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月第一人

真相了!他的一小步是人类的一大步,不只是美国的

独步无尘
2019-06-15 14:28发布影评

登月第一人

关于阿姆斯特朗登月的故事,我们早在英语课本上学习过。1969年7月21日,阿波罗11号将阿姆斯特朗送上月球,他第一个从飞船中走出,成为第一个在地球外星体上留下脚印的人类。

然而,作为人类历史上首位登上月球的宇航员,生性内敛并且善于隐藏情感的阿姆斯特朗,却略显神秘,有很多鲜为人知的方面。包括他为什么会去登月,因为他原本只是个机械工程师,连飞行员都不算。

于是,好莱坞新生代导演中最喜欢讲述梦想的导演达米恩·查泽雷,继《爆裂鼓手》、《爱乐之城》表现人类的音乐梦想后,又拍摄了《登月第一人》——还有什么比把人送上月球更伟大的梦想呢?

登月第一人

《登月第一人》根据詹姆斯·汉森的同名传记作品改编而成。影片聚焦美国传奇宇航员尼尔·阿姆斯特朗的生平故事,讲述其在1960年代努力成为人类历史上第一个登月者的不平凡过程。

之所以说这是个不平凡的过程,撇开美苏当时的太空竞赛这个政治背景,还面临着资金和技术的现实问题,需要人克服,甚至作出牺牲。

当时的美国社会其实并不支持这个耗资巨大的登月计划。国会认为,与其把钱花在遥远的月球上,还不如花在眼下的地球上更有意义。民众更实际,就像说唱艺人在街头说唱的,现在连工资都拿不到,生活无法保障,还登什么月啊。

登月第一人

而以当时的航天技术,要实现登月,简直有点痴人说梦。尤其是以现代技术来看,无论是载人火箭还是太空飞船,都显得极其简陋,极其危险。正如《综艺》评价本片时所说的,“那个到处都是按键和刻度盘的肮脏、简陋的火箭,没有给人安宁和可靠的感觉,相反,坐上火箭就仿佛进入了充满致命爆炸物的不祥炼狱。”

事实上,在阿姆斯特朗和奥尔德林、柯林斯一同完成登月任务之前,他的好朋友、美国第一位实现太空行走的人爱德华·怀特,就在乘坐阿波罗1号起飞时,和其他两位宇航员所在的太空舱发生爆炸,失去了生命。

毕业于哈佛大学的查泽雷,算是比较懂技术的导演。他和他的制作设计团队竭尽全力尽可能真实地再现了那群勇敢的太空人所需要掌握的技术,并用声音与视觉呈现出搭乘致命火箭进入太空是怎样的体验。

登月第一人

声音设计师玛丽·H·埃利斯让影片在突然的沉寂与尖锐的噪音中瞬间切换,整个太空舱在起飞时疯狂的震动,很有沉浸式代入感。而摄影师莱纳斯·桑德格伦,用极致的特写镜头,让每一处细节都得到了强调,包括升空后睫毛的震颤,其清晰、深刻的画面充满了紧张和悬念。

登月第一人

影片始终贯穿着“失去”的主题以及人类为太空探索所付出的代价。作为史上最年轻的奥斯卡最佳导演奖得主,33岁的查泽雷用一种非常亲密的方式,讲述了人类登月这个史诗般的故事,并在人类梦想与个体选择、宇宙奥秘与家庭生活之间找到了一种平衡,真挚而又令人激动。

片中的高光时刻当然是阿姆斯特朗的成功登月,因而他月球漫步的每一步,都留下了深刻而重大的意义。这段超长画面,在月球与地面穿插进行,将天上与人间的情感联结起来,令人激动又感动。

事前人们普遍关心的是宇航员会带什么东西上月球,在上面会想些什么。然而当阿姆斯特朗站在月球小西陨石坑边,他掏出的只是女儿生前随身佩戴的一串配饰,他所想的也是与家人在一起的往昔温馨——他终于把女儿带到月亮上,也意味着与女儿天人永隔。

登月第一人

很难说,阿姆斯特朗报名登月计划,是为了满足女儿的愿望,还是出于对宇航事业的热爱。但是三岁的女儿凯伦因为脑瘤去世后,他将悲痛转化为对工作的迷恋,并把看似不可能的东西转化为人类的想象和意志,最终实现了伟大的梦想。

影片前半部分讲述了阿姆斯特朗对女儿的关照与爱护,以及丧女后所陷入的难以平复的伤痛,细节感人。影片中还有许多从NASA大家回到自己小家陪伴妻儿的生活画面,这些情节向人们展示了传奇背后的阿姆斯特朗。

登月第一人

这是瑞恩·高斯林继《爱乐之城》后第二次与查泽雷合作,他是饰演阿姆斯特朗的天然人选。

作为好莱坞难得一见的才貌仙郎,高斯林跟阿姆斯特郎一样,沉默寡言,神秘低调,但他可以用非常少的台词与手段,来表达深沉而丰富的情感。最重要的是,高斯林眼睛里有一种孩子气的神奇光芒,或许可以称之为梦想,最适合演这种有生命热忱的梦想家。

正是因为高斯林的生动表演,成功塑造了一个注重理性、不问名利且将真情实感深藏不露的的阿姆斯特朗,令“登月第一人”的形象显得伟大而又接地气,并且深入人心。

登月第一人

由克莱尔·福伊饰演的阿姆斯特朗的妻子珍妮,虽然形象差了一点,但是她演出了强大的内心,情感张力十足,气场如火箭升空。

作为宇航员的妻子,必须忍受常人难以想象的孤独与恐惧。阿姆斯特朗因为全身心投入到宇航工作,很少跟妻子交流,这令她更加担心他的人身安全,而不时听到试验失败有人牺牲的消息,令她心惊肉跳。当他飞天登月时,她只能在家里守着一台无线电听候万里之外的音信,无助地等待。

登月第一人

是的,她不知道出门在外在空中的丈夫还能否再次回到家中,所以她要求丈夫登月离家之前,跟孩子说点什么,哪怕是告别——她是真怕他一去不复返啊。这真是一次生命的拷问,儿子问他:你觉得你能安全回来吗?在他谨慎地解释之后,儿子又补了一刀:但你也有可能回不来。

所谓生离不如死别,就是这样的充满未知的恐惧。这一幕令观众相当震撼,简直情难自禁。

登月第一人

然而就是这样一部非常个人化的电影,却在美国被一部分人当作主旋律影片,成为政治声明。由于艺术呈现上的取舍,《登月第一人》并没有正面展现众所周知的“插国旗”一幕,从而被批评为“不爱国”。

批评者的理由是:是美国人花钱完成了这次任务,美国人建造火箭,美国的技术将美国宇航员送上了太空,这并不是一次联合国任务。

登月第一人

但是导演查泽雷和主演高斯林均坚持自己的艺术观点,表示这次登月不仅仅是美国历史上的伟大成就,也是人类历史上的。所以阿姆斯特朗才会说:“这是我个人的一小步,却是人类的一大步。”

请注意,影片中还有一个非常独特的视角,通过月球上的宇航员,回望地球。这是人类第一次看到地球的样子,其价值无法估量,弥足珍贵。

登月第一人

©本文版权归作者 独步无尘 所有

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展开阅读全文

28

最新评论

  • nick20011
    nick20011

    然而航天科技现在依然是美国领先,登火星飞船都快造出来了

    2019-11-06 07:53 回复

评论来两句...

28
评论 发送

还可以输入 300 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