坂本龙一:终曲

无法用言语形容他的魅力

表姐电影
2020-01-02 17:41发布影评

应该没有人不知道坂本龙一吧?

哪怕你不认识他的脸,也不熟悉他的名字,但我想你肯定听过他的音乐。

话不多说,咱先放首听一听。

该音乐因版权失效无法播放,请更换音乐只要这曲前奏一响,保准让你起鸡皮疙瘩。 
《坂本龙一:终曲》  坂本龙一:终曲
这是一部耗时五年才拍完的纪录片,评分8.8分。 坂本龙一他有多个身份,既是演员,歌手,也是钢琴师,顶级的作曲家,是影响一代人的音乐人。
不论是谈到哪一个身份,他的成就都可以用成绩斐然来形容。  坂本龙一:终曲 他拿过奥斯卡金像金球奖的最佳原创配乐、格莱美的最佳影视器乐作品奖,曾被评选为釜山电影节的亚洲年度电影人。
为巴塞罗那奥运会谱写指挥过开幕式的曲子,也当过柏林电影节评审团成员...... 坂本龙一:终曲  
年轻的时候,坂本龙一和朋友组建了一个叫做YMO的先锋电子音乐乐队。不仅对日本乐坛造成了极大的影响,就连迈克尔·杰克逊也翻唱过他们的歌。 总之,这个人用一个词来形容就是:牛X。 这个才子气质出众,颜值也很高。 年轻的时候就帅得出圈,不知道多少人因为下面这张高糊的图入坑。 坂本龙一:终曲  
当时真可谓风华正茂,灼灼其华。 而今天介绍的这部纪录片里,正包含了许多关于他从年轻到年老时,工作和生活的珍贵的影像资料。 听我的,错过真的太可惜了啊!  坂本龙一:终曲 众所周知,坂本龙一是业界top级的电影配乐大师。 而在他所有的配乐作品中,最出名的一首就是文章片头播放的那首为电影《战场上的快乐圣诞》制作的同名曲。  坂本龙一:终曲 这部电影上映于1983年,提名了当年戛纳的金棕榈大奖,当时坂本龙一作为主演演员参演。 在演员表上,他的名字仅排名在男女主之后,可见导演对他的看好程度。 一开始被邀请的他还有点小傲娇,一听说业界知名的大岛渚导演想用自己,他竟然还敢提条件:
他对导演说:
要让我做电影配乐,我才肯出演。  坂本龙一:终曲 也是多亏了他的鬼灵精怪和导演的宽容信任,这首名作才得以横空出世。 更让人惊喜的是,坂本龙一的辉煌时代没有在这次爆发后渐渐归于沉寂,而是还在一发不可收拾地继续。 坂本龙一:终曲  
1986年,享誉中外的电影《末代皇帝》开拍,要知道,这可是影史上唯一一部能在紫禁城拍摄的电影。 当时电影的制作人杰瑞米·托马斯把坂本叫到了中国,但意料之外又情理之中的是,杰瑞米竟然还是叫他来演戏。 坂本龙一:终曲  
于是作为一个参演演员,坂本兢兢业业地前后去了北京、大连和长春拍摄。 好笑的是在长春拍摄的戏份刚拍完没两天,杰瑞米竟然突然跟他说,要他来给登基仪式的戏做配乐。 坂本在这之前毫无准备,此情此景真的是赶鸭子上架!  坂本龙一:终曲 雪上加霜,当时的长春电影制片厂的资源严重不足,放眼望去可以用的就只有一架走音的钢琴。 坂本就是在这样艰难的环境下,和当地的作曲家们日夜笔耕不辍,谱出了那首震撼人心的音乐。 坂本龙一:终曲  
不过这件乌龙还没完。 在谱完这首曲子之后,坂本就因为别的录音工作去了纽约。谁知道就在他工作完毕即将离开酒店的时候,杰瑞米又来了电话。 这次的通话内容更恐怖,杰瑞米竟然放言让坂本明天就开始为整部电影制作配乐!  坂本龙一:终曲

坂本龙一:终曲

奇迹就这么发生了。

就在那之后的一个星期里,坂本竟然真的做出了足足45首曲子!

 

更厉害的是他完全做到了保质保量,就是这些看似速成的曲子,却厉害到获得了奥斯卡金像奖的最佳原创配乐大奖。

坂本龙一:终曲

 
对于坂本这样的能力者来说,这种临时创作的事情还不止发生过一两次。 1990年他为电影《遮蔽的天空》配乐的时候,也曾经经历过这样一个小插曲。 当时录音都已经准备开始了,所有人已经到位,导演却突然叫住他,说不喜欢这个前奏音乐,马上要改。  坂本龙一:终曲 坂本本来一心要拒绝,但是导演却用了一招激将法把他给唬住了。 导演说,要是埃尼奥·莫里康内他一定可以做到。
埃尼奥·莫里康内大家都知道吧?!

