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生虫》

被200多个国家集体吹爆的《寄生虫》,到底“神”在哪?

大象放映室
2019-08-16 14:57发布影评

戛纳电影节已经过去几个月了。

当时奉俊昊的《寄生虫》以9位评审全票通过的成绩,拿下了韩国影史上的第一个金棕榈大奖。

今天我们来聊聊这部备受好评的高分佳作——

《寄生虫》。

《寄生虫》


被200多个国家集体吹爆的《寄生虫》,到底“神”在哪?_腾讯视频

《寄生虫》

(部分文字节选,完整版在视频)

作为今年戛纳电影节的金棕榈获奖影片。

《寄生虫》至今已经引进到了200多个国家,在韩国本土的观影人次早已突破千万。

另外电影在豆瓣、IMDB,都拿下了极高的分数。

不夸张的说,这应该是戛纳电影节近年来最火的一部金棕榈电影。

如果究其原因,可能因为它完全没有艺术片的枯燥和沉闷。

它的故事讲的太精彩,它的主题和隐喻也都很直白。

片中一个最明显的主题就是贫富悬殊、阶层固化。

其实关于这种阶层固化的主题,奉俊昊之前也拍过很多。

2013年的《雪国列车》同样是把人分成三六九等,但《寄生虫》更动人的地方,其实就在于它并不是只停留在对阶层固化的简单批判上。

电影中其实没有绝对地批判任何人。

老金一家有放保姆进来时的单纯无私,也有对付朴先生一家时的精明与算计。

保姆在拍下老金一家的照片后,立马变成了尖酸刻薄的嘴脸,但她在临死之际,却说金嫂其实是个好人。

朴太太看上去人畜无害单纯善良,但她第一次付给基宇工资时,却也故意抽出了几张。

所以片中没有绝对的好人或者坏人,看起来再恶毒的人也有善良的一刻,表面再单纯的人也有精明的时分。

电影并不是简单地站在富人角度批判穷人,也不是单纯地站在穷人的角度批判富人。

它想要呈现的,是一种更接近现实的状态。

首先我们要承认人都是复杂的,只有善恶交织,才会让我们有血有肉。

其次是在穷与富之间存在着无法逾越的禁区,它不可辩驳也无法调和。

尽管老金一家利用伪装和计谋都进入了别墅,可要想在里面做到从容和自然,那可能是他们一生跋涉,也无法到达的彼岸。

在那次雨后的清晨,朴太太在别墅醒来只是觉得阳光正好,空气清新。

而基婷在一片狼藉的体育馆里,却找不到一件自己可以穿的衣服。

在同一片天空之下,她们却好像活在了两个人间。

但朴太太并没有做错什么,基婷也更没有错。

那至于谁错了,其实直到电影结束,导演都没有给出那个真正的反派。

我们只看到了穷人与富人之间在互相纠缠与戕害,却不知道将满腔愤怒该向谁宣泄,这才是阶层固化最让人绝望的地方。

另外除了展现贫富悬殊、阶层固化,电影最核心的主题,其实是关于人的尊严。

老金在最后一刻为什么杀人?

之前他们一家人在地下室折披萨盒也能自得其乐,可在全家都找到工作之后,他却将利刃捅向了他的雇主。

当然,他的儿子被砸伤,女儿倒在血泊中奄奄一息,这些都是诱因。

但真正让他拿起刀的,是朴先生那个捂鼻子的动作。

其实和老金一样,人活一世,我们都有着比吃饱穿暖更重要的东西,那就是人之为人的尊严。

其实人是一种充满着韧性的动物,不然我们不足以面对数十年生活的磨难。

我们的尊严可以一时弯曲,也可以在迂回中寻找,但是不能拦腰斩断。

可是在那一刻,老金的尊严被拦腰斩断了。

所以《寄生虫》最深层的议题,其实还是关于生命。

我们活在这个世界上,每个人的生命都有它的上限和下限。

我们的终极目的,是追求生命的意义。

那些自由与远方、成功与价值,都是我们追求的意义,它们也就是生命的上限。

其实关于这一类的电影有很多,比如《荒野生存》追求的是绝对的自由,《阿甘正传》追求的是普世的成功。

这些电影,都是在探讨我们人类之所以存在的意义。

但这些所谓的意义,都是人类在解决了温饱之后,还有余力去消费的奢侈品。

对于那些如蛆虫一般活着的穷人来说,他们可望而不可及,也根本无力去关心。

《寄生虫》讲的就是像老金一家这样的穷人们。

所以它要探讨的并不是生命的上限,而是生命的下限。

它是如同空气与水一样维系我们生存的最低需求,它也是我们之所以能活着,而不选择去死的理由。

它们就是尊严与希望。

人可以一无所有,还能像崔健那样的放声歌唱,因为他觉得自己还有希望。

而从反面来看,为什么自卑和迷茫是人类永恒的焦虑?

因为它们都是尊严和希望轻微受损后的结果。

需要注意的是,这只是轻微受损。

而当这两者同时都被彻底斩断时,老金在最后看似不可思议的暴走,就有了它清晰的逻辑。

最后要说的,是老金为什么会躲进地下室?

这其实也是希望与尊严博弈后的结果。

他没有选择去伏法,是因为他无法接受法律冰冷的逻辑。

他没有选择自杀,是因为他尽管尊严尽失,但猜到了基宇没有死,于是事后又重燃起了一丝希望。

他只有躲进地下室,让这份希望生根发芽。

所以在每天晚上,那盏走廊灯都会坚定的闪烁着,他期盼着儿子能收到这封特殊的来信。

但直到电影结束,镜头又来到了那个昏暗逼仄潮湿的地下室。

事实再次无情的证明,基宇没有买下那栋豪宅,父子最后也没有团聚,之前美好的一切,都只是幻梦一场。

现实中老金最后并没有走出来,他还待在那个深埋地下的防空洞里。

每天到了夜色四合的时候,那盏走廊灯依然会定时闪烁起来,尽管光线微弱,但是依旧闪得笃定和倔强。

讲到这里,其实又回到了阶层固化的主题。

最后老金被困在地下,其实也是现实中所有穷人们现状的代指。

他被困在地下永远无法出来,就像穷人们被困在社会的底层,永远无法出头。

所以那束每天晚上都会亮起又熄灭的微弱灯光,除了是老金对儿子的牵挂和期盼,它也还有一层隐喻。

那正是穷人的光,渺茫的希望之光。

©本文版权归作者 大象放映室 所有

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展开阅读全文

26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

评论来两句...

26
评论 发送

还可以输入 300 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