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目友人帐

日漫电影在中国 "蓝胖子"持续卖座 粉丝情怀成票房利器

Mtime时光网
2019-03-20 17:01发布影评

回顾日漫电影在内地的成绩单:数量虽不少但票房温吞,"蓝胖子"系列持续卖座,《你的名字》后爆款难寻,旧作《龙猫》上映试水成功。让粉丝嗨到爆,路人一脸懵的日漫,想火到“出圈”不容易。

细心的观众可能发现了,最近的内地影院里,日本动漫电影有点多,3月初有《夏目友人帐》和《魔神Z》两部日漫上映,本周五《我的英雄学院:两位英雄》也刚刚登场。在2019年的前三个月里,内地市场共有六部日漫电影上映,这可是追平了去年全年在内地上映的日漫数量。
显而易见,市场在逐渐升温,那么日漫电影在中国的春天来了吗?虽然上映影片的数量在今年呈现井喷的状态,但大部分日漫电影在中国市场的票房表现,还是有点不温不火。
夏目友人帐
2019年内地已上映了《夏目友人帐》等6部日漫
以今年为例,目前票房最高的《夏目友人帐》刚刚突破1亿元,目前日漫在内地的最好票房成绩仍是2016年的《你的名字。》5.75亿元,而在日漫内地票房排行榜中,前十位中“哆啦A梦”系列片足足占据了四位——“蓝胖子”持续很卖座。至于其他的剧场版大IP日漫,如“名侦探柯南”、“火影忍者”等等,票房都在1亿附近徘徊。

归根结底,粉丝情怀还是日漫电影,尤其是剧场版日漫的票房利器,粉丝基础决定了电影票房的基本体量。但对于庞大的内地电影市场来说,仅仅有粉丝捧场还是不够的,能否让日漫火到“出圈”,把观众从粉丝扩展到普通人群,是个行业性的难题。


日漫在内地成绩单:数量不少票房温吞

“蓝胖子”持续卖座 《你的名字》后爆款难寻

受中日关系影响,从2011年11月至2015年5月,这三年半的时间没有任何一部日本电影引进中国,中间有个漫长的空白期。2015年一部日本动画《哆啦A梦:伴我同行》在中国市场大获成功,让越来越多的中国电影公司瞄准了日本电影市场。不少嗅觉灵敏的中国影人,开始盯上了日本批片的生意。
夏目友人帐
《哆啦A梦:伴我同行》引发日本电影引进热潮
2016年是日本引进片的爆发之年,仅在一年内就上映了11部日影,其中日漫占据了9部之多;从票房成绩来看,它们不仅全部突破了千万大关,甚至有4部影片票房突破了1亿,《你的名字。》的内地票房高达5.77亿元,创下日本引进片新的票房纪录,并一直保持到现在。
夏目友人帐
《你的名字》票房5.7亿创下日本引进片票房纪录
2017年共有9部日本引进片,其中6部是日漫,票房最高的是当年的《哆啦A梦》剧场版新片。2018年,日本引进片数量多达15部创下历年新高,日漫共有6部,票房最高的依然是当年的《哆啦A梦》剧场版新片,但除了经典IP“柯南”和重映的《龙猫》以外,其余日漫的内地票房都在2000万以下。
2019年前三个月就有6部日漫电影上映,目前票房最高的《夏目友人帐》刚刚突破1亿元。粗略一算,最近三年半的时间,足有27部日漫上映,这个数量在非好莱坞引进片中,是绝对的冠军了。
夏目友人帐
不过,在一片繁华背后,可能是市场虚火的泡沫,日漫在中国内地票房表现一直难有实质性的突破。

分析日漫内地票房排行榜,前十位中“哆啦A梦”系列片足足占据了四位——“蓝胖子”持续很卖座,在票房冠军《你的名字。》之后,超过5亿的热卖爆款难寻。《名侦探柯南》、《火影忍者》和《航海王》系列剧场版日漫的内地票房都有破亿的成绩,但受限于内容和粉丝的制约,票房突破2亿则很难。


