攀登者

我等它三个月后刷屏

3号厅检票员工
06-20 14:24发布影评

攀登者

攀登者

写在前面

到现在我好像都很难用一句两句话去定义这部片子。

哪怕参加完它的发布会之后,我依旧无法去和你们说这是一部什么样的电影。

它有吴京,也有民族标签,但表现上却又是类型片的拍法,也试图建立自己的美学,演员上还都以实力派扛戏。

鸿篇巨制,而且全砸进了华语电影极少涉猎的题材。

《攀登者》

攀登者

现在你只需要去网上随意平台键入片名,就能在各种评论区看到很多人对于它的票房猜测。

你会看到有人喜欢它,也会看到有人不喜欢它,但你绝对看不到一个低于十亿的猜测。

所有人都认为,它将会是今年国庆档甚至全年最重磅的一颗票房炸弹。

当然,在上映之前,喜欢与否都不具有任何意义,票房高低也都是空谈。

但这种未映先“爆”的景象,我们真的已经太久没有见到了,这也让我很想和大家聊聊,它到底“易爆”在哪?

首先,《攀登者》服务于什么?

国家意识形态?

绝对不止。

它有些类似美国的那部《阿波罗十三号》。

攀登者

它们都在以一种纪实电影的方式,商业类型片的拍法,当事人物的视角,去纪录一件对于国家曾经产生重大意义的历史事件。

说的再具体些:都是一些从来没有人做过,九死一生的事情。

只不过,《阿波罗十三号》是登月,而《攀登者》是登珠峰。

攀登者

在那个年代,登珠峰可丝毫不比登月容易。

那时(上世纪50年代)人类只从位于尼泊尔境内的南坡登顶过珠峰。

而位于中国境内的北坡,在许多外国登山家攀登失败后,被认为是“几乎不可能攀登”的存在。

攀登者

“连飞鸟也无法飞过”的天险不是中国登山队遇到的唯一艰难,更多的压力来自政治上。

当时,中国与尼泊尔划分国界线,提出以珠峰顶峰来划分,而尼泊尔却以“贵国都没爬上去过,凭什么分一半”为由想独占珠峰。

中国登山队不仅要登顶,还要赶在其他国家之前登顶,那是一次不惜一切代价的冒险,一次为了国家尊严,为了国家领土的冒险。

1960年的那次登顶,装备简陋,天气恶劣,人类又缺乏北坡登顶的经验,最后的4名登山队员缺乏物资,且因搬运物资消耗了大量体力,手脚严重冻伤,坏死。

其中一名队员甘愿做人梯,把队友扛上了“第二台阶”(一段几乎垂直的光滑岩壁)。

攀登者

另三位队员在夜间耗尽氧气,抱着“死也要死在山顶上”的心情登顶,创下了人类首次连续14小时不携带氧气登顶珠峰的奇迹。

随后,他们又抱着“如果我们死在山上,世界上就没有人知道我们来过这里”的想法拖着精疲力尽的身体下山。

最终4名队员在暴风雪中都奇迹般生还。

攀登者

看吧,虽然它有服务于国家形象的意味。

但底子里,它歌颂的是个体英雄,也是身处时代中的每一个人所承载的故事,责任和坚持。

所以也不难理解,前天电影发布的首款预告会是以人物登场为主的“点将版”预告片。

预告里的人物并没有全部亮相。

但一个基本的故事脉络和人物设定不难看出来。

吴京饰演的方五洲前后两次带领中国登山队登顶珠峰。

攀登者

张译饰演的曲松林也参与了60年和75年的两次登顶,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攀登者

吴京,张译应该算是最核心的两个角色,要发挥串起60和75两次登顶故事线的作用。

章子怡饰演的气象学家徐缨参与了第二次登顶,为登山队提供了气象方面的技术支持。

攀登者

而井柏然和胡歌饰演的角色,则代表了第二次登顶珠峰时的新生力量。

攀登者
攀登者

这么从角色的组成看来,影片中第二次登顶应该是主线。

这次登顶也确实更加具有戏剧性,整个过程都不断有人牺牲,几乎可以说是以生命在接力完成攀登的任务,最后活下来的不少人也因为冻伤面临截肢。

但第二次的这些鲜血换来的是,中国人首次完成了珠峰海拔高程的精准测量,打破男女混合集体攀顶世界最高峰人数最多的世界纪录;

更在珠峰北坡的“第二台阶”的岩壁上架起了一座近6米的金属梯,后来它被攀登珠峰的人们称为“中国梯”。

至于电影将如何来讲故事,预告片也用一句话给了答案。

“登上去,活着回来。”

