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年很长吗

9.7的国产片没人看,导演亲自下场当水军!真是要疯!!!

影探
2019-06-18 11:45发布影评

2016年,导演萧寒与叶君带领团队拍摄了纪录片《我在故宫修文物》。

短短3集,一集50分钟,谁也没料到它会爆火,豆瓣评分更是高达9.4。

这部纪录片,一举捧红了这群在故宫红墙暗格内默默修文物的手艺人。

被网友称赞“一手触摸草木金石,一手直抵宋元明清”。

一百年很长吗

钟表组的王师傅

经过一年的跟拍,走过十万公里的路程,记录十几组人物。

2019年,萧寒拿出了新作,与《我在故宫修文物》立意相似,记录的也是手艺人。

不同的是,这次的手艺人不再是工作群体,而是散落大江南北的个体,以及那些有上百年历史的小店。

它就是——

《一百年很长吗》

Life is a belief

2019.5.8

一百年很长吗

越酒闻天下,东浦酒最佳

越酒闻天下,东浦酒最佳。

东浦镇,位于绍兴市越城区,是绍兴酒的发祥地,也是绍兴酿酒业中心。

东浦依水而建,居民依水而居。

一百年很长吗

鉴湖岸边飘酒香,形容东浦人爱喝酒也爱酿酒再恰当不过。

东浦人中酿酒最有名的师傅便是沈佰和,NHK(日本放送协会)曾慕名而来专门为他拍纪录片。

一百年很长吗

沈师傅的父亲与祖父皆是酿酒大师,到了他这一代,家族酿酒史已达百年。

兄弟三人,沈师傅排行老三。

大哥以一手醇香的春雪酒独步东浦,如今年岁已高,耳朵聋了,鲜少酿酒

二哥是老绍兴口中的“酒头脑”,现今北上山东,在白酒的主场扬黄酒之威风。

而沈师傅自己便是一支酿酒队伍。

蹬一辆三轮自行车,走街串巷开始收旧坛子。

一百年很长吗

比起新坛子,旧坛子有包浆,做酒更稳当。

坛子收回来,便要露缸——日晒夜露二三十天,能吸天地之灵气,集日月之精华。

另一边,便要开始前发酵。

选用七月收割的早稻糯米,颗颗晶莹剔透饱满,将其蒸至颜色发深,再浇水冷却至二十四度到二十八度。

沈师傅不用温度计,凭着多年经验,用手便能感知温度。

一百年很长吗

在糯米中挖出喇叭形的酒洞,露出缸底方便呼吸,发酵四十小时后出甜酒酿。

甜酒酿即将漫至大喇叭口时,即可放置麦曲。

春季做酒名为香雪,酒精度数在二十五度到四十度之间,初尝时甜美,后劲烈性十足。

游客容易醉倒街头,女人容易中招。

一百年很长吗

一百年很长吗

此时沈师傅的手机响了,《小毛驴》欢快地唱着,友人邀请沈师傅去修坛子。

酿酒的坛子破洞,补一次五元不到,却需要十足的耐性,上乘的手艺。

铁器敲打着瓷器,先补外面,再补内侧。

沈师傅神情专注,是一种爱物惜物的物我两忘,儿子表示难以理解,但在沈师傅心里却无法用性价比衡量。

一百年很长吗

这天沈师傅与老婆吵了架,一气之下自己搬去酿酒老屋住。

两三小炒,一杯小酒,沈师傅对着镜头翻起老婆旧帐来。

埋怨老婆过日子小气,只是沈师傅控诉时,脸上带着笑,话里带着撒娇。

一百年很长吗

其实今天酒要发酵,他本来就要守在老屋。

到了深夜,沈师傅掀开包裹坛子的被褥,发酵的气泡声窸窸窣窣。

做酒不由人啊,沈师傅说,得时时守着。

虽然吵了架,但今夜前发酵的第一杯甜酒酿,沈师傅要留给老婆尝尝。

一百年很长吗

唯美食与爱,不可辜负

新竹有风城之称,是北台湾最早开发的城市。

建于清乾隆十三年的城隍庙,是新竹的起源地,距今已有250多年的历史。

而城隍庙戏台对面的翁记卤肉饭,也见证了上百年的历史兴衰。

翁景钟是翁记卤肉饭的第三代传人,第四代——自己的三个女儿也已经开始接手。

一百年很长吗

城隍庙对面这家是旧店,新店开在另一处。

早上五点半,天刚蒙亮,旧店门外的食客已排起长龙。

“早上五六点吃一碗卤肉饭,吃饱,洗一个澡,再睡回笼觉”,一位吃了五十年的老顾客这样说道。

一百年很长吗

早上八点,全家人又回到新店,准备午餐。

各有分工,大家各司其职,忙活大半天,下午才有空补觉。

大女儿曾做过酒店管理,主张创新,想把卤肉饭做出名声和品牌。

但是父母与两位小女儿却十分反对,有悖于传统,怕砸了招牌。

一百年很长吗

那天晚上,临近关店,冷战三天的大女儿与父亲终于敞开心扉,愿意谈一谈。

女儿问父亲的梦想。

父亲说只想安稳的生活,经营店面是想维持好这个小家,做这个家的坚强后盾。

一百年很长吗

女儿问父亲,妈妈在他心中的地位。

父亲说:

