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牌上尉

开局一套皮,升级全靠演

电影榨汁
2019-01-29 22:13发布影评

《冒牌上尉》入选了2018年豆瓣年度电影榜单-冷门佳片第2名,这一指标可以说含金量很高了。

8.5分的高分比同年诺兰的二战巨制《敦刻尔克》还高,在我心目中入选年度10佳都不为过。

一部二战历史电影,并不是恐怖片,但很多看过这部电影的评论都说:18年所有恐怖片加起来都没它恐怖,看过之后久久沉浸在心理不适中。

导演叫罗伯特·斯文克,严谨扎实的德国人。从斯文克执导的履历来看,一直混迹于好莱坞商业片领域:《时间旅行者的妻子》、《分歧者2、3》、《赤焰战场1》,还有和蒂姆·罗斯合作的高分美剧《千谎百计》。总的来看导演的作品并不小众,除了剧集,电影作品知名度很高但评分都不高。当然评分高低与电影工业流水线上的很多因素有关,并不能证明导演的水平。

最终让斯文克突破8分的神作,却是这部反思纳粹罪行的历史电影。导演回到德国,拍了一部并非为票房的意识形态电影。但并未因为是意识形态电影,就降低了观赏性,斯文克将商业电影中积累的功力运用到《冒牌上尉》中,用一件二战历史上真实发生过的事件,警醒了整个世界。

本片对历史、对人性、对权力、对社会心理等主题的探讨非常深刻。每一个镜头几乎都可以用“细思极恐”来评价。

电影还获得圣塞巴斯蒂安国际电影节最佳摄影奖,以及第31届欧洲电影奖最佳音效设计。尤其是导演和掌镜运用镜头的手法,堪称惊艳,不少镜头可以说是教科书级别的。当弗朗索瓦·欧容被问到为什么要选择用黑白色调拍摄《弗兰兹》时,欧容给出的答案是:历史感和回忆感。《冒牌上尉》也是一部黑白色调电影。因为没有彩色,就更加考验摄影的构图、对比、运动、布光等方面,以及景框内的场面调度。

人性的扭曲、道德的沦丧,都源于一个德国小兵捡来的一套上尉皮肤……

冒牌上尉

故事发生在1945年德国本土,看到这个时间、地点,了解二战历史的人马上就会反应:德国马上就要战败,二战欧洲战场很快就会结束,被恶搞过无数遍的元首现在应该躲在柏林的地堡里渣渣渣渣渣渣……

还在负隅顽抗的德军要么直接被消灭,要么当逃兵苟活,总之都是炮灰。但当逃兵的风险并不比前线低,饥荒或者偷抢东西时被老百姓抓住,都是死路一条。更为可怕的是宪兵的追捕,逃跑的、掉队的、抢劫平民的……只要被维持军纪的宪兵抓到,一律等候军法处死。

主角也是个炮灰,而且也是一个逃兵。

他军衔极低,年龄只有19岁。

电影一开始的大远景,主角小炮灰在荒芜的土地上被宪兵追杀,个人命运的无力感油然而生。

冒牌上尉

此时的背景声音,是小号发出的凄厉扭曲且极不协调的哀嚎。号手吹奏的不再是冲锋时激昂的音调,像被掐住肠子时的苟延残喘声,倒是为接下来的罪行做了开场。

冒牌上尉

逃兵的命运很简单,都是一死,只不过是早死还是晚死的区别。就在这场游戏即将GAME OVER的关头,历史这台巨大的服务器突然皮了一下。竟刷了一波道具,而且就刷在主角的身边!主角在路边坏车里捡到一套皮肤。这套皮肤不是御寒保命的棉袄,也不是扛打回血的防弹衣,居然是一套全服稀有的上尉军官制服!穿上这套皮肤,主角瞬间从马上要死的小炮灰变成自带指挥buff的上尉。

冒牌上尉

穿上这身皮,主角的ID立刻从炮灰变为赫罗德上尉。仰视镜头里的小炮灰一扫先前的狼狈不堪。立刻拿腔作势起来,还演练起军官说话的腔调。人呐,一旦拥有权力,如果不能被约束,是多么可怕的一种存在。

冒牌上尉

冒牌上尉

穿上军官皮肤之后,冒牌上尉赫罗德遇到了第一个NPC。这个NPC也是个逃兵,虽然年龄老的几乎都能当主角的爸爸,但是他一见主角穿着军官服装,立刻敬了个礼,并且开始毕恭毕敬鞍前马后地伺候主角。