两个部分,都是重头,缺一不可。

攀登者

预告结尾是这张全员伫立的定格,9个角色,目前来看还有多个演员的角色成迷,昨天发布会所有主创也都是守口如瓶。

但我很放心,因为一个人。

它的编剧,阿来。

2000年,他的长篇小说《尘埃落定》获得矛盾文学奖,是史上第一位得奖的藏族作家。

2018年又凭借作品《蘑菇圈》获得鲁迅文学奖。

茅盾,鲁迅双奖获得者,名副其实的文学大家,这次特意把他请出来,看得出片方对故事的要求不低。

除了故事和人物上的信息,预告在拍摄上也透露出了不少信息。

首先,实地取景。

剧组为了最大程度上的还原珠峰的壮丽景观,在珠峰大本营上实地取景拍摄。

攀登者

(吴京、张译与攀登英雄桑珠合影)

珠峰这个名字本身就象征了这次电影取景的不易。

高海拔、极度缺氧、莫测的天气变化,在这种环境下工作,对于演员还有每一个剧组的工作人员来说,都是巨大的挑战。

为了表演的真实,每位主演还都要背着17公斤的登山装备进行训练和拍摄。

攀登者

吴京为了这次拍摄还在去年年底最冷的时候,在海拔5200多米的青海岗什卡雪峰体验了半个月的攀登生活。

那时他的腿才刚做过手术没几个月。

攀登者

除了实地取景,剧组为了还原历史,还做了大量功课。

从历史年代感强烈的场建,到登山队用的冰镐、冰爪、登山服等装备都遵循史料做了最大程度的还原。

微博电影之夜上公布的一组对比图,也算是对他们力求真实的写照了。

攀登者
攀登者

再谈视效。

预告片露出的不多,但短短几秒你就能感觉到它对雪的把控方向是对的,它让我头一次觉得形容白雪不应该用“皑皑”而应该用“滚滚”。

倾泻的雪崩、飞溅的雪花,就像白色的滚滚而下的大河洪流,它不再是空灵美景,而是吃人怪兽。

攀登者

要知道,带“徐克监制”这个名号的片子,视效一直都没出过什么问题。

攀登者

当然,我无法说努力了就一定是好的。

但至少,我们能在很多地方看到这部片的努力。

这些努力,都将成就这部电影的意义,从1960年,中国登山队首次登上珠峰到如今已近六十年。

在《攀登者》这部电影拍摄之前,很多人都对这段历史毫不知情,更别提这段历史中,那些冒着生命危险,甚至失去生命的英雄们了。

王富洲、贡布、屈银华、刘连满。

这是60年攀登珠峰第四次行军的四人姓名。

前三位完成了珠峰北坡首次登顶,刘连满则是那位蹲下甘当人梯的队员。

大家应该都没怎么听说过他们吧。

其实,除了他们,参与这次攀登珠峰行动中的人共有数百位,当年有214人抵达珠峰大本营,并进行了三次适应性的行军,期间两位队员牺牲,许多人被冻伤。

他们或许在历史中只是没有姓名的小人物。

但却没有人会否认他们的伟大。

请别忘了他们。

历史的积雪下都是他们的脚步。

音乐/Fabrizio Paterlini - Rue des Trois Frères

配图/《攀登者》

本文系网易新闻·网易号

“各有态度”特色内容

攀登者

攀登者

攀登者


攀登者

攀登者

攀登者

©本文版权归作者 3号厅检票员工 所有

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展开阅读全文

19

最新评论

  • 浪漫与寂寞
    浪漫与寂寞

    没看过所以不予评论好看吗

    07-26 00:34 回复
  •                尐东
    尐东

    票房贡献胡歌50亿吴京40亿其余十亿 一百亿票房稳了

    07-14 01:56 回复
  • 苍命姐姐
    苍命姐姐

    导演是李仁港!!!服化道没问题,编剧和选材没问题,特效团队也没问题,现在就怕导演李仁港像之前一样加私货魔改

    07-11 21:11 回复
    1
  • 苍命姐姐
    苍命姐姐

    导演是李仁港!!!服化道没问题,编剧和选材没问题,特效团队也没问题,现在就怕导演李仁港像之前一样加私货魔改

    07-11 21:11 回复
  • 139****3399
    139****3399

    在哪个年代登珠峰都比登月容易。。。。

    07-04 11:30 回复
    3
  • 漠漠媽
    漠漠媽

    今年最期待的一部国语大片

    06-29 17:16 回复
  • Noah
    Noah

    拍这部电影最难得一点在于,,,,需要排队上峰顶

    06-26 10:48 回复

评论来两句...

19
评论 发送

还可以输入 300 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