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未来

入围戛纳的这部国产片,又是靠卖惨?

影人榜
2018-05-24 13:02发布影评

路过未来

中国电影导演界素有代际划分的传统,而其划分最重要的标准之一是导演须为北京电影学院学生,对于此种划分方式许多人表达了反对,正如我的一位朋友所言:区区一个电影学校怎么足以代表整个中国的电影发展?

而近年来涌现出的诸多青年导演也在不断打破这种极为传统、守旧、且狭隘的划分方式。这其中有凭借处女作《八月》便问鼎金马奖的张大磊,有热衷于复杂叙事的忻钰坤,有沉迷于长镜头叙事的毕赣,还有固执于乡土情结的李睿珺等等。

他们属于“野路子”,正统之外,却又极具有创造力的青年导演们,为中国电影增加厚实的力量。

路过未来

去年入围戛纳电影节的《路过未来》在今年5月份登陆院线之后,在极少排片的情况下,只收获了极为惨淡的票房,虽说影片正在上映,但在我所在的城市上映时间不超过一周便已下映。

我偶尔也会思考,作为三大电影节中最为知名的戛纳,真的有那么大的影响力吗?还是说大家只关注电影节的蹭红毯环节,而对于其入围影片乃至于获奖影片反而不甚关注?

去年曾有记者在戛纳电影节说《路过未来》是靠卖惨才得以入围,李睿珺导演曾这样回复:

那可能就是他们的生活太优越了。他们觉得我们这个国家的医疗跟他们没关系,房价涨成这个样子跟他们没关系。他们的亲戚朋友到外地打工,他们的不如意跟自己没关系。他们远在农村的亲戚老乡丢掉土地没法生存跟他们没关系。而导演就是靠卖弄这些悲惨的生活来博取老外的同情。


电影启蒙——“花墙子”村边的露天放映

1983年出生于甘肃省张掖市高台县“花墙子”村的李睿珺,曾谈到其幼年时期对于电影的初次接触,便是每隔十天或者半个月的位于村边的露天电影放映活动。电影对于那么一个小村子来说,还是十分新鲜的事物,于是这些活动勾起了全村人的兴趣。

他作为小孩,也常常跟同伴一起帮助放映员搬一些放映设备,或许对于幼年的他们来说,电影的魔力更加吸引他们。

路过未来

正是在这样的氛围里,李睿珺逐渐对电影萌生了兴趣,他曾经在某个访谈里谈到,当时村里放映了《大话西游》,而这部电影很快便对其周围人产生了影响,大家都在模仿电影中人物说话的口音、方式。而这件事使得他开始思索一些事情,电影为什么能做到这样的影响?

随后,对影视产生兴趣的李睿珺放弃了一个师范学校的录取机会,转而报考了山西传媒学院,从而真正踏上了学习电影的道路。


电影创作——“老大难”问题

谈及独立电影的制作问题,最最无法避开的“老大难”——缺钱。

毕赣曾把《路边野餐》的剧本拿给他大学时期的老师,他老师给予他金钱上的资助,电影才得以完成。而《心迷宫》、《八月》的完成也都离不开他们各自亲戚朋友的帮助。同样,李睿珺打算拍摄自己的处女作时,最大的困难便是缺钱。

2003年李睿珺大学毕业,之后他去到北京,开始了自己的“北漂”生涯。在此期间,他做过许多零零散散的工作,包括制作电视节目,婚礼摄像等等,巧合的是毕赣在完成《路边野餐》之前,做的也是婚礼摄像的工作。

李睿珺一边做着自己迫于生计的工作,一边在寻求着能拍摄一部电影的机会,然而三年过去,直到2006年,仍旧没有丝毫转机。

路过未来

“我觉得我不能再等下去了”,这样的念头让他决定自己竭尽一切,一定要拍出自己的处女作,后来便有了《夏至》。

他依靠着父母攒下的积蓄以及向亲戚朋友们借的钱,完成了自己的处女作。之后的《老驴头》凭借鹿特丹电影节的资助得以完成,再之后便有了《告诉他们,我乘白鹤去了》、《家在水草丰茂的地方》,以及今天的《路过未来》。


电影表达——能入围国际电影节靠的是“卖惨”?

