契克

豆瓣8.4分《契克》:愿所有人都能有这样一个朋友

1900
2019-06-14 17:05发布影评

契克

     德国人留给世界的印象始终停留在刻板,严谨,规矩,冰冷的像齿轮一样运转,意志如钢铁般坚不可摧,就犹如一台巨大的综合健身器材,笨重且精确。这样的民族性格似乎与戏谑,幽默,诙谐,反讽......格格不入,很显然,喜剧类型的电影是很难在这片盐碱含量超标的土地上生长的,只有天生具有叛逆且不乏艺术才能的人才能在上面倔强地开垦。作为德国社会最大少数族裔土耳其人的一员,法提赫·阿金是一个艺术气质与社会责任心兼备的德国导演,他的双重身份深深影响着他的叙事主题,并对土耳其与德国文化之间的碰撞保持高度敏感,他试图提供电影的空间来包容那些生活的失意,给纷争以爱的解决之道,或许正是还流淌着非德式文化的血液,才保护了他柔软且温润的灵魂。

契克

     法提赫·阿金携影片《契克》于2016年9月15日在德国上映,这是一部集公路类型,喜剧类型,成长类型三者高度混合的电影。与众多成长类型影片一样,主人公多半由某位或某几位青少年担当,给予成长主题足够发挥的空间,但《契克》又不同于其他影片的地方在于电影没有明显,激烈的冲突,摒弃掉剧情片类型的设计凿痕,用和陌生人相遇时最初的清淡人际关系的短暂随机事件以代之。可以说《契克》不是一部以矛盾强烈的剧情来吸引注意力的影片,所有能够烘托,渲染,放大的形式手段统统弃之不用,只采用最朴素的古典手法叙述,清爽的镜头和剪辑的力道之温柔着实沁人心脾。

契克

14岁的迈克和契克用偷来的柴油汽车摒弃地图决定一路向南的举动确实冲动且浪漫,导演刻意回避了一切有关“现代文明”的元素,取而代之的是信马由缰地在谷物田地里轧出名字,在璀璨星河下天马行空地想象,根本不缘起“不卑不亢”的概念与贵族对话,知识渊博到令人瞠目结舌的村妇和儿童,尤其是她做的豌豆烩饭和草莓优格,让原本以为有机会出镜的诺玛连锁超市彻底被遗忘!这自然是一个聪明的安排,一望无际的田埂和为数不多的人物,让影片在美术设计上完美地呈现出广袤之美。可以想象,如果在镜头内出现类似超市货架,收银机,扫描枪,叉车之类的“文明产物”,那无异于是在一张美丽的脸孔上划上一刀,留下一道难看又无法遮掩的疤痕!

契克

契克

契克

契克

当然,完全回避“现代文明”元素的说法也不确切,只是导演的处理手法极度地隐蔽,以至于让观众很难辨识,这并不是导演在故弄玄虚,或许只是他不愿意用太尖锐的手法加以指责罢了。比如迈克,契克到堆积如山的垃圾堆里找一根偷汽油需要用到的软管,这个场景与之前的风光无限有着明显反差,好在画面经过了处理,偌大的垃圾山看不到一只苍蝇盘旋或者向四处流窜变质了的液体,导演尽量的将垃圾拍得“干净”,起码在感官上不会让人联想到作呕的气味,同时也让人觉得那些物品被丢弃了着实是件令人心痛的事。

契克

除了软管,迈克,契克在垃圾堆里遇到了一件比软管更有价值的事情——结识伊萨。在伊萨的帮助下,他们成功地偷到了汽油并结伴而行,至此,影片进入第二幕的华彩阶段。很显然,伊萨的加入让迈克产生了某种懵懂的化学反应,尤其在水库中,三人“坦诚相见”,导演给了迈克一个中近景镜头,面对女生的裸体,迈克略微发愣,不知所措又想极力掩饰成自然,这是一个刚刚情窦初开的少年在面对突如其来的“福利”面前最恰如其分的反应,导演也没有过分地描写,非常张弛有度地过渡到迈克和伊萨独处的时光。伊萨的热情主动其实在某种程度上对迈克是种启蒙,这样近距离接触女生是远远超越迈克认知的一件事,所以在这个段落场景中,导演非常小心细腻地展现和推进,既让迈克在心智上受到足够力量的冲击又让迈克保留足够消化的空间,一切都在最干净的时候戛然而止。

