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雕侠侣

谈情说爱,他天下一绝

哼小哥与哈小妹
2018-11-05 12:31发布影评

有一事,表妹这几天一直想聊。

但写的人太多,倒不知从何说起。

如今冷静下来,收拾好心情,感觉可以来聊一聊。

毕竟像《寻梦环游记》说的:死亡不是生命的终点,遗忘才是。

我知道这篇文,在怀念声潮里不过沧海一粟。

可我想让他“活”得久一点,再久一点——

金庸巨侠去了,享年94岁,喜丧。

今年,过世的大师很多,我们在各样讣闻中,看见怀念,也看到杠精。

这一次,终于大家一致抱拳,道好走——

金书中曾260余次提到襄阳,郭靖黄蓉夫妇喋血苦守的襄阳,郭襄得名的那座襄阳城,在那旧城墙上,为他秉烛一夜。热土多情。

神雕侠侣

老中青三代金剧的演员,以角色之名,拜别。

昔年曾热爱的,勾起回忆;今日不可爱的,瞬间可爱。

萧峰泣笔

神雕侠侣

襄儿拜别

神雕侠侣

微博里信息闭塞的外星朋友,不再上来就刷:“很遗憾以这种方式认识你”。

朋友圈里的尴尬癌们,也终于治好——第一次觉得刷屏怀念不是矫情。

在表妹看,这一切一切,大概都因为,金庸的全民性。

他的书,是不分年龄,不分阶级,不分性别的。

武侠爱好者得见“侠之大者”,历史爱好者得见春秋至乾隆,美食爱好者得见“二十四桥明月夜”“好逑汤”……每个人的青春,在金书里都被妥善安放。

或许有人会杠:还是有性别之分吧,不是有句话“男看金庸,女看琼瑶”么?

这话表妹不认同,且不说它默认女性只爱看情情爱爱。

就说爱情,我对爱情最初的认知,最深的体会,也都是来自金庸先生——

你道他写侠高明,写事广博,其实他的爱情天地,亦有一种黯然销魂。

神雕侠侣

1

天地分开后,成了我们

金庸小说中,数《射雕》流传广,翻拍次数也高。

虽然好好坏坏,质量不一。

郭靖黄蓉这两个主角,倒都呈现出惊人的cp感。

早期黄日华、翁美玲经典版,94年张智霖、朱茵的俊男美女版,包括李亚鹏、周迅的“沙哑组合”,以及2017年热映的杨旭文、李一桐版,都各有其拥护者。

神雕侠侣

究其原因,还是这种看似格格不入、实际暗中互补的配对,是非常理想化的爱情模式。

灵动与木讷,外放与收敛,彼此相得益彰。

靖蓉是,《倚天屠龙记》中张无忌与赵敏也是。

神雕侠侣

金书在我看,成就极高的一点,在于他把正面人物写得很动人。

那些非常正、大、强的角色,服人不难,动人却难。

他写大侠,写美女,却不造神。

总会添些缺憾给他们,还不是小病小患,多是硬伤。

郭巨侠,智商拖后腿。张教主,优柔寡断招人烦。

黄蓉赵敏,绝顶聪明,行事极端。

神雕侠侣

险些就要不可爱——好在,都有彼此来弥补。

黄蓉是郭靖那不规则的一角,突出且明亮。

郭靖是黄蓉的底线,拉着她,拦着她。

赵敏是张无忌势不可挡的意外,是道义正统门外,珠光粉艳的一只妖。

张无忌是赵敏偏要勉强,也绝不能让人的笨牛一头。

神雕侠侣

对彼此,他们是黄沙大漠不曾有过的白衣金带、精食细脍、江南小燕;

是满脸煤黑,作乞丐打扮时披上肩头的貂裘与关怀;

