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形

“B级片大师”——约翰·卡朋特的黑暗电影世界

可惜无声
2018-04-07 16:42发布影评

恐怖片导演,在电影圈中位置一直较低。这种题材本身的局限与排他,让恐怖片始终只有一小波忠实观众。而作为类型电影中的代表,其表达形式受到诸多局限,往往只能围绕吓人这一基本目的。使故事不仅深度不足,能够调度的场面也相对有限。

毕竟被恐惧占据的大脑很难腾出手去处理其他信息。这就是为何,恐怖片中的角色,对于突发横祸只能依靠本能做出回应。但恐惧毕竟只是人类情感中的一小块,相比其他复杂情绪,恐惧更显直接和单一。也少有大师能看得上眼这种类型,即使如库布里克,也只是以《闪灵》浅尝则止。

但恐怖片也绝非一般人认为的粗鄙与无聊,依然能寻出不同凡响的作品。有的导演从类型片中汲取创意,丰富其创作手段。有的导演则由类型孕育而成,他就是类型本身。

约翰·卡朋特就是后者。提起他的名字,如今的观众也许不太熟悉。但如你是一位资深影迷,肯定看过如《怪形》、《战栗黑洞》、《恐怖大师》等作品。无一例外,都是出自卡朋特之手。他不仅为70-80年代出生恐怖片迷熟知,还集导演编剧,作曲表演等技艺一身,发展全面,成绩不菲。

还在南加大电影系上学时,约翰·卡朋特就凭借处女作《布朗科·比利的复活》,拿到了奥斯卡最佳实景短片奖。在这部电影中,他几乎包揽了从导演到演员等所有主要角色。此后不久,他以科幻B级片《黑星球》开启了自己的导演之路。这不仅让他成为诸多B级片导演的偶像,也是恐怖影迷心中的无冕之王。

在其经典作品《怪形》中,卡朋特彻底颠覆了以往电影中和平友善的外星人形象。那些来自异星的生命体有如噩梦,时刻威胁剧中人生命。他借着这部充斥着灰暗与绝望,渲染末日氛围的电影,开启了著名的“启示录三部曲”系列。虽票房成绩有限,却无法减损在电影史上的光辉地位。

卡朋特电影之光怪陆离,即使在恐怖电影圈里也属异类。不同于循规蹈矩,慢慢铺陈情绪的常规恐怖片,他的风格时而张扬,时而晦涩。以低成本电影起家的他,深刻理解B级片中需要的,不是特效的堆砌,而是卓绝的创意。

黑色幽默,血浆杀戮,疯狂幻梦,变异腐溃,都是卡朋特擅长操纵的砝码。他一点一点累加增重,直到观众脆弱的神经再也无法承受。而卡朋特,则会躲在银幕背后的阴影中,露出一丝满足的笑意。

死亡这一主题在普通人眼里看似消极,但对于卡朋特来说,却如林间散步般稀松平常。在他看来,死亡只是一个非常普遍的主题,时时刻刻都在发生,人人都会品尝到它的滋味,所以,它能时刻带来激情,他的目标就是展现邪恶,而邪恶的表现形式无穷无尽。


1.黑星球 Dark Star (1974)

导演: 约翰·卡朋特
编剧: 丹·欧班农 / 约翰·卡朋特

主演: Brian Narelle / Cal Kuniholm / Dre Pahich

怪形

“黑星球号”是一艘能以超光速行驶的宇宙飞船。但当它行驶到离地球58光年的局里时,却不幸发生意外,指挥官也殒命当场。但由于远离地球,飞船无法进行补给和维修。余下的四名船员协商一致,决定继续执行他们的任务。

原来,黑星球号的目的是——摧毁最后一颗动荡中的行星,为了前期殖民做准备。但他们随即发现,原本用来摧毁目标的炸弹,却可能提前爆炸……

怪形

本片是卡朋特的第一部剧情长片,与1974年出品。

乍看上去,这部不算很老的B级片,反而像是来自彩色电影刚刚诞生时的产物。特效简单,模型粗糙,但其中透出的浓烈B级片质感,却至今仍为人津津乐道,也可见卡朋特导演开始就是冲着B级片的方向前行。而据他所说,他原先是打算仿效《太空漫游2001》拍摄一部致敬作,但因为成本所限,不得不另辟蹊径,选择科幻喜剧风格。