契克

契克

契克

天下无不散之筵席,伊萨要到布拉格去寻找同父异母的妹妹,这一句话涵盖的信息量抵过长篇累牍的背景说明,伴随着父母的离异姐妹两被切割到宇宙的两端,伊萨在新家庭里的遭遇是不可容忍的,所以即便是身无分文她也要离家出走去寻找妹妹,唯一的行李是她手中那只看上去已经有些年头的木盒,尽管在影片中从未打开,但不难推理,那里面一定是她和妹妹满满的回忆。迈克和契克对于伊萨的身世从未有过窥探之心,影片中也没有交代,三人就是这么自然地结识,自然地同行以及自然地分离。当伊萨踏上开往布拉格的大巴时,伊萨认真且匆匆地吻了迈克,而这个吻依旧再一次刷新迈克对男女之事的认知,或许一切都来得太快,还来不及悲伤,朋友就已经离开。

契克

旅程依旧继续,契克,迈克再一次面临吉凶未卜的前途。导演给了一个从车内穿过挡风风玻璃的变焦镜头预示着前方潜在的危险,可在契克“绝不走回头路”的精神驱动下,汽车还是缓慢地驶向了几乎被水泡腐的枕木上。木桥中间有几根枕木已然飘走,露出一个水洞,无奈之下,二人只能下水将飘走的枕木捞回放置原位,意外也就此发生,契克的脚却被木刺刺穿,血流如注,无法开车。迈克不会开车,可眼下只能由迈克来开,这又成为了一个冲破迈克原有认知的激励事件,现实必须要让迈克客服恐惧脱离舒适区,好在练习了几个小时后,迈克也就驾轻就熟了。天色已黑,迈克的心境如重返蓝天的小鸟,理查德克莱德曼的《水边的阿丽狄娜》一路相伴,好不惬意。

契克

契克

至此,旅途已接近尾声,只是结束它的方式让人有点始料未及。一辆运载肥猪的卡车故意在他们前面蛇行挑衅,然后就是一场车祸。若干个肥猪在公路上悠闲地游荡的场景显得无比滑稽,而契克也和迈克坐在马路牙子上挥手道别,理由是被警察捉住了他们会送我去孤儿院。这句话犹如当头棒喝,对于这个整日醉眼迷离,发型古怪,长着一副亚洲脸孔的契克他到底是什么人,从哪里来,住在哪里,父母是谁等等背景问题我们和迈克一样一无所知,为什么生命中有那么多人在我们还来不及了解的时候就已经不在了?这看似是一个难以纾解的遗憾,纵观全片,有很多人都被隐去了身世背景,或许在导演看来,那些贴在人身上的坐标其实都是人际交往当中的噪音,它们不但不能帮助你真正去感知一个人,相反它们还会起到误导作用,让你更加看不清事物的本来。

契克

契克

在欧洲有一个传统,年满18岁的人,家长会给他们一笔很有限的钱,然后出门历时不少于一个月的旅行,用尽可能少的钱走尽可能多的地方,无论在旅途中遇到什么,那都是对成人礼内容的诠释,如果出门没两三天就打退堂鼓,那将使整个家族蒙羞。迈克在这个暑假由于契克的出现把自己的成人礼提前了,当他再次返回学校时,脸上还没有完全消退的淤青和防雨材质的卫衣让整个人变得粗粝了许多。在同学的狐疑中,迈克成功地吸引到了女神的注意力,只可惜他再也不是当初那个因为自己是唯一没有被邀请参加女神生日聚会的人而哭鼻子的小男孩了,这趟旅程他已完成了一次蜕变。

契克

导演设计的场景情节在最大程度上保证了“简约”的品质,其目的是为了凸显“真实的反应”,所谓“真实”其实是认知还没有被文明污染所以还来不及学会世俗的反应,因此只能“真实”。不得不说导演反讽的手法确实高超,短短几个场景就表达出他对阶级,教育,商业等“现代文明”的否定态度,而在第一幕和第三幕中,对于迈克父母婚姻关系的刻画和听证会上律师的谎言描写都体现了导演对于“现代文明”下的人际关系的质疑,而迈克和契克的“真实”恰恰是刺破文明隔阂的长矛。顺带说一下,影片把三人相约50年后再见的情节放在了最后,这一刻,诚挚的幼稚是珍贵的,不管是否能够实现,这个约定绝对是这次萍水相逢的最好纪念,同时也是电影ending的完美设计。

契克

©本文版权归作者 1900 所有

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展开阅读全文

26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

评论来两句...

26
评论 发送

还可以输入 300 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