是幽暗密牢中纤柔滑腻的足踝,是荒芜小岛上决然的天地同寿……

这样的爱情,好似天裂初时,女娲高擎着彩石,去补上那生命原有的洞缺。

当天地分开,便成了我们,流落在人间的某两个角落。

当我遇见你,仿佛日月分割,又再入轨;星辰散落,也终归其位。

一切都终于圆满。

2

天高地阔,却容不下我们

畸恋,也是金书爱情的一大主题。

有养父养女养成系:武三通与何沅君。

有送上门找虐、虐心虐身的虐恋:游坦之与阿紫,建宁与韦小宝。

有究极自恋、我那么美他居然敢不爱我:康敏与乔峰。

有冲破戒律清规的因性而爱:玄慈方丈与叶二娘,虚竹与梦姑。

有爱得深沉的“伪同性恋”:东方不败与杨莲亭。

神雕侠侣

……

写到这,突然很庆幸,我们的童年有金庸。

他不仅写英雄美女,对这样似乎是歪斜了的、不那么符合普世标准的爱情,也始终报以尊重理解,甚至是悲悯并鼓励反叛的。

比较能凸显的,是殷梨亭与杨不悔这对“情敌变女婿"的忘年恋,以及成为主角的杨过与小龙女的师生恋。最终都有幸福结局。

神雕侠侣

不悔的父亲杨逍,夺走了殷梨亭的未婚妻纪晓芙,纪晓芙为其而死,却给女儿取名不悔。

长大后的不悔,却偏偏爱上了殷六侠。

一往情深,“我的脾气很执拗,殷六叔是我喜欢的第一个糖人,我再也不喜欢第二个了。”

倪匡曾评价:殷梨亭的弱点,正是他吸引人之处。

是了,对于柔弱保守的纪晓芙,殷梨亭的软弱敏感,或许不如邪魅狷狂的杨逍有吸引力。

但对不悔这样活泼善良,乐观娇蛮的姑娘,殷梨亭这样的悲情中年,却有其独特的魅力与性感。

神雕侠侣

有一个普遍的误解,是我一直嗤之以鼻的。

就是有些男人会觉得,要把妹,先卖惨。

不错,这世上是会有由怜生爱的女人,像不悔。

但这种怜,不是同情,不是可怜,不是因为你惨。

而是感佩。

这种怜,是基于崇敬的。

感其情深,佩其品行,故而才会怜他为情所苦,为德所束,因为自己的父母,受如今的遭遇。

正邪、仇恨、伦理、年龄……这一对的爱情横亘的阻难,一点不比主角少。

但是不悔却处理得很好,或者说,金老爷子肯给她幸福。

另一对金庸肯给幸福的“畸恋”是杨过与龙女。

神雕侠侣

与靖蓉式“天性相吸”、悔亭式“由怜生爱”不同,杨过和小龙女的爱,在我看,乃是“遭际促成”。

二人的脾性并不合衬,是际遇使他们在一方天地里相处,逐渐成为彼此最重要的人。

孔庆东曾评价:“杨过和小龙女是天残地缺的一对情侣。”

这是说杨过断臂,龙女失贞。

但实际这些并非天生,也是遭际造成。

杨过在遇到龙女前,一直都处在一种自卑亦自狂的状态。

龙女也是孤清一人。

甚至她都不识得什么叫做“孤”,后来来了杨过,才懂得。

——世间若无阳光,我本习惯黑暗。

神雕侠侣

发生误会后,一路出山寻找杨过,几经生死……

全世界都反对他们相恋,听信黄蓉劝告再次生离,一路凄风苦雨……

小龙女提双剑苦战重阳宫,杨过救其于青松之畔,龙女自己重伤难顾,眼里只看得到他的断臂……

好容易拜堂成亲,心中却不约而同想:“咱二人虽然一生孤苦,但既有此日此时,实是福缘深厚已极。过去的苦楚烦恼,来日的短命而死,全都不算都甚么。”

直到十六年后的谷底重逢,才将所有的苦厄灾难、风霜雨雪,尽付龙女花前一笑。

神雕侠侣

可以说,从小看《神雕侠侣》、看金庸长大的我们,对于爱情的理解和定义,都会更宽广。大概也因此才能体会,为何很多不容于世的爱情,反而能走得很长久——他们是世界的逆行者。

幸得彼此相搀,哪有不珍之如命的道理?

