枪火

香港神作被挤出豆瓣TOP250,影迷听了赶紧去刷分

眠耳
05-22 18:41发布影评

前一阵子,看见有人说《枪火》被《釜山行》挤出了豆瓣TOP250榜单,很多人愤愤不平,纷纷去补标,重新打分。

枪火

理性分析一下,《枪火》99年上映,也算是一部老片了;而《釜山行》则是16年上映,虽然国内院线没有引进,但很快凭借“恐怖丧尸+揭露人性黑暗”的高辨识度题材征服了观众的朋友圈,可以说是当年的爆款了。

豆瓣评分本来就并不只关乎电影的艺术质量,通常情况下,尤其是豆瓣TOP250它反映的是大多数观众对影片的喜爱程度,《釜山行》打分人数有50w+,挤掉10w+的《枪火》是在所难免的事,更不用说这不过是计算机的程序算法罢了。

优秀的作品不会因为没有被选进某个榜单就会失去它的真正价值。

《枪火》作为香港导演界领军人物杜琪峰的代表性作品,用一种极度电影化的表现形式来处理一个极其简单的黑帮枪战故事,留下了很多经典场景,耐人寻味。

枪火

《枪火》的故事真的很简单又平凡,从头到尾没超过90分钟,它讲的就是几个都市黑帮弟兄接受了保护老大的任务后所发生的故事,期间穿插了几次枪战,后来老大的女人和其中的一个弟兄有染,所有人一起做戏,把这个弟兄从老大的手掌心里救了出来,影片到此也就结束了。

这么low的故事怎么经杜琪峰之手拍出来就成了很多人心目中的神作了呢。

“人”

杜琪峰曾说过:

总有一些人不守规矩、没有秩序、叛逆、浪漫、挑战。

这句话用来描述《枪火》中那些保护老大的黑帮混混特别合适,刚开始看这部电影的时候会觉得很奇怪,为什么这些街头混混就突然同意接下这个可能随时会被枪打死的危险任务呢?

到后来才会发现,靠,这可不是那种在都市的街角小巷里舞刀弄枪的现实黑帮片,它更像是一部接近理想主义的浪漫武侠片,有很多非现实的因素。

影片的主角是一些这样的人。

枪火

整天摆平事故风波,维护街区和谐安定的阿来

枪火

还有他的手下阿信

枪火

一直吃花生的阿肥,影片开头他在游戏厅里玩跳舞机,很悠闲。

枪火

给人洗剪吹的理发师阿鬼

枪火

拉皮条的阿mike

他们的身份和职业更符合黑帮社会中的底层人的特征,与他们的雇主文哥比,他们既没钱又没势力,甚至不如文哥身边的阿南有派头,如果考虑到他们的身手和胆量,他们的形象更符合武侠小说中江湖浪子,武功高强却又漂泊无依,如果有什么重金悬赏,他们一定会毛遂自荐,挺身而出。

有人是为了钱,如阿鬼就是被阿南讽刺给人洗剪吹不挣钱才答应做回文哥的保镖,最后派人去杀阿信也是阿南先拿钱找到的他,毕竟拿钱好办事,可以没有那么多顾虑。

枪火

也有人为了名声,如阿信,一直盼望着自己混出名堂,看起来应该是做了多年的小弟,有“一战成名”的梦想也是正常的。

阿mike为了做生意整天在金主面前低三下四,在文哥身边当保镖还有西装穿,有枪耍,还可以护送老大的女人,也不用在客人面前陪笑脸,多威风。哪怕和弟兄们出生入死,也比以前那种低人一等的生活强得多。

枪火

阿来可能是他们之中最不情愿的一个,人也比较冲动,比如他曾不耐烦地说:

我们是出来混,不是站的

可是当阿鬼帮他摆平了老鼠的事情以后,他才知道结交这些朋友的好处。

至于阿肥,他给人的印象就是一个忠实可靠的人,将保护文哥视为自己的使命所在,并无其他企图,但到最后当他想办法救下阿信时,他意外地收获到了一份可贵的兄弟情谊。

这么一来,这些人参与其中就都有了合适的动机,在现实社会中这些动机可能不成立,但是在杜琪峰的“江湖”中,它们看起来却又很有说服力。

杜琪峰的高明之处就在于他只用寥寥几笔就把所有人的身份地位或心理轮廓勾勒了出来,虽然比较浅平,但定位都非常清晰,这对于他的影片来说已经足够了,所谓江湖看重的是仪式,这在《枪火》中,是黑帮社团的做事规则,是奇绝华丽的枪战场面,是大家一起行动时的默契配合,也可以是熙来攘往港味十足的繁华夜市,甚至延伸到电影的拍摄手法,那是杜琪峰流畅精妙的剪辑与构图技巧,这些远比对一个小人物的精雕细刻有意思得多。

枪火

可是并不能说杜琪峰不重视他影片中的小人物,他们固然在影片的故事中处于社会边缘的位置,但发生在他们身上的传奇故事能够打动观众的内心,杜琪峰正是把这些打动人心的事件进行提炼与浓缩,然后用个人化的视听风格将其包装起来,形成了一种精简但却值得细细品味的电影文本。

