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乡的童年

一集就爆的国产片,我要为她的眼泪点赞

独立鱼电影
2019-10-14 21:51发布影评
现在正值开学季。围观熊孩子被拖着上学,简直是成年人无聊日常的一大乐趣。
太难了,上学太难了。
他乡的童年 就在这个时候,有一部国产纪录片,围观其它国家的熊孩子如何闹腾。鱼叔看到之后,深吸一口气,有点被震撼到——《他乡的童年》 他乡的童年 无论是片名还是海报,乍一眼瞅着其实都不太吸引人。但刚刚上线,豆瓣分数已经一路飙升到 9.1。 他乡的童年 导演+制片+策划+记者,周轶君自己一人全包。对「周轶君」这名字,当年《锵锵三人行》或如今《圆桌派》的忠实观众们一定都不陌生。 他乡的童年
她是节目的常驻嘉宾,一个非常有观点和有见识的独立知识女性。其主职更厉害,曾先后担任新华社和凤凰卫视驻中东的战地记者。
他乡的童年 不过这次,她的镜头从矛盾纷争的战场,转移到了一个更为柔软的地方——
幼儿园。她带着镜头穿梭在全世界大大小小的幼儿园和小学里,跟当地的校长、学生和家长进行交谈。一共六集,六个国家。从日本、芬兰、以色列、印度、英国一路走访,最后再回到中国。通过各种细节的呈现,来探讨各个国家不同的基础教育方式,最后再反观我们自己。目前一共出了2集,分别日本和芬兰。看下来,说实话,挺酸的。在鱼叔的认知里,学校一直都是「竞争」的代名词。
从小到大,充斥着大大小小、各种各样的考试,通过成绩把所有人分出个三六九等。
而在芬兰:他们的小学和初中,完全没有考试!
是的,完全没有。 他乡的童年 学校内没有刺耳的上课铃,只有欢快的小乐曲。课上,孩子们想穿什么就穿什么。有的带着猫耳发箍,有的扮成小魔女。 他乡的童年 这个小姑娘把眉毛涂成橘黄色。 他乡的童年 上课也可以吃零食。 他乡的童年 课间休息,有孩子躺在地上,有人把腿高高搭上课桌...
只要不影响别人,就可以按自己舒服和喜欢的状态来。
他乡的童年 没有整齐划一的校服,更没有要求明确的「仪容仪表」。你可以是任何你想要展现的模样。每一种不同都可以被接受,没有强迫,更无需自卑。
学习内容也是千奇百怪。有时,他们会去森林里上课。内容也很简单,捡一捡树枝和石头,闻一闻苔藓泥土的气味。 他乡的童年 没有死记硬背的条条框框和枯燥知识,也不会回来逼你写个三五百字的「日记」「游记」。
因为孩子们的小脑瓜,有更有意义的问题要思考。
比如,在一门名为「现象学」的课上,老师提出了「时间、年龄和我」的主题。她分别结合数学、艺术、生物、芬兰语言文学等各种不同学科进行讲解。内容非常有趣且丰富。 他乡的童年 她还安排了一节实践课。组织学生前往老年社区中心,用绘画人脸的方式,来了解「时间是什么」。 他乡的童年 在这一过程中,孩子们需要通过不断思考来理解这些抽象的概念。
最重要的,是形成独特的自我认知。每个人都可以有自己的理解和想法,没有标准答案。
既然没有标准答案,那自然也就无法用一个准确的分数去衡量人。芬兰的老师们就表示,他们从来不会标签学生,贬低学生。孩子没有好坏高低,全部都是最具潜力的小宝藏。
他乡的童年 周轶君问「可如果一个学生数学就是特别烂呢,你们怎么办?」老师回答「这时候我们会反思自己的教学方式,而不会认为是那个孩子有问题」。这个观念非常重要。没有学不会的学生,只有教不好的老师。「教育」,教和育,都是老师的责任,绝不能因为自己的失职而去怪责孩子。
如果 TA 对玩小汽车有兴趣,就会用小汽车来教数学;
如果 TA 动手能力强,就用乐高积木来教;或者带着孩子去杂货店,用现实场景教学...反正竭尽所能以贴近孩子感兴趣的方式,把数学变成擅长之物。「因为我们相信,他们本来就很擅长」。
多么让人暖心和安心的一句话。 他乡的童年 相比于「学到多少知识」,老师更希望学生获得「学习的方法」。一个人时、与人搭档时、身处大团队时...各种社群形态下,锻炼出不同的学习策略。

