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唱作人

虐哭王源,这档8分综艺真硬核

电影派
2019-04-30 15:23发布影评

最近的综艺,套路无非两句话——

戏精比真人多,亮点靠八卦填。

真性情的硬核综艺,越来越少。

幸好,还有它——

《我是唱作人》(2019)

我是唱作人

相信不少瓜农们已经有所耳闻,才过三期。

王源就被虐哭。

我是唱作人

上位争逐战,王源pk曾轶可,自作曲《世界上没有真正的感同身受》。

这头两战TOP1的“成年猛虎”,头一次表现出了前两期从未有过的孩子气。

挠头、摔肩、摇臂。

我是唱作人

紧张到模糊

前两期死磕第一的重庆伢崽,成了害怕老师评语的传统好学生。

两期0怯场的王老师暂时离开。

熟悉的那个机灵鬼王天龙,似乎一瞬间回魂了。

我是唱作人

派爷却觉得——

这只成年猛虎,开始真发威了。

因为《唱作人》是个猛兽赛场。

每个人不仅要守住领土,还得不断跟自己过招。

这档综艺,出身就不一般。

《中国有嘻哈》、《热血街舞团》制作人车澈三度出手。

我是唱作人

确定过眼神,是爱battle的人

赛制,不仅是残酷了。

化用一句歌词,就是想变就变。

想尽办法折磨人,选手永远没有安全区。

我是唱作人

我是唱作人

我是唱作人

我是唱作人

一般的竞演类节目,都会用抽签决定演出顺序。

《我是歌手》抽签现场

全员登场表演结束之后,选手排名才会出台。

但是《唱作人》,偏不来这套。

自我介绍?省了吧。

直接亮声,纯素颜的那种。

选手到齐后,第一个动作,就是现场清唱demo(小样)。

所有歌,必须是新歌,自己原创。

任你是资深老炮如热狗,年度冠军如梁博,流量小生如王源。

在别处积攒的音乐自尊,到这里,全数归零。

我是唱作人

曾轶可试唱环节弹错键

如果想在这里做老好人,对不起也没机会。

demo唱完,临场表现,直接交给其他7位唱作人评判。

然后,由排名决定表演顺序。

不许排名重复,不许弃权。

“第一印象”没争取到,直接进入下位的“待淘汰区”。

我是唱作人

上位区也没法安枕无忧,因为有中位区的人虎视眈眈——

他们要选择上位区的进行1v1battle。

输了的,进入中位区。

更险的,还可能被下位区选中,跌入“淘汰区”。

总之,每一次PK都事关生死,“混不过去”。

我是唱作人

决定选手生死的101位观众,要在每次PK完后,二选一。

留给观众的“反应时间”,并不多。

他们的构成,也及其复杂——

有音乐学院的老师,也有街头艺人,还有对音乐一窍不通的挖掘机驾驶员。

来不及“过脑”的迅速决断,就需要投票者们,有一个价值衡量体系。

更契合“价值观”的,就能battle成功。

而唱作人的“价值观”,不再是音乐节目熟悉的套路。

《我是歌手》的“炫技式唱腔”?

《中国好歌曲》的“抓耳度”?

在这里,全部失灵。

不信?先来看看这样几个人。

曾轶可,10年音乐生涯,也被质疑了10年的“绵羊音”与“唱功差”。

我是唱作人

唱功争议,是她身上最大的黑点。

陈意涵,出圈未出道的101小陈总。

登上的最大舞台,应该是cctv3。

唱的,还是周杰伦的《稻香》和蔡依林的《日不落》。

音乐代表作,空缺。

高进,出道15年。

2007年就拿过新人奖,音乐TOP榜单上的常客。

我是唱作人

国综必备神级BGM《我们不一样》的背后人。

出过四张专辑,当过专辑制作人。

问问自己,谁更像进入“淘汰区”的人?

《唱作人》的第一道反转,就在这里。

看似最有实力,音乐之路走得更加规整的高进,就是首期的待淘汰者。

节目对实力的冷漠,还没结束。

神曲傍身的高进,是8位选手中,唯一的“反应镜头”真空区。

梁博唱《黑夜中》,汪苏泷和狗哥全程公路社会摇。

到了高进,镜头转,转,转。

正着拍,俯着拍,侧着拍,或者加点叠影效果渲染意境。

我是唱作人

观众和歌手们捧场的镜头,看得出安静,却看不出沉醉。

演唱完成,有人说了句“像瘦小版汪峰”。

高进这首《下雪的哈尔滨》,并不是一首无灵魂、纯商业的歌。

它是17岁的高进在哈尔滨打工的内心写照。

是王源们与高进存在年龄代沟,无法理解歌中的深意?

