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侍候过库布里克

库布里克离世20周年丨一生拍过13部电影,没一部烂片

皮皮电影
2019-03-07 22:39发布影评

丨本文首发于皮皮电影

皮皮电影 / 每天一部精彩电影推荐

微信搜索:ppdianying 关注皮皮电影公号,获取更多精彩!

如果你是资深影迷,你会意识到3月7日并不只是遍地欢呼的“女王节”。

在1999年的今天,世界影坛巨匠斯坦利·库布里克在英国逝世,享年71岁。

我曾侍候过库布里克

而今天也是库布里克离世20周年纪念日。

我曾侍候过库布里克

在从影的48年生涯中,库布里克执导的长片作品仅有13部,但几乎每一部都是精品中的精品,豆瓣均分也高达8.1。

我曾侍候过库布里克

13部导演作品中,库布里克也尝试了科幻、战争、恐怖、黑色喜剧、犯罪等多种类型,不管何种题材,库布里克都能拍出自己的风格,甚至颠覆传统,独居史诗。

我曾侍候过库布里克
我曾侍候过库布里克
我曾侍候过库布里克
我曾侍候过库布里克

库布里克的伟大及对影史发展的贡献无需赘言,皮哥在此前《2001:太空漫游》、《闪灵》、《光荣之路》等影片的评述中已经有过介绍。

我曾侍候过库布里克
我曾侍候过库布里克
我曾侍候过库布里克
我曾侍候过库布里克

在今天这样一个特殊的日子,皮哥想聊一聊一部2017年的纪录片《我曾侍候过库布里克》。

不过准确来说,这部纪录片的主角不是他,是他的助手:里昂·维塔利。

我曾侍候过库布里克

而纪录片讲述的就是这位骨灰粉终极追星的故事。

我曾侍候过库布里克

片子的名字很讽刺,英文名叫《FILMWORK》,直译是“电影工作者”,可它的中文译名却是《我曾侍候过库布里克》。

可见,即使在库布里克死后18年,这名助手仍然摆脱不了大师的影子,这是他的幸还是不幸呢?

▌里昂与库布里克

里昂之于库布里克,如同田启文之于周星驰。

两者成名的方式也如出一辙。

在认识库布里克之前,里昂也是个龙套演员,虽然当时也是小鲜肉,但看这颜值,真路人脸,只能在各个剧组插科打诨了。

我曾侍候过库布里克

就像田启文出演《唐伯虎点秋香》被周星驰发掘,里昂在摸爬滚打一段时间后,有幸出演了库布里克的电影《巴里林登》,片中他饰演主演的继子,这不是一个重要的角色,甚至在电影的演职员表上,都没有里昂的名字。

我曾侍候过库布里克

可这段演艺经历彻底改变了里昂的一生。

在库布里克身边,他主要的工作就是:受虐!

进组第一天,他受到警告:“我不想要那种保留精力给实拍的彩排。”

我曾侍候过库布里克

主演瑞安·奥尼尔也证实:“在剧组,你背不好台词,马上就会被踢。”

我曾侍候过库布里克

有一场戏,奥尼尔暴打里昂,导演要求来真的,然后这场戏重拍了30次!

我曾侍候过库布里克

本想着这种地狱体验会劝退这位小年轻,谁曾想里昂爱上了这种体验,更准确地说他被秃顶男人迷得神魂颠倒。

我曾侍候过库布里克
我曾侍候过库布里克

可怕的是,里昂和库布里克竟然是同一天生日,有些人命中注定就是一对!

此处应该响起张学友的歌声:“如果这都不算爱!”

