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忘村

《健忘村》:我是谁?我打哪儿来?我要到哪儿去?

叶子影评
2019-08-21 10:51发布影评

作为一部贺岁档的片子,到这种年底的时候,该有什么评论大约都尘埃落定。众多观点中对“桃花源”这个文化符号的讨论最多,故事架空了社会背景,村子的外型设计也符合人类关于桃花源的想象。但是村子里人并不平等,生活也没有想象中的丰富。村长开垦了村子,拥有绝对的权力,火车路的引入表现了外界对村子的影响,可见健忘村表达的更好的不是“桃花源”,而是“人性”,这篇影评主要拿三个典型人物来发表一些观点:

一、村长

第一个村长是开垦村子的老头,秀才带来了修火车路的消息。村长的态度很超前,决定在村头修车站,但是在村子里的村民看来修车站是个经济冒险。在此之前,秋蓉嫁给朱大饼,并非秋蓉所愿,是村长单纯的为了自己的发展。

健忘村

第二个村长是田贵,他带着忘忧来,用忘忧取得在村子中的绝对领导权。田贵并不满足于富贵的活下去,而是想要找回自己的过去,如田贵所说,他想看清楚那个模模糊糊的女人的脸。

村长都有自己的伤痛,都值得同情,但他们为了治愈自己,把别人的生活打乱、甚至以别人的幸福为牺牲。

二、秋蓉

被田贵控制的村民当中,秋蓉是唯一的靠自己能力清醒过来的人。她与众人有何区别?心中有一个念想就有生存下去的希望。她虽然嫁给了朱大饼,但心心念念的村长的儿子临别前有话留下:我定回来娶你。

健忘村

三、长虹真人

村子里并没有故事,是因为长虹真人带着忘忧来了。他是

影片中祸源的开端,也是最值得可怜的。这大概是故事里最感人的一个秘密,长虹拿着忘忧寻找回魂的方式,并不是为了无尽的财富和享受,而只是想记起来那个模糊的女子的脸,记起来他自己是谁。

健忘村

哲学领域有一个梗:我是谁,我来自哪儿,我要去往哪里?大约这个影片就表达了这个梗的重要性。我们活在这个世上,知道自己的坐标和方向比较重要,至少比财富和享受重要。

©本文版权归作者 叶子影评 所有

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展开阅读全文

16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

评论来两句...

16
评论 发送

还可以输入 300 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