他乡的童年 不仅学生没有考试,老师也没有来自教育局的考核压力。老师们从教育部领取一份不厚的教学大纲,在此基础上,自行决定要教授的课程内容。没有「评职称」,没有定期教育成果检查,更没有所谓的年级主任、学科带头人评比之类的。 他乡的童年 所有这一切,都有一个核心目标:避免竞争。任何形式的竞争。 他乡的童年 这可令我大开眼界。任何奉行自由市场的国家,都不会否认竞争带来的巨大好处。在传统观念里,也会主张竞争的压力才能催生前进的动力。
而芬兰老师则提出一个相反的观点:不竞争,人反而能进步更多。因为竞争都是向外的,是用别人的规则和指标来衡量自己;而没有竞争,就不会时刻被外在的指标所绑缚,能更专注于自己的提升。你要在意的,不是跟别人比较下的自己是什么样,而是内观自己是否是自己想要成为的样子。 他乡的童年 鱼叔相信,看到这里,会有不少为人父母者已经皱起了眉头。
又要开始替孩子焦虑了。
这样的「放养式」教育方法真的能行吗?孩子们看起来毫无约束,会不会因此变得不守规矩,会不会不求上进,会不会学坏?老师们也没有晋升压力和教纲指标,会不会消极怠工,会不会瞎教乱教,会不会带坏孩子?但芬兰人很放心。
因为他们对教师这一职业,足够信任:在芬兰,只有最优秀的人才能成为老师。待遇优厚,受人尊敬,是全社会素质最高的人群。从幼儿园到大学,芬兰所有教师都拥有硕士以上学位,师范学院的录取标准非常高。 他乡的童年 虽然芬兰本土在教育层面不提倡竞争,但师范学院的入学竞争实际却很激烈。录取比例 1:10。 他乡的童年 他乡的童年 不仅要考核你的专业知识,还有心理专家评估你是否是一个热爱社群、有爱心的人。顶尖人才一般都非常自律。这位小学老师起初拥有芬兰文学教师的资格。但工作后,她又想教授现象学,于是去攻读了相关学位。 他乡的童年 再之后她又去学了一年半的中文。为了调整现象学教学方案,她又回炉到大学,重新进行了现象学研究计划。这么多年精益求精,只是为了一群小学生。而「放养式」的教育方式,获得了什么样的教育成果呢?那就是让芬兰这么一个人口只有 500 万的小国家,拥有了全球最顶尖的人才储备。自 2000 年开始,发达国家俱乐部 OECD 组织,每 3 年举办一次 15 岁学生能力评估测验,名字叫做「国际学生评量计划」(PISA)。芬兰在其中名列前茅。学校里不提倡竞争,跟芬兰整个以平等为先的福利体系是配套的。成为社会人之后,每一种职业都受到尊敬。无论你想当程序员,还是警察,所获待遇也不会相差太大。人们尊重每一位劳动者。与芬兰的注重个性,日本是另一种模样。众所周知,日本人集体性很强,非常注重礼仪与规矩。这从幼儿园起就开始培养。日本儿童确实可爱,圆嘟嘟的小脸蛋儿,活力四射。 他乡的童年 他乡的童年 他们身着统一的园服。从书包鞋子,到餐具用品,都有各自的专属。在老师或温柔或威严的诱导下,他们被教育成一个个懂事听话、为他人着想的人。 他乡的童年 他乡的童年 里面有个细节值得琢磨。一个知名幼儿园,故意把门设计成不会自动关严。如果最后不用双手把着门轻轻贴合,就会留一条缝。
而这会导致冷风灌入等等后果,影响到正对着门的同学。这么一个小设计,目的就是为了让孩子能在细枝末节里,培养把「门关到底」、「把事情做到位」的心态。 他乡的童年 说实话,鱼叔挺佩服的。因为在现实生活中我见过太多「不会关门」的人。要么用力一甩关得震天响,要么随手一推不管关没关上都走了。丝毫不考虑别人的感受。
所以每次遇到会主动在关门的时候扶一下,懂得轻轻关门的人,鱼叔都会觉得格外善良。
但值得思考的是。
过分的礼仪教育也带来了负面效果。
日本人太过压抑自己。
总是努力表现自己美好的一面,融入社会、体贴他人、自律自强…
这实在太累了。
加上整个高压的社会氛围和低迷的经济环境,日本的国民自杀率高居不下。
这很难说是不是跟教育有一定关系。
他乡的童年 当然,节目本身并没有进行孰优孰劣的比较。只是展示各方细节,留待观众自己去做评判。
而在鱼叔看来,《他乡的童年》的最大意义还是在于反观中国的教育国情:应试教育越来越白热化。虽然这两年公立学校提倡「减负」,力求不给孩子布置太多功课。

