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击的巨人 第三季 Part.2

豆瓣9.8,为什么《进击的巨人》可以称为「神作」

柯榆
2019-07-14 13:15发布影评

《进击的巨人》动画版第三季已经结束了,不知道大家看了没有。

7月1日凌晨,在《进击的巨人》动画最后,官方宣布《进击的巨人》动画最终季将于2020年秋季在NHK电视台放送。

进击的巨人 第三季 Part.2

这部动画到底有多NB呢?

一篇长文,来自豆瓣失控的杏鲍菇同学,耐心的同学可以读一读。(已获授权)

【警告!严重剧透】

拥抱只有我们才能理解的痛楚

文| 失控的杏鲍菇

《进击的巨人》(以下简称《巨人》),是一部剧情结构无比精细、角色塑造极其丰满的史诗巨作。


进击的巨人 第三季 Part.2

多年以前初见这部作品的我,一定不敢相信今天的自己会给出如此之高的评价——而这,恰恰是作者谏山创强于布局和人设的有力证据——《巨人》的角色塑造是前后呼应的长期工程、叙述顺序与视角又并非线性单一,起初令人迷惑不已的小细节,会在几十话之后的故事中才得到解答,堪称“草蛇灰线”之典范。

举个例子——在《巨人》动画第一季第三集中,贝尔托特曾向艾伦和阿尔敏说起“自己的故乡被巨人入侵”的经过,期间却被莱纳两次打断。

当时的我显然不能理解莱纳打断贝尔托特谈话的动机——“这话有什么不能说的?你让人家好好说完呗。”(想必曾产生过这样的想法)

进击的巨人 第三季 Part.2

进击的巨人 第三季 Part.2 进击的巨人 第三季 Part.2

进击的巨人 第三季 Part.2

后来我出于对动画后续剧情的好奇补完了当时的漫画,才知道莱纳和贝尔托特是墙外势力派来的细作。

也就是说,贝尔托特其实是在“分享刚编的故事”咯——纵使如此,这个细节仍然显得那么突兀,既然是来当卧底,编个故事掩盖自己的出身再应该不过了吧?为什么要打断呢?(角色塑造反而更不自然了)

直到最近补完漫画所有章节,这迷惑剧情的由来才终于水落石出——贝尔托特描述的景象,既非亲身经历、亦非完全捏造,而是几年前他和莱纳、阿妮“破墙而入”后,一位照顾他们的大叔诉说的故事(这个大叔不久后上吊自杀)。

进击的巨人 第三季 Part.2 进击的巨人 第三季 Part.2

进击的巨人 第三季 Part.2 这件事给贝尔托特带来了极大的冲击,将他之前“墙内之人都是恶魔后裔”的世界观彻底粉碎,并从此成为贝尔托特的梦魇,在每个夜晚的噩梦中徘徊不去,使他拥有了成为众人笑料的惊人睡相。

进击的巨人 第三季 Part.2

贝尔托特复读了那个大叔的话,并询问艾伦“你们和这些不知晓巨人恐怖的人是不一样的吧?”,他在期待着肯定的回答,他想确信自己对抗的是“真正的恶魔”,而非“无辜的普通人”。

这才是莱纳打断贝尔托特的真正原因——进入墙内后目睹的一切,让贝尔托特产生动摇、变得软弱了。

进击的巨人 第三季 Part.2

进击的巨人 第三季 Part.2

一个在作品开头就编排好的剧情,直到漫画近100回才终于回收伏笔。

而当你彻底了解了“墙外三人组”的经历与动机,再回过头来重新审视这一切,才发现最初的异样感都已消失不见、叫人摸不着头脑的台词每一句都变得大有深意。你完全理解他们了、你可以接受他们了,你不再抱有对任何角色的不解与敌意。他们口中的梦想、经历的一切、不经意流露的情绪……

唯独让你感到难受与苦涩而已——这是何等惊人的剧情结构与角色塑造,难以想象谏山创在着手连载《巨人》之前究竟准备了多久,但可以肯定的是他眼中的《巨人》叙事顺序一定和我们看到的截然不同。整体的脉络与重要的细节,早在动手绘制之前就完全敲定了。

