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梦:菲利普·狄克的世界

敢于真实

浣尘
2019-11-18 22:20发布影评

感谢强大的智能算法推荐,因为我对《黑镜》的赞许,让我又有机会遇见这部剧集《电子梦》。

第一季第三集《通勤者》中,艾德二十年如一日地在一个小火车站工作,一成不变地奔波在车站和家两点之间。他儿子会间歇性地精神病发作,随着年龄的增长变得越来越暴躁而不可控。某一天,艾德遇见了一个神秘的女乘客琳达,言之凿凿的要去一个不存在的车站梅肯高地,又毫无征兆地消失在艾德面前。第二次该美女若无其事又来买票并再次神奇消失后,艾德决心探寻一下那个神秘的梅肯高地。后来,他终于见到了那个传说中的小镇,一派精致祥和的气氛,镇上所有的人都欢欣而友好,令他沉醉留恋,乐不思归。在这里他再次见到了那个神秘的女子,他知道这一切不合理,恍若泡影,琳达却说“你只是不想相信有这种地方存在,因为这里让你快乐,而你不习惯快乐,也许世界本应就是这个样子的,也许这才是你需要的世界”。

当天回家,他发现一切都变了,沿途的垃圾变成了怡人的花圃,妻子突然变得体贴温柔,儿子从他们的生活中凭空消失了,仿佛从来没存在过。原来梅肯高地是那个神秘的琳达创造出来的伊甸园,生活在那里的人们都是生前曾经遭受各种苦难的灵魂,这个概念小镇是一个消除了痛苦的理想国。但艾德说“梦想和让梦想成真是两码事”,尽管他恐惧变得越来越乖戾的儿子,但同时,过去的美好时光却也那么真实地让他感慨流泪。他拒绝在梅肯高地驻足,因为那里尽管没有日后儿子的威胁,但也无法经历陪伴他成长的苦乐。那种安宁闲适是缥缈的海市辰楼,是一场自欺欺人的谎言,他相信未来所有可能的苦涩都是他的命运要求他去体验的,他选择逃离那种所谓的梦幻生活,回到充满艰辛挑战却无愧的现实。

第五集《真实人生》里的莎拉是一个未来世界的警察,当时爆发了严重的罪案,她却没能阻止杀戮的进行。灾难过后生活一切如常,她拥有一个风情万种又甜蜜可心的同性爱人凯特,为走不出愧疚的她送上了一份礼物,让她通过沉浸式的体验,成为虚拟现实世界中的一名男性乔治。他是一个生活在21世纪的网络公司CEO,研发了一款类似的VR游戏。他的妻子凯特被杀,而他不仅没能救她,甚至在她生前还背叛了她。当他戴上自己研发的脑机接口设备,他就进入未来世界,莎拉就会醒来。当莎拉使用爱人的小礼物,她就会沉睡,乔治就会醒来,就像《阿凡达》中一样的身份转换。

乔治和莎拉各自体验着自己的日常,同时又拥有对方的记忆,都觉得对方的生活似乎才更加真实,在另一个世界的体验才更加可信,而自己的世界则变得越来越可疑。长时间陷在内疚悲伤中的莎拉觉得自己的生活过于美满,如梦幻一般,她的德行有负这种无暇的生活,似乎乔治的世界才更应是真正的那个ta的现实,她不过是乔治憧憬想象中的一段代码。乔治差一点就认定自己是虚拟的数据,决定带上头盔,永久地成为莎拉,这时他的朋友却拦住他,分析说莎拉是他理想中的形象,且与一个同名而依然鲜活的妻子过着他理想中的完美生活,质问他莎拉和乔治到底哪一个更可能像真的现实身份?对妻子满怀愧疚的他相信他不配拥有莎拉那样的命运,相信了当下的世界才是真实世界,所以最后终于毁掉了可以通往幸福的头盔。而同一时刻,实际上处在真实世界的莎拉也因此脑部永久性损伤,陷入了长眠。原来,乔治的形象和经历都是基于莎拉的愧疚,由她的潜意识创造出来的人物和故事,所以乔治身上摆脱不了与莎拉相同的背负,莎拉的潜意识认为自己没有资格享受那样了无缺憾的生活,她应该受到惩罚,所以她选择了永堕痛苦。

两个貌似迥异的故事,却讲述了同一个主题,其实不管是面对荆棘密布的未来,还是把握春色满园的现在,都需要非凡的勇气。选择直面风刀霜剑的逼迫,需要百折不屈的坚韧,因为很难预知柳暗花明的转机。选择沐浴清风朗月的照拂,也需要敢于幸福的信念,因为不确定福泽深厚的因缘。很多时候,人们都不敢真实,一边慌不择路地回避痛苦,一边却也不擅敞开胸怀拥抱快乐,总是在现实与自我假想的幻境之间摇摆不定。故事中的梦幻小镇和虚拟现实都是主人公的内心投射,一个用来逃离焦虑和恐惧,一个用来抗拒圆满和欢愉,但现实才是触手可知的真切悲喜。

要知道,狼狈惨淡不是因为谁的罪孽,那些不幸不是谁应得的惩罚,只是意外,往往与谁无关。而花好月圆也不是谁的想象,如果上天赐予谁幸福,谁就值得拥有那样的桃红柳绿,毋庸置疑。尽管有些时候,躲进虚妄也不失为一种对自我的保护,但如若敢于迎接生命中一切真实的变幻无常,全然投入地体验所有的喜怒哀乐,或许更能让这一场探索之旅丰富而深刻许多。

©本文版权归作者 浣尘 所有

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展开阅读全文

11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

评论来两句...

11
评论 发送

还可以输入 300 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