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制造

这部港产青春片,至今未被超越!

眠耳
07-13 10:04发布影评

在我看来,咱们内陆实在是没拍出过几部像样的青春片,堆砌的情怀梗早已让人生厌,我们怀念的不是某一首经典歌曲,也不是一场狗血的恋爱,更不应该是那些诸如备考、入学、比赛、等自带戏剧性看点的青春片类型素材,用烂了,索然无味。青春,当我们提到这个词的时候它已经或者说正在流逝,它标识着一段重要的时光,除却一些美好的回忆,当我们试着迈入成人世界的时候,遭受更多的是成长的伤痛,并有可能影响我们的一生,从这个意义来说,青春的内核应是一出残酷的喜剧——被迫笑着长大。所以好的青春片应该体现残忍,审视《嘉年华》、《狗十三》、《过春天》等近年口碑较好的青春片可知,无需把还原具有时代印记的特征事物作为影片的主核,关注处于青春期主人公的成长经历才是青春片的首要任务。

香港制造

然而如果只是把《香港制造》看作一部青春片实在是不够的,因为在片子里还有黑帮、古惑仔、言情等类型元素,这是和我们经常吐槽的青春片颇为不同的,倒是《过春天》与此相似,同样是生长在问题家庭的问题青少年,同样有一段暧昧的恋爱,同样被卷入社会黑暗势力,他们的青春与常人相比牵涉了犯罪,充斥着暴力,又似总有绝望的阴影笼罩。甚至观看这两部电影会有相同的感受:希望渺茫,烦闷不安,好像面对一股强大的神秘力量,使人束手无策,只能无奈地坐在银幕外,看着主人公慢慢向下滑入深渊。

香港制造

在好莱坞大片中,主人公的对手通常是邪恶的人类,冲突来自人与人之间难以调和的利益矛盾,这是看得见的、一目了然的矛盾,比如在《复仇者联盟》中,反派灭霸的终极动机只是为了消灭半数生命以维护宇宙的生态平衡,一旦将其消灭,威胁自动解除,复仇者们可以暂时休息一会准备应对下一次危机。而在《香港制造》中,令人困扰的是很难找出导向这场悲剧的根本原因,阿屏身患绝症,宝珊被情人抛弃跳楼自杀,偶然捡到沾有血迹的遗书的阿龙一直被人欺负,最后在毒品交易时被人打死,中秋经常梦到宝珊死后的景象并认为自己被性骚扰而忍不住“打飞机”,当身边的朋友和情人相继离开以后,他对这个世界不再抱有希望,在进行疯狂的报复之后选择了自杀。没有那个明显的反派,中秋的悲剧似乎只能归咎于这个变态的社会,这个疯狂的时代。

香港制造

除非人类灭绝,否则社会是不可能被消除的,整个时代也不可能中止,那么主人公们的厄运就难以化解,从影片开始,他们就被扔进角斗场,不情愿地接受了某一特定的角色,一直处于被动的位置,很难做出绝对意义上的自由选择,中秋寻不回家的归属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父母相继离家而去,他能够被人刺杀而侥幸活下来,然而康复后又错过了见他的恋人阿屏的最后一面,让人慨叹的是,阿屏是在他的病床旁边死去的,他什么都没做,或者说他根本也不能做什么,只能接受命运的摆布。甚至当他举起枪来准备执行荣少交待的任务时,他还是被他骨子里的软弱,他做人的最后底线给拦住了,于是,他只能落荒而逃。

香港制造

不过,中秋似乎也有一些释放压力的方法,首先,频繁的打飞机,只要梦见了宝珊的死状,梦见惨蓝惨蓝的背景,他就无法控制自己,结果每天早上醒来都要偷偷摸摸地清洗自己的内裤。作为收账人,他偶尔也会展现他男性威风的一面,他有自己的跟班——阿龙,当阿龙被人欺负时,他能够挺身而出;他可以在阿屏面前用啤酒瓶击打别人的脑袋的同时对其进行羞辱,阿屏爱极了此时的中秋,于是,在他那虚无的悲惨的日子里,他感受到了一丝尊严,感受到了有面子的乐趣,这也是我们作为观众能在其它的一些黑帮片或古惑仔片中能体会的感官趣味,特别是三人一起去墓地尽情放飞自我时,踩在死者的墓碑上,够大胆,够cult,这一画面,体现了导演对这些年轻人的充满活力的生命的无限赞美,死,没什么可怕的,重要的是,他们正年轻,本应享受当下的良辰美景。

香港制造

看片看到最后,我突然想到了《大象席地而坐》,也是主角们无法继续适应这个社会,和《香港制造》不同的是,他们故事的结局不是死亡,而是借口去满洲里看一头坐着的大象,趁着夜色逃向了远方,因而突然把影片前半部分的现实主义基调拽到一个虚幻的层面,为结尾罩上了一丝神秘的色彩,在那里,似乎一切问题都得到了解决,即使悬而未决,也都不重要了,昭彰明显的逃避态度是导演胡波的无奈与妥协。

而在《香港制造》中,借中秋之口表明,他们有勇气选择死亡,徐宝珊跳楼,阿屏患绝症仍十分乐观,中秋可以开枪自尽,他们认为,死能够让时间定格,青春变为永恒,这是另外一种逃避方式,好像灵魂到达了世界的尽头。同样负能量外溢,《大象》从头黑到底,让人见不到一点希望,大有全然否定生命之势,所以有人批评它只是无脑地发泄,对着空气骂CNM的意气用事之作。《香港制造》中,躁动的青春释放出旺盛的生命力,当我们见证这美好的一切时,好像该来的总会来一样,突然一切又戛然而止,无法跟上时代的脚步,他们只好留在原地。前者是无尽的压抑,而后者是可见的抗争,尽管浅层意义上输了,但在深层意义上实是精神上,灵魂上的胜利,至少,那也曾是一个美好的时代。

香港制造

然后我们不得不再次老调重弹,考虑到影片的拍摄时间及导演的地域身份,“97香港回归”的造成的恐慌与迷茫究竟在多大程度上影响到了本影片的创作构思?中秋的命运是否与此挂钩?结尾的粤语发言到底意味着什么?这些疑问就像是中秋整日游手好闲浑浑噩噩的生活态度一样,切实的在场,却又像一张无形的网一样罩在了这座繁华的现代都市上空,有时候,眼前的现实可能只是虚假的表象,随时都会化成泡影,亲情不可得,爱情不可得,友谊不可得,遁入虚无,这才是最令人恐惧的幻灭与无望。

香港制造

我曾听某人说过,他看了几十遍《香港制造》仍觉得没看懂,我想与其说没能理解这部电影,不如说他自己也无法解释发生在中秋身上的一切,或者说,感同身受,拒绝回答也不能回答。所以我觉得,《香港制造》有一种令人恐惧的魅力,类似于“最好的时代,同时也是最糟糕的时代”的矛盾体,越细想,越令人脊背发凉。

香港制造

©本文版权归作者 眠耳 所有

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展开阅读全文

11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

评论来两句...

11
评论 发送

还可以输入 300 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