玩笑归玩笑,里昂确实就此结束了演艺生涯,成为了库布里克电影事业上的“贤内助”,一干就是30年。

我曾侍候过库布里克

我们常说“夫妻相”,里昂在库布里克身边待久了,外貌上首先向大神靠拢,一头飘逸的长发脱落,像库布里克一样慢慢变秃。

我曾侍候过库布里克

“形似”之后是“神似”。

他先是负责选角工作,《闪灵》中的恐怖小姐妹就是他一手发掘的。

我曾侍候过库布里克

随后他成了表演教练,现场示范,甚至是搭戏对手。

库布里克就是所巨大的宝库。

通过他,里昂和历史级摄影大师学到了捕捉技术,跟老库学到了调节胶片感光度,跟华纳公司学习制作音效……

我曾侍候过库布里克

这一路当然要忍受库布里克的各种“酷刑”。

歇斯底里的咒骂,超负荷的工作,以及各种恶趣味。

我曾侍候过库布里克

皮哥感觉里昂这哥们绝对有受虐癖。

通过了这些考验,里昂进一步完成了“进阶”。

我曾侍候过库布里克

他从库布里克得得意的助手,变成了库布里克身体的一部分。

我曾侍候过库布里克

库布里克什么活儿都交给他干,甚至在最后的署名会加上他的名字,当做他的褒奖。

我曾侍候过库布里克

皮哥认为,这是里昂不幸的开始,库布里克仿佛在玩一款养成游戏一样,里昂从他这里得到了一切,唯独失去了一个最宝贵的东西:自由。

首先是身体的自由,他被繁忙的工作吞噬,忽略了自己的家庭。

他的孩子们回忆自己的爸爸要么在工作,要么在去工作的路上,和他说话总感觉他眼神飘忽,心思不在家里。

我曾侍候过库布里克

其次是创作的自由,这个对于一个电影人来说是最致命的。

里昂在库布里克那里只学会了服从,这使得他学到的所有精湛的技术都沦为库布里克的工具包,他自己不过一件高级装备罢了。

所以库布里克死后,里昂的电影生涯也死了。

我曾侍候过库布里克

他曾被赋予厚望,接受老库生前未完成的电影《大开眼戒》,结果成片效果一塌糊涂。

皮之不存毛将焉附,里昂被赶出了华纳的办公室,多年后库布里克纪念展后,他也不再被邀请的名单之中。

我曾侍候过库布里克

他一度活不下去去,靠儿子的救济金苟活。

▌天才与忠臣的相处之道

天才多孤独。

郭德纲孤独,他台上嬉笑怒骂,台下却后院起火,徒弟们一个个离开,德云社一度要倒台。

我曾侍候过库布里克

周星驰也孤独,他逗笑了观众,却逗不笑自己。

搭档一个个翻脸,他被形容为“片场暴君”,一度众叛亲离。

我曾侍候过库布里克

伴君如伴虎,与天才合作也是如此,他们的思维异于常人,对工作要求极度苛刻,在他们身边工作如同在高压电网边行走。

功成名就了,功劳簿上只会写上他们的名字,配角会被人遗忘。

我曾侍候过库布里克

用一句歌词形容就是:“明明是三个人的电影,我却始终不能有姓名。”

可即便在这样严苛的环境下,依然有人愿意留在天才身边。

我曾侍候过库布里克

比如我们这部纪录片的主角里昂,比如前面提到的周星驰助理田启文,他跟着星爷也一干就是20多年。

《喜剧之王》里他还是个“懵逼青年”。

我曾侍候过库布里克

《新喜剧之王》里他已经成了一名白发老者,让人唏嘘。

我曾侍候过库布里克

他和周星驰有什么独特的相处之道吗?

两个字,老实!

在拍《唐伯虎点秋香》时,他是一名龙套,扮演一具死尸,周星驰在片场多次戏弄他,他都岿然不动,事后星爷问他为何不动,他说导演没喊停,我就要继续演下去。

周星驰深受感动,对他说,明天开始当我的助理。

这一幕后来还被周星驰拍进了《喜剧之王》里。

我曾侍候过库布里克

与库布里克和周星驰一样,郭德纲身边也有这样一个老实孩子:岳云鹏。

小岳岳以前只是个饭店的服务员,饭店旁边就是德云社,他常去听相声,机缘巧合下竟被郭德纲收为徒弟,论资历他排不上号,可郭的徒弟一个个离开后,“矮子里拔将军”,他一下子火了。

有人瞧不上他,讥讽他“说学逗唱”只占了一个“忠”字,即使小岳岳上了几次春晚,拿了《欢乐喜剧人》的冠军,对他质疑的声音依然不绝于耳。

我曾侍候过库布里克

回到我们这部纪录片,如果不是这部纪录片,没人会知道这个满脸褶子的老头曾有过这样传奇的经历。

我曾侍候过库布里克
我曾侍候过库布里克

值得吗?

影片最后,老人面对镜头给了肯定的回答,他说能与巨人为伍,能给天才打下手,这件事本身就是一种光荣。

我曾侍候过库布里克
我曾侍候过库布里克

看到这里,皮哥真心有些动容。

一方面我很同情他,如果早点离开库布里克,他本可以成为独立的电影人,为人们熟知。站在太阳底下,再耀眼的光芒也会被抹杀。

一方面我也很羡慕他,我们当然推崇有独立之思想的人,渴望做创造性的工作。

可有人生来就适合做一个侍从,他将忠臣做到了极致,这难道不是一种成功吗?

我曾侍候过库布里克
我曾侍候过库布里克

子非鱼,安知鱼之乐?

我曾侍候过库布里克

这个世界需要郭德纲、周星驰、库布里克。

这个世界也需要岳云鹏、田启文、和一个叫里昂的电影工人!

文/皮皮电影特约作者:忍者爱吃鱼

©原创丨文章著作权:皮皮电影(ppdianying)

未经授权请勿进行任何形式的转载

©本文版权归作者 皮皮电影 所有

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展开阅读全文

38

最新评论

  • 爱木木酱的德普
    爱木木酱的德普

    感动,库布里克的成功有他的一半,没说的。

    2019-09-19 23:31 回复
  • nfs
    nfs

    猛的一看以为他是沙和尚

    2019-06-05 16:27 回复
  • speed
    speed

    看了那么多电影,最震撼的非《2001太空漫游》莫属。大概两年前看的。

    2019-05-27 00:41 回复
  • 手机用户159****0317
    手机用户159****0317

    每个人都需要全力以赴的做出点什么,才能创造出不朽的瞬间。

    2019-04-30 23:58 回复

评论来两句...

38
评论 发送

还可以输入 300 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