3

上穷碧落下黄泉,再不见你

情深至无可再深,似乎只能以生死来计较,来句读。

我初中第一次读金庸,便是《连城诀》,可想而知我那时有多怀疑人生。

但正如被丁典上了一课的狄云,在这部几乎没有好人的书中,我也看到了一些动人——

当凌霜华被亲生父亲活活闷死在棺材里,却在临死前,在棺盖上用指甲刻下:

“丁郎,丁郎,来生来世再为夫妻。”

妾不负君,以连城诀酬谢为你我合葬之人。

神雕侠侣

她父亲穷尽一生、人人苦求的连城诀宝藏,在她眼里,不敌与爱郎合葬。

金庸评凌霜华,是人淡如菊。这傲烈,却也如菊。

丁凌之恋,生时虽然凄苦,终究死能同穴。

人间却还有那被遗落的孤雁,只能泪湿青衫、夜夜碧海听潮——

神雕侠侣

不仅“男看金庸,女看琼瑶”我不同意,连“男孩取名看金庸,女孩取名看琼瑶”我也不能同意。

金庸的角色名,也很有学问。

如诗如画,且不失钢骨的武当七侠:远桥、莲舟、岱岩、松溪、翠山、梨亭、声谷……

女角名也不要太美,尤其喜欢与植物有关的,芷若、红药、若兰、冯蘅……

神雕侠侣

冯蘅、蘅者、杜蘅,香草也。也可入药。

她那夫家便刚好叫“药师”——东邪黄药师,所居桃花岛在东,东属木,色青,故而他常穿青衫。

佛教中,东方净琉璃世界的教主,名为药师佛,故而取名为药师。

药师佛,传说能治众生贪、嗔、痴的医师佛。

黄药师却是三毒俱全。

他想要绝世武功秘笈;不仅爱生气,还喜欢迁怒;而当心爱的妻子冯蘅为默写秘笈而死,他又怅恨一生。立志伴妻,终生不离桃花岛,更打造漏水的花船,时刻准备出海殉情。

神雕侠侣

黄药师是我最喜欢的金庸人物之一,我会形容他是一个用意象美堆砌的人。

说其全身充满意象,是因为他美,他的一切都美,美到不真实。

说其堆砌,是因为他很矛盾。很复杂。

他一身青衫落拓,听潮按玉箫,批孔骂孟,顺便反朱……

这些看似是寂寥的,是潇洒的,是反叛的。

然而,真不在意就该不屑一顾,他却挖空心思写了很多诗去嘲讽孔孟。

不羁如他,住的地方却满是精致的形式主义。

亭子是有名字的,武功招式也要美美的:落英神剑掌、玉漏催银剑、兰花拂穴手……吃的食物也精细,所以教养出黄蓉的“二十四桥明月夜,玉笛谁家听落梅”……他似乎不尊礼法,但却很守大节,包括他对岳飞的崇拜,对忠孝的认同,这些都有他所反对的儒家思想。

神雕侠侣

在我看来,黄药师在思想上,其实是不孤独的。

虽然他极其享受自己的孤独,你非说像他这样的人还有很多,世界上是有人喜欢他的,他还要同你急哩。但其实,在中国这样的文化语境下,金庸写他的邪,保险的很,并不独,人人简直都爱上他了——

你以为清高是孤独,和寡是孤独,陋室与孤岛,也是孤独。

但在和寡之前,也总还有“曲高”二字,也就是说,尽管与“衮衮向风尘”的诸公对比,你是孤独的,是小众的,但其实还是有很多人欣赏你、与你那孤独的志。并普遍认为它是更高级一等的审美。还都肯去歌颂这种孤独。