冒牌上尉

小炮灰初尝这套魔鬼皮肤带来巨大魔力,既然真有人认为自己是个军官,那就将计就计继续演下去。冒牌上尉和老兵来到旅店,威逼老板把今天的烤肉给自己吃。

在旅店,主演麦克斯·库巴彻贡献出一段细腻的演技。老兵见到烤肉立刻狼吞虎咽起来,而冒牌上尉不能暴露自己也是一个饥肠辘辘的逃兵。对于一个已经饿了不知道多少天的人来说,吃到烤肉那一刻的感觉应该仿佛到了天堂,但在周围人怀疑的眼神中他必须极力控制,那种把享受往下压的纠结表情让写满了讽刺。执导过《千谎百计》的导演斯文克,也把处理微表情的深厚功力用在了这部电影中,电影中多处微表情镜头极具讽刺性。

穿着上尉衣服的小炮灰,沿途纠集起这些和自己一样的逃兵,有杀人如麻的凶狠哥,还有两位防空炮兄弟,一起组成了一支所谓的“赫罗德特遣队”。他谎称自己是“元首”的钦差大臣,特遣队的任务是搞清后方的作战情况。

在冒牌上尉“收编”的过程中,其实老兵和凶狠哥第一时间都看穿小炮灰是冒牌的。但他们都没有揭穿小炮灰的谎言。为什么?因为这身衣服代表权力,只要在权力的庇护下,就可以自保。大家都为了活下去,谁还在乎这上尉是真的假的。曾经那个被追杀的小兵,套上一层皮,就敢以“元首”的名义发号施令。收编的逃兵像奴隶一样拉着冒牌上尉的车,这一幕像极了希魔曾经大权在握时的样子。

冒牌上尉

冒牌上尉

权力是一把双刃剑,滥用的结果可想而知。随后,冒牌上尉赫罗德一行随宪兵来到一个关卡。在这,小炮灰遇到电影一开始追杀自己的帅哥军官容克上尉。

冒牌上尉

前两天自己的小命险些就完蛋在这个人手上,吓得小炮灰脸部肌肉不断地抽搐。在极度恐惧中,小炮灰和容克上尉一起前往这一带关押逃兵的二号营地。不过,现在小炮灰有了上尉皮肤护体,面对两个和自己“平级”的军官,他收起恐惧,演技再次升级。在这个时间点,所有人都知道战争即将失败,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即便容克上尉翻了1万个怀疑的白眼,他也始终也没戳穿小炮灰的表演。把这个冒牌上尉介绍到自己管辖范围之外,了事。

在二号营地,容克上尉亲自把小炮灰引荐给营地看守——党卫军军官舒特。容克还给舒特使了个眼色,说赫罗德上尉是带着“元首”本人的命令来的。舒特见状立刻明白了,态度马上从怀疑转为殷勤。

其实舒特也有自己的私心:

虽然看他是管理这个逃犯营地的军官,但营地里关的都是德军自己人,并不是敌人,对这些被抓起来的逃兵如何处理由司法部说了算。说白了,舒特只是个监狱长,负责看守、警卫这个营地,没有对囚犯的处理权。舒特一直受制于驻营地的司法部官员汉森。

冒牌上尉继续升级自己的表演,经过和几个所谓的“大官”的交涉,远在后方的这些“大官”息事宁人的态度并不比前线弱。没想到,他们都同意把逃兵的处理权完全给这位所谓的赫罗德上尉。其实也不难理解这些官员的心理,柏林地堡里的元首都快自杀了,谁还在乎这些逃犯到底怎么处理。既然来了个愿意找事做的出头鸟,何乐而不为。

眼见自己的权力已经到达只手遮天的地步。赫罗德上尉指挥了一次灭绝人性的屠杀,一次性用防空炮“炮决”了上百位自己的战友。

本应是团结士气的军歌,这时却成了自相残杀的挽歌,上百个鲜活的生命唱着军歌,瞬间变成大炮下的断臂残肢。

冒牌上尉

虽然这部电影是黑白色调,但透过这黑白影像,看到一坑的人在几秒钟之内被炸碎……其震撼程度并没有因失去颜色而渐弱,反而因黑白这种肃杀的无彩色,显得比任何恐怖片还要恐怖。

画面最好还是看原片更为震惊。

这个年仅19岁的小逃兵,并不是什么大人物,就因为穿了一身上尉军服,就导演了一场人类历史上惨绝人寰的悲剧。人之初,性本……?

