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年

冲着李宗盛,看完40年台湾音乐简史

独立鱼电影
2018-03-14 10:53发布影评

有人说,李宗盛的歌,在不同的年龄能听出不同的味道。

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他的音乐可以经久不衰。

李宗盛在台湾音乐界,是仅次于罗大佑的存在。

四十年

甚至由于近年来罗大佑频上各种综艺节目,失去了仙人般的隐秘。两人的地位有点此消彼长的感觉。

对很多人来说,李宗盛的音乐陪伴了整个青春。不过,放眼整个台湾音乐史,他只是其中一个符号。

今天鱼叔要说的纪录片,有李宗盛,有胡德夫,有侯德健、有吴楚楚……

主角不是某一个人,是一群人,是一个时代——

《四十年》

四十年

豆瓣评分高达8.7,可惜只有271个人重温过这段时光记忆。

四十年

“四十年”,简简单单一个片名。

没有所指的人,没有具体的事,甚至无关情怀和顿悟,只是这样一个包藏万千的时间概念。

影片的开头也是简简单单,台北市普通的一户人家,一位妇人在阳台上采摘着自家种的蔬菜。

一根熟透的茄子因为没有及时采摘,已经老了,不能吃了。

四十年

这位妇人,名叫陶晓清。

她在70年代推动了台湾民歌运动,因而被誉为“台湾现代民歌之母”。(为了与“传统民歌”区别,下面统称民谣)

四十年

她不写歌,不唱歌,为什么会被称为民谣之母呢?

这还要追溯到40年前,由她主持的一档音乐类广播节目。

四十年

她是首位在广播节目里,号召普通听众参与音乐创作,将作品寄到电台,一起分享的广播人。

也因为她的号召,许多台湾年轻人拿起吉他,开始创作,掀起了一股民谣之风。

由此,才有了后来的针对青年校园民谣的大奖——金韵奖。

四十年

我们熟悉的齐豫(齐秦的姐姐),就是从金韵奖走出来的歌手。

四十年

她获得了1978年的冠军。当年,她翻唱了美国民谣歌手Joan Baez那首著名的《Diamonds & Rust》。

用陶晓清自己的话来说,“这场民谣运动,是一场不留血的革命”;

而她的电台节目,成了这场革命主战场;

她家的客厅,成了革命者畅所欲言的营地。

因此,纪录片的开场与结束的场景,都选在了陶姐家的客厅。

导演希望以最日常最自然的视角,切入这个关于民谣,关于光阴的故事。

四十年

执导本片的青年导演侯季然,曾经一度被媒体误传是侯孝贤之子,于是在业内也被叫做“小侯导”。

他偏爱与时代记忆有关的主题,不喜欢刻意设定场景,而偏向于更有人情味的日常。

因此他的影片里的人物极其自然,而且常常有出人意料的小惊喜。

四十年

不久前鱼叔介绍过,由他执导的纪录片《书店里的影像诗》(共两季)。

四十年

影片记录了台湾40家独立书店的风貌,记录下了书店有趣的角落,也记录个性迥异的书店老板。

该片几乎就是一本权威的台湾书店观光指南。

而在纪录片《四十年》里,他依然坚持着一贯的拍摄风格,用镜头记录下了当年掀起民谣运动的年轻人,40年后的模样。

四十年

除了贯穿始终的陶姐之外,影片还跟拍了很多台湾民谣初创期的歌手、创作人。

第一个便是写下台湾民谣第一页的杨弦。

四十年

1975年6月6日,在台大研究所念书的学生杨弦,办了一场演唱会。演唱会的后半场,他演唱的都是由余光中的诗谱成的歌,这些歌后来汇集成了《中国现代民歌集》。

这被看作是台湾民谣史的第一页。

现在的杨弦已经移民美国旧金山,成立了自己的制药公司,但仍然在坚持创作,而且还在与时俱进地学习新的乐器和录音技术。

摄制组在跟拍时,跟着杨弦走进了一家琴行,意外拍下了他在选琴时的一段即兴弹唱。

这一幕,就像是无意撞见隐居多年的武林高手,一时兴起,持鞘而舞。

四十年

身为医生的杨弦,十分注重养生,年近七十,依旧保持着良好的体型。

而和佛系的杨弦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超级接地气的胡德夫。

40年前,他是台湾第一个举办个人演唱会的歌手。

40年后的他,可是会为了一条鱼,跟老婆跑遍菜市场,最后大油大火一阵烹饪,大快朵颐。

至于养不养生啊,好像没那么重要。

四十年

这位看起来半点架子没有的大叔,是台湾民谣届的扛鼎人物!