诗人被贬时写的非主流诗,成就往往高于“俗气的”庙堂之作。

像那些个反叛人物、落拓的竹林七贤,在后世甚至当时,也都有许多欣赏他们的人,既然前路不是无知己,便都不算是孤独了……

没错,黄药师是一个极有魏晋遗骨、林下风气的人。

或者说明白点,他算是金庸偶像嵇康在金书中的化身之一——“药师形相清癯,身材高瘦,风姿隽爽,萧疏轩举,湛然若神,身穿青衣直缀,头戴同色方巾,文士模样”。这描写,多么像嵇康?

但他又写了那么多不嵇康的地方,这大概就是我推崇我的偶像,但留给世人的一丝清明审判。良心啊。

神雕侠侣

黄药师在我看,只有爱情是孤独的,因为本可以赌书泼茶,却断送了。

好,你走了,我便自我惩罚,以终身寂寥祭你。

再不济,还能在孤岛上,终生陪伴你的玉棺。

——谁知不能,女儿不省心,只好出岛找女儿。

再再不济,还能打造一艘精致花船,供上我画你的小像,搜罗到天下最精巧的珍玩,在某夜携了你的玉棺,趁月夜出航,吞风吻雨,任海浪冲碎船身,同葬大海。

——谁知又不能,女婿不省心,粗人一个,死便死了,还坐了我的花船。

药师与冯蘅的爱情,是旗鼓相当,心领神会。

也是高开低走,从云端直堕深渊,是本可以按最高标准去圆满,却只能一次次降低底线,依旧不能相守的怅恨。

神雕侠侣

这样落差极大的爱情,还有阿朱萧峰,虽然他们没有那么多精巧的诗意,但塞上牛羊也令人向往,可惜终究空许约。

在八苦齐聚的八部天龙里,他们成为有情皆孽的众生形态下最冤枉的一对。

上穷碧落下黄泉,最恨不过——我们曾离幸福那么近,那么近。

神雕侠侣

人生最可怕,便是心怀希望,却戛然而止吧?

好比我,曾满心希望老爷子能再改新修版,撕毁一些情节,因为就算给郭靖黄蓉、杨过龙女、阿朱萧峰加上无数页纸的肉麻情话,我心中最动容还是——

“生,你背着我;死,你背着我。”

“不是老了,而是我的过儿长大了。”

“阿朱就是阿朱,四海列国,千秋万代,只有一个阿朱!”

可惜,如今再不能看到那一天了。

金老的去世,按说并不算戛然而止,高寿喜丧。

为何我们却如此悲伤?

大概因为我们太习惯有他在,做我们坚实的后台。

人生也好,爱情也好,总归有他在。

带我们去体味,去触碰。在我们告别了少年无忌、却还不敢说老来不悔的这个阶段,继续做苦海明灯——他却就此别过了。

今番良晤,豪兴不浅,他日江湖,明朝情海,小友们都将独自去闯了……

微信搜索公众号dusheCD回复自己想看的电影名,获取福利资源,你懂得!

神雕侠侣

©本文版权归作者 哼小哥与哈小妹 所有

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展开阅读全文

43

最新评论

  • 詠遠
    詠遠

    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

    06-30 05:05 回复
  • 幽灵
    幽灵

    经典,十个字以上也是经典,不对吗?

    04-05 18:10 回复
  • 詠遠
    詠遠

    ........

    03-18 06:43 回复
  • 告辞?
    告辞?

    123321123321

    01-10 05:41 回复
  • 吉橙工作室
    吉橙工作室

    好不要脸,抄袭柳飘飘了吗的原创影评,还不标明来源作者,举报了!

    2018-11-06 13:59 回复

评论来两句...

43
评论 发送

还可以输入 300 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