据史料记载,冒牌上尉在被盟军抓捕后,调查中一共挖出195具德军的尸体,有的战友甚至是被赫罗德亲手捅死的,因此他也得到一个“埃姆斯兰刽子手”的称号。

冒牌上尉

靠上尉皮肤犯下滔天大罪的赫罗德还是被宪兵抓住了。在审判中,他辩解他这样的行为是为了效忠国家,没有什么不妥。令人惊讶的是,审判他的纳粹认为他说的有道理,居然没有判他死刑。反而还夸赞他“有领导才能”,并决定派他成立一个行动队,在纳粹战败后继续从事抵抗活动。

听到这样的判决,赫罗德立刻行了一个纳粹军礼。

就这样,这个屠杀了上百战友的恶魔被当庭释放……

最后,电影在一个极其恐怖的镜头中戛然而止:

踏着战死者的累累白骨,赫罗德只身走向黑暗的森林。人性的扭曲才是最大的恐怖。

冒牌上尉

在播放演职员表的过程中,导演斯文克还安排了一个可能是2018年最“黑暗”的彩蛋。赫罗德特遣队一众人马,穿着电影里的戏服,背着枪,驾车行驶在现代德国的街头。他们肆意地在繁华喧闹的商业街搜身,要求行人拿出证件检查,还不时推搡这些不明就里的路人。

虽然第二次世界大战已经过去七十多年了,但这些被惊呆了的路人的真实反应是,没有一个人胆敢反抗,都乖乖地配合。他们不是演员,而是真真正正当下的普通德国民众……看到这种集体无意识屈服于权力,更有一种如鲠在喉的感觉,说不出的惊讶和不适。

冒牌上尉

导演通过影像和这种极端的街头实验的形式,让世人理解为什么这套皮肤能让年仅19岁的赫罗德犯下如此反人类的罪行。

同时,也提醒着世界:不要忘记历史,因为历史很有可能重演。


最后再来科普一下电影中人物的所属部队:

1. 从领章上看,主角冒牌上尉、老兵、凶狠哥、防空炮两兄弟都属于同一兵种——德国国防军空军,而且是空军中的防空部队。德国在二战中已经把本国的部队都消耗干净了,全境处在被盟军占领的边缘,这个阶段能活跃在战场上的主力部队,也就剩下保护国土的防空兵了。

2. 营地主管舒特很明显是个党卫军,党卫军纳粹德国最狂热的一个军事组织,组织架构和作用非常复杂。党卫军的职责覆盖极其广泛,管理集中营、执行种族屠杀、特务行动、军事行动这些往往都会交织在一起。党卫军有自己的直接作战部队,比如“骷髅师”,党卫军并不是都是特务和集中营守卫。

3. 宪兵,遇到赫罗德一行人的,以及最后抓住赫罗德的都是宪兵,也就是军队里的警察,这个就不多说了,基本全世界的宪兵都是这个作用。

4. 汉森是司法部官员,并不是作战部队,司法部其中一项职责是监所管理,监狱都是归司法部管。二号营地里关的不是犹太人,也不是战俘,都是德军的逃兵,都是自己本国人,所以理应由司法部说了算,而且汉森看军衔是最高的。

5. 追杀赫罗德的容克上尉,看领章容克应该是个陆军,也是陆军宪兵。

6. 最后审判赫罗德时,坐在容克上尉旁边的老军官是海军,当然这也不稀奇,军事法庭上什么兵种都可以,就像最后德国战败时,全军最大的官就属海军元帅邓尼茨了,他也接替希特勒当了一段德国总理。

当然,电影是一种艺术手段,没有必要太过较真每个人物的真实身份。真实的赫罗德在处死逃兵时并不是使用的防空炮,人物为剧情服务,没有特别大的硬伤就好。

©本文版权归作者 电影榨汁 所有

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展开阅读全文

56

最新评论

  • 电影榨汁
    电影榨汁

    确实,比恐怖片看得还难受

    手机用户177****9191: 第一次看冒牌上尉看得我毛骨悚然的,好像还是根据真实事件改编的。。。这扭曲的人性。。。

    2019-04-21 22:17 回复
  • 手机用户177****9191
    手机用户177****9191

    第一次看冒牌上尉看得我毛骨悚然的,好像还是根据真实事件改编的。。。这扭曲的人性。。。

    2019-04-21 00:07 回复
  • yb
    yb

    有空看看。

    2019-01-31 01:28 回复

评论来两句...

56
评论 发送

还可以输入 300 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