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处有什么

危机四伏的启蒙——简评《黑处有什么》

DOLORES
2018-11-17 12:09发布影评

“在女人身上,性启蒙很容易引起紊乱。”

当从童年迈向青春期,少女经过的是一段异常复杂的心路历程。她常常是迷惘、痛苦,带有罪恶感地发现“性”,并且在这之后立刻感觉到自己命运中悲剧的那一面。这与处于同阶段的男孩所经历的感觉大相径庭。就像《阳光灿烂的日子》里,汗腻腻夏天中少年的荷尔蒙,多少令人惊喜激动的。《黑处有什么》通过奸杀案和“少女成长”的双线同步推进,意图明确地指出了少女所经历的,是一场充满恐慌、厄运、背叛,令人惴惴不安的性启蒙。而它所意味的成长,又将黑处——不可知的未来,进一步揭示在少女面前。

黑处有什么

主人公曲靖在影片伊始,仍处在儿童阶段。正片之前,借由“配眼镜”情节,导演通过不断失焦的主观镜头清晰地向观众传递了信息:世界对于主人公仍是模糊的,但由于外力与内力的双重作用,主人公正在慢慢认识这个世界。医生的指导象征不可抗拒的外力推动,而模仿人物视点的主观镜头在停留于挂历之前“环视房间”的动作,除过有交代故事发生环境、时间之作用,也侧面表明了主人公自发的探索意识。

但迎接她的是一个怎样的世界?

正片开头那一组“宰杀活鸡”的血淋淋镜头,以及被曲靖长时间凝视的猪头的特写,已经给出了并不友好的答案。

黑处有什么

本文将通过对主人公父亲、母亲、哥哥,以及张雪四个人物对主人公作用的分析,指出《黑处有什么》对少女性启蒙阶段作出女性主义立场的反思的意图。

曲靖的父亲,是影片中几乎唯一一个被刻画完善、人物性格非常丰富的配角。他的学历身份、工作处境、个人性格的明暗面在整部影片中不断地进行冲突化刻画,人物多面性的呈现使得这个角色丰满并具有真正的血肉。可以看到,不论被妻子如何刻薄,在家庭中,父亲是实际上的掌权者。他是家庭经济的支持者、控制家庭获取外部信息的媒介——电视,并负责教育下一代,同时,正如在所有传统家庭结构中一样,曲靖的父亲是双亲中对她成长阶段影响最深的一个。对于孩子来说,与外部世界联系最紧密的父亲,在她整个童年阶段都显得像伟岸的巨人,他神秘的工作尤其吸引她。这一点在曲靖身上被明显地体现出来。于是,在影片中,当她逐步发现父亲在工作生活中实际处于劣势地位时,就像《大鱼》中父子关系裂痕所揭示的一样,这一事实的建立几乎等同于童年时代偶像的崩裂,是曲靖首先痛苦感受到的“背叛”。

黑处有什么

曲靖从一开始对父亲权威的顺从,到越来越激烈的反抗,再到最后完全无谓的不耐烦状态。对应的正是“信任——信任瓦解——建立意识”这一过程。“观看《蜜桃成熟时》”作为曲靖性启蒙阶段节点性质的情节,同时也是曲靖完全意识到父母虚伪面的时刻。

被父亲遮遮掩掩而又态度强硬的“性教育”看起来如此羞耻,但“性”其实不过如此——《蜜桃成熟时》表达的开放的性观念。父权权威最后的崩塌,其真正意涵是主人公与童年时代的完全割裂。

黑处有什么

“哥哥”这一角色,在影片中倒是颇具模棱两可的魔幻现实色彩。从母亲的态度看来,这个从未和观众谋面的“哥哥”是家庭的骄傲,是得到父母最多关注的长子。他的存在对曲靖来说明显是不快的,在长辈不断的比较中,曲靖感受的是一个与自己处境完全相反的“那个孩子”。令人感到困惑的是,在影片后十分钟那个呈现家庭相片的镜头中,“哥哥”并没有出现在任何一张照片上。“哥哥”可能只是曲靖不被父母重视,在父母期望下产生心里压抑的外化表达,而非客观存在的角色,同时兄长这一性别设置也更能加深影片所力图做出两性对比。但考虑到《黑处有什么》在叙事上的现实主义倾向,“哥哥”只是一个没有被完善的功能性角色也未可知。

影片中两个最主要的女性配角——曲靖母亲与张雪,她们的共同作用是向主人公揭示女性命运。

曲靖的母亲,从波伏瓦在《第二性》中的观点出发,是一个完全典型的“内在性母亲”。她所从事的劳动是维持,而非创造。母亲被局限在天花板和四面墙之间,导演更是通过拒绝给她任何外景加强了对这一代表局限、传统、压制的母亲角色的塑造。西班牙导演阿莫多瓦永恒的母亲迷恋是一个极其生动的反例,以《情迷高跟鞋》为代表,阿莫多瓦影片中被孩子迷恋的母亲,从来不是“内在性母亲”,她们具有锐意进取的魄力,有些甚至为此疏远孩子。但不断发展造成的神秘是魅力的源泉,我们看到,所有长大的孩子都力图挣脱母亲营造的内在性环境,曲靖也不例外。而曲靖母亲在整部影片中唯一真正具有主动性的行为是禁止曲靖离家去案发现场——把她拉回内部世界。