进击的巨人 第三季 Part.2

同样的,当剧情发展到揭示“杀害了艾伦母亲的巨人,其真身是艾伦父亲的第一任妻子黛娜”时,如果止步于此,那么就算说这是作者恶趣味之下的狗血剧情也是毫无问题的。

因为这样的NPC巨人随便是谁都行,前妻也好、路人也罢,不过是在戏剧效果上有些差别罢了,完全可能是作者画到这里临时编的。

进击的巨人 第三季 Part.2

但事实上——艾伦曾藉由接触这个巨人第一次使出了“坐标之力”,而黛娜的体内流着王家的血,艾伦由此猜中了“坐标之力”的使用方法。

既然这个巨人的身份是主线剧情中必不可少的一环,那便只有可能是在故事开始时就想好的了(虽然仍不能排除作者恶趣味的可能,但现编的可能完全排除了)。

进击的巨人 第三季 Part.2

进击的巨人 第三季 Part.2

最初认为“《巨人》的角色塑造并不优秀”的我,曾在动画第一季播出时、凭借当时的故事进度吐槽说希斯托利亚和贝尔托特的设定很失败。

进击的巨人 第三季 Part.2

但后来的剧情中,两人的性格成因都有了交代,并最终都收获了成长与转变——一贯以软弱面目示人的贝尔托特,在生命的最后时刻,才终于接受了世界不讲道理的残酷,展示了作为马莱精锐战士所具备的果断与行动力。

进击的巨人 第三季 Part.2

进击的巨人 第三季 Part.2

而希斯托利亚,则在尤弥尔的影响之下,由“向死而生”转变为了“向生而生”,释放了长久以来被压抑的天性,套用我最喜欢的漫评人gigguk的评价,就是“在沉寂了整整两季之后,一跃成为Best Girl的有力竞争者”。

进击的巨人 第三季 Part.2

除了贝尔托特之外,“墙外三人组”的另两人阿妮和莱纳的刻画也相当精彩。

在进入墙内之后,为了“减轻罪恶感”这个共同的理由,三人各自选择了不同的生活方式,其间的差异颇值得玩味。

进击的巨人 第三季 Part.2

阿妮一直是三人中最清醒的那个,她对马莱谈不上忠诚,早在进入墙内、目击“真相”之前就发表了对马莱和“荣誉马莱人”的不满。

从一开始就明白世界充满“谎言”的阿妮太过真诚直率,无法接受假惺惺扮演“士兵”背地里却对战友暗中下套的勾当。于是阿妮选择了近乎自闭一般的社交,她清楚立场的不同最终一定会导致和墙内战友们的敌对,所以她冷眼待人、避免和他人产生感情联系,以此来保证执行任务时的干脆。

进击的巨人 第三季 Part.2

可即便如此,阿妮却仍然在结晶化的最后时刻,流下了泪水。

进击的巨人 第三季 Part.2

阿妮的真实性格里,意外地隐藏着非常在意自身女子力的一面——她自嘲自己没有吸引男性的魅力、因为艾伦不把自己当作女孩对待而生气……

如果不是这么残酷的世界,她应该会很愿意和大家成为朋友吧。

进击的巨人 第三季 Part.2

莱纳作为“墙外男主”,尽管在作品内外饱受“迫害”,但即使是在《巨人》这般优秀的群像剧中,仍然称得上是全作塑造最丰满的角色之一。

进击的巨人 第三季 Part.2

为了“减轻罪恶感”,莱纳割裂了“战士”与“士兵”两个身份的感受、来确保作为“战士”的那一面足够残酷冷血。这最终导致了莱纳的“人格分裂”,而关于人格分裂的契机,也在作品中给出了交代——

莱纳最初的人设,大致由两个部分组成——一方面对马莱绝对忠诚,信任着社会主流意识向他灌输的一切,梦想着当上战士成为“荣誉马莱人”,甚至扬言要举报对马莱有所不满的战友(这一部分以下简称为“马莱战狼”);另一方面实力平平,在继承了巨人之力的同期战士中是成绩最差的,又惨遭身为马莱人的生父抛弃,到处不受重视因而渴望被认同(这一部分以下简称为“战士吊车尾”)。

登岛之后,由于莱纳的一时恍惚,导致队长马赛惨死于尤弥尔变身的无垢巨人之口,任务尚未开始即宣告失败,阿妮生气地胖揍了莱纳一顿。此刻想要完成任务、继续活着、成为英雄的念头压过了一切,莱纳反击了阿妮,并声称“莱纳已经死了……如果那么需要马赛……我可以变成马赛”——这便是莱纳人格分裂的原始契机。

