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贝人生

电影 | 剥夺的一干二净,但却很值得一看!

心上人
2018-09-26 00:00发布影评

多想早点结束,太压抑了……

看完这部电影后,一股挥之不去的沉重压在心头。

像石头般沉重难耐,像迷雾般迷惘虚无。

《分贝人生》

分贝人生

一部马来西亚的剧情片,但是从导演到演员却都是华人。

虽是旁敲侧击,没敢直接指明,但还是逃避不了只在电影节露面的厄运,我们心知肚明就好。

19岁的阿强和5岁的惠珊是一对兄妹。

由于家境的窘迫,妹妹没钱上幼儿园,天天跟着哥哥在一起。

分贝人生

吉隆坡的夏季潮湿闷热,取水车几天后才会来。

没有水用,阿强就带着妹妹和很多瓶子四处找水。

分贝人生

他们躲在公厕隔间里,因为没有水公厕,臭气熏天。

我以为他们没有家,就像《当幸福来敲门》的场景一样。

分贝人生

但他们只是来公厕找水,清洁阿姨推着一桶桶水,定期来冲刷厕所。

她在另一个厕所忙活的时候,兄妹俩就麻利的用空塑料瓶尽可能的装水。

他们有家,家里还有一个有间歇性精神病的母亲。

妹妹很懂事,在哥哥做饭的时候会哄妈妈吃药。

分贝人生

这天是妹妹的生日,阿强煮了两个鸡蛋,裹上红色素,给她庆生。

三个人只有两个蛋,无声的现实诉说着生活的窘迫。

分贝人生

但窘迫也不少快乐,妈妈拿出来给妹妹准备的红包。

哥哥站在一旁打趣说妈妈偏心,他生日时就没有红包。

分贝人生

妹妹把珍贵的红鸡蛋给了妈妈,希望她身体健康。

妹妹6岁了,却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能上学。

母亲的沉默,哥哥的安慰,上学的希望渺茫,现实夺走了她太多美好的幻想。

分贝人生

每天穿着夹拖,背着小书包带着自己唯一的布娃娃,和哥哥呆在一起。

哥哥阿强也属于边缘人群,中学没上完,在修车店打工,趁老板不注意就偷零件出来卖。

唯一的俩朋友爆头和阿飞也是社会上的混混,在洗车店打工,偶尔会干点偷车的营生。

分贝人生

虽然生活在淤泥里,但他们因为妹妹惠珊的存在,变得美好快乐。

分贝人生

爆头提议既然是妹妹生日,应该买蛋糕来庆祝一下。

来到蛋糕店,妹妹左顾右看的不能做出选择。

说每一个都不想要,倒不如说每一个都是什么滋味,她根本不知道。

很少吃过蛋糕,她根本不知道自己最想要的是哪一个。

分贝人生

在店员的推荐下,哥哥买了个巧克力口味,刚赚来的钱转手换成蛋糕,阿强丝毫没有存钱为以后的意识。

也许活在当下最重要,也许及时行乐最好,也许能活过今天已经满足。

骑着摩托唱着歌,在生活的夹缝中他们求得一丝残喘,尽量快活就算所有的意义。

分贝人生

没机会上学,只有一个破旧的布娃娃,家里用水困难需要跟着哥哥四处找水。

我们会觉得妹妹很可怜,其实并不。

很多时候,当局者并不觉得自己很值得可怜,就像妹妹,买到了没有吃过的巧克力蛋糕,还得到了一支小烟花。

她觉得自己是天下最幸福的小女孩。

分贝人生

在路上,她发现自己的娃娃不见了,要哥哥带他回去找,吵吵闹闹中,两人发生了车祸。

哥哥受了轻伤,妹妹当场毙命。

分贝人生

阿强想看看妹妹,却被护士拦在门外,必须拿着出生证明书,才能把妹妹的尸体领走。

来不及悲伤,阿强带着母亲回家,翻箱倒柜的找出生证明。

分贝人生

母亲精神终于崩溃,不断的发疯,打砸家里本就不多的物件。

在他逼着母亲吃下药后,母亲才虚弱的告诉他妹妹根本就没有出生证明。

关于妹妹的身世,影片没有多做探究,不管是捡来的还是黑户,阿强都不能把妹妹从冰冷的太平间领出来。

分贝人生

阿强出门想办法,母亲则偷了别人家门口的水,给妹妹洗衣服。

在她心里妹妹可能还没有死,在阿强心里把妹妹接出来远大过歇斯底里的痛哭。

分贝人生

爆头阿飞知道此事后,纷纷帮忙想办法,既然没有证明,那就造了假的好了。

但是造假证需要两千块,阿强只得回家找母亲,请求母亲把铁盒子里的积蓄拿出来。

分贝人生

一个蛋糕四十块,一个假证两千块,爆头阿飞既然是兄弟,这点钱都拿不出来吗?

想了很久,脑子里浮现出两个答案:一他们都是过了今天再想明天的混混,身无分文是常态,没有积蓄可借也可以理解。

二,救急不救穷,不管你是什么天大的事,有多少江湖义气,在钱的问题上,所有人的无比清醒。

阿强没有工作,手也不干净,母亲是个精神病,常年需要吃药,父亲杳无音信,还要带个妹妹,吃饭都快成困难,哪有钱还上这两千块?