内地市场生意经:剧场版动画成票房收割重镇

长篇动画电影:宫崎骏旧作《龙猫》试水成功

提到日本动漫电影,首先要细分两个概念,那就是剧场版动画和长篇动画电影。
夏目友人帐
剧场版动画电影是基于TV版动画进行衍生,比如已在内地上映的《火影忍者》系列、《名侦探柯南》系列、《航海王之黄金城》系列等。这些电影独立成章,但又和TV版动画有一定的关联。
长篇动画电影则是完全原创的动画,比如大家熟知的《你的名字》、《龙猫》等等。
在拥有强大的二次元观众基础的中国,主打粉丝情怀的日本剧场版动画,成为了日影重新输出中国的先头部队,也成为了票房收割重镇。
夏目友人帐

《哆啦A梦:伴我同行》

以《哆啦A梦》为例,依靠多年前在中国市场播出的TV版动画积累下的大批青少年观众,多部剧场版电影在内地上映都取得了不错的票房。2015年《哆啦A梦:伴我同行》3D版电影收获5.3亿创下系列票房最高,其次为2018年的《哆啦A梦:大雄的金银岛》2.09亿人民币,剩下两部均在1亿上下。
《名侦探柯南》、《蜡笔小新》、《圣斗士星矢》、《樱桃小丸子》,也都在中国拥有固定的粉丝群体,属于中国观众熟悉并喜欢的日本动漫形象。
夏目友人帐

《名侦探柯南:零的执行人》

《名侦探柯南》系列剧场版导演自2011年静野孔文接手后,粉丝的争议一直不断,18年的《名侦探柯南:零的执行人》终于换了立川让做导演,影片风格大变,剧场版推理成分渐少,改成了沉迷于大场面的好莱坞风格“爽片”,同样惹来不少吐槽,但内地票房创下系列最高1.27亿元。
《火影忍者》和《海贼王》更是超级大IP:岸本齐史创作的漫画《火影忍者》从1999年开始连载,2002年改编动画开始在东京电视台播放,06年开始引入中国; 尾田荣一郎创作的《航海王》则是从1997年开始连载,改编电视动画于1999年起在富士台首播2005年引进中国。所以在2016年,“火影忍者”和“海贼王”的剧场版电影相继在内地上映,票房都顺利突破亿元大关。
这里还要再普及下“民工漫”的概念,意思是“连毫无闲暇时刻的民工一族都能耳熟能详的动漫”,这种象征性的称呼代表着这类作品的超高的普及率和知名度,是日漫作品的中坚力量。
“民工漫”的代表作,首先是鸟山明在1984年开始连载的大作《龙珠》,随着网络的普及,诸多新时代的“民工漫”作品在日本本土和海外两开花,《海贼王》《火影忍者》《银魂》也得到了广泛的认可。
夏目友人帐
一组数据就可以看出《海贼王》《火影忍者》两部“民工漫”在内地市场的庞大号召力,百度贴吧的“海贼王吧”共有877万人,累计发帖3亿,“火影忍者吧“共有688万人,累计发帖2亿。对于年轻的“次时代”观众来说,他们需要新的作品陪伴成长,而接过前辈们衣钵的作品便是《我的英雄学院》。
夏目友人帐

《龙猫》2018年登陆内地院线

在日本动漫电影在华票房前十名中,大部分都被剧场版动画占据,长篇动画电影仅有两部上榜,一部是新海诚导演的《你的名字。》,另外一部则是动画大师宫崎骏30年前的旧作《龙猫》(内地票房1.73亿)。作为宫崎骏导演最受追捧的作品,享誉全球的《龙猫》早已成为无数观众心目中“人生必看影片”之一。

遗憾的是,宫崎骏与吉卜力工作室制作的电影此前一直缺席国内院线。吉卜力会长曾透露,作为首部登入中国大银幕的作品,引进《龙猫》是一场“策划了8年之久的重大事件”。《龙猫》在内地上映时,不少影迷都是抱着“还宫崎骏一张电影票”的心态走进影院的。既然首次试水的票房成绩不错,预计未来中国观众有更多机会看到吉卜力工作室的佳作了。


日漫粉丝的大众与小众

粉丝嗨爆路人一脸懵,如何火到“出圈”?