进击的巨人 第三季 Part.2

莱纳“继承”了马赛作为队长的“领袖魅力”,进入训练兵团之后开始以成熟稳重的形象示人,在主角艾伦的心中也成为了一个好大哥(这一部分以下简称为“士兵领袖”)。

进击的巨人 第三季 Part.2

与此同时,数年以来的墙内生活渐渐让莱纳明白以往接受的教育并不是真相,可是“回到故乡的欲望”、“成为英雄的欲望”、“逃避罪责的欲望”……都让莱纳别无选择。

为了从“责任与真相冲突产生的罪恶感”中保护自己,莱纳将原本“马莱战狼”和“战士吊车尾”的自我用于扮演“战士”——继续渴求着完成任务、证明自己,并用“墙内之民都是恶魔”的谎言自我欺骗;将从马赛身上继承过来的“士兵领袖”性格用于扮演“士兵”(马赛的弟弟透过尤弥尔的记忆发现,莱纳在兵团内的表现几乎就是马赛的翻版)——在兵团战友的面前扮演好大哥的形象,甚至会忘记自己的“战士”身份,时不时为墙内的伙伴出生入死。

就这样,莱纳的“两种身份”逐渐演变成了“两个人格”,它们有时完全独立——比如前一秒命令阿妮灭口马尔科,后一秒就忘了马尔科因何而死;有时互相融合——比如叛变之际竟然轻描淡写地说出了自己的身份并试图以此带走艾伦,这显然是用“士兵”的人格干出了“战士”的事(第一次看到这里时:“哪有这样推进剧情的啊?这是把角色当神经病写吧!”后来:“绝了!这个神经病塑造得也太好了吧!”)。

后来任务结束,莱纳回到故乡马莱,由于没有了扮演“士兵”的必要,莱纳分裂出去的人格逐渐合二为一。昔日向帕拉迪岛进发的四人小队中回来的只有自己,在漫长而孤独的四年中,莱纳开始不断想念失去的同伴、岛内生活的点点滴滴,这最终使他患上了严重的PTSD(由于这些悲剧的起因和他作为“马莱战狼”时的选择关系匪浅,亦可称之为“战狼PTSD”)并一度濒临自杀——漫画目前进度中丧失了求生欲的莱纳,几乎就只是为了家人和熟识的孩子们,才苟延残喘地继续活着了。

进击的巨人 第三季 Part.2

聊完本作在“剧情结构”与“角色塑造”上的妙笔,接下来该进入正题了——《巨人》想传达的主题究竟是什么?

我认为这个问题,可以从“什么是士兵”开始讲起——毕竟《巨人》中的主要角色们,无论何种阵营立场,其身份首先都是个士兵。

进击的巨人 第三季 Part.2

小时候,当我第一次听到“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时,感到非常讶异——军人的天职既不是“英勇作战”,也不是“保家卫国”,而是怎么听怎么不酷的“服从命令”。这和我心目中英雄般的军人形象显然有所冲突,令我一时无法接受。

但我稍加思索,很快理解了其中的缘由——世界上唯一可以冠以“正义”之名的战争,便只有“反侵略战争”,而至少一半以上的战争,都不是反侵略战争(因为有被侵略的一方,就一定有作为侵略者的一方)——也就是说,一半以上的战争都谈不上正义,一半以上的战争都谈不上保家卫国。

既然战争普遍并非正义,那么士兵的本质便一目了然了,比起“英勇作战”、“保家卫国”的动机,士兵首先是政客实现野心和欲望的“暴力装置”而已。政客需要的从来不是士兵个人的理念与人性,对命令的绝对服从才能保证战役的顺利进行,因为对于非正义的战争来说,人性与善意参与其中,反而会衍生出动摇与软弱。

当政客发动的是侵略战争,“保家卫国”这样“高尚的口号”已经难以派上用场了,为了摒弃“软弱的人性”,要么将对方贬作“人类之下的物种”,要么将己方视为“人类之上的存在”(“民族主义”与“种族主义”思想,在此时便派上了用场)——历史上的侵略者们之所以能做到凶残暴虐泯灭人性,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们在战前被灌输的思想、几乎让他们忘了对方是自己的同类。残害百姓的侵略者士兵无疑罪无可赦,但在这些同样卑微的个体之上,有更加庞大的恶在主导着。

这便是“士兵”——被政客以“谎言”美化了战争的动机,为他人所灌输的“虚伪理想”献出心脏,拥有着远低于其他职业的平均寿命,即使从战场上侥幸生还仍会遭受生理与精神的双重折磨——明明会是这样悲惨无意义的一生,政客们却称之为“最光荣的职业”,因为每一个政体,都离不开由士兵组成的“暴力装置”。

