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直播

封闭空间下的电影艺术

Downing~
2018-03-26 18:12发布影评

电影艺术作为一项综合艺术,又被人称为第七艺术。其很明显的特征之一就是它融合了各种不同的艺术形式,并用一种工业化时代的产物呈现出来。因此,电影不同于传统的戏剧舞台艺术,由于摄影机和后期剪辑技术的存在,一部电影的叙事空间往往是多元化和复杂化的。通过不同场景的转换和剪辑,导演可以把自己想要表达的核心内容通过影像,以视觉的方式传达给观众。这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开放式空间叙事,也是大部分影片会选用的一种叙事方式。但是与其相对的,有一些导演会根据电影题材的特殊性来选择将电影的主题叙事放在一个相对封闭的环境当中。2013年上映的韩国悬疑片《恐怖直播》就是这样一部影片。

通常来说,封闭空间大都适合于悬疑题材的电影。在悬疑小说领域,封闭空间叙事又被称为“暴风雪山庄”模式:具体是指小说的主角们因为暴风雪被困在一个山庄里,与外界断绝了联系,而小说就是指在描写这种极端环境下人们所表现出的恐惧、迷茫等情绪,从而强化小说整体的悬疑色彩。而在电影中经典的封闭空间作品却不仅限于悬疑题材,《十二怒汉》《房间》都是很典型的小空间下的电影。这类电影的封闭空间并不是主要为了营造悬疑气氛,而是为了表现在封闭空间下人与人之间的交流。将摄影机直接对准密闭环境下的人们:沉默、争吵、合作或者互相伤害。人性中最为真挚的部分往往会在这种环境迸发出强烈的能量。

而《恐怖直播》这部影片则又不同于以上这些影片。整部影片看下来,它更像是一部独角戏。电影绝大部分的内容都由何正宇饰演的男主电视台播音员来表现。因此这部影片属于内聚焦叙事,也就是我们常说的第一人称叙事。摄影机牢牢的固定在了电视台那个小小的直播间里。甚至和导播间之间都隔着一层隔音玻璃,那一边的讯息只能通过手机短讯和内线话筒来完成。而正是电视台主播和新闻直播节目这样特殊的设定,使得整部影片虽然在封闭空间下拍摄,但其所展现的内容却是一场密谋已久的恐怖袭击。而恐怖分子的行动,所造成的后果以及政府和军方的行动,其实都是通过直播间里的电视新闻和恐怖分子与男主播之间的对话来完成的。作为观众,我们就像是坐在了隔音玻璃后面的导播间一样,虽然只看到了直播间的画面,却经历了一场惊心动魄的恐怖袭击。

恐怖直播

那么,这样一部影片为什么要选择一个封闭空间来表现这样一个恐怖袭击的题材呢?按照一般的惯性思维,这么好的故事完全可以将其拍成大制作的动作片,完全可以将影片重点放在表现警方与恐怖分子之间的对抗上。我个人觉得有这样两个原因:首先,影片的特征或者说是导演编剧相要着重强调的是“直播”这个概念。这也是为什么现在直播平台那么火爆的原因,每个人都有偷窥欲,电影从本质上说就是在满足人们的这种欲望。但是随着人们观影素质的提高,电影中虚构的故事从某种程度上削弱了这种偷窥欲,因为它并不是真实的,人们渐渐意识到我们所看到的一切影像都是导演所给我们安排的。作为观众的我们其实并没有选择权。而直播就不一样,你永远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于是电影就干脆直接把电视直播的幕后全部放给观众看。除了让观众感觉更具有真实感外,这种设定还让荧幕前的观众直接参与到了电影叙事中,如同电影时空中那些关注着电视直播的韩国民众,观看这部电影的观众不知不觉成为了影片的一部分。其次,影片希望着重表现的恐怖袭击下不同人的不同反应,在这种极端突发事件下利益的取舍和矛盾的冲突。因此影片所强调的不是恐怖袭击,也不是恐怖分子利用直播来给民众制造恐怖这件事。而是主角男主播与其他电影主要人物之间的纠葛和羁绊。

