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河补习班

我在邓超和俞白眉的新片里看到了“真”

电影爬虫
2019-07-11 14:23发布影评

银河补习班

银河补习班

文/李霁琛

编辑/重案组之虎

大多数人对邓超和俞白眉这对组合的印象,可以用这样两个关键词形容:

搞笑、夸张。

我以为他们的新片《银河补习班》也会是这个路子。

没想到,特别不一样。

银河补习班

不是我一个人这么认为,我们那场点映,去了不少熟悉的朋友,大家散场后聚在一起闲聊,得出了两项重要的共识:

第一项共识是,《银河补习班》会大爆。

暑期档需要一部能让观众心甘情愿地走进电影院买票的国产片,看完这部之后,很多朋友都觉得就是它了。

第二项共识是,《银河补习班》是部用心拍出来的电影,邓超和俞白眉拍的时候,较真了。

他们卯足了精神,想要拍一部真正能打动观众的电影。

他们也相信这部《银河补习班》足够做到。

银河补习班

我是6月中旬在上海看的影片第一场点映。这之后,《银河补习班》开启了全国路演,三十天要去四十个城市。

这么大规模的路演,我好像还是第一次见到。

这是自信的表现。

路演在进行,口碑也确实在发酵。

每场路演都有观众在观影时感动落泪。

银河补习班

我看到有观众说:

“有笑有泪,十分感动。”

也看到这样的评论:

“哭了很多次,因为让我想起我的父亲,或许是每一个父亲。他们或许没那么理解子女,或许没那么多能让我们钦佩的魔法,但沉默地扛下一切,看向我们飞去的远方这一点,我想都一样。”

很多观众在影片中找到了共鸣。

对于大部分观众来说,什么是好电影?其实很简单,两大点,一个叫好看,一个叫触动。

银河补习班

我必须要强调的是,《银河补习班》很好看。

首先,《银河补习班》很有趣。邓超和俞白眉这次拍的虽然不是一部喜剧片,但还是发挥出了他们在喜剧创作中的才华,制造出了不少笑点。

更重要的是,对于《银河补习班》要讲的故事,两位导演处理得很好,很流畅、很完整、很有张力。

《银河补习班》的几版海报中,都写有这样的一句话:

“献给父亲,送给孩子。”

  银河补习班

父亲和孩子,是这部电影的核心。

影片还未公映,我不能做太多剧透。但我在这里可以透露一些这个故事的大致轮廓。

航天员马飞,在太空中意外失联,绝境中,他想起了自己的父亲。

父亲马皓文,曾是桥梁工程师。被陷害,入狱,错过了马飞童年的成长。出狱时,和妻子已经离婚,马飞则读到初中,成绩差,倒数,被教导主任勒令转学。

银河补习班

马皓文和教导主任打赌,学期末,马飞考到年级前十,便不用退学。

于是,马皓文亲自辅导马飞,父亲教育儿子成长。

这其实是一个很有意思的设定。

父子之间的关系、家长和教导主任之间的赌约、教育方式之间的差异,都能制造出很强的戏剧冲突。

在父子的相处中,笑点和泪点出现得都非常自然。

不得不说,邓超和俞白眉拍得很细腻。

有多处细节,都结结实实地打动了我。

比如有一处,马皓文刚刚出狱,带着马飞找工作。他遇到熟人,笑脸相迎,却被对方奚落,颜面扫地。马飞生气,一头便将对方撞倒。

银河补习班

这场戏发生之前,马皓文和马飞之间其实尚有芥蒂,马飞怨恨父亲错过了自己成长,不愿意和父亲沟通。但这次为父亲出“头”,简单的一个动作,就告诉我们,父子毕竟是父子,亲情到底还是亲情。

我有过类似的经历。高中的时候,叛逆期的我和父亲很难沟通,关系并不好,有段时间吵架,父子二人一句话都不肯说。但就在这种情况下,有一次父亲醉酒和人争执,对方言语颇为不堪,我听到之后,想都没想,就冲了上去,从不爱惹事生非的我竟动起手来。

很多中国父子都是如此。平时,关系可能会因为一些矛盾或者沟通上的代沟而显得有些疏远,但那种亲情的羁绊是不会变更的。这种羁绊就像是小火苗,只需要一个契机,就会被点燃。