分贝人生

阿强拿着家里所有的积蓄,去办证,接到了朋友的电话,说可能会有办法。

朋友小川是个好心人,觉得有个议员可能可以帮上忙,正好他家里有派对,可以过去问问情况。

跟着镜头,我们跟着他们来到了吉隆坡富人区。

路边停满了各种豪车,连好几天去一趟他们那边的水车也有。

分贝人生

阿强和妹妹要去公厕偷水,母亲要去邻居家偷水,无比珍贵的水资源在这里随处可见。

在小川找议员谈话时,一种巨大的落差感升上心头,阿强连吃带拿,然后匆匆和伙伴离开。

阿飞临走时不忘偷辆豪车,如果卖了明天就能去做假证,接妹妹回家。

三个人正觉得问题迎刃而解时,发生了车祸,他们撞到了一个骑摩托的人,然后惊慌失措的逃跑。

分贝人生

阿飞和爆头怕警察找上门,在擦干净指纹后弃车逃离。

有人说这个轮回是多余,其实则不然。

他一直在找到撞死妹妹逃逸的凶手,但当他撞翻别人逃跑后,他突然明白了什么。

也许被撞者醒来,也想自己找凶手一样找自己?

也许肇事逃逸的司机,也因为穷困的自身条件迫不得已逃跑?

他突然陷入了迷惘,妹妹死了他却不知道该怪谁。

分贝人生

《分贝人生》其实只是现实的拆分,把“分贝”二字摞在一起的“贫”才是生活的真实质地。

就像公厕只安面盆水龙头,却不接下水管,只做表面工作,公厕装的很现代化,却避不开缺水的尴尬境地。

分贝人生

富人区豪车满地,有用不完的水资源,但水车却几天才去一趟贫民区。

生活的贫苦,资源的贫乏,经济的贫困,让阿强喘不过来气。

要么就坐好(接受),要么就去死。

分贝人生

更可悲的是,自己没有足够能力改变命运,固定工作中学毕业以下免谈,对于知识及改变境遇的能力,他也是贫弱无力的。

贫瘠就像不孔不入的蛀虫,一开始妹妹死了,阿强在病床上醒来,看着妈妈问妹妹。

得知真相时,他没有流泪,妈妈感情也略显滞后,为什么?

贫穷不仅指物质生活和精神世界贫瘠,还有情感的极度匮乏。

分贝人生

有能力没得到,你可以用悲伤来表示懊恼,没能力又没得到,就显得理所应当。

可是因为没有出生证明,妹妹的尸首就只能躺在医院冰冷的天平间,理论上成立,但情感这一关无论如何过不去。

就像电影《1942》,年三十,一个未出阁的姑娘,换了一盆小米。

人命不值钱,眼泪更多余。

人永远活不成神,但却可以活成牲口,无力反抗就受着,多苦都得咽下去。

分贝人生

阿强开着偷来的车,去接母亲,母亲吃着他从派对顺回来的鸡腿,让他看自己连夜给妹妹赶制的学校新制服……

阿强不知道车要开向哪里,天空突然下起了雨,耳旁响起妹妹常唱的歌谣:回家吧,回家吧,我们一起回家吧。

分贝人生

电影没有给出结局,也许结局就在生活中,永无尽头的无力可能是唯一的结局。

已知的结果,却要花上一生的迷茫与无力度过,像一潭淤泥无力抽身,还要残酷的去想生活的意义。

分贝人生

阿强骑着摩托车为生存奔波,为妹妹的事奔波,路过一块很大的招牌:吉隆坡与你同在。

想来也可笑,没事的时候,你与我同在,我需要你的时候,你只与文字同在。

分贝人生

想来真悲哀,母亲患有精神病,阿强带着妹妹讨生活,打水时一栋楼的邻居却没有一个人愿意帮一下他们。

生活的贫困固然艰辛,情感的贫瘠好像更绝望。

分贝人生

关注下方二维码,后台搜索:分贝人生,即可观影

分贝人生

关注上方二维码,后台搜索:分贝人生,即可观影

©本文版权归作者 心上人 所有

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展开阅读全文

26

最新评论

  • 吝啬
    吝啬

    幸好七十年前那群人比其他国家的人都出色,幸运有人替我们负重前行,最幸运的是我们生在这个国度……

    10-29 20:30 回复
  • 开会员没一点用
    开会员没一点用

    引进这部电影审都不用审,让国人看看别人过的什么日子,不然哪来的自豪感。

    10-28 14:17 回复
    1
  • baomm
    baomm

    厕所忙活的时候,兄妹俩就麻利的用空塑料瓶尽可能的装水。

    04-12 00:11 回复
  • 戎戎
    戎戎

    钱字双戈,勾去多少良心,穷之一穴,难杀多少英雄。穷人在十字街头耍十八刚勾,勾不到亲朋好友。富人在深山舞一根铁棍打不散骨肉亲人。

    02-26 18:11 回复
    4
  • 海盗阿卡
    海盗阿卡

    想谁帮你?没人帮的!富在深山有远亲,贫在闹市无人问,只有自己给自己打气,一个朋友,14岁从吕梁地区来我们这里,整整奋斗了二十多年,现在生活也还可以(比我强),人不能怨天尤人,这种家庭就自己挣扎吧,总有出头的一天,希望没了就什么都没了!

    01-05 19:53 回复
    1
  • 苏溪说
    苏溪说

    光看介绍就很压抑了

    2018-09-26 16:05 回复
    2

评论来两句...

26
评论 发送

还可以输入 300 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