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只能活一个

银河向左,游达志向右

刘若晴
2018-03-30 21:22发布影评

游达志:

游达志的代表作集中于97年与98年,这两年是他创作的巅峰,相比于杜琪峰更倾向于商业化的风格,游达志的电影风格更加的黑暗,很少有完美的结局,他的故事没有披着美好的外衣,而是赤裸裸的暴露着社会的伤疤与江湖的黑暗,像一把剑,直指人心。

银河向左,游达志向右

1997《两个只能活一个》

这是游达志的1997,充满了回归恐惧。

那年香港回归,杀手小武的命并不值钱,八万块即可出卖,但有了18万后却突然爱惜了起来,他花了十二万买了另一位女杀手的命。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女杀手才是真正的主角,她的心里时常牵挂着那个叫simon的男人,她14岁为他堕了胎,后来为了他杀了自己的表弟,坐了牢,不想他却拿着她的钱与别的女人花天酒地,或许她对他已经不是爱了,只是一种怀着美好愿景的好奇,为了一个人付出那么多,最后却不知道自己在那个人的心里是怎样的一个地位,或许明明知道对方并不在乎,只是心里还存着一丝侥幸,当小武在他面前撒着谎,编造着Simon是多么的牵挂于她的假话,她激动的双手颤抖,眼睛也泛起泪花,心中也有了释然,这时候复仇的念想混杂着爱就喷涌而出,她说,把我用命换来的钱给他。小武说,假的,我骗你的,他心里没有你,她说,把我用生命换来的钱给他,我要让他愧疚一辈子。

了无牵挂是这个世界最可怕的事情,她或许已经做好了1997年1月1日死去的准备,但在她的心里还有一个天堂,那里有雪,有山,有火车桥,她只在明信片里见过那里,那是日本的某处,她问小武,世界上还有别的地方有雪有山有火车桥吗,小武不知道,她说那就去那里好了,她在用生命的最后一天做着最美好的愿景。1996的最后一天晚上,大街上人潮涌动,天空中烟花绚烂,一切都那么的美好,她却突然提起了明天即将去送命的事情,让人心头一紧,他们两个,终究只能活一个而已。那一天如期而至,小武将她送到了指定的饭店里,她说,不看电视不看报纸不听收音机,不要管我的死活,买机票去日本,去那个天堂。小武点点头走了,她知道小武爱她,却不知道小武愿意为了自己放弃生命,原本应该包着手枪与对方照片的纸袋被小武调换成了一部老式手机与那张天堂的明信片,小武代她赴死。不看电视不看报纸不听收音机,她打车去了机场,或许如果不知道他的死活的话,她的下半辈子也会生活在不安的牵挂与愧疚中吧,在即将离开的时候终于忍耐不住,在一家饭店的电视机里得知了小武已经跑掉的消息,看啊,坚持是一件多么可笑的事情,可他们俩之前还是坚持住在了不接受本地客人的豪华酒店中,说到这我想起了酒店领班的笑容,他坚持着微笑,能洗掉这部电影的戾气一般,让我不由得舒服。绕了这么大一个圈子,最终还是小武自己去的,无聊吗?无聊,可是就像片中那个手指两次被割掉的人说的那样,他们人在江湖,江湖,就是不断的重复这些无聊的事情,一次又一次,也许某一次结果就不一样了,比如他的手指,再割掉一次就接不回来了,比如小武,在这个无聊的事情中拯救了一个了无牵挂的女杀手。

这也许是我看过的最不黑暗的银河电影,也是我看过的杀手电影中结局最温柔的吧,导演还给他留着一线生机,他只需要跳过楼与楼之间的那道间隙就能活下去,小武跳过去了,躺在海边的集装箱旁,天空一架飞机飞过,他并不知道她在里面,她也不知道他在下面,可是他幻想着她在这架飞机上,她也知道他还活着,我们可以想象两人对视着,舒服无比,两个只能活一个,导演却让两人都活着。

这是游达志的1997,回归恐惧让他焦虑着香港与大陆是否只能活一个,可又给自己留了一个念想,香港与大陆最终温柔的对视着。

银河映像电影的精妙少不了配乐的功劳,音乐与电影相辅相成,配乐的风格常常与电影的风格完全背离,这部电影也不例外,打打杀杀的场景配合的却是可以说是俏皮的音乐,这是一种浪漫的反差,也是银河对黑暗电影的理解,飘荡于江湖的杀手是优雅的,撕裂皮肉的痛苦不抵脑海中音符的跳动,这是情怀,仿佛世界已与我无关,我只是一个杀手而已。

©本文版权归作者 刘若晴 所有

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展开阅读全文

14

最新评论

  • shishi
    shishi

    有意思

    2018-03-31 17:39 回复
    5

评论来两句...

14
评论 发送

还可以输入 300 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