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山

对于作死,没有人比这群疯子更在行了。

电影贩
2018-07-24 10:39发布影评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

山,在人类的文化里一直被附加着神圣、灵气的符号。

对于那些高耸云霄的高山,人类天生自带敬畏。

然而,有那么一些人,偏偏要在云海间和高山亲密接触。

高山

看到他们的行为,你嘴上会说:疯了吧?

但诚实的你在内心告诉自己:真NB!

《高山》

高山

这部纪录片,讲的就是人类中间的一群「皮孩子」,他们是绝对的异类、「疯子」,做着普通人没有胆量去做的事。

高山

《高山》是珍妮弗·皮顿继《高山上的夏尔巴人》之后的又一力作。

只不过,这部纪录片聚焦的不再是争议,而是冒险者对高山的敬畏。

对于山,导演珍妮弗·皮顿是心怀敬畏的,所以她给我们看的,不止是吓尿的高危画面,

高山

还有人类登山史的小普及。

高山

高山

早期的登山探险家以及不幸殒命珠峰的Mallory和Irvine。

仅仅就在三个世纪之前,攀登高山仍被视作疯狂的行为。

那时候的高山荒野不是吸引人类冒险的「磁石」,而是需要在安全距离外保持敬畏的神明禁地。

很快,人类对山的感受发生转变,迷恋取代恐惧,冒险取代崇敬。

高山

现在,高山让冒险者们如痴如醉,吸引人们来到它的地盘,哪怕付出生命代价。

高山

看到这,你可能会好奇:

对山的迷恋,冒险者的顶点不应该是珠峰吗?

没错,珠穆朗玛峰确实是冒险者的「顶点」,但不是探险的最佳去处。

这部纪录片,或者说前作《高山上的夏尔巴人》已经对「拥挤的珠峰」给出了明确的观点:

这不再是攀登,而是排队;

这不是探险,而是拥挤控制。

高山

在商业登山的业务铺展之下,一句:“珠峰,我来啦!”,配上一组九连拍发朋友圈,简直美滋滋。

高山

你看得到的:朋友圈里的攀登珠峰。

但是,以近乎剥削的方式雇佣夏尔巴人担任向导、背夫,并且漠视夏尔巴人的性命。

高山

你看不到的:被雇佣来的夏尔巴人。

「珠峰经济链」之下的登山的过程变得不再纯粹,登山者的危险成本也越来越小。

珠峰从探险者的圣地,变成了成功人士的“后花园”。

在堂叔看来,需要清楚认识的是:

在这个布满社交的世界,我们无法彻底否定商业登山业务存在的意义。

但它(商业登山)的存在本身,或多或少的在人与山之间,制造了社交时代的人类欲壑难填的虚荣镜像。

相比《高山上的夏尔巴人》关注的登山争议,《高山》更着重人与山的关系,以及登山者的初心。

高山

英国登山探险家乔治·马洛里被《纽约时报》的记者问及:

“你们为什么要去登珠穆朗玛?”

“因为山就在那里。”

乔治·马洛里的回答,是老一辈心怀敬畏的登山者的精神。

他们对「山」的目的纯粹,不止是为了征服自然,更是征服自己,也是人类对自然的感知的拓展。

珠峰对冒险者来说,太拥挤、太熟悉了。

因为高山是抽奖游戏的「舞台」,越玩越上瘾,「赌注」也不断加大。

高山

拿生命当赌注,视危险作奖励,天与地之间的每一次碰触,靠的是一双糙手,两只「烂脚」。

高山

他们亲近山的方式,

有向上的徒手攀岩,

高山

有向下的速降滑雪、坠山,

高山

高山

还有上天的,翼装飞行…

高山

这群人真的太能造了!

维瓦尔第的协奏曲作配乐、威廉·达福磁性的嗓音作旁白,看着这群多巴胺分泌过量的「疯子」。

高山

音画交加之下,一种奇怪又和谐的感觉涌上来,这种感觉应该就是传说中的「吓尿了」…

高山

阈值过高的冒险者们,分散到世界的各个角落,去寻找新的探险「飞地」。

微距、航拍镜头之下,每一帧都是壁纸级别的美景。

高山

高山

高山

徒手攀岩、高山滑雪速降、翼装飞行,他们的足迹是感受痛苦、感受存在的方式。

风光的一面,闪亮无比。

受伤的时候,迸裂的剧痛恐怕只能独自承受。

高山

高山

高山

我们或许会质疑(至少堂叔质疑过…):他们在这么高危的地方,拿性命开玩笑,不傻吗?

有句话阐释的很好:

听不见音乐的人会认为跳舞的人疯了。

高山

对,他们和高山「搞暧昧」,简直是疯了。可问题是,你看他们痴狂又自得其乐的样子,分明是一群忠实的大自然信徒…

高山

高山

说实话,他们所做的,堂叔最多也就想(YI)象(YIN)一下。

堂叔做不到,并且由衷的佩服这些吞噬恐惧并战胜恐惧,挑战自身与大自然双重极限的勇敢者。

生活在「舒适区」,我们无法亲身体会这些「疯子」的切身感受,但精神层面的共通感知我们和这些人之间无异。

因为在拥抱、回归大自然这个本能上,

大山召唤过每一个人,只有他们真的去了而已。

©本文版权归作者 电影贩 所有

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展开阅读全文

33

最新评论

  • 火炎焱燚
    火炎焱燚

    ...

    2019-02-06 09:32 回复

评论来两句...

33
评论 发送

还可以输入 300 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