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风筝的人

《追风筝的人》:救赎之路,曲折又长

独步无尘
2018-07-24 21:12发布影评

2003年,一位普通的阿富汗裔美国医生,卡勒德·胡赛尼写了一个有阿富汗文化背景着色的故事,即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突袭至世界各地畅销小说排行榜的榜首,在34个国家狂卖800万册,在感动亿万读者的同时,成为了文学界的一个风向标,并获得了2006年联合国人道主义奖。

这本小说就是《追风筝的人》。作者以本人对故事背景地喀布尔的成长环境的熟悉程度,再加上移民美国的体验,巧妙地将个人观点与政治环境编织在了一起,把读者带到那个遥远的备受战争折磨的国度,那个近几十年来一直都是全球发生冲突的焦点之地。

追风筝的人

小说展现出一场跌宕起伏的情感之旅,穿越了不同的大陆,抵达一个男人内心深处对纠正一个可怕错误的追求——这是一个困扰了他整整一生的致命失误。这种人性之旅的,无论什么样的种族、文化和宗教背景,都能接受它,并深受感动,因为它可以和你的切身经历联系起来,让你成为比想象中更好的那个人。

小说中讲述的那些亲情关系、孩童时期的友谊、请求宽恕的勇气以及只能存在于爱当中的救赎的大众主题,引起了制片人威廉·霍伯格和丽贝卡·耶登汉姆的注意,在小说还未成形时就想把它拍成电影。而小说强大的故事性、勇敢的戏剧尺度以及充满悬疑与紧张感的结构,为影片改编提供了天然条件。

最终,执导过《笔下求生》、《寻找梦幻岛》和《死囚之舞》的德国导演马克·福斯特将这部畅销小说搬上大银幕,再现了这个具有普世意义的人性故事。

追风筝的人

导演忠实于原著,将重心放在神秘且脆弱的儿时友谊,关注孩子在情感上具有的那种弹性,那么真诚,那么悲伤,可是最终却带给大家希望。

上世纪70年代的阿富汗,12岁的小少爷阿米尔与他家的小仆人哈桑是一对感情很深的好朋友。他们一起玩耍,一起游戏,一起看电影,一起放风筝。阿米尔生性怯懦,受到父亲的苛责,而哈桑则处处维护他,并对他绝对忠诚。

阿米尔是出色的风筝斗士,善于用自己的风筝切断别人的风筝线。哈桑则是杰出的风筝追逐者,按照当地的传统,被切断而落下的风筝归追到它的人所有。在一次全城风筝比赛中,阿米尔为了赢得爸爸的好感而勇夺冠军,哈桑则保证去追到最后一个被切割的风筝以证明阿米尔的战绩——“为你,千千万万次。”

追风筝的人

哈桑果然不负众望,抢先追到了风筝,却被阿塞夫等小恶霸截住。阿塞夫要哈桑把风筝给他,并挑拔离间哈桑跟阿米尔的友谊,但哈桑不为所动,坚决不从,于是被阿塞夫残忍地强暴了。而这一切,全被随后赶来的阿米尔看到,但由于内心怯懦,没敢挺身而出。

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阿米尔不明白父亲为何对哈桑那么好,内心又不敢面对哈桑,因此要求父亲辞退哈桑父子,遭到拒绝后,便设计栽赃哈桑,告他偷了他的手表。哈桑承认了,并被赶出了阿米尔的家门,因为阿米尔的父亲一直告诫他,偷窃是所有罪行中最坏的一项。

随后苏联入侵,父亲带着阿米尔逃离阿富汗,并辗转巴基斯坦移居美国,父子俩开始了一段全新的生活。而在喀布尔,哈桑则又被重新找回来看护阿米尔的老房子。为了守住阿米尔的家园,他和妻子被塔利班的统治者打死,儿子索拉博在孤儿院里沦为阿塞夫性侵的舞童。

追风筝的人

彼时,阿米尔在美国读大学,结婚,已经是功成名就的作家。因为对儿时挥之不去的梦魇和记忆,在良心上受到了难以忍受的折磨,他毅然从旧金山回到在塔利班暴权统治下充满危机的喀布尔,勇敢地迈出了走向救赎之路的第一步——他救出的不只是自己的侄子索拉博,还有那个被遗失在了过去的自我。

对于看过原著的读者来讲,因为小说已树立了一个在情节上足够曲折、在想象力上足够视觉化的空间标本,导演马克·福斯特的改编空间很小,没有什么惊喜。影片唯一的改编,是阿米尔救出索拉博后,顺利带到美国。而原著中,索拉博因为没有证明而被美国拒签,暂时住到孤儿院。出于对孤儿院的恐惧记忆,索拉博割腕自杀。这一改编,明显带有美国立场,减弱了观众的心灵震撼度。

追风筝的人

影片更大的问题是,导演并未能把握到原著的情感精髓,在较快的节奏中仓促地推进生活的变故,却没能铺垫出兄弟、父子、朋友之间的感情,显得流于肤浅。最明显的就是,阿米尔突然被告知,哈桑其实是他父亲跟女佣的私生子。可是影片中这个风情万种的女佣根本就没出现过,突兀得让人莫名其妙,也没办法体会到父亲至死都在救赎的痛苦与转变。

如果抛开审视和反省的质疑立场,影片所具备的画面感和悬念技巧,其实是非常好看的。影片用酷烈的光,以及大量定格镜头,赤裸裸地呈现出阿富汗的原始生活与自然风貌,荒原、沙砾、尘土、石堆,有一种古旧而荒美的质感。值得一提的是,本片90%以上镜头是在中国新疆取景拍摄的,有人看出来了吗?

追风筝的人

为了追求真实性,影片坚持用阿富汗当地的语言拍摄,并找来土生土长的喀布尔男孩出演。他们朴实的表现,赢得了广泛赞誉,尤其是饰演哈桑的13岁小演员艾哈迈德·科罕,更被称赞为“影史上最出色的儿童表演”,让人感动哭。

配乐大师阿尔贝托·伊格莱西亚斯在片中创作了大量中东地区民族特色的音乐,包括阿米尔最后洗净身上尘土,在清真寺跪地忏悔时的主题歌《Supplication》,都有当地的曲风,很有代入感,极具感染力,让人不由自主地想起哈桑写给阿米尔的信。那是哈桑的梦想,也是他的遗愿:

“我希望我的儿子能成为一个好人,一个自由的人,一个重要的人。我希望花儿能再次在街头怒放,希望音乐能再次在茶房中响起,希望风筝能再次在空中翱翔。我希望有一天,你能回喀布尔,重游我们儿时的地方......”

或许,对于善良而苦难的人民来说,梦想终有一天会实现。最后当受过情感伤害的索拉博放飞风筝,阿米尔转身去追风筝时,又说出他爸爸哈桑小时候的誓言:“为你,千千万万次!”

追风筝的人

©本文版权归作者 独步无尘 所有

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展开阅读全文

34

最新评论

  • MarkWilliams
    MarkWilliams

    这电影好像还是在新疆拍的

    2019-04-23 14:02 回复
  • 叔森
    叔森

    写的不错,继续努力^_^ 我是来领金币的

    2018-12-22 08:33 回复

评论来两句...

34
评论 发送

还可以输入 300 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