谏山创对“士兵”与“战争”的理解,显然是和我一致的。

他笔下的“马莱战士”,在社会舆论的洗脑下坚信着帕拉迪岛上的同胞是和自己截然不同的“恶魔后裔”,继承“巨人之力”后只有13年的寿命,并将“战士”身份视为无上荣耀——这些和现实世界中的一切是何其相似。

进击的巨人 第三季 Part.2

但谏山创想要影射的现实并不止步于此——从马莱篇开始的那一刻,所有读者都成了这个故事的参与者,所有读者都成为了谏山创所影射的现实世界的一环。

很遗憾,认为“《巨人》后半没有前半好看”的、“马莱篇讲太细导致断代感严重”的、“绝不接受贾碧洗白”的,(目前)都不是《巨人》这部作品的目标受众。

难道《巨人》前半段不好吗?当然好,好得很。但正如我上文所说的,以谏山创的叙事结构和角色塑造手法,如果没有后半段,你根本不会知道《巨人》的前半段究竟有多好。

进击的巨人 第三季 Part.2

细致入微的马莱篇,才真正可谓《巨人》这部作品登上神坛的起点。

通过将作品的主视角由主角一方转移至海的另一端,谏山创以极度冷静客观的笔触还原了这个宏大世界的点点滴滴,他只负责描述其中正在发生和曾经发生的一切,并不提供任何主观立场和感情,转而选择去开启一个个之前未曾展示过的视角。如何评判角色的行为与理念,全部交由读者自己决定。

这是一种非常高级的写法,或者说,正因为是这种写法,才能在恰到好处地传达出作者诉求的同时,让读者自身也参与到这个故事及其隐喻之中。

仔细想想看,在《巨人》的剧情发展至马莱篇之前,我们读者的立场,是不是就像走出墙外前的艾伦、或者进入墙内前的莱纳和贾碧一样——接受的信息全部来自于作者提供的单一视角,深信着墙的另一端是罪无可赦的敌人,并感同身受着主角的杀意与愤怒?

进击的巨人 第三季 Part.2

而在马莱篇开始之后,原本单一的视角突然变得多元,这时得以从对方的立场窥探故事全貌的读者,是不是又像在对方的土地上生活过一段时间的艾伦、莱纳和贾碧——我们突然知道了对方经历的一切,突然知道了对方所有的动机和苦衷,当我们终于能够理解对方,却又为时已晚?

不妨做个假设——如果《巨人》的故事从一开始就取景于马莱一方的视角,贾碧是故事的主角,而在她眼前死于莎夏枪口下的大叔则以汉内斯的形象刻画,莎夏对于读者来说则是完全陌生的敌方路人——观众们的感想又会如何。

谏山创构筑世界的手法,使得关乎这种可能性的思考变得可行且有意义,同时在类似的探索中引出他想要表达的那个简单不过的道理——要想揭穿谎言、直面真相、断绝仇恨的连锁,必须和对方感同身受才可以。

是的,虽然谏山的天平绝对公正,不为任何角色或阵营所倾斜,但我们不难通过复数角色之间相似的经历与诉求,了解到他透过这部作品想要传达的思想——

【和平主义】

《巨人》这部作品里,所有知晓真相的尤弥尔的子民们,无论身处哪个阵营,都生活在无尽的自责、痛苦、循环往复的仇恨,以及对世界的绝望之中。

进击的巨人 第三季 Part.2

被PTSD折磨到濒临自杀的莱纳、意图推动“艾尔迪亚安乐死”计划的吉克,都是其中代表。而尚未看清真相的人们,有的在追寻真相的过程中梦想尚未实现便半途殒命(埃尔文),有的认清了世界毫无意义后不断寻求刺激用以自我麻痹(肯尼)。

《巨人》里几乎没有一生幸福的角色,即使是像艾伦的母亲卡露拉这样追求平凡之幸的人,也在恐惧与不甘之中,丧命于无垢巨人之口。 

进击的巨人 第三季 Part.2

这一切悲剧起源于何处?显然是一千七百年前掌握了巨人之力的艾尔迪亚人向世界宣战的那一刻——力量的优势与占有的欲望孕育了暴行与掠夺,继而演变为战争,自此,整个世界都陷入杀戮与伤痛的漩涡,持续了一千多年仍未断绝。

直到巨人大战结束一百多年后的今天,政客们仍然在利用着一群对世界一无所知的孩子们,让仇恨的连锁生生不息,让相似的悲剧反复重演。 

进击的巨人 第三季 Part.2

如果没有战争,那么这些悲剧从一开始就不会存在。如果仇恨的连锁能结束在某个时间点,至少未来的世界还有机会逐渐好转。

就像让和阿尔敏所说的——“把孩子扔下飞艇,就能结束战争了吗?”“会不会,还存在着,其他道路可以选择呢?”