母亲对曲靖的影响,首先是让她看到劳作在永恒重复、不变的世界中的女性命运,但因张雪所呈现的另一种可能,曲靖对此并不打算全盘接受。这也正是当代少女在青春期对待母亲格外反叛态度的根源,在有可能的时候,她们拒绝甚至极力要对这种与自己紧密联系的枯燥命运表现出深刻的厌恶。另外,失败的性教育使母亲将身体羞耻传递给了曲靖。叙事伊始时懵懂的曲靖正是在收月经带时首先从母亲的态度中看到了羞耻。人们的讪笑或是避而不谈之中隐藏的对女性生理周期肮脏感,使少女注定“在向未来迈进时是受伤的、可耻的、不安的、有罪的。”

而张雪,作为曲靖的朋友兼指导者,同时起到了为曲靖揭示命运的作用。影片中的这个角色,无疑代表着一种外向的全新选择。张雪是一个自我意识极其强烈的角色,从她逼迫曲靖一同做角色扮演游戏这一情节中,可以很轻易看出其对《红楼梦》中王熙凤这一人物的喜爱,并极其享受将自己投射进角色中去。蒋勋曾在“说红楼”系列讲座中提到,王熙凤这一角色是他的年轻学生们最喜欢的《红楼梦》人物,凤姐在当代青年读者中倍受欢迎与她的鲜明个性和自主、旺盛的生命活力不无关系。张雪将自己投射在“二奶奶”身上,导演又何尝不是以王熙凤来影射张雪。

黑处有什么

正是因为张雪代表着对传统的反叛和对局限的突破,与母亲揭示给曲靖的女性命运形成强烈的对比,她的“死”才对曲靖造成最为强烈的冲击。曲靖从张雪的“死”中看到的,是社会对女性终极命运最无情的揭露,“奸杀”在所有刑事犯罪中最独特之处在于:凶手在犯罪过程中彻彻底底地将女性物化成为泄欲工具。代表着“一种新选择”的张雪死于奸杀,仿佛是用最肮脏的事物毁灭掉最美好的事物,黑暗之后意味的是无可辩驳的绝望。曲靖此时面对女性命运的焦灼状态,在她的梦境里得到最清晰的展现:手持摄影下镜头摇摇晃晃地在阴暗杂乱的防空洞中摸索,被代表着世界上无处不在的恶的嫌疑人们包围的张雪,却完全处在不自知、无意识的状态,成为待宰的羔羊。

尤其是,在影片中,曲靖的月经初潮被安排在与这场噩梦同时进行。月经在人类社会历史上长久地被冠以“耻辱性”,早已经是女性社会命运悲剧的一部分。从1878年发表在《英国医学杂志》发表的一篇文章中的节选可管中窥豹:“肉一旦被来月经的妇女碰过以后就要腐烂,只是一个不争的事实。”从生理学角度讲,伴随着种种生理痛苦的月经亦是女性的个体生命向种群屈服的结果:“许多生殖现象并不关心主体的特殊生命,甚至使之处于危险中......女人与其说适应自身,还不如说适应卵子的需要......是物种在蚕食她们。”

黑处有什么

于是此时,曲靖在这场启蒙当中感到的危机达到了高潮。而对这场心理危机起到一定化解作用的,正是《蜜桃成熟时》这部以情色为噱头,实则传递出前卫性观念和对自己身体掌控力的认同的电影。曲靖在录像厅中的眼泪,既是长期压抑和焦虑下的爆发,又是了解真相后负重内心的释怀。

而在笔者看来,《黑处有什么》除了表达出少女在向女人迈进时对未来的焦虑,也未必没有留下希望之光。张雪的“存活”是最为善意的希望,而影片最后在芦苇荡中跌跌撞撞未知的前路,无不是留给曲靖可供探索的未来。就像在连环杀人案影响下的小镇依然有长久的未来,虽然这场突如其来的启蒙是像是一场“十面埋伏”,暴露出所有有心无意、大大小小的恶意,但曲靖以后的路,还有更长的时间用来选择和检验。

[1]摘自《第二性II》(上海译文出版社)第二部第五章

[2]摘自《第二性II》第一部第一章“由于母亲往往丧失她的权威......她的命运显得像乏味的重复的典范:通过她,生活不断的重复,却到不了任何地方.....她是障碍和否定。她的女儿希望不要像她。”

[3]摘自《第二性II》第一部第一章

[4]摘自《第二性I》第一部第一章

©本文版权归作者 DOLORES 所有

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展开阅读全文

30

最新评论

  • 不屑
    不屑

    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

    2019-06-11 03:14 回复
  • gzcolu
    gzcolu

    我们应该有很多 鬼怪题材,可惜了, 不让拍。

    2019-05-24 02:30 回复
    1
  • 有人说
    有人说

    演员都没红。

    2019-02-05 23:38 回复

评论来两句...

30
评论 发送

还可以输入 300 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