树》中时间以一种被打碎的形式存在。而当马力克的作品回归历史的时候,叙事方式也回归到线性叙事中来,因为马力克永远正视历史的既定存在,于是历史就以一种流畅的面貌呈现在这部《隐秘的生活》中。

这也暗合了马力克的存在主义哲学观念,所以他尊重历史的存在,以一种不突兀的方式从一个历史的时间点出发,将空间扩展开来,再最后回到历史的时间点上去,这是一种不同于马力克以往电影的宏大。用线性叙事的方式来呈现历史,其震撼力不亚于用打破时间的方式去呈现生命的《生命之树》。

况且,这片子里马力克还用他标志性的大广角,拍出了那么美的风景。感悟历史之余,也是足够养眼的。

(文中图片来源于网络)

锐影Vanguard特约作者 | 致远君

✪▽✪欢迎转载,但一定要注明来源和作者哟

©本文版权归作者 锐影Vanguard 所有

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展开阅读全文

15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

评论来两句...

15
评论 发送

还可以输入 300 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