意大利电影配乐大师,欧洲电影音乐巨人,参与制作了各国电影配乐作品400多部,2007年从克林特·伊斯特伍德手里,接过了奥斯卡终身成就奖杯。


我随便说几部他配乐过的电影,你感受下有多厉害:《镖客三部曲》《天堂电影院》《西西里的美丽传说》《海上钢琴师》《八恶人》《美国往事》    坂本龙一:终曲  
单纯的坂本心想,如果前辈莫利康内可以做到,那我也必须做到!于是,他就很高兴地上套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短短三十分钟的时间,真的重新写出了一个全新的前奏。 时至今日,恐怕也难有人再能重现他这样惊人的创造力和精力,看得人真的热血沸腾,崇敬至极!  坂本龙一:终曲 作为一个专业音乐人,各种各样的声音几乎已经渗透了坂本生活的各个角落。 他对音乐的探索精神和热爱,从他的日常生活就可以轻易窥见。 去北极圈旅行的时候,别人都是为了去极地看美景,他是为了去把收音器放在冰川里“钓”声音。  坂本龙一:终曲 平日里,他也会去森林里听风吹打树叶的声音,鸟穿林而过的声音。
  坂本龙一:终曲 坂本龙一:终曲 甚至就连被抛弃的杂物互相撞击的声音,他都会一一收集录制到自己的声音库。
  坂本龙一:终曲 下雨的时候,他会站在凳子上,听雨滴打落在天窗上的声音。  坂本龙一:终曲 或者干脆在头上顶着个铁皮桶,站在家门外面听雨打铁桶的声音,被淋湿了也不在意。 不论是在家里还是在工作室,他都常把自己放置在一大堆这样那样的音乐器材里,以各种奇怪的姿势和想法去聆听生活中的声音。 只要听到了好听的声音,白发苍苍的他就会兴奋得像个小孩子一样。  坂本龙一:终曲 音乐对他来讲就是有这么强的生命力,伟大到全力支撑着他的精神世界。 而更为可贵的是,这样才华横溢的坂本却并不孤傲,他热衷于用自己的音乐去治愈别人。 2011年3月11日,日本东北部的宫城发生了9.0级的大地震,紧接着受到影响的福岛第一核电站就发生了最高级的泄漏事故。  坂本龙一:终曲 地震发生后的第二年也就是2012年,坂本龙一前往了核泄漏禁区。 当时他在现场看到一架被遗弃的钢琴,已经被海水泡过,跑音严重,但是他却还是听听它的声音。 他试着猜测这架钢琴在灾难中经历了什么样的遭遇,对它残留的生命力感到好奇。 坂本龙一:终曲  他就坐在那里静静地弹,感觉那声音好像一架钢琴淹死后留下的遗骸。 后来,他走进了一间由中学活动室改造成的简陋的避难所,为受灾灾民演奏了音乐,想要用自己的音乐向人们传达正能量。  坂本龙一:终曲 听到他一开口说的那句话,我直接心都热了。 他说:大家很冷吧?
冷的话站起来活动一下也无妨,大家怎么舒服怎么来。  坂本龙一:终曲 他就是这么温柔。他的演奏会不需要逼格,不需要华丽,只需要要带给大家实打实的温暖和治愈。 当他演奏了那首《战场上的快乐圣诞》时,无数坐在台下的民众都忍不住潸然泪下,那是一种通过音乐传达过来的直击心灵的力量。 怪不得有人说,坂本龙一的音乐可以放在药店里卖,因为实在是太治愈了。  坂本龙一:终曲 从那以后,坂本龙一成为了一个反核人士。 在听闻日本九州电力公司决定重启核电站时,他不顾自己的名人身份站了出来。甚至还和朋友携手,发起了一个叫做再见核电站的集会,有足足十万名民众参加。  坂本龙一:终曲 其实坂本龙一不是第一次关注这样的民生问题了。他身上还有很多社会性的标签,比如反战、反地雷、环境保护者等等。 可惜的是,他用自己最大的力量去试图为这个地球保留最蓬勃的生命力,但是他自己却没有逃过生命的考验。  坂本龙一:终曲 2014年,坂本确诊罹患癌症,咽喉癌三期。 他看着这个结果,他很意外,说感觉好像是开玩笑似的。 接下来整整一年时间,他什么都没干一直在休息。这是他自从参加工作之后,第一次休息这么长时间。  坂本龙一:终曲 虽然想要返回工作现场的焦躁感,伴随着他的整个治疗过程,但是为了能够活下去,他只能全力接受治疗。 病情对他的生活影响很大,比如他嘴巴里的唾液只有正常人的七成,连吞咽一颗药物都困难到要皱眉头。就在这时,他感到自己人生突然开始看到了末尾一样。在这种情况下,他最挂念的事竟然是:想要创造出更多拿得出手的作品。 这种对音乐的虔诚和敬畏,很难不让人为之动容吧。能够一生专注于一件事的坂本教授,简直是太有魅力了吧! 坂本龙一:终曲 坂本龙一:终曲

©本文版权归作者 表姐电影 所有

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展开阅读全文

10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

评论来两句...

10
评论 发送

还可以输入 300 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