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河故人

撕裂与寻觅的悲剧

2018-06-16 23:32发布影评

山河应犹在,似是故人来。

汾阳是贾樟柯的母体,也是沈涛根深蒂固的自由与归属。

家乡不仅是贾科长影像里平淡生活的写照,更是远离故土的他们寻根的方向。《山河故人》犹如一面解剖人与人之间情感分化过程乃至寻觅家乡归属感的真实写照,影片围绕家庭的构建到解构最终彻底忘却,这是寻根到忘根的时代悲剧,亦是家乡归属感的渐行渐远。

沈涛是山河依旧雄伟壮丽但故人却道变心的见证人,她至始至终都未曾离开过汾阳,她虽扎根于此却参与了故人的种种离别,以及或重病回家或安详葬于故土或再也无法踏足故土的结局。家乡对于沈涛而言是自由的向往,但也是对于故人点滴思念的象征。

梁子重病不得不归乡寻求帮助,老父亲安详老死最终葬于家乡,他们都在岁月磨砺里最终回到汾阳,属于这个承载着他们过去甚至将来的故土,这是他们落叶归根的归属感。因反腐风波而移民加拿大的晋生再不逢敌手却身穿中国衣衫喝着中国茶怀念着回不去的家乡,儿子到乐更是上一代人悲剧的产物,到乐自称为试管婴儿显示出他脑海里早无家乡的记忆,他是一代无根的孩子。沈涛的扎根故土到到乐的无根现状,家庭的构建到人与人情感之间的分化流离,这皆是时代迅速发展的悲剧。

贾樟柯镜头下三段故事给予无限刻画家乡的柔情与悲凉,家乡的归属感在扎根到无根的时代过程中浑然天成,于我而言最为悲凉的并非到乐,而是至始至终伫立家乡却经历着人与人残酷分化以及故人难归的沈涛。

这是一段关于家乡归属感的故事,也是一段寻根的时代悲剧。

山河故人

离别是悲欢,故人心易变。

由不同画幅所呈现出来的三个时空故事,不如可以谈之为沈涛一生的横截面即青年、中年和老年,贾樟柯用极为生活化的镜头将历经悲欢离合,生老病死的平淡生活真实地向我们所展现,没有明显情节点和矛盾冲突却依旧令我难以忘怀,关于汾阳山河依旧,关于故人早已分离。

每个人都陪伴着沈涛走过一段路,这是关于离别的故事。

梁子理想中自己能够意气风发重归家乡以令沈涛拒绝自己而感到悔过,现实却是他拖着肺炎病回到家乡并接受沈涛的救助,犹如困住的老虎被现实桎梏。梁子将自己最为珍贵的高端产品都赠与沈涛却不敌晋生的追求,他是现实与理想破灭的写照。梁子陪伴着沈涛经历了青年的不羁与最为纯粹青春年华,但最终在沈涛亲手给他的请帖里背井离乡。梁子与沈涛的离别,是爱情与友情的分界线。

崇洋媚外的晋生向来自负狂妄,他便是红色桑塔纳“德国技术与中国身体”最直观的写照,反腐活动中晋生逃至加拿大,虽然穿着中国服饰并要求儿子学习中文却仍然无法回到故乡,他内心对于根的怀念移植于儿子到乐学习母语却不尽人意。晋生陪伴着沈涛从青年走到中年最终离开汾阳去追求自我。晋生与沈涛的离别是天注定。

三角关系是贾樟柯电影常见的仪式感,最为深刻的便是黄河边上三人刻意形成三角的站位。在沈涛给梁子送去请帖路上陨落的飞机不仅是象征着梁子的离去,更是他们三人关系的开始崩塌。沈涛始终扎根于汾阳,梁子背井离乡最终循着仅有温情而回到故土,远隔海峡的晋生拥有无数枪支却再也没有过去的敌人,友情的破碎到婚姻的崩塌,他们都在恰当的时机与沈涛离别,他们都短短参与了沈涛的一生。

老父亲从女儿与晋生交往的沉默到操劳离异女儿下半辈子,老父亲陪伴着沈涛从火车起点飞驰到家乡的终点,最终在最初的火车站溘然长逝,这是沈涛第一次面临着死亡的离别,也是沈涛对于生命以及亲人的转变。当在异乡医院里沈涛说要将父亲送回故土并走入走廊尽头的片刻,一个拉镜头令我陷入了深思,火车站与医院,沈涛与老父亲,死亡与思念的分离。

到乐是被两个世界甚至是文化所抛弃的无根的人,他延续了上一代人甚至是快速时代发展遗留的悲剧,系在颈间的英伦围巾和不明白为何下跪的到乐与母亲分别在始终会有终点站的慢车里,麦穗饺子和钥匙都是沈涛仅留给即将分别的念想,沈涛开始懂得她与到乐的距离不仅是汾阳与上海的距离,更多的是两人感情分化的距离。到乐陪伴着沈涛坐过漫长的火车到达分离之际,穿越海峡的呼喊是他们仅存的心灵感应。

每个阶段里沈涛都在不断失去,而离去的人们又向我们流露出归属感的意义。也许是那把梁子抛向远方的钥匙失而复得,也许是到乐移情到与母亲相似的中文老师,也或许是晋生仍刻意收藏着枪支,都是离别间归属感隐隐作怪的表现。