高中时的我和影片中的马飞,都遇到过这样的契机。

所以影片中马飞给父亲出头的这处情节,我看到之后便几欲落泪。

再举一处让我落泪的细节吧。

准确的说,是两处,两件道具:地球仪和手电筒。

银河补习班

马飞小时候,马皓文为他用足球做了地球仪,代表着父亲对孩子的爱。马皓文入狱,小马飞在家里打亮手电筒照向远方,希望照亮父亲回家的路。这是伏笔。

马飞长大,成为宇航员上太空执行任务,竟然还携带着那个足球所做的地球仪,遭遇险境时,他看着地球仪,想起了父亲。而父亲马皓文已经身形佝偻、头发花白,深夜起床,拿着手电筒照着天空,好像是要照亮儿子回家的路。

银河补习班

两件道具,埋着深深的感动。

这两件道具能打动我,还是因为共鸣。有一次我出门,回家时已是深夜,我家是那种老式的单位家属院,没什么路灯,黑暗中我走着走着,突然看到有亮光,走近,才看到我父亲拿着把手电筒,坐在门口的台子上等我,见我来了,带着点责骂的语气说:“又没带钥匙,等你好久了。”

看到影片中马皓文拿着手电筒的样子,我一瞬间,就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了。

中国的父亲,表达感情往往是“行胜于言”,不会多说太多的话,却在一举一动中,流露出深沉的关切,这种含蓄的情感表达,在影片中通过“手电筒”这样的道具表现出来,着实让人动容。

共鸣来源于真实。

两位导演能拍出足够打动人心的细节,很大程度上也是因为他们是儿子,也是父亲,关于这些父子相处的细节,他们真的经历过,也思考过。

俞白眉在西安站路演的时候,专门请来了自己的父母观看,他说,影片中的马皓文,其实有自己父亲的影子,马皓文对马飞的很多教育方式和理念,都来自于俞白眉自己的亲身经历。

银河补习班

俞白眉在微博中写道:“最幸福的事情,是写一部献给父母的电影,然后请他们看。”

他写的故事,有真实的情感流淌,才能感动到更多的人。

邓超也是一样。做了父亲之后的邓超,对很多事情都有了新的领悟,拍《银河补习班》的时候,他常常被触动到情难自禁,他在微博里也说:“拍这部电影把我的眼泪都哭干了。”

还是那句话:能打动人的,永远都是一个“真”字。

影片除了将父子间的情感塑造得颇为动人,对于教育理念的探讨,也非常值得我们思考与借鉴。

银河补习班

马皓文辅导马飞学习,起因是他和马飞学校的教导主任阎主任打了赌。

好成绩,对于他们父子来说显然是很迫切的需求。

但马皓文并不会盲目地给孩子施加压力,更不会一味地在孩子面前强调成绩。

他懂得用什么样的方式去引导孩子学习,去培养孩子的自主性。

他给马飞说过这么一段话,我印象很深:“清华北大只是过程,不是目的。人生就像射箭,梦想就像箭靶子,如果连箭靶子也找不到的话,你每天拉弓有什么意义。”

银河补习班

意思很简单,如果把成绩看做最重要的事情,获得好成绩之后呢?

马皓文希望自己的儿子对未来产生自己的愿景。

他也会告诉马飞:“爸爸也是第一次做爸爸。”他会否认“父亲”这一身份的权威性,试图去和孩子建立平等的关系,用沟通的方式完善父子关系。

考试前,马飞想去外地看航天展。

马皓文二话不说,带着儿子去了航天展,他更关心的,不是一次考试的成绩,而是孩子理想的树立。

银河补习班

关于马皓文这样的教育理念,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看法,在影片公映后,一定会产生很多讨论,毕竟,教育问题是社会痛点之一,大家平日里对此都非常关切。

有人可能会问,影片中,和阎主任打的赌,马皓文赢了吗?

这个我就不剧透了。

其实这个问题,可以换一个方式来问:

马皓文对马飞的教育,成功了吗?

如果说“成功的教育”意味着孩子理想的实现,马皓文对马飞的教育当然是成功的。

马飞长大后,成为了一名航天员。他达成了自己儿时的梦想,代表自己的国家飞向了太空。

银河补习班

为什么影片会把马飞长大后的职业设定为航天员呢?