而且,熟悉杜琪峰的影迷都清楚,他的非商业影片中有一个恒常不变的主题:宿命。

我自己的生存理念都是宿命。很多时候人都会重复犯错,不是重复一次,是不断重复,这就是人生。用在宿命上,人生是可爱的、可笑的、有趣的。

无论《枪火》的仪式感多么强烈,它最终的落脚点还是人物的命运。

这些人选择了当保镖,那就要冒着生命危险去和别人火拼,保护老大。

阿信未经得住诱惑,和老大的女人扯上了关系,那他要么被杀死,要么想办法活下来。

那个撑过了10分钟窒息惩罚的手下最后因为拿了一点钱就去为文哥挡子弹。

一群人等待南哥处理了肥祥以后才开枪杀死的那个无名杀手经历的漫长的煎熬

肥祥叔临死之前吃面时的镇定自若,中弹后面不改色地死去。

枪火

哪怕是一句话,一个镜头,都是精心设计出来的,角色的言行与仪式化的形式达成统一,或浓或淡的宿命色彩很自然地就流露出来了。

所谓的港味,经典怀旧只是表面,其精髓应是一套或戏谑或严肃的视听仪式对角色的艺术操练。

它不像现今的故事片,总是从一个尽可能面面俱到的戏剧性的故事出发,主人公,他的家庭地位,生长环境,行为举止,都要介绍清楚,生怕观众看不懂,结果所有的时间都花在了讲故事上,最终还非要得出一个有教育意义的结论才算完成了一部电影,这样的电影可能很多人看懂了,理解了,可是它太乏味,只顾着理清故事的前因后果,根本谈不上享受。

而《枪火》真的是一部能让人享受整个观影过程的港味电影。

“枪”

枪火

是杜琪峰作品中的灵魂。

杜琪峰对枪有一种弗洛伊德式的迷恋,因此有人说枪象征着男性的根,是一种力量的表现。

这种解释未尝不可,但未免过于浮泛。

至少在《枪火》中,枪首先是杜琪峰搭建的黑帮江湖中的一个重要视觉元素,就像武侠片离不开刀和剑,黑帮片也离不开一把擦得锃亮的枪。

枪火

新奇的是,杜琪峰并没有把枪当做杀人不眨眼的冷兵器,另一香港导演吴宇森也迷恋枪,但两者有着明显的不同,后者追求血腥狂野的暴力景观,开枪的动作幅度大,击中效果趋于写实,常伴随着激烈的情绪释放。

而前者则偏向冷静与节制,开枪的动作干净利落,不追求逼真的击中效果,甚至会有一种优雅的美感。

我希望我自己电影中表现的暴力是浪漫的,有美感的。

换句话说,杜琪峰并不注重写实,有一个美的感觉就够了,而且这种非写实感可以将画面的重心从残酷的枪战转移到对参加枪战的人的思考中来,留下一些空白时间去感受命运对他们的拉扯,这就是枪在电影中的第二个关键之处。

枪火

最后,枪也是电影中黑帮团伙关系的一个重要纽带。

枪火

这些人因枪而结识,进而产生了一种男性之间的兄弟情谊。

当阿鬼拿着枪要杀掉阿信时,他们刚刚形成的友好的团队关系即将分崩离析,

可最后,阿信毫发无损地从饭店走了出来,我们才知道原来这些人用枪给文哥的手下演了一出戏

伴随着那个颇为戏谑的配乐,这一次,是兄弟情谊战胜了钱权的欲望,一个不能再圆满的结局信手拈来

作为武器的枪,从大的框架来说,参与到了叙事之中,是一个不弱于主角们的存在。

“火”

《枪火》的魅力源资于浪漫化的仪式感,小到一幕静止的画面,大到一整的段枪战,都体现着杜琪峰的精巧构思。

枪火

枪火

比如偶尔会把影片中的主角放置在一个特别远的位置,显得特别渺小,有一种听天由命的无力感。

枪火

枪火

经常使用广角镜头,将画面中的场景扭曲变形,营造一种风格化的视觉空间,突出影片的浪漫色彩。 

枪火

枪火

枪火

将多个角色层次分明地编排进同一画框内,这种调度让构图产生一种心理张力,适合表现群体之间的微妙关系。这是一种非常电影化的手法,无需细致描写,即可表现出只能够由内心体会的意趣。

枪火

从整部片子的影调来看,以夜景为主,影像多是阴冷的蓝绿色,偶有暖黄色的灯光却更显凄惨,总体上是一个危机四伏、命数不定又略显荒诞的社会空间,一个现代化的江湖。

枪火

当然还有那几场枪战的复杂调度也叫人称奇,杀手如何寻找时机下手,保镖们是怎样手疾眼快地掏枪做出反应,双方又是怎样借助电梯、柱子、车辆、草丛作为掩蔽,摄影机又是如何冷静地捕捉众人面对危险时精神状态,捕捉他们搜寻对方时的眼神,某一画面又是在何处停顿有数十秒之久,哪几个场面进行快速的剪切来反映枪战的激烈程度……从头到尾都体现出一种恰到好处的分寸感,设计感。称其为枪战调度教科书也不为过。

枪火

一部电影具备独特新颖的风格比讲述一个主题深刻却又平平无奇的故事要重要得多。

着是《枪火》和《釜山行》的区别所在。

有人注重风格,他就会觉得《枪火》很有味道,有人偏偏喜欢戏剧冲突强烈的故事,那他会认为《釜山行》比较好看。

如今《枪火》在豆瓣已经8.7分,进不进榜单并无什么所谓,只是希望有更多的人注意到它,发现它存在的价值。

©本文版权归作者 眠耳 所有

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展开阅读全文

23

最新评论

  • 夜色温柔
    夜色温柔

    写的真的好,看到了很多没有发现的细节

    06-09 00:07 回复
  • 156****6146
    156****6146

    文章写的不错我全看完了

    05-22 20:31 回复

评论来两句...

23
评论 发送

还可以输入 300 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