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玄奘

步步为禅 ——浅析《大唐玄奘》风格化的光影叙事

手机用户132****9621
2018-04-18 14:07发布影评

带有醇厚禅宗意味的影片《大唐玄奘》一经上线,光影形象顿时充盈了观众心中那神秘而又未知的玄奘形象。有些眼光挑剔的观众会以一种特有的情怀观赏那些在特殊当期垄断市场的商业电影;但是,影片《大唐玄奘》没有媒体公关大量造势,低调上线,却为观众展示出的极高的宗教文化价值也是不争的事实。之所以说这是一部极尽导演风格的影片,是因为这部影片处处透露出霍建起式唯美化、形式化的光线处理。大多数场景的环境光,人物光并不是写实运用,取而代之出现的是影片光线的人为主观化,唯美化的运用。较之霍建起的前几部影片《暖》、《蓝色爱情》等,都不谋而合。

大唐玄奘

禅曰惠缘。《坛经》中讲到,世间万物,皆因缘而起。玄藏幼时遭母遗弃,被寺院僧人收养,就像玄奘自己说的,我注定是要出家的。众所周知,电影本身就是光与影的艺术,《大唐玄奘》的画面,精雕细琢,布光精密,但又使得光效与实际生活中该场景实际的光效一致,让观众感觉不到有布光处理。影片一开始,一个固定的大远景镜头,简单坐落的标志性建筑,僧人特有的服装,由远及近的走来,构图干净、唯美,表现出佛教文化空灵而又神圣的特点。一般来说,单个镜头往往不具有叙事功能,完整的意思是由镜头组接之后产生的,而且越是复杂的组接,所表达的含义越是丰富。不像《堕落天使》中镜头组接或转场那么深刻和锐利,在《大唐玄奘》中荷花、潭水、碧波、弃婴,长约4秒的几组全景镜头简单的淡入淡出的组接,水波一般的光影映在玄藏脸上,回忆母亲的抛弃,玄藏面容清明自若,深入浅出的表达出了禅宗思想中关于“缘”的概念。这可能也是王家卫受东方传统宗教文化影响而如此展示影像的一个重要因素。

禅曰苦难。玄藏从长安出发,历经四年磨砺,途径生死也未曾放弃,直至天竺。受尽苦难也是修禅的必经之路。在影片中,光的亮度和色调也是影视叙事的重要手段,这样可以塑造成为受众的审美对象的刻意追求或独具匠心的亮度处理和光调变化,在利用光影给人的不同心理效应来渲染情绪氛围方面和借助于蒙太奇的形式构成原理来实现某种隐喻或象征,从而表现美学意义。在玄藏西去天竺的途经荒凉无际的沙漠,仿佛连空气也被染成了金黄色,沙漠柔美的线条和三两株干枯的植物,形成了鲜明的反衬,在浩瀚的沙漠中显的是那么的孤立无援。在途径沙漠这一桥段,画面有多处向右倾斜,玄奘总是站在苍茫沙漠的右边,反而是这种不平衡的构图更能表现出玄奘的孤独与渺小,巧妙至极。不仅如此,摄影师频繁使用大远景和特写。这种组接在这里并不让人觉得突兀,反而这样更能凸显玄藏坚定地信念,如此风格化的处理,无法不让观众印象深刻。当玄藏遇到那一片绿洲的时候,画面光线唯美淡雅,阳光中夹带着淡淡的忧伤,预示着苦尽甘来

禅曰普济。玄藏千辛万苦取得佛经就是为了通过带动世人潜心修禅,以此减少时间的苦难不再发生。光线使我们看见影像,在电影中,观众看见什么和怎么看往往取决于光的性质和质量。而王家卫指导的光影换面往往是抽象的,但往往都离不开一个“追寻、满足与失落”人,小偷、侠客、社会混混,但这次却是一个拥有济世情怀的玄奘法师。影片中并没有展示玄藏是如何普度众生的,但是取经回来之后,玄藏的每次出场多伴有柔美的阳光出现,在这样的光影里,世人都如同玄藏一样,佛经给了他们光和爱

大唐玄奘

总结霍建起导演的影片,温情,一直是所追求的主题。在霍建起的影片当中基本上看不见“坏人”的影子。而且,他的影片很少有情绪张扬的镜头,镜头技巧的运用往往不易察觉,从而改变人物心境和电影美学的境界,极显导演功力的长镜头在他的影片中也运用的恰到好处,不慌不忙的展示出人物的心境变化,足以看出导演情怀的含蓄与内敛。影片《大唐玄奘》继续延续这种舒缓,柔和的风格,具体表现在人物对话的顿歇和运动镜头的起幅与落幅上。大段的对话会不自主的加快影片的节奏,也会让观众感觉过于啰嗦,也不利于观众逻辑上的过渡,而对话之间的顿歇恰好能解决这个问题。影片中玄藏与任何人对话时,每一句台词都较短且顿歇得当,体现出了修禅人沉稳从容的这一特征。而运动镜头的起幅与落幅不仅仅可以控制影片的节奏,对于后期剪辑也是必不可少的,它可以避免在组接镜头时跳接,是影片更加流畅和自然。而在《大唐玄奘》中,剪辑人员更是将多个运动镜头的起幅、落幅剪入影片,使得整部影片的节奏更加绵柔,不仅凸显在导演个人的风格,也回扣了禅宗文化厚重这一主题。

此外,在《大唐玄奘》中,导演通对演员和摄影机的调度从而实现剧中角色关系线的转变也是堪称一绝。例如,在玄藏与瓜州知府李昌对话的第一场戏中,李昌在前玄藏在后,并且背对玄藏,二人对话,所有的机位都在二人的左侧,对话过程中李昌绕到玄奘后面后面,此时摄影机的机位变到了轴线的另一侧,二人的右边,演员的前后位置依然是一前一后。所以,演员与摄影机的这种调度是导演的有意为之,意在表现出李昌审问的威严和主动压迫的气势,强调二人的关系。

大唐玄奘

由此看来,霍建起对于脱离文字的光影叙事创作风格独具一格,追求影像上的唯美浪漫,内容上表现人们向往的美好情操与情怀。《大唐玄奘》以中国传统的禅宗文化为基础,致力于营造东方宗教的意境美。此次,王家卫以艺术顾问的身份加盟影片,一改往日镜头恍惚炫目、不规则的画面构图、艳丽但冷漠的色调运用等风格,转变为唯美浪漫的影响。不可否认,长年对于电影艺术的追求与积累,光影的艺术掌控已游刃有余。

《坛经》中讲到“净而明,明可妙万物”,意思是说无论做什么事情,抛开杂念,只有一个目标,这样内心才会清明安详,烦恼与痛苦也就随之而去,人生若如此就像玄藏一般,步步皆为禅。

©本文版权归作者 手机用户132****9621 所有

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展开阅读全文

11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

评论来两句...

11
评论 发送

还可以输入 300 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