几生几世,她是我的唯一。

她是我的心肝,她是我的内腹,是我的五腹六脏之一,没有她我就不能活。

一百年很长吗

一百年承载着历史的厚重,初衷却再简单不过——想让身边人过的好。

大女儿也了解爸爸的辛苦,对他说出谢谢。

两人笑着笑着眼里便藏了泪,最后在陌生又熟悉的拥抱中和解。

一百年很长吗

>>>一百年很长吗

追到第三集,沈师傅的酒还没酿完,翁记卤肉饭的改革创新还没有结果。

后面还有几位百年手艺传承人也会陆续登场。

中途看哭了几次,也时常被他们的幽默逗笑。

“一百年很长吗?”这个问题开始萦绕在我的心头。

一百年前正是1919年,中国在巴黎和会上外交失败。

消息传来,群情激愤,5月4日,北京十三所学校三千多名学生在天安门前集会抗议不平等条约,史称五四运动。

一百年很长吗

而在一百年后的今日,美国对中国发起贸易战,中国态度明确,官媒措辞强硬:

谈,大门敞开;打,奉陪到底!

一百年很长吗

一百年前,“中国铁路之父”詹天佑病逝,他主持修建的京张铁路,是第一条完全由我国的工程技术人员设计施工的铁路干线。

一百年很长吗

一百年后,2019年5月,贝聿铭逝世,他被誉为“世界现代建筑最后的大师”。

他的足迹遍布世界,美国肯尼迪图书馆、法国卢浮宫、北京香山饭店、香港中银大厦、苏州博物馆的设计皆出自他手。

一百年很长吗

从1919年到2019年,100年,1200月,36525天。

一百年很长吗?

它或许长成了人的一生,或许短成了历史书的几页。

历史波澜壮阔,时代风云际会,英雄书写历史,平民沧海一粟。

在翁景钟表达对妻子的爱意时,《一百年很长吗》的旁白这样说:

也许牵了手的手,来生还要一起走。

所以有了伴的路,今生还要更忙碌。

一百年很长吗?

如果说人生真有让我们变勇敢的力量,无非就是两点:

有一个你爱的人,有一件你愿意做一辈子也不厌倦的事。

一百年很长吗

>>>如果不满怀希望,那满怀什么呢

其实,早在2018年12月份,电影版本的《一百年很长吗》曾在影院放映。

故事的主角有二:

一是痴迷于蔡李佛拳与舞狮的打工小伙黄忠坚。

二是新疆哈萨克族做马鞍子的老匠人阿合特。

前者心怀梦想,但现实贫瘠:没钱没房没车,女友父母百般嫌弃。

一百年很长吗

后者手艺无人继承,儿子欠债跑了,儿媳也选择离开,侄子得了尿毒症急需换肾。

一百年很长吗

但过分的渲染煽情,观众并不买账,尽管请来黄渤演唱主题曲,但最后票房收账仅121万。

一百年很长吗

毕竟现实很苦,谁也不愿再为别人的苦难落泪。

直到今年五月份,剧集版《一百年很长吗》上线。

可以看出,导演吸取了电影版的教训,回归团队擅长领域,将焦点从情感伦理转向真正的手艺。

电影版本的两位主人翁在剧集版本中的戏份被压缩,未曾在电影中露脸的手艺人成为重心。

人物从单一的悲苦负重中解脱出来,变得鲜活起来。

整个纪录片的可看性与趣味性瞬间增强。

豆瓣的打分普遍在五星,B站评分高达9.7。

一百年很长吗

豆瓣评论

唯一遗憾的是,没有太高宣发预算,没有明星大咖助阵,不买热搜。

这部纪录片知道的人寥寥无几。

总共九集,如今播了近一半,豆瓣短评仅31条,剧评仅3条。

而这三条的剧评中,有一条还是团队负责写文案的工作人员写的。

言辞之间真情流露,可以看出团队的用心:

现在可以谈谈手艺人的共性了:一定的报酬、奶茶、人生不能输、以及不可或缺的真爱。在后期令人筋疲力尽的再三修改中,偶尔一个瞬间,我还是会像第一次看到他们那样被打动,老沈做酒修坛子的模样,老李做完琵琶弹奏一曲告别的神情,叶尔波拉提和妻子跳黑走马的神态……他们都不是大人物,不是这个时代极力推崇的成功范例,但他们身上有些东西在不经意间疗愈着时代的躁动与伤口。或许这也是我这几年不知不觉接近手工艺这个领域的原因。

《一百年很长吗》在B站上线时,导演萧寒亲自跑到弹幕评论与观众互动。

评论区也是惊呼竟有这么接地气的导演。

一百年很长吗

有点心酸,有点无奈,也有点可爱。

在中国做一部纪录片是场冒险,因为有极大的可能被辜负,中彩票的几率会爆火。

为什么还在坚持呢?

或许是想把记忆留住,或许是为另一种不辜负。

就像木心写的那句:

如果不满怀希望,那满怀什么呢?

(优酷与B站可看~)

一百年很长吗

一百年很长吗?

有你,就不长!

一百年很长吗

©本文版权归作者 影探 所有

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展开阅读全文

36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

评论来两句...

36
评论 发送

还可以输入 300 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