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个想死的孩子

12位当红流量集体飙戏,一语道尽霓虹国“自杀美学”

电影家
2019-09-03 09:28发布影评

说起自杀,下意识总会联想到日本。

翻翻大数据,2018年日本的自杀人数高达2万人,在发达国家中,日本是唯一一个自杀率超过事故死亡率的国家。

如果说老年人轻生只因自感衰老与无意义,中年人轻生是因看不透人生的跌宕与无望,那么,未经世事的孩子又因何放弃世间的美好以投向死亡的怀抱?

《十二个想死的孩子》,2019年上映,或许是对这2万人最好的回声。

十二个想死的孩子

对于这一非理智的行为,法国社会学家埃米尔·迪尔凯姆(又译涂尔干)就曾写过一本名为《自杀论》的书,专门讨论自杀心理。其中,有一类自杀可被称作利己型自杀。

此类自杀主要指那些群体归属感较低且陷入绝望状态下的人,通过自杀以求解脱。

利己是被迫情况下的孤立无援,他们不是生下来便选择自死,而是被社会遗弃的孤雁。这就得出关于自杀的一个特征——缺失感

十二个想死的孩子

片中十二个孩子,有的人因校园霸凌决定怀揣尊严而死;有的人因不想被娱乐圈的人设捆绑而以自杀飞向自由的彼岸;有的人因不堪忍受病痛折磨而寻求解脱;有的人因当年误杀别人而试图以生命做偿还。

看得破,忍不过。自杀源于一种原有在场关系的破裂与缺失:关于以往关系所营造出的完整感,仿佛再也不会存在,于是悲从中来,以自杀作了结。

十二个想死的孩子

自杀发生于个体内部,各种因素在人们内心交织纠缠,难以排遣的人就会因此陷入自死的旋涡。这便引出其第二个特征——封闭性

片中咄咄逼人的7号非常讨厌其他成员没完没了地阐述自杀原因。在她看来,真正决心赴死的人,不但不会动摇心志,而且也没有向别人倾诉的必要。倾诉自我不仅打破了进度,而且还破坏了自杀的封闭性。

每个人相较于他者都是独立的个体,作为有群居倾向的人类,在本能社交的失败下必然灰心丧气,加之有些人心中很难有一个排遣、寄托、升华的机制,导致这一怨气累积于胸,渴望自我解脱的心理因自杀而到达顶峰。至此,独自的封闭与自杀完成交汇。

十二个想死的孩子

以上,我们归纳了自杀的两个特征:缺失感、封闭性。

而这两点在片中则通过被人遗弃的医院以及实行安乐死的病房,从而完成视觉化呈现。

十二个想死的孩子 十二个想死的孩子

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废弃医院,封闭空旷的病房,都指代着自杀者那不足为外人道的重重心事。然而,既已一心赴死,为何不痛快了结,反而要召集到一起,弄出这般事端?

从剧情角度来说,发起集会的人是这家医院之前院长的儿子,他组织大家在一个固定时间、固定地点,又因医院本身与死亡之间的关系,故而为这次集体自杀行动因医院而笼上一层神秘的仪式感。

从象征意义上看,内心空缺的孩子集合在一起,恰恰说明他们并不是主动选择轻生,而是被家庭、学校、社会所遗弃的。

众人集会本身就是对自身封闭性的打破,自死原因的分享消解了彼此间的屏障则是对缺失性的打破。所以,集合其实是填补情感空缺的行为,是隐藏在“赴死”背后的不愿死。

十二个想死的孩子

在这12名孩子中,并不是每个人都沉浸于自死的深渊。他们分别是1号组织者、5号推理者、7号“死亡者”。这三个人也在时间上构成过去、现在、未来的关系。

1号处在过去父亲死亡的阴影中,总觉死亡如影随形,如同老国王的幽魂总是纠缠着哈姆雷特。

5号作为推理者,因疾病缠身而寻死,却以理性的方式掌控全局,最终起到治愈众人的作用。

7号则作为未来而发声,是看透了生死,并且对社会本源和自死症结做出控诉。

十二个想死的孩子

过去类似于人生中的孩童时期,对死亡存在疑问,苦苦追寻其意义;未来则象征符合自然规律的必死状态,并以老人的豁达注视着必将到来的一切;现在则代表愤懑激烈的青年,在发现死亡意义的同时又领悟生的美好。

十二个想死的孩子

结局,5号帮助大家厘清了生与死的界线,最终共同离开医院。留下“未来”与“过去”两个死亡之神和那一番象征意味的对话。

“过去”迷惑于为什么之前安排多次的自杀集会都未能成功,而“未来”则看着离去的人,笑着约定下次集会的时间。

何以如此?

想起知乎网友曾以诗意的言语解释自杀:想不开自己的过去,想开了自己的未来。

十二个想死的孩子

这同样是7号(未来)想给1号(过去)的答案——人固有一死,既然我们能拥有按照意志选择死亡的权力,那为什么不能好好活下去,在镰刀挥落之前灿烂地过完一生?

世上有那么多美丽的风景,好吃的东西,还有那么多有趣的人等待着你去结识……所以,请好好活下去。

或许,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想不开自己的过去,想开了自己的未来”。

十二个想死的孩子

十二个想死的孩子

©本文版权归作者 电影家 所有

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展开阅读全文

8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

评论来两句...

8
评论 发送

还可以输入 300 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