怪形

故事虽然以太空为题材,但并无通常的星际战争或是地外文明等内容。全片中心都围绕着宇航员间的插科打诨与无所事事,几乎算是一部科幻背景的情景喜剧,但其中充斥的黑色幽默桥段,却丝毫不会让观众觉得乏味无聊。特别是其中宇航员与人工智能炸弹间的一段对话,戏谑搞笑的同时又兼具哲学深度。但相比那些生冷艰涩的科幻片,本片仍然轻松许多。

怪形

原本应当冷静沉着,拥有过人智商与韧性的太空英雄,在《黑星球》中却成了一群信仰虚无主义的嬉皮士。肮脏凌乱的起居室,自娱自乐的太空生活,无处不透出一股孤独与虚无的气息。这虽然是因宇宙航行太过漫长所致,但也使得全片都沉浸在虚无的基调中。在粗陋的环境配合下,这部科幻喜剧反而有了一种独特的风格特质。

怪形

虽然低成本的限制,让影片少了《太空漫游2001》中细腻的质感。但在剧情上,导演却丝毫未曾懈怠。卡朋特的混搭天才在这部处女长片中得以淋漓尽致展现。片中混合了70年代美国所流行的各种思潮,如垮掉一代的迷茫,非理性,叛逆与自省。这些元素与科幻题材本身的深刻性混合,让影片的精神内核拔高了一个层次。以至于这部以恶搞为前提的故事,能在科幻片史上留下难以磨灭的印记。


2.怪形 The Thing (1982)

导演: 约翰·卡朋特
编剧: Bill Lancaster
主演: 库尔特·拉塞尔 / 威尔福德·布利姆雷 / T.K. Carter

怪形

在1982年的寒冬,一支来自美国的科考队进入了南极大陆。但他们还未站稳脚跟,就看见了惊人的一幕:一架直升飞机在他们营地附近,疯狂追击一只雪橇犬,最终坠毁燃起熊熊大火。美国科考队员对此大惑不解,他们追踪对方的行迹,来到了挪威人的营地。

但营地中的场景却令他们倒吸一口冷气。整个科考营四周,都是散落的尸骸与爆炸火焚的痕迹。美国队员还意外发现了一只被冰冻住的奇怪生物。而对于奇特尸骸的研究却没有得出进展,队员们就遭遇了变异生物的袭击。这些生物可以模拟成普通人的模样,这一时让整个小队都人心惶惶……

怪形

本片翻拍自1951年由霍华德•霍克斯指导的《The Thing From Another World》。

谈到《怪形》这部电影,几乎算得上科幻恐怖片中的无冕之王。但相比其后上映的《异形》系列,收获数座奥斯卡奖,《怪形》的地位却不免有些尴尬。但本片无论在主题的深度与制作的精良上,都毫不亚于那位后来者。但过于血腥与黑暗的内容,的确影响了它的传播。

怪形

《怪形》的剧情可谓一波三折。先是美国科考队员误入死亡之地,发现怪物,打开了潘多拉魔盒;再是怪物重生侵蚀队员,模拟成他们的模样,导致小队分崩离析;再是主角们终于发现怪物的弱点,付出惨痛代价之后,终于稳住了局面。虽然是典型的三段式结构,但导演在关键情节点上的处理,以及悬念的设置,都算得上滴水不漏。卡朋特不仅深谙“恐惧来源于未知”这一原理,还在其中加入怀疑与猜忌的调料,让全片始终保持在一种高度紧张的氛围中。

怪形

但若光是如此,《怪形》一片也只算平庸之作。约翰·卡朋特之所以要让片中怪物如此骇人恶心,除了意在触发观众的生理不适,还要给其心理进行层层施压。那些怪物并非天外来客,而是你朝夕相处的朋友变异而成。而变异的不可预测带来的神秘感,才是片中恐惧的真实来源。这种恐惧根植在每个普通人的大脑中,就像我们总会怀疑暗处潜藏着什么东西一样,我们也无法知晓身边的亲朋是否真的表里如一。