封闭空间下的影片主旨

那么既然是涉及到恐怖袭击这样主题,电影的立意就不再是仅限于个人层面的人性探讨,而是上升到国家层面的利益纠纷。集体利益与个人利益的矛盾贯穿了整部电影。按照电影的时间线,可以做一个简单的梳理:最早男主发现恐怖袭击和自己节目中的观众来电有关,但为了拿到独家报道权,他没有选择报警,这是公众道德与职业道德的矛盾;随和男主以恐怖袭击事件要挟自己的电视台台长哥哥,要求自己来进行电视直播与恐怖分子对话。这是兄弟之间为了个人利益的矛盾;之后通过恐怖分子的口中了解到工人为了加班维护大桥而不幸遇难,而政府却没有对此有过道歉和表态,这是国家内部高层与普通民众之间的矛盾;再后来,男主哥哥为了电视台收视率,用各种手段强迫男主告诉恐怖分子总统不会来道歉而激怒恐怖分子杀死人质,但身上绑着炸弹的男主拒绝激怒恐怖分子,这里同样是公众道德与职业道德的矛盾。这部电影导演利用了这样一个封闭空间展示出了“矛盾”这样戏剧中最为关键的冲突因素。只有矛盾才能激发冲突,只有冲突才能产生戏剧效果。而在这部电影中,尽管立意上上升到国家腐败这样的政治高度,但其归根结底还是在讨论人性的回归。善与恶的界限在这部电影中被彻底模糊了,在这场意外事件中所做的每一件事都是首先以自己的利益为基点的,在遇到矛盾的选择时,电影中所有人的选择都是为了自己的目的。男主在遇到恐怖袭击时,首先想到的不是民众的安危,而是独家新闻报道权;电视台长哥哥在面对被恐怖分子绑架的人质面前,丧失了作为了新闻报道者最为基本的道德底线;而这时男主选择反抗哥哥的命令也并不是男主为了人质的安危考虑,而是害怕激怒恐怖分子而引爆自己身上的炸弹;作为总统,在面对自己的人民遭遇危险时,没有选择出面和恐怖分子道歉,这个选择也是很多观众所讨论的问题,总统的选择是否正确?在我看来,无论总统做出哪一种选择都有自己的考虑,也都有其合理与不合理之处。但在电影中总统没有选择在公众面前露面,一定有其对于恐怖分子的恐惧。在其心理已经有一个衡量,那就是总统的生命比民众的生命更为重要。如果我们从人权的角度考虑,这显然是错误的,但真正当人们面对极端情况时,我们所有的关于正义、集体主义、公众道德全都会被抛之脑后,人们下意识的反应都是保全自己。这也是《恐怖直播》中所探讨的最为核心的问题。

恐怖直播

封闭空间下的影片叙事

前文提到,封闭空间叙事常常被用于悬疑题材的影视作品。例如《风声》《刹车》《活埋》等。创作者刻意营造的封闭空间最主要的功能就是限制观众的视角,让习惯了上帝视角的观影者也彻底参与到电影叙事中。观众所获取的信息和剧中的角色一样。这也是大部分悬疑题材爱好者最乐于看到的一点,他们不再是被动的接受导演给予我们的视听感受,而是更为主动的去探索导演希望我们观众自己发现的那些线索和答案。

那么再看《恐怖直播》这部影片,我们可以简单的列出一个影片中故事发展的时间线(不仅是以影片中男主的视角):男主直播广播节目接到恐怖分子电话,大桥首次被炸—男主利用电视直播画面和恐怖分子交谈,恐怖分子趁机安排人给直播间装上炸弹,并说出自己的行动理由,要挟总统道歉—安全局展开营救行动,并排国防大臣与恐怖分子对话,不幸激怒对方,被炸弹炸死—男主哥哥要求男主态度坚决对抗恐怖分子,男主害怕炸弹引爆,坚持与对方和平谈判,与此同时恐怖分子继续引爆桥上炸弹,越来越多的人质受伤—安全局负责人表示锁定了恐怖分子的位置,恐怖分子无奈引爆了电视台对面的大楼,同时导致电视台破坏,男主受困在直播间—最后,男主与恐怖分子斗智斗勇,发现了恐怖分子的真实身份后,后者被射杀,走到绝境的男主引爆了最后一颗炸弹,与大楼一同倒塌。

理清楚影片的大致时间线之后我们可以发现整部影片实际是在讲述恐怖分子的一起精心策划的恐怖事件。它的叙事角度可以是多方面的,我大致分为了三个部分:一个是警方视角,那么影片可能会变成我们所熟悉的香港警匪片;一个是恐怖分子的视角,那么影片会着力表现恐怖分子的身世和作案手法;可以说这两个角度作为叙事主体都是没有任何问题的,无论是以“好人”角度还是“坏人”角度,它都能成为一部完整的影片。但只有以播音员这个“中立”的视角才能真正达到导演拍这部电影的最终目的,也就是前文提到的影片主旨。因为只有这个角度的叙事才不会带有明显的意识形态色彩:所以观众才能在一个小小的直播间,通过电影中的电视信号和电话录音,完整的见证了一个没有被任何人修饰过的真实的恐怖事件,我们和河正宇所饰演的角色一样,全身心的参与和投入。而这也是《恐怖直播》和其他相同类型的封闭空间的悬疑电影最大的不同之处,影片除了给予观众探索真相的自由外,更赋予了观众对于影片核心思想的探索自由。

©本文版权归作者 Downing~ 所有

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展开阅读全文

21

最新评论

  • Downing~
    Downing~

    1911年,意大利诗人和电影先驱李乔托·卡努多在《第七艺术诞生》一文中首次提出"电影是一门艺术"的理论主张

    直折剑: 第七藝術??

    2018-03-27 11:57 回复
    2
  • 直折剑
    直折剑

    第七藝術??

    2018-03-27 00:48 回复
    4

评论来两句...

21
评论 发送

还可以输入 300 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