表面貌似降低了学生负担,但实际上是把压力转嫁给了家长。

因为「唯分数论」的竞争机制和教育观念并没有改变。

分数依然决定一切。
这也正是家长害怕的,减负会造成孩子分数下降。学校撒手了,父母不可能不管。于是就会像《小欢喜》里一样,爸妈吭哧吭哧给孩子找辅导班,分析模拟考成绩数据走势图,陪着刷试卷一直到 12 点。 他乡的童年 应试教育,逐渐变成一场以家庭为单位的竞争。此种情况下,寒门再难出贵子了。不过,随着思想的日渐开明,国人也越来越意识到:高分≠优秀。「解题」这个赛道太过单一,孩子在学校里根本没有学会如何应对社会化生活里的各种问题。且不论《小欢喜》里英子因为高压而患上抑郁症;
很多人大学毕业时还是白纸一张,根本不知道自己喜欢做什么,人生方向在哪里。正值奋斗的年纪,却不知道要为什么而奋斗,实在太遗憾了。 他乡的童年 所以新一代的父母们,会更关注「我们想要教出什么样的孩子」,开始思考应试教育之外的可能性。有一个细节最令鱼叔感怀。周轶君跟着孩子们去老年社区,大家一起画画。她有点害羞,说着「我不会画画呀」。 他乡的童年 他乡的童年 看旁边的老奶奶画的真好。「你学过画画吗?」「没学过,不过我很喜欢画画,从小就喜欢。」 他乡的童年 画画不是用来彼此竞争的,只是人们表达自我的方式,如果喜欢就去做好了。
而太习惯于竞争的我们,有时候害怕尝试,会觉得「害羞」、「丢脸」,实际上是因为「怕被比下去」。
「我不会画画」、「我画得不好」,扩充一下的真实意思是:
「我画得没有别人好。」 他乡的童年 周轶君有点感怀,跟旁边的老师聊着聊着就哭了。要知道,她可是行走过战场,见过各种大世面和生死危机的人。却在一群孩子面前,忍不住流了眼泪。 他乡的童年 她联想到自己从小到大的经历,经常被说这个不能做,那个干不好,反复被贬抑和否定。 他乡的童年 但在这里,就算没学过画画也能自得其乐。当你的人生中有一项爱好时,就不会那么容易孤单和绝望了。因为人可以凭借这种爱好与自我交流、与周围的世界交流。而这是多么宝贵的事情啊。 他乡的童年

可惜,在一个高度竞争的社会,人们习惯于以「成果」来衡量一切事物。如果看不到成效,便会迅速放弃。最终人只是为了某种功利的主流标准而存在:考多少分?挣多少钱?住多大房子?有没有儿女双全?一旦觉得跟不上了,就会陷入慌张焦虑和自我否定当中。我不否认自由竞争给人类带来的裨益。它的择优录取,鼓励争先恐后的心理状态,能最大限度地发挥人的潜力,为社会创造价值。但如果一个社会已然积累了可观的财富,是不是可以试着放慢脚步,把目光投向更广泛的公平和个体的幸福呢?希望能有这样一天。我们的小孩能够有空间探索自我。我们的大人也能够摆脱疲于奔命的耗竭感。人人能都专注于成为自己想成为的人,而不是活在所谓「别人都那样」的目光中。

©本文版权归作者 独立鱼电影 所有

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展开阅读全文

38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

评论来两句...

38
评论 发送

还可以输入 300 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