在日漫电影尤其是剧场版动画中,经常存在这样一个粉丝怪圈:那就是资深忠粉看得十分兴奋,而路人观众很难get到笑点槽点,经常看得一脸懵,这就容易变成忠实粉丝的自嗨式观影。
夏目友人帐
即使都是看剧场版日漫,不同的粉丝群体的分化也会十分明显。以猫眼电影统计的想看用户画像来看,《航海王之黄金城》男性56.3%,女性43.7%,《火影忍者剧场版:博人传》男性56%,女性44%,显然传说中“民工漫”的爱好者以男性粉丝为主。最近热映的《夏目友人帐》男性观众仅占39%,女性高达61%,这就是一部以女性和儿童群体作为主要受众的电影。
从2009年开始,《夏目友人帐》共发行了6季TV剧集,在评分网站上有超过9分的好口碑,从TV剧集到剧场版电影历经了足足十年,一直是以温暖治愈的情感主题见长,积累了不少忠实粉丝。
夏目友人帐
《夏目友人帐》“猫咪老师”狂圈粉
相对其他剧场版电影,《夏目友人帐》“入坑”的门槛更容易,而且这个IP衍生出大量的同人作品和表情包,单单是主角妖怪“猫咪老师”,就在国内圈了无数粉丝,毕竟没人能拒绝一只猫的魅力,尤其还是三只!
2019年的引进日漫票房亚军《命运之夜——天之杯:恶兆之花》,是日本国民级IP动画《Fate/staynight》首部“樱花线”剧场版,在国内也拥有数量众多的“Fate“系列粉丝。据媒体统计,Fate手机游戏《命运-冠位指定》,在2018年上半年营收达到了12.8亿元,全年近30亿元,活跃玩家数超过130万。不过这部剧场版电影的内地票房只有3161.5万——好像也并没有那么多粉丝走进影院。
夏目友人帐
《我的英雄学院》被誉为《海贼王》之后最强“民工漫”
3月15日刚刚上映的《我的英雄学院:两位英雄》,被国内粉丝亲昵地称为“小英雄”。在日本,其系列漫画年销量达到了671.8万,仅次于常年霸占榜首的《海贼王》(811.3万),位居十年新作榜首,被誉为“次世代王者”。
“小英雄”的粉丝同样不少,但粉丝群体更加小众,口碑突破圈层更加困难。对普通的中国观众来说,这个IP还稍显陌生,尚需更多的时间来熟悉。该片上映前两日票房累计2293万,预测票房在4000——5000万左右。
值得一提的是,粉丝并不是剧场版日漫在市场上的的免死金牌,票房低于3000万甚至更少的知名剧场版日漫并不少。
夏目友人帐