这是许多人提起台湾民谣,嘴里蹦出的第一个名字。

前两天鱼叔介绍的央爸爸的新综艺《经典永流传》中,胡德夫就有献唱。

一首《来甦·秋思》震惊四座。

四十年

胡德夫的歌声,无疑是民谣届宝贵的财富,余光中曾评价他是肚中自带风箱的歌手。

当初一首卑南族的传统歌曲《美丽的稻穗》,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此生他便与民谣不可分割。

但这样一位天赋异禀的歌手,却在1984年,突然淡出歌坛,消失不见。

因为那一年发生了海山煤矿爆炸,造成了72名矿工的死亡,其中多数为原住民;

因此胡德夫开始投身于原住民运动中,为维护原住民的权益奔走,成了一名社会活动家。

四十年

直到2005年,55岁的胡德夫才重新回归歌手的身份,发行了人生的第一张专辑《匆匆》。

片中有一段采访让鱼叔影响深刻。

胡德夫对着镜头谈起了,他是如何与民谣结缘的。

杨弦和李双泽本是胡德夫的现场听众,突然有一次,李双泽问胡德夫:你会不会唱你们民族的歌?

胡德夫当场便唱了一首《美丽的稻穗》,一曲唱罢,感人至深。

让人不由得感叹这片土地上本就有这么美好的歌。

其实在那之前,他并没意识到这有什么特别,他对这首歌的美,这首歌的价值是完全没有概念。

原来那些本就很美的歌,

竟然还要别人指点你、告诉你,它到底是什么

你由别人去确定自己的东西,才看清,

哦,它原来是什么

——胡德夫

四十年

影片中还记录了许多,已然老去的“年轻人”。

四十年

唱红了《小茉莉》的包美圣,穿着蛋糕裙自嘲自己已经成了老茉莉;

但声音依然甜美的她,心中依旧住着那个不会老的小茉莉。

《龙的传人》的创作者侯德健,依旧还是侃侃而谈,但那么多年生活的起落曲折,并非没有给他留下伤痕。

四十年

他得了恐慌症,发作之时常常没办法出门,他的侃侃而谈多数时候只发生在他家里。他因此错过了“台湾民歌四十周年演唱会”。

但他在视频上说:我们五十周年再见。

四十年

不知道,那时候又是怎样的变迁,还有哪些人还能再见。

早已离开的李双泽,只有一块石碑留在他当初舍身救人的那片海岸。

石碑上刻着他一直坚持呼吁的——唱自己的歌!

四十年

凡一代有一代之文学,一代亦有一代之歌谣。

李宗盛在片中说,不必过分怀念他们那个时代,因为每代音乐人都要有他的面貌。我们这代人做的事,对我们的同龄人和同代人是有意义的。

四十年

时间总在向前走,一切都在更新换代。

可是鱼叔总觉得从前的歌谣要纯粹许多。

我们不再感谢大地,也不再歌唱山河,一花一木好像不足以稀奇到让人写首歌。

再写不出,也再难听见:

一瓢长江水,一掌海棠红,一片雪花白,一朵腊梅香。

我们膜拜着这个时代华丽的皮囊,忘却了时代的筋骨。

如此狂妄,难道真要任由着虚无成了文化的底色?

©本文版权归作者 独立鱼电影 所有

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展开阅读全文

18

最新评论

  • 月球环形山
    月球环形山

    在哪里看呀?我百度不出来呢?

    03-03 19:18 回复
  • ET3.0
    ET3.0

    不错!!

    2018-11-27 15:30 回复
  • 别管我
    别管我

    唉,写得太凌乱,我都不知道你究竟是在写台湾音乐,还是写这部电影,导致我对这段音乐史没有了解,对电影也毫无头绪。

    2018-04-17 16:30 回复
    2

评论来两句...

18
评论 发送

还可以输入 300 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