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滩钟声

小格局里的“纸短情长”

N次放映室
2019-03-04 21:29发布影评

前言:主旋律影视剧存在其固有的局限性,而这种局限性大多是由过于恢弘的场面,过于宏观的思想,过于固话的积极向上造成的。

2018年——改革开放40年,可想而知,一大波歌颂改革开放的时代剧纷至沓来,这同时也是普通大众和剧评人难以逾越的禁区。没有经历那个年代的苦痛,我们无法感同身受;没有经历过改革开放的巨变,我们无法热血沸腾;没有经历成为了不敢评论的根本,当我们害怕自己的无知触痛了上一代劳动人民的内心,我们也就和如今的主旋律电视剧拉开了距离。《大江大河》固然很好,文本过硬,时代背景真实,演员表演到位,可是仍然没有跳出主旋律的舒适区。因为大格局不代表着普世,相反《外滩钟声》独树一帜的“弄堂”生活给出了主旋律的另一种表达方式!

1.改革浪潮亦是家长里短

无论是被殖民时代还是革命年代亦或是和平年代,每个平凡人都要生活。油盐酱醋茶,邻里聊八卦,这就是中国每个地区,每条小巷的人世百态。《外滩钟声》把地点放在了上海的弄堂,将时间回溯至激情燃烧的改革开放四十年,看似矛盾的时间地点,却碰撞出了不一样的岁月火苗。

动乱十年并没有被描写的惨绝人寰,相反,嬉笑怒骂中多了一份积极的悲观,以杜家兄弟姐妹为中心的梧桐里成为了那个时代底层人民的“伊甸园”,它更像一个符号,一个永恒,变化的是情感,不变的也是情感。

杜心生因为父亲的意外去世过早承担起了这个家庭,他在时代的洪流下成为了最平凡的修钟人,成为了时间的守护者。他见证了时代的快速变迁,城市的日新月异,而自己却始终坚守着外滩的钟声。他并非时代的弃儿,反之,他在那个膨胀的时代坚持自我,坚守家庭,放手让弟弟妹妹闯荡,让自己成为最坚实的后盾。你不能用今天的标准评价那个时代的平庸,杜心生代表了改革开放40年来的大多数,他们的价值就在于默默连接着过于与未来,用不变的家长里短抓住时代的尾巴。

杜心美作为新时代独立女性的代表,在弄堂这片小天地追寻自己的梦想,一反我们看惯了的女强人形象,心美敏感而柔弱,对于家人的牵挂与体贴总会让人不自觉得有所触动,那不是表演和台词的功劳,更多是源于生活的细节。而她波折的感情生活似乎更像是对时代的见证:从起先因为两个家庭的恩怨,到世俗伦理的禁锢,再到追寻本心重获挚爱,就是活生生一个中国男女情感的变迁史。相较于展现一个人的事业奋斗史,这段小格局的爱情历程更能见微知著。

杜心根作为改革开放创业青年的典型,他的缺点显而易见,却又直击人心,那个时代出现了太多的咸鱼翻身,以至于让我们忘记了更多的打道回府。杜心根在改革的浪潮下重获新生,展示自我,迷失自我,找寻自我,这一系列过程其实更接近于现实的我们。那些奋斗过后的大获成功往往有些断章取义,人生更像一个“正态分布”,有高峰也有低谷,并且会经历更长的低谷。

梧桐里的街坊邻居几十年如一日的八卦与和睦让我们看到每个时代的围城都大同小异,有些人想要冲到更大的包围圈,而有些人希望守护自己的“梧桐里”。时代的变化正体现在邻里之间的谈论话题,思想的变化也沉浸于这茶余饭后的调侃人生。

2.改革时代包容一成不变

《外滩钟声》的可贵之处就是让一座围城中的小人物成为了时代的见证者!一个充满变数与诱惑的时代是需要一小批”杜心根“去壮大,却不能丢下一大批的”杜心生“而动荡不堪。当21世纪的我们开始害怕平庸,却忘记了自己应该感谢平庸带给你的一丝温暖。每个人都想做时代的领导者,每个人都开始痛恨一成不变,却再也没有人可以安心做好自己平庸的工作。

稳定从来都不是弥天大错,它应该是绝大多数的生活常态,每个人都有展示自我的冲动,却很少有人隐藏自己寻求安静的生活。杜心生做到了,在那个时代这只是这个群体最普通的做法,而今天,再也没有这种”慢“,更多的是无奈,更多的是焦虑。我们总觉得这个崭新的时代容不下平庸,容不下安静。可是谁又能否定这个社会依然是平庸的大多数组成。

《外滩钟声》用极为克制的方式,寻求大时代下的小波浪。也在侧面告诉年轻的一代人,改革不代表着全民奔跑,更多的人应该学会和”平庸“独处,放低姿态,心平气和的面对自己终将庸碌的人生。

3.总结

《外滩钟声》并不是一部新颖的电视剧,甚至剧情有些老套。然而,其生活化的呈现方式与其他主旋律格格不入,正是这种略显随意的风格,带给我不同以往的时代质感,甚至让我想起了十几年前的《金婚》。我总以为,讲述大时代,必须要有小格局,必须要落到平凡群体心中的”梧桐里“!

©本文版权归作者 N次放映室 所有

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展开阅读全文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

评论来两句...

0
评论 发送

还可以输入 300 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