《魔神Z》剧场版内地上映一周票房仅36万

2016年上映的《名侦探柯南:纯黑的恶梦》票房3103万,《樱桃小丸子 来自意大利的少年》2548万,《蜡笔小新:梦境世界大突击》2242万,《龙珠Z:复活的弗利萨》1098万。2017年上映的《精灵宝可梦:波尔凯尼恩与机巧的玛机雅娜》2565万。今年刚上映的《魔神Z》几乎是“裸发”上映,票房仅收36万元,上映首日排片不足1%。
归根结底,粉丝情怀还是日漫的票房利器,粉丝基础决定了票房的基本体量,市场表现好、粉丝认知度高的知名剧场版日漫,在内地票房大概能在每部1亿左右,表现差的票房跌破3000万也很有可能,关键在于如何把粉丝成功转化为进场购票的观众。
不过对于庞大的内地电影市场来说,仅仅有粉丝捧场还是不够的,能否让日漫火到“出圈”,把观众从粉丝扩展到普通人群,同样是个行业性的难题。
日漫档期选择被动扎堆偏弱档期
引进时间拖太久 观众易流失
日本动漫电影引进内地,一般由中国发行方买断发行版权然后引进,也就是所谓的“批片”。一般来说,这些“批片”大多晚于日本当地的上映时间,有些甚至已经超过一年以上。
夏目友人帐
和好莱坞引进片相比,大部分“批片”不仅时效性偏差,在档期选择上也更加被动。买进批片版权的公司先要申请龙标,再向中影华夏跟进出后公司申请批片份额,再由广电总局确定档期。在这个两到三个月的流程中间,版权方一直处于被动状态,可以说是“被安排什么时候上,就只能什么时候上”。
这不仅仅是日漫甚至日本电影的问题,基本上是“批片”的通病——他们经常在偏弱的档期里扎堆上映,甚至和好莱坞大片档期撞车同一天上映。
夏目友人帐
以日本金牌编剧冈田磨里打造的《朝花夕誓》为例,这部电影2018年2月24日在日本上映,当年还斩获上海电影节金爵奖最佳动画片,但直到19年2月22日才在内地上映,隔了整整一年热度早已减退,上映当天还正好撞上和《阿丽塔:战斗天使》同日上映,当然在排片上被压制得相当严重,票房仅收1718万元。
《哆啦A梦》系列电影得益于守住“六一儿童节”这个黄金档期上映,争取到了更多低幼观众,才能成功“出圈”。
2015年在六一上映的3D纪念版《哆啦A梦:伴我同行》狂揽5.3亿,16年改在暑期上映票房跌至1.04亿,从17年以后,该片的新剧场版电影重回“六一”档期,票房果然稳中有升,18年票房超过2亿。通常“哆啦A梦”的新剧场版电影会在当年3月在日本上映,如果在6月就能登陆中国银幕,刚刚过了三个月,还算新鲜感满满。
上映时间间隔过长,也会造成观众的大量流失,因为各种盗版资源早已经在线上流传,对于年轻网友来说,获取盗版资源并不是一件很困难的事,当然看盗版电影这种行为不值得提倡。不过当影片真正在内地上映时,大部分已看过全片的观众,可能不会再走进影院买票了。如果该IP并没有走出二次元圈被更多观众所认知,票房或许就会更为惨淡。
日漫宣发如何接中国地气?
找推广大使办见面活动 激发粉丝热情
夏目友人帐

《夏目友人帐》王源推广曲MV

如今的内地电影市场竞争越来越激烈,一部日漫要想大卖,不仅要拼内容拼粉丝,更要下大力气投入宣发工作——大手笔的宣传费砸下去,和粉丝们的互动玩起来。
邀请明星成为中国推广宣发大使,是引进片常用的本土策略。比如《龙猫》邀请秦岚担任中国推广大使,最近上映的《夏目友人帐》更请来当红小生王源担任推广大使,不过此举也有一定的风险,比如王源虽然带了好一波流量,但也有《夏目友人帐》粉丝并不买账,认为和影片的调性并不相符。
夏目友人帐

《名侦探柯南》“我看柯南长大”海报

本土宣发最重要的工作,就是充分调动粉丝的热情,满足粉丝的期待甚至给他们更多惊喜。
以18年上映的《名侦探柯南:零的执行人》为例,该片在线上发布了粉丝参与的“最柯南”主题海报设计活动,引发全国粉丝花样应援,为电影柯南打call,还邀请该片导演立川让空降中国影院,和五个城市的观众同步互动。

有网友说,最戳心窝的是“我看柯南长大”系列海报,海报中“我”守在电视机前收看柯南,电视机画面则定格在新一与小兰经典同框的镜头,“中国教育3”的台标、1999年的台历以及房间陈设充满了浓浓的年代感,让人忍不住回忆起儿时追剧的美好时光。

©本文版权归作者 Mtime时光网 所有

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展开阅读全文

36

最新评论

  • 11152000
    11152000

    111111111111111111

    2019-05-18 16:40 回复
  • Sky
    Sky

    大手笔的宣传费砸下去,和粉丝们的互动玩起来

    2019-03-21 23:36 回复

评论来两句...

36
评论 发送

还可以输入 300 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