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

看懂李安《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你需要懂得这几件事

姜德文
2018-04-11 21:09发布影评

2016年11月11日,李安导演新片《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全国公映,在长春虽说看不到3D/4K/120帧版本的《比利·林恩》,好在可以在长春万达赛德广场店看到3D/2K/120帧版本的《比利·林恩》也算幸运的了。今天就来聊一聊在观看《比利·林恩》这部电影之前你应当懂得的几件事。

为什么李安导演非要用3D/4K/120帧的“新白金标准”来拍摄《比利·林恩》?李安导演说:“2D更适合拍动作片,3D更适合拍剧情片,3D可以让影片与观众更亲近”。“新白金标准”的技术完全打破了观众与银幕中角色的距离,我相信看过影片的朋友都不难发现影片中除了30分钟左右的中场秀戏份和5-6分钟的战争戏份之外,其他皆为人物的对话戏份。其他角色与林恩交流的镜头占到60%以上的都是直视摄像机镜头的,如此设计的镜头加以最高级别的视觉技术制造出角色实时出屏的感受,更容易让我们进入林恩的视角当中,我们代替画外的林恩去感知他生活中的一切。林恩直视摄像机的镜头则更多,仿佛林恩随时可能打破第四堵墙与观众进行对话,或者可以直接认为是影片中的林恩与影片之外的林恩(即我们观众自己)进行最直接、最真实的内心交流。这一点是之前任何影片所达不到的技术壁垒。

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

为什么李安导演摒弃了好莱坞传统剧情片叙事模式,而选择了一个碎片化的叙事方式来讲述?影片《比利·林恩》中主要有三个主要场景(伊拉克战场、橄榄球赛中场秀、德克萨斯州家庭)、两个时空(离开美国在伊拉克的战争时空、返回美国的休息时空),场景与场景之间、时空与时空之间,都在看似随意的转换与变化中进行着,仿佛就是将一盘水果沙拉或者是一顿搅乱的肯德基全家桶摆在你面前,杂乱无章。你需要自己进行第二次的心理剪辑才能真正的进入林恩的内心,其实这也是一个模拟林恩自身的经历与回忆的过程,每一个观众在脑海中都会剪辑出来一位自己的林恩形象。所以你要知道这部电影重点不在叙事,而在于整理林恩碎片化的思绪,并从中找到自我的认知,观众本身才是真正的比利林恩。

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

我们如何理解《比利·林恩》时如何理解“中场”与“战事”?表面上理解“中场”指“美国感恩节橄榄球赛中场秀”,“战事”指“伊拉克战场”。实际上我们可以将橄榄球赛中场秀和伊拉克战场理解为是林恩所面临的两种人生困境,前者是林恩内心矛盾挣扎的战役,林恩徘徊在返回战场与返回家庭的矛盾、抛弃战友与离开家人的矛盾;后者是林恩现实生活中亲历的战役,战争残酷的本质与战争真实的生活之间的认知矛盾;而现实生活中的各种因素,小到个人情感,大到国家政治,都在逼迫着林恩去做选择。其实《比利·林恩》的的故事内核与2012的《少年派的奇幻漂流》是一致的,都是少年战胜困境最终获得真正成长的影片。《比利·林恩》与《少年派》不同在于《比利·林恩》中融入了李安导演给观众更真实的视听期待,每一个观众都在110分钟里面度过自己的辨别现实世界的虚假与真实的过程。

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

“我们在伊拉克战场不是故事,不是精神,而是最真实的生活”李安导演借林恩之口也向观众传达出影片最本质的意义。

叛逆与迷茫总是伴随在每一个少男少女的成长过程中,自己开始有自我独立的态度和生活的质疑,更会对自己的未来产生憧憬。林恩就是一个单纯的男孩,可以为了替姐姐出气而砸烂他姐姐前男友的豪车、为了逃避起诉而不得不进入部队服役、为了班长的安全可以勇敢的与敌军近身搏斗,就在林恩用刀杀死敌人的那一刻,他已经成长为一个军人。“我只是做了我应该做的事情”,这边是林恩最真实的态度。只不过战场既枯燥乏味又紧张刺激的环境下依然处理不好人际关系,没有自己的坚定的信仰,他还需要进一步的蜕变。

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

中场秀过程中林恩遇到心动女孩、艾伯特帮助B组拉投资拍电影、B组与中场秀工作人员打架、姐姐对林恩的劝阻等等一系列的遭遇,林恩明白自己只不过再从一个粗莽的困境进入到另外一个尴尬的困境之中,每一个人对于战争都有不同的理解,公众也只能接受他们作为英雄的一面,称之为“B组”也只是美国军事政治的宣扬的棋子。林恩对他姐姐说,“我必须回去,我有过承诺,我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林恩最终还是选择与他的战友返回伊拉克并肩作战,从战场上牺牲的班长施洛姆(范·迪塞尔)也出现在林恩面前,“我们属于那里,我们在异国他乡成长,或许会死在异国他乡”。

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

林恩最终长大成人,也许这样的结果才是林恩最好的归宿。而我们又何尝不是在这样一个酷似战场的世界上找寻我们自己呢?

©本文版权归作者 姜德文 所有

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展开阅读全文

23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

评论来两句...

23
评论 发送

还可以输入 300 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