怪形

而除了剧情和特效这两大亮点之外,能让本片成为经典的一大助力,就是片中的音响。曾制作《西部往事》、《美国往事》与《天堂电影院》等一众神片的埃尼奥·莫利康内,也负责《怪形》的配乐。片中每到关键时刻,就会加入鼓声伴奏,这种类同心跳的节奏,不仅暗示剧中人物心绪不定,也暗合了人人自危的氛围,与寒冷封闭的环境搭配的相得益彰。


3.极度空间 They Live (1988)

导演: 约翰·卡朋特
编剧: 约翰·卡朋特 / Ray Nelson
主演: Roddy Piper / 凯斯·大卫 / 梅格·福斯特

怪形

在另外一个时空的地球中,人类的思想已经被一种异形生物控制。从政府到军队,都处在这些异族的手掌中。它们通过电视传播催眠电波,以此操纵人类所见一切事物。而主角无意中发现了一副眼镜,发现戴上这副眼镜,便能看到真实的世界。

真相的震撼让主角茫然不知所措。这个黑白的世界中,到处都有异形的身影。而那些控制上层社会的却是一群活死人。街道间林立的招牌,变成了贩卖人口的看板,而美女海报也成了生育的招贴,就连杂志上,都全是服从洗脑的内容。于是,主角开始策划一只抵抗力量。

怪形

《极度空间》改编自自雷•尼尔森所著小说《早晨8点钟》。

同样是那个年代最流行的外星人入侵,《极度空间》的故事不再局限于其他类似题材中,鲜明的反共倾向。而将矛头对准了美国社会日益膨胀的消费主义。从中,也可得见反乌托邦精神内核是如此经久不衰。

怪形

男主角约翰•纳达,是个典型的社会边缘人。他白天出卖体力在工地赚钱,夜晚则和一群流浪汉混迹一处。这种穿行黑暗与白昼间的混合身份,让纳达有机会发现一些不为人知的真相,接触到那个企图推翻外星人统治的秘密组织。通过那副特制眼镜,纳达才发现自己一直生活在虚假的表象之下。

怪形

光从剧情上来看,这部《极度空间》可谓导演约翰·卡朋特最具有政治讽刺意味的作品。其实任何文艺作品,都或多或少是作者政治自觉与价值观的外化。导演卡朋特作在本片中,毫无保留地展示了对里根政府的讽刺。但除却这些,其中涉及的社会分层与媒体洗脑,不仅在当时具有前瞻性,在如今这个时代也颇具现实意义。

怪形

不质疑,不思考,只服从。这三个关键词,不仅是剧中外星人用来控制地球人的理念核心。也讽刺了那些沉溺于感官刺激,被物质诱惑蒙住双眼的大众。片中借以传播洗脑电波的电视,在如今则发展为了互联网。我们沉迷于信息传播的便捷与快速,逐渐成为只接收而不加工,更不输出的黑盒子。所谓娱乐至死,我们所获得的信息碎片, 无法拼凑任何健全的思想体系,只是用来掩盖无知的迷药。

怪形

我们常说老电影更有琢磨的空间,的确如此。其思想内核,看似涉及了很多意识形态内容,但其对忧虑未来的指向,却不会过时。《极度空间》中讽刺的矛头,来源于导演对社会发展的认知,以及对人性的清醒自觉。相比人类寿命的延长增速,我们的心智水平却发展缓慢。其进化速度并不能跟上社会发展脚步。那些设在前人面前的陷阱,对后人依然充满威胁。

怪形

©本文版权归作者 可惜无声 所有

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展开阅读全文

39

热门评论

  • 。

    目前最喜欢的B级片大师,他的作品总是光怪陆离,包括他的很多黑帮片

    2018-07-12 18:41 回复
    7

最新评论

  • 风暴士兵
    风暴士兵

    给你们一个忠告,如果你们朋友能看着怪形下饭,那就最好离他越远越好

    2020-04-13 15:31 回复
  • 。

    目前最喜欢的B级片大师,他的作品总是光怪陆离,包括他的很多黑帮片

    2018-07-12 18:41 回复
    7

评论来两句...

39
评论 发送

还可以输入 300 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