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娣

我们是一双落单的袜子,外形不好看不也相衬.....

宋涵杂谈
2018-04-25 19:24发布影评

莫娣,你可以教我画画吗?

画画是没法教的。于我,只要有一扇窗,一枝画笔和颜料就够了。

那你的画,你的灵感是从哪里来的?

那些画面就在我的记忆里,浮生一切都被框成一幅画,而且,你知道,我们所求不多……

这是莫娣和她为数不多的一个朋友之间的对话。

莫娣·刘易斯Maud Lewis是加拿大最著名的民间艺术家之一,生于1903年3月7日,于1970年7月30日因肺病于医院病逝。

这是莫娣本人,因为关节炎,手指关节全都变形。

莫娣

但是挡不住她作画的直觉和本能,这是她的作品:

莫娣

莫娣

有没有发现,色彩极为明丽,而画面极为纯净,朴素的生活场景里蕴藏着饱满的生活热情。

2016年,根据莫娣真人真事改编的电影《莫娣》(Maudie)上映,豆瓣评分高达8.9分。

她不光患有关节炎,腿还有点瘸。

年轻时遇人不淑,未婚先孕,在20-30年代的加拿大,也仍然是家丑一桩。

孩子生下后,家人骗她说孩子畸形,而且生下来就死掉了,而其实被她的兄弟卖给了别人。

也许是因为这个打击,也许是因为父母的离世,总之 ,莫娣被她的兄弟送往姨妈家寄住,因为她看上去似乎情绪不稳,连自己都照顾不好。

姨妈把她当成一个病人要求她呆在家里,但是作为一个成年的女人,她希望能自食其力养活自己、有自己的自由,自己的生活。

莫娣

一次偶然,她在杂货店听到一个粗糙的男人,请杂货店员帮自己写一张启事:招一个自带清洁工具的女佣。

她迅速地扯掉广告板上的启事,第二天自荐上门。

莫娣由新近因饰演《水形物语》获奥斯卡最佳女主的莎莉·霍金斯主演,男主是被影迷奉为爱情圭臬的《爱在黎明破晓前》“爱在…”系列的伊桑·霍克,真遗憾这么优秀的电影,在2016年竟然错过了它。

莫娣

这不是一部励志电影,影片甚至有意弱化有关莫娣身体及病痛的部分,因此完全没有丝毫拿身体缺陷来博取同情的意思,也许生活中的莫娣本人也从来认为自己只是一个正常的普通人。

埃弗里特·刘易斯住在公路旁边的一个不足20平米的小房子里,这个房子还是从船上整拆下来的,房子没有电线没有电灯,照明是煤油灯,做饭取暖靠木柴。他们是生活在社会底层的边缘人,以最低的生活必需品维持着基本的生活。

莫娣

埃弗里特做三份工赖以维生——卖鱼、卖木柴,给孤儿院做工,每天工作14个小时,希望回家后有清洁的房间和热气腾腾的饭菜。

莫娣无处可去,她的要求是,包食宿,一周25美分零用。因为当她从姨妈家出来时,姨妈就说,今天你出去了,就别再想着回来。

埃弗里特当时是看不上莫娣的,勉强征用她后,告诉她,这个房子里,首先是我,然后是狗,然后是鸡,最后才是你。

莫娣

曾经因为一言不合,当着外人就扇过去一记耳光。

莫娣好几次不是被赶走,就是被气走,但是她最终还是留了下来,两人几经磨合,终于找到了合适的相处方式。

所以,这其实是一部爱情电影。

也许,就是因为第一次上门自荐工作,自己说了一句:人们不喜欢与众不同,走在路上小孩子会向她丢石头时,这个看上去粗鲁野蛮的男人竟然肯陪她一路送她一程,对于心灵纯粹的莫娣来说,就已经认定这个男人其实有一颗温柔和善的心。

莫娣

所以,无论他怎样的恶言恶语,她都可以接受忍受,并且温顺地服从,而最后慢慢地,她以自己的方式悄悄地影响和改变着这个暴躁粗野的男人,并逐渐赢得他的爱与尊重,硬是把苦难的生活过成了小确幸。