俞白眉在北京航天城路演时做出了解答:

“马飞的梦想是航天,在我看来航天也是中国人的梦想,我们开始构思这个剧本的时候,想过一个问题,让一个成绩垫底的孩子变成这个时代最优秀的人,最优秀的人是谁呢?后来我们想,如果这个地球上有70亿人,每年能够代表人类探索外太空的勇士永远没有超过两位数,或者是个位数。所以我们在戏里有一句台词,有独立思考能力的孩子多一点,这个国家就会更好,是谁让我们这个国家更好呢?谁代表了我们这个国家的梦想?我觉得是航天人。”

银河补习班

影片的航天致敬场路演,也收回了许多非常有价值的口碑,它们来自奋战在一线的航天人。

有的说:“航天部分的剧情引起了我的共鸣,当我听到‘酒泉收到‘的时候,热血沸腾。”

还有的说:“电影让我想起刚到酒泉时的梦想,拼命努力,就是要干出一番事业。”

有航天人的家属看完影片,被感动,说:“以前接触不到老公在做什么,看完电影我很激动,要更支持他的工作。”

银河补习班

还有仍在学习的“未来航天人”说:“一直对自己现在选择的专业挣扎犹豫,感谢电影,让我对自己的人生更明确了一些。”

我们经常讨论什么是电影的力量,在我看来,莫过于此。

不得不说,影片能打动航天人,让航天人产生共鸣,除了影片拍出了开拓创新、锲而不舍的航天精神外,也是因为《银河补习班》确实拍得用心。

用我前面说过的话,就是:

邓超和俞白眉,这次较真了。

怎么个较真法?

为了找到合适的拍摄地,剧组从全国两千多个地方选出本片的取景地兰溪,因为那里最有90年代的感觉;

银河补习班

为了使得邓超的老年妆更加真实,剧组用的是一种濒临失传的技术,皱纹是用吹风机吹上去的,化一次需要花3个小时左右。

以及刚才提到过的太空部分剧情,剧组专门邀请拍摄过《太空救援》的俄罗斯专业特效团队来执导,在技术上保证影片的高水准视觉呈现。

银河补习班

为了拍出真实感,剧组还专门请来了“天宫二号”的总设计师指导,帮助剧组反复检查了航天设计上的问题。

两位导演还专门前往酒泉基地参观,近距离地感受了航天人的生活环境到底是什么样子。值得一提的是,影片中指挥中心“问天阁”的搭建,完全参照了酒泉基地的实景,尽管,其实影片发生在这个场景中的戏份,并不太多。

银河补习班

导演较真,演员也较真。

(《银河补习班》白宇特辑)

在影片中,白宇饰演成年后的马飞。为了演好航天员这样的角色,他提前30天就参加了训练,为了模拟失重状态,他每天都会被威亚吊十几个小时,有时候还会到达离地10米的高度,这对身体负荷的考验,非常巨大,说一个细节:在这样的处境下,白宇还要控制自己的脸涨血,否则会影响拍摄。

他排练时所穿的航天服,也非常厚重,是严格依照航天前辈曾经穿过的航天服制作的“高仿”,功能当然不达标,但重量却非常足。

白宇说:“心酸当然是心酸的,但快乐也是很快乐。”

用心拍的戏,再苦也值。

银河补习班

我说这些,不是帮《银河补习班》诉苦。

《银河补习班》也不需要我来诉苦。

我想说的是,这样一部从故事到制作上都展现出了十二分真诚的电影,其实很珍贵。

现在拍电影这样较真、这样用心、这样动情的人,不多了。

7月18号,影片就要公映了,我希望它能被更多的人看到。

多好的票房成绩,它都配得上。

银河补习班

©本文版权归作者 电影爬虫 所有

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展开阅读全文

37

最新评论

  • 谢主隆恩
    谢主隆恩

    您真的是“眼花”了。。。

    2019-07-19 13:54 回复
    3
  • 189****5019
    189****5019

    这烂钱咱能不能不恰????

    2019-07-16 14:18 回复
    2

评论来两句...

37
评论 发送

还可以输入 300 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