正如在文章开头提到的那位记者的观点,许多人对于这种反映边缘人题材电影的印象不佳,认为其在“卖惨”,“贩卖苦难”,甚至还有人认为这是在玷污我们国家的形象。甚至有人认为这是导演的一种投机行为,凭借如此的“卖惨”才得以在国际电影节上获奖。对于此言论,李睿珺曾在一席的演讲中说道:

当然有人认为说,我拍的电影是边缘化的题材,这一点我非常非常不认同。中国是一个农业为主的国家,在这个国家里面,生活着到目前为止近两亿的老龄化人口,在这个近两亿的老龄化人口里面,其实有更多的人是生活在农村。我拍摄一部如此庞大群体的一部电影,居然会变成了边缘,请问这种边缘是谁把谁边缘化了?

路过未来

李睿珺电影里所涉及的所谓的边缘群体是农民群体,但是话说回来,往上数三代谁不是泥腿子出身?

抛开这些不说,即使是一些欧洲电影每年也有诸多反映难民、LGBT群体、甚至是性变态群体等边缘题材的电影出现,这些尚已处于发达国家行列的国家都不怕被玷污形象,我们又在怕什么呢?

某乎上还有网友竟说出:这些表现中国落后状况的电影在国外获奖,得到认可,只会进一步限制中国优秀文化走向世界。当然,这只是一种十分脑残的想法。

李睿珺曾提到过,他电影想表达的是这个世界的真实底色。

这个世界正活生生的存在着,它不是一个扁平的概念性的东西,也不是一堆符号能代表的东西,而是鲜活的存在于我们自身以及周围。而电影或许可以称之为撷取一段时空的东西,好的导演他的摄影机是不会撒谎的,李睿珺便是这样一位。


第52期影人 李睿珺

路过未来

©本文版权归作者 影人榜 所有

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展开阅读全文

6

最新评论

  • 往后cium
    往后cium

    个月44114144114481484111411114488GG11i1里1胡1提1i1提1提v😂😣😂😂😝😂😌😪几公里几公里计划和家里来垃圾垃圾记哈了急急急经济合理合理啦

    手机用户180****9689: 确实这些反映了我们国家现在很多现实。只不过,为什么这些年来做国外获奖对作品都是反映这种现实的。我们的电影人没啥问题,有问题的是国外的评奖人

    2020-12-26 03:25 回复
  • 手机用户180****9689
    手机用户180****9689

    确实这些反映了我们国家现在很多现实。只不过,为什么这些年来做国外获奖对作品都是反映这种现实的。我们的电影人没啥问题,有问题的是国外的评奖人

    2018-12-01 20:33 回复
  • momognu
    momognu

    所以说导演作为旁观者把这些拍出来也没错,毕竟存在,他只管平视,不表态度也无法指出路,另外我不同意你“不同情”的观点,同情是人性一种向善的本能,“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善天下”,你的观点对个人而言并没有错,但是作为一个有抱负的导演如果只看到个人,那中国的电影是没有希望的,只能说人各有志。

    楠楠: 表现社会的底色本身没有错,但是请你认真看清楚,这个世界就是个残酷的丛林,绝大多数的普通人都无法换得和付出成正比的回报。如果有人觉得底层群众太可怜了,居然会这么惨,那只能说明你没有看清社会的本质。普通人能做的只是尽量想办法过的更好一点,如果不能,也没办法,只能认命,没人会可怜你。

    2018-05-30 13:31 回复
    5
  • 楠楠
    楠楠

    表现社会的底色本身没有错,但是请你认真看清楚,这个世界就是个残酷的丛林,绝大多数的普通人都无法换得和付出成正比的回报。如果有人觉得底层群众太可怜了,居然会这么惨,那只能说明你没有看清社会的本质。普通人能做的只是尽量想办法过的更好一点,如果不能,也没办法,只能认命,没人会可怜你。

    2018-05-30 09:33 回复

评论来两句...

6
评论 发送

还可以输入 300 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