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常的心

这两部电影太凶狠,爱情在它们面前只有欲哭无泪的份!

鲜有废客
2019-03-01 14:38发布影评

2015年6月26日,美国最高法院以5比4的法官意见表决后裁定:禁止联邦政府承认同性婚姻合法化的《联邦婚姻保护法》(DOMA)违宪,同性婚姻与异性婚姻享受同等联邦福利。

至此,作为世界上第20个同性恋婚姻合法化的国家——美国,才正式在全境通过了这一深远影响的人权法案。

平常的心

有趣的是,就在这一事件的前一年,HBO制作了一部有关男同和艾滋病话题的电视电影——《平常的心》,该片并不是在讨论同性恋婚姻的浪漫,相反,男同群体在上世纪八十年初期所面对的严酷社会环境,引起了我们强烈的激愤。

换句话说,作为直男直女的观众,在看过这部严肃的社会题材电影后,内心之所以受到极大的触动,甚至会产生对于人类本身的厌恶,原因在于,或许我们在不知不觉中,早就成为扼杀人权的一分子。

马特·波莫依靠好莱坞一流的化妆技巧,成功地在片中饰演了男主角的恋人,将身患艾滋的绝望和无助通过他迷人的眼睛,向银幕外的观众不断寻求救助。

平常的心

这点倒是类似于杰瑞米·莱托在《达拉斯买家俱乐部》中的出色表演,后者凭借该片拿到了2015年金球奖的最佳男配。

同样地,波莫也在前一年拿到金球奖电视类的最佳男配,甚至将表演毫不逊色的马克·鲁法洛的风头完全抢去。

可能正是诸多演员的卖力表演,让这部剧情张力十足的电影有着催人泪下的效果。

平常的心

虽然我们可以在观影中找到感情线(马克·鲁法洛和马特·波莫的搭配),也能找到对抗线(鲁法洛和男同联盟协会的争执),但是影片最大的牵引力却是一个整合。

那就是通过鲁法洛饰演的内德表现出一个层层叠加的矛盾,这一点,可以说在电影的开始便已经显露。

内德到达火岛松——坐落在纽约的同志村,虽然大家对他很热情,但是并不是每个人都很喜欢他。

平常的心

因为他在书中大量披露男同的私密生活,导致很多男同对他产生心理反感,他不像后来男同联盟主席——布鲁斯那样,深受每个人喜爱。

因为他总是让男同得到公开的权利,而不是像一条街角的小狗乞讨路人的施舍。

或许中国的鲁迅在百年前有关“觉醒”的观点,倒是契合这部美国男同电影的理念。

平常的心

鲁迅曾经说,他不觉得一味地让民众觉醒,了解现状是件好事,因为他们这一代人并不能立即改变残酷的现状。

与其让人们清醒地坐以待毙,还不如使民众无知地苟且生活。就像《平常的心》中那些男同联盟协会的其他成员一样,他们其实并不是不知道现状是残酷的,但是像内德那样“叫嚣”着“改革”,其实是在触犯大众和男同群体的禁忌,也违反了“游戏规则”。

说到底,本片并不只是在反映80年代男同的人权,更多的是在责问我们这个社会的“遮羞布”有多厚。

可是美国电影总是喜欢略带温情,且不时地进行人道抚慰。

平常的心

汤米最后在办公桌上收藏死去朋友的名片,那种哀伤的情绪活像一个尺子,试图去丈量观众对于这个社会的宽容度。

只是比美国同性恋合法早了两年而已,作为世界上性开放的代名词,法国也就是在2013年,才在法律上承认了同性恋婚姻。

这一年,曾经执导过《谷子和鲻鱼》的阿布戴·柯西胥凭借《阿黛尔的生活》摘得了当年的金棕榈大奖。

法国人的同志片显然不像美国那么硬,人权、法律、社会、政治的元素一个都不少,《阿黛尔的生活》则纯净的像是秋日树荫下的一条蓝色丝巾,没有那么多七七八八,就是老实地说爱情,说两个女人的爱情,就那么简单。

平常的心

如果在故事安排上再俗套一些,它可能都会沦落到狗血青春片的路数。

或许是柯西胥空置的镜头语言,或许是阿黛尔不知所措的翘着上唇,又或者是蕾雅·赛杜俏皮而不羁的眼角。

总而言之,这部电影的特质就是:它用最通俗的爱情故事成就了一部爱情佳作。

某种程度上来说,同样是同志电影,《平常的心》在情节安排上有着好莱坞一贯的“偶然”安排和路数。

平常的心

人物的出现或者消失都符合剧情的需要,当剧情一旦发展到某个节点,这个人物就会被一脚踢开,布鲁斯在片中的第二任男友之所以死亡,那是因为剧情需要展示社会对男同生死的冷漠;

内德的哥哥在片子的末尾之所以再次出现,是因为剧情需要一个温情的场面来催人泪下。

其实这样的“路数”挺符合观众的情绪延伸,但是总归少了点什么,而这种缺失恰恰能在《阿黛尔的生活》中得到弥补。

平常的心

人们总是对王家卫的电影抱着某种执念,可能源自他影片中不断重复的镜头语言,《重庆森林》中繁闹的街道,《阿飞正传》和《春光乍泄》里灵性的绿色,当然还有《花样年华》内闪耀着性压抑的暗黄色彩。

《阿黛尔的生活》也是一样,它之所以能调动观众的情绪,在于镜头中不断出现生活化的细节:阿黛尔睡觉时张开的嘴角、她咀嚼食物时呆滞的目光,当然,还有经常出现在影片中空置的楼道口和穿梭的行人。

平常的心

即使是电影中最后一个镜头,柯西胥也试图在拖着观众受伤的心,随着阿黛尔朝着的径直方向,头也不回地消失在整个巴黎街道。

很多人看完《阿黛尔的生活》后,并没有感到蕾丝边别样的爱情,阿黛尔和蕾雅·赛杜从一见钟情到热恋,再到厌倦、欺骗,直至最后无法挽回,和异性恋爱的路程别无二致。

或许我们可以这样来解读《平常的心》和《阿黛尔的生活》两部电影,前者是通过极致的放大来突显男同的人权危机,而后者恰恰相反,它试图采用极致的同化,来讲述一段巴黎街头的爱情故事。

©本文版权归作者 鲜有废客 所有

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展开阅读全文

25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

评论来两句...

25
评论 发送

还可以输入 300 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