78年生,比高进还大4岁的热狗也许会有共鸣?

对不起,他也没有。

相反,当初要么100分,要么负100分的曾轶可。

却是目前为止,最得心应手的人。

甚至,被当做了这个舞台上的“鬼才”。

我是唱作人

唱《彩虹》,毛不易给了她第一。

唱《躯壳》,热狗评价她,用了“无敌”。

甚至,以2:1的高胜出率打败了原创单曲24小时内过亿的毛不易。

小众,打败了大众。

唱作人的第二道反转,就在于此。

延续个人风格的毛不易,输给了“捉摸不定”的曾轶可。

第二期,王源的《吆不到台》,打败了说唱热狗的老江湖。

萨顶顶”听不懂“的无字歌,打败了梁博的公路轻摇滚。

看懂了么?

《唱作人》的”潜规则“。

不是人气,不是歌曲难度,甚至不是悦耳程度。

非神曲特质的、先锋的、破格的,才是现场的第一选项。

这个舞台,天生就喜“新”厌旧。

我是唱作人

我是唱作人

我是唱作人

舞台中心的C字,不是C位(center),也不单是创新(creative)。

而是猛烈的自我撞击(crash)。

把自己打碎了的汪苏泷,也可以扳倒毛不易的4D水乡江南。

拒绝接收这个道理的高进,一直将落败的原因推在所谓的“听歌鄙视链”上。

认为神曲是大众的真爱,只是出于”面子“,所以无法宣之于口。

我是唱作人

我是唱作人

我是唱作人

我是唱作人

不否认,神曲,有广大的受众。

但是,如果只是为了创造神曲,得到音乐网站的999+评论,或者短视频百万转载。

热潮过后,也终将被新的流行所吞没。

还记得华晨宇指责袁子杰“4-5-3-6-2-5-1”么。

套旋律的创作,不仅不会获得尊重,还会遭致质疑。

因为那代表,作为音乐人的你,还不懂什么是”好音乐“。

我是唱作人

记得那个唱了《QQ爱》《伤不起》的王麟么?

现在她的身份,是知乎博主+商演歌手。

《伤不起》正热时,她为自己收割了不少的积蓄。

现在,除了偶尔的活动商演外,再难在其他地方看到她的名字。

我是唱作人

王麟的名字,已经随着神曲的祛热,正式消失。

一起消失的,还有《第一场雪》的刀郎、《老鼠爱大米》的杨臣刚。

不管是被动遗忘,还是主动消失。

被神曲造福的这些人,高光时刻永远的停在了神曲上。

他们的价值,也永远绑定在了神曲的商业价值上。

我是唱作人

王麟采访中吐露心声

神曲的大热,把音乐变成了“流水线产品”。

创新的音乐人,变成了被“流行”掌控的木偶。

但是,如果任凭“神曲定律”吞噬个人风格。

丢掉的,不止是普通人的骄傲,还有身为音乐人的自信。

“传唱率”至上的高进。

就正在信奉创新的《唱作人》中,丢失着自信。

同场的王源,属不属于被神曲“造福”的人?

很明显,他属于。

《青春修炼手册》,左手右手一个慢动作。

或多或少让他成为了今日的流量巨星。

我是唱作人

那他失掉作为音乐人的自信了么?

还好,并没有。

这次“被虐哭”,反而说明他正在成为一个越来越“明白”的音乐人。

不是复制已有的成功,而是身为王源,说一个不太讨好的故事。

没有沉迷抖音神曲”加油歌”的人气,也没有复制《只要有相见的人》的简单治愈。

他的音乐之路,可以慢跑,可以加速,但不会原地踏步。

光是这一点。

我想,这首《世上没有真正的感同身受》就能让不少人感同、心动了。

我是唱作人

虽然不成熟,但也是一种小成功。

因为这些被神曲一手捧红的“流量”里,终于有人醒来了。

他的年轻,他的乖张,反而可以成为自己的武器。

不想埋没在时间的尘埃里,就得拿出硬实力,来颠覆现在这个万众瞩目的自己。


我是唱作人

©本文版权归作者 电影派 所有

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展开阅读全文

23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

评论来两句...

23
评论 发送

还可以输入 300 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