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梦环游记

寻梦环游记:重逢的新世界

新浪潮小陈
2018-06-16 16:55发布影评

看完《寻梦环游记(Coco)》的几个小时里,我不断单曲循环着主题曲《Remember Me》,影片的一幕幕也从温柔的弦歌人声里跳脱而出,覆盖了整个脑海,小米格尔可爱的笑容,街道上五色斑斓的亡灵节旗帜,歌神墓地里骄傲的吉他和纷飞的花瓣以及那一张被几乎撕毁了的泛黄合照......凡此种种,几乎像磁石一般放射着温暖而强大的力场,把整个雾霾沉沉的下午都过滤的晴朗而熠熠生辉。

不得不承认,从看到电影海报到影片的前二十分钟,我一直认为这只是一部关于音乐梦想的励志电影,影片配音虽然加进了浓重的西班牙语口音来营造更为原汁原味的墨西哥风情,但除此之外似乎就显得乏善可陈。直到小米格尔使劲将指尖滑过吉他的五弦,墓地里的花瓣随之惊起,仿佛瞬间找到了通往另一个世界的钥匙一样,影片的结构也从单一的凡人世界扩展出了另一个与之平行的亡灵世界。在亡灵节,故去的人们可以通过铺满花瓣的长桥去与活着的亲人团聚,而由健在的人们的思念所存续的亡灵的生命依旧可以在这里自由自在的生活,直到对岸已无人想起之时,才会最终消逝。影片巧妙地将思念和回忆的情感物化为另一种生存状态,又在这一种看似简单却十分合理的行为逻辑里找到情节推进的线索。在这一份亦真亦幻的关于传统节日的解读里突破了预设主题的桎梏,又在梦想的楔子被翻开之后,释放出了更为宏大而完整的时空架构和生命观感。

没有故弄玄虚的哑谜隐喻,也没有过于复杂冗长的细节记叙,影片在想象力的简洁与丰富之间做出了最好的取舍,又在表现力的紧张与松弛之中极大的发挥了动画电影特有的成熟的幽默感。迪斯尼与皮克斯在继2015年的《头脑特工队(Inside Out)》之后再一次展示了其极为纯熟且游刃有余的“造梦”技术,而这一次的尝试因为有了现实世界的映射与嫁接而显得更为真实可信。为了得到曾曾祖父歌神的祝福,小米格尔在亡灵世界里乔装前行,最终得偿所愿,却因为路遇的流浪歌手埃克托的突然出现而导致情节反转。最终冒牌歌神在巨大的嘘声里身败名裂,而小米格尔则在黎明前回到了现实世界。

当小米格尔手拿吉他与耄耋的曾祖母唱起全片的主题曲时,在场观众无不感动至深,而这也是全片酝酿已久的情感高潮。这首象征着重逢与团聚的歌曲作为关键元素不但勾勒了全片纵横两向的清晰脉络,也陪伴了曾祖母可可对于父亲归来一生的守望和期待,而正是她的思念,使得其父的灵魂在亡灵世界里得以延续,也使得这个视音乐为瘟疫的家庭得以维持着一点欢乐的种子。我想,作为伏笔,影片有意将人物设定的时间跨度拉长,以显示人生的短暂和亲人终将分别的无奈,而在这里,父亲所教会的歌声跨越百年的悲欢离合,跨越每个人所无法逃避的必然宿命,所传达的家庭的温情和爱的力量终于冲破了亡灵室里层层叠叠素未谋面的长辈的照片的形式而无比真切的融化进了更为宽广的时空维度和情感温度之中,像不息的灯火一样照射进了每个人的内心深处。

影片在两个世界的人们欢聚一堂的歌舞声里结束,对于一起经历了其中几经翻转而颠沛流离的情感体验的观众而言,此情此景卸下了方才汹涌而来的百感交集的情感洪流,赠给了所有人感同身受的巨大快乐。在离开影院时瞥见影片构图简单的海报,小米格尔和其父埃克托手拿吉他,在铺满花瓣的亡灵桥上欢歌,似乎突然有了无比丰富的意义。而正如两个主角在音乐声里嘴角幸福地高高上扬一样,这部影片也成为了我的电影世界中再难以抹去的一种欢乐与笑容。

文|希童

©本文版权归作者 新浪潮小陈 所有

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展开阅读全文

10

最新评论

  • 悅

    家庭的温情和爱的力量终于冲破了亡灵室里层层叠叠素未谋面的长辈的照片的形式而无比真切的融化进了更为宽广的时空维度和情感温度之中,像不息的灯火一样照射进了每个人的内心深处

    07-26 16:44 回复
  • 微塵
    微塵

    没有故弄玄虚的哑谜隐喻,也没有过于复杂冗长的细节记叙,影片在想象力的简洁与丰富之间做出了最好的取舍,又在表现力的紧张与松弛之中极大的发挥了动画电影特有的成熟的幽默感。

    05-27 08:59 回复

评论来两句...

10
评论 发送

还可以输入 300 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