山河故人

互为镜像的自由,自由束缚的移情。

沈涛和Mia是影片里极为相似却毫无直接联系的对立人物,自由是两个女人与生俱来的追求。沈涛放弃梁子进而与晋生离婚最终留在故土汾阳,沈涛对于自由的诠释便是驻守故土;Mia远走他乡进而坚决离婚最终接受姐弟恋,Mia对于自由的诠释便是离开祖国,她们唯一的情感连接是到乐,这也是两个时空情感的连接。

未来故事里更多渲染了自称试管婴儿的到乐对于自由的追求,正如到乐所言他没有传统家庭里父母角色的归属感使得他向往自由,在中文老师身上他看到了记忆里母亲身影,沈涛亲手赠予他的钥匙再一次被Mia所询问都是贾樟柯有意的安排,他移情于与母亲形象相似的Mia也是他找到自我归属感的呈现,从而他只对着海峡呼喊母亲的名字而再无重回故土的念头。

尽管时间带给他们太多的改变,但有些记忆却如同永不改变的山河永葆于心,就像忘记母语的到乐仍然挂着的那把钥匙,就像孑然一生的沈涛在雪中仍跳着那年的舞步。

时光都没有忘记故人在心中的痕迹。

山河故人

离别娓娓道来,发展与情感的对立。

贾樟柯在此部影片关于音乐的运用也是花了大把功夫,至今仍挥之不去的便是属于沈涛离别的音乐,是一段极为独立又饱含着离别象征意义的音画并行,令四次离别更显现出沈涛内心对于情感断崖和分化的逐渐清晰。

一起坐摩托一起吃饺子的梁子留下请帖从而选择背井离乡,沈涛独自无言望着远去梁子背影,纯净自然、具明显阻隔且仿佛心跳的吉他声将镜头代入DV中广袤森林里燃起的一把火焰,音乐娓娓道来,我仿佛在音乐中听到了沈涛泪流的场面,这是沈涛告别梁子的有言。

喜事变丧事的医院,沈涛面对父亲离世而痛哭流涕,当她颤巍走入走廊尽头,意犹未尽的拉镜头中虚渺纯净的吉他声再次渐入,沈涛无言痛哭和缥缈音乐在空荡的空镜头里展现无遗,这是沈涛告别父亲的无助。

沈涛望着大口吃着麦穗饺子的到乐转而到坐着慢车的离别场景,属于沈涛离别的音乐再一次出现于画面,沈涛期盼与儿子独处转化为音乐丝丝环绕的飘渺希望,沈涛仅有的挣扎与注定的分别在音乐里互相缠绕,这是沈涛告别儿子的无力。

到乐与母亲不仅是海峡距离更是心灵距离的阻断,伴随着特属于沈涛离别与思念的音乐,我似乎感知到到乐的牵挂与疼,这是沈涛与儿子相望却分离的呼声。

半野喜弘的《The River》是属于沈涛离别之际内心状态的音乐化,旋律飘渺又带有忧伤的音乐给予现实离别之际与内心思念牵挂的差异性,让我多次不禁感同身受。

叶倩文的《珍重》伴随着剧情需要而出现,晋生与沈涛感情的开始源于这首歌,到乐与Mia感情的开始同样也源于这首怀念金曲,这是一个情感时空必然的巧合。在影片中由传统CD到Ipad再到黑胶唱片的演变,是一个双向的发展方向,即是时代科技迅速发展里人们情感缺失,也是生活的返璞归真,通过复古逐渐寻找过去的倒退。

山河故人

情绪符号化与仪式感,真实亦象征。

梁子与沈涛共吃饺子进而引发晋生与沈涛摊牌,到乐吃下沈涛亲手包的麦穗饺子进而坐在离别的慢车,饺子在中华文化中象征着团圆和祝福的含义,而影片都是离别悄然的象征,最终只剩下沈涛独自包着饺子,在雪中跳着那年一起跳过的舞蹈。

不仅如此,贾樟柯将早年利用DV拍摄的素材与特殊处理的画面通过剪辑加入影片中产生碰撞, 1999年春节街道上拥挤人群和舞狮队伍相互碰撞,悲凉音乐和鼓声以及喝彩声形成鲜明对比,虚化的人群画面突出涛和梁子骑着摩托驶过,显现出他们日后的悲剧,同样也将往昔岁月留在记忆里。大量抽象现象与数码像素效果的片段穿插在影片中,类似于运煤火车事故的纪实类影像并没有造成突兀反而是增添了整部影片真实性和神秘性,这也是贾樟柯特有的魅力。

贾樟柯重视仪式感和符号可谓是众所周知,伴随着梁子出现的关公与冰河在一次次关系改观后由小裂到大裂最终到彻底冰封,或者说开头结尾《GO WEST》从群舞到独舞的强烈对比,都是导演无意中留给我们的刻意。

就是这样三段并没有戏剧冲突的故事,也就是这样几个没有超出自己真实处境的人物,关于现实中离别的无力感,关于故人心已变的沧桑感,一种剧烈的疏离感和被撕裂的痛楚,在他们中看到了不忍面对的现实真相,这就是贾樟柯想要我们认清的世界。

唯有山河依旧,故人仅存于心。

山河故人

©本文版权归作者 所有

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展开阅读全文

24

最新评论

  • 118
    118

    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

    07-03 03:17 回复
  • `二愣子
    `二愣子

    o(︶︿︶)o 唉,看完感慨太多

    2018-12-22 21:37 回复
  • 手机用户181****4406
    手机用户181****4406

    明明晋生是跑到澳洲去了一直在说加拿大。。。。。

    2018-10-14 12:40 回复

评论来两句...

24
评论 发送

还可以输入 300 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