不足20平的小房子里,所有空白的墙壁、楼梯、门板、窗户玻璃都被莫娣信手变成了风景。

莫娣

莫娣

尽管埃弗里特不懂得欣赏,但是好在他并没有阻止她。

对于莫娣来说,她只是没有任何目的的作画,只要看到画笔和颜料,就想画——狗、猫、鸡、鸟,花、草、海,树,劈柴的埃弗、推车的埃弗….生活的一切都是画。

莫娣

终于一位上门讨鱼的顾客,从打开的门缝中无意看到了莫娣的画作,她赞了莫娣的作品,并说如果画在纸上,她愿意出钱买下来。

这一下一发不可收拾,莫娣开始不停地作画,甚至连远在美国的尼克松总统者都来信索要一幅莫娣的作品。

电视台上门采访,在不足20平的小房子里,莫娣羞涩而满足地微笑着,介绍着自己的生活和作品。让电视台的记者们惊叹的是,莫娣的生活条件如此简陋,创作出的却是如此色彩明亮、主题温暖的作品。

莫娣

因为她真的所求不多,尽管生活在她身上加诸了诸多苦难,她却完全没有浪费时间自哀自怜,而只记住了生活的美好与光明。

还以最乐观、温和、包容的态度,把埃弗里特改造成一个懂得爱与欣赏的男人——埃弗在嘴上占尽上风,而行动上全是莫娣胜了......

她说,我喜欢你,你需要我,我们结婚吧。

他说,登记要花钱、结婚要花钱,费那钱干嘛。

却还是正式地登记结婚,结婚那天,她踩在他的脚尖上跳舞,哇欧,她勇敢地抓住自己的手边的幸福。

莫娣

她说,屋子里有苍蝇,要装一个纱门。不然颜料还没干,它会破坏画面。

他说,这个家我说了算,我不同意装纱门,有苍蝇你用手赶走它。

然后,第二天他就装了一个纱门。

莫娣

莫娣去看望行将去世的姨妈,姨妈告知她女儿的真相,她对着来接他的埃弗失声痛哭。

埃弗却说,孩子、痛苦,你就知道你的孩子你的痛苦,我不想听。我不想要这样的生活,我不喜欢一天到晚这么多人围在小屋面前,你带给我的才是痛苦。

却在几天后,偷偷打听到莫娣女儿的下落后,接生气的莫娣回来并深情地表白,带莫娣去远远地看女儿一眼。

莫娣

她说,我们就像是一双落单的袜子。

他说,我是拉长的、变了型的那只,上面有很多洞,执拗又阴沉。

她说,而我是朴素的白色棉袜。

他说,不,你会是宝蓝色的,金丝雀黄色的。

落单的袜子,也许外形不好看,也不是那么相衬,但是柔和贴脚的舒适,脚知道、鞋知道,自己知道。

对于莫娣来说,找到一只能成双成对的袜子,走过雨雪严寒,对抗孤独疲倦,她已经完全知足满足——生活于她就变成这样色彩斑斓的画卷,所以她才能画出这样鲜亮纯净的作品。

莫娣

莫娣才真是清醒睿智的女人——知道自己的渺小,所以所求不多,温和地接受命运所有的馈赠,不是没有争吵,不是没有苦闷,但是不对抗、不抱怨、不奢望,把全部力气都浪费在美好的事物上,认真地生活、微笑地接受,象路边淡淡的雏菊,静静地绽放自己的一生。

她清醒地知道想要的是什么,一枝画笔和一个爱她的人——去世前最后的一句话是:I was loved 我是被爱着的。

而我们总是忘记自己身为人类的渺小,才所求无度,分不清欲望与幸福的区别,所以才会有那么多烦恼与苦涩吧。

导演一再用远景把人拉得很小很小,也许就是一直想让我们看到莫娣的生活智慧,提醒我们只是自然中微不足道的一个部分。而如果人能够安然坦然地看到这一点,也是风景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莫娣

莫娣

莫娣

也许因为主人公是画家的原因,这些画面构图都如油画一样美,真的不容错过。

这是生活中真实的莫娣和刘易斯:

莫娣

电影几乎完全真实地还原了他们的生活,除了最后的结尾,影片略去了这个部分。

我甚至不忍心写在这里:

莫娣去世后,老爷爷仍然一个人住在小房子里。但是竟然有强盗认为莫娣那么出名,那么一定藏有许多钱,如此在一个夜里破门而入,希望能发一笔大财,结果找钱不得,将刘易斯暴力致死。

他们的小屋被加拿大政府整体移走,保持原样,辟作莫娣艺术馆对外开放参观。

莫娣

©本文版权归作者 宋涵杂谈 所有

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展开阅读全文

54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

评论来两句...

54
评论 发送

还可以输入 300 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