在这个被战火与杀戮染上悲剧底色的世界里,谏山创显然在寻求着某种出路、某种“战争以外的答案”。

进击的巨人 第三季 Part.2

【存在主义】

存在主义尊重身为个体的人,尊重每一个人的个性、尊严与自由。认清了世界残酷无情不讲道理的本质,存在主义者们仍然愿意为之赴汤蹈火,从无意义的人生之中发现自我的意义。《巨人》是一首存在主义者的赞歌,其中有一句被反复说起的台词,便是对这一议题的最好主张——“因为我,降生在了这个世界!”

进击的巨人 第三季 Part.2

调查兵团的前团长基斯,前半生都在追求着“丰功伟绩”,而在那一无所获的尽头,又为自己并非“特别的存在”痛苦不已。甚至为此无能狂怒地痛骂了前来关心自己的前女神卡露拉。 

而卡露拉对此的回答是——“不是特别的就不行吗?我不这么认为哦。至少这孩子,才不需要多伟大,就算没有比其他人优越……因为你看,他多可爱啊,所以这孩子已经很伟大了。毕竟,他可是出生在了这个世界啊。”

进击的巨人 第三季 Part.2

进击的巨人 第三季 Part.2

进击的巨人 第三季 Part.2

【站在对方的角度,去理解、去感受、去爱吧】

若一味获取单一管道灌输的信息,便无法看到事实与真相,进而变得片面而狭隘,只能任由某一方编织的“谎言”干扰着情绪与判断。艾伦、莱纳、贾碧……原本《巨人》中最激进的三个主战派,都在对方的土地上生活过之后,消弭了歧视,了解了真相,性情也发生了巨大的转变。 

格里沙从来不曾面对真实的吉克,从来不曾尝试理解和关爱自己的这个孩子,“艾尔迪亚复权”的理想将他的生活塞得满满当当,吉克对他来说也只是实现理想的工具而已,这最终导致了“艾尔迪亚复权派”的悲剧……

在转移巨人之力前,枭对格里沙说:“妻子也好,孩子也好,街道上的其他人也好,要在'墙内'去爱别人。如果做不到,就只会和过去一样,无数次重演历史、重蹈覆辙”。很显然,格里沙做到了——其证据就是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格里沙也没有试图将自己的世界观灌输给艾伦。

进击的巨人 第三季 Part.2

吉克所喊的“我们都被父亲骗了”在艾伦身上并不成立,这是艾伦比吉克幸运得多的地方,也许正是因为这点不同,导致两人的人生理念有了根本性的差异:没能从父母那里得到理解与爱的吉克悲观地认为“要是我们艾尔迪亚人都没有出生就好了”,而艾伦,则庆幸自己“降生在了这个世界”。

进击的巨人 第三季 Part.2

为什么最喜欢希斯托利亚的尤弥尔,明明发现了艾伦身上的“坐标之力”,明白了“即使在墙内也存在着未来与希望”,却仍然在最后时刻,选择支援危在旦夕的莱纳和贝尔托特?

因为来自墙外、知晓墙外真相的尤弥尔,不单单是世界上最爱希斯托利亚的人,也是世界上最能理解莱纳和贝尔托特处境、唯一听到了贝尔托特“谁来找到我们”的心声的人啊。那个口口声声“如果再活一次,一定要为自己而活”的烂好人尤弥尔,又一次在保全自身和他人之间选择了后者啊。

进击的巨人 第三季 Part.2

进击的巨人 第三季 Part.2

进击的巨人 第三季 Part.2

进击的巨人 第三季 Part.2

其实,《巨人》动画版第一季的插曲《Vogel im Kafig(笼中之鸟)》的歌词中,就已经将本作的诉求传达了个大概(以当时漫画的进度,《巨人》的世界观还远远没有展开,不由让人猜想谏山创很可能指导了某些插曲的作词):

世界残酷而美丽,让共同降生于世的我们——互相理解、一同欢笑、并肩前行吧。

最后预测一下剧情的发展方向——现在的《巨人》,上限高到可怕,下限却不会太低了。截至目前的剧情已经太过优秀,即使就此烂尾,拿到的绩点也完全可以将功补过。就像《权力的游戏》不可能因为它的最终季而被直接打成粪作一样。

一个流行的说法是,艾伦准备走上鲁鲁修的老路,用类似“零之镇魂曲”的计划独揽全世界的仇恨之后以自身的死亡换取世界的和平。我认为这种可能性确实很高,尤弥尔的子民中已经有过“戴巴家族”这样因为“推翻”了艾尔迪亚帝国的残暴统治而赢得世界尊重的成功先例,而艾伦也确实是在戴巴家主的演说上才下定决心贯彻自己的选择。这也能解释目前艾伦令人费解的举动——为了和调查兵团的旧友们划清界限,艾伦甚至不惜伤害三笠和阿尔敏,应该就是有意想让帕拉迪岛在击败自己的战役中立下大功,让帕拉迪岛岛民们成为类似于“戴巴家族”的存在。

但目前存在的问题是——巨人选择的命题过于宏大沉重,描述的世界过于残酷真实,呈现的很多问题都处于“完全无解”的状态。这是其他同类作品难以企及的,却也因此加大了完结的难度,在这样的世界观体系中,单纯走前人的老路想必难以服众,如果真的出此一着,也只能相信谏山对节奏和演出的天才掌控力了。

而关乎“始祖巨人”、“通道”、“有机物的起源”这类作品核心设定,还有很多谜团尚未揭开,也许最终会采用相当“奇幻”的剧情走向,我个人有一个脑洞(不知道有没有人水过……)——在第三季结束后的片尾中,我们可以看到“八条通道”,这想必是对应着八方旅人……不是,是“九大巨人”中的八个。按照常规思路,这应该是除了始祖巨人以外的智慧巨人——八条通道汇聚在一起,其终点便是始祖巨人所在的“座标”。

进击的巨人 第三季 Part.2

但有没有另一种可能性——八条通道实际上是除“进击巨人”以外的智慧巨人通道。毕竟进击巨人能力成谜,又普遍认为其不受始祖巨人控制,关于进击巨人“无论在哪个时代都会不断追求自由”的伏笔也还没有派上用场,单独开一条“VIP通道”也并非没有可能。

在枭准备将进击巨人交给格里沙之前,曾有记忆出了差错、脱口而出三笠和阿尔敏这两个名字的表现。这是否就是进击巨人单独使用VIP通道的证据——和其他巨人单向继承记忆的通道不同,进击巨人的通道可以逆转线性的时间向历史中传送记忆。

进击的巨人 第三季 Part.2

再回想起本作第一话的标题——《致两千年后的你》,第145代弗利兹王进入墙内是一百多年前的事,按照一代巨人13年的任期来算,145*13=1885,和2000年刚好差了一百多年。不难猜想“致两千年后的你”其主语应该是和初代弗利兹王同时代的某人、很可能就是初代进击巨人,宾语则是主角艾伦。

也许艾伦最终得以将久远历史至今的全部记忆上传给初代进击巨人,通过类似《命运石之门》Time Leap的“穿越方式”,从源头去断绝仇恨的连锁——更激进地猜想下去,也许艾伦将记忆写进了历代进击巨人的思想之中,才导致了“进击巨人无论在哪个时代都会不断追求自由”的结果。

当然这些都只能是假设,衷心希望谏山创最后能写出让大家都能满意的Happy Ending,我相信,《进击的巨人》终将成为日漫史上的一座丰碑。

©本文版权归作者 柯榆 所有

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展开阅读全文

63

最新评论

  • 吢↗苡被傷√_
    吢↗苡被傷√_

    但漫画后面艾伦有点黑化啊为了目的不在乎牺牲多少了爱吃土豆的沙莎的死了

    02-13 21:23 回复
  • Youth
    Youth

    写得很赞啊!!!!!!111111111

    2019-12-22 16:12 回复
  • 地狱空荡荡,恶魔在人间
    地狱空荡荡,恶魔在人间

    作为没有接触过这部动漫作品的我来说我一脸懵逼

    2019-08-30 21:23 回复
  • 131****6973
    131****6973

    2000年=1885+100+15 15艾伦继承巨人之力的年纪,所以不到第三季都不能绝对认为2000年后的你是指艾伦

    2019-08-24 02:19 回复
    1
  • 二王
    二王

    写的真不错,艾伦改变进击巨为自由而战确实有可能

    2019-07-26 00:39 回复

评论来两句...

63
评论 发送

还可以输入 300 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