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翼杀手2049

想想好佩服,爱「走光」的他从没拍过烂片

毒sir
2018-03-09 12:28发布影评

奥斯卡已经落幕。

但有一个人不能再被忽视。

他23年来,13次被提名,次次落空,这马拉松式的陪跑,惨过小李子!

终于,今年的奥斯卡“痛改前非”,双手为他奉上了小金人——

罗杰·迪金斯

Roger Deakins 银翼杀手2049

罗杰·迪金斯是谁?

一个永远站在镜头背后的人。

你没见过他,但一定见过出自他手的名作——

《肖申克的救赎》《冰血暴》《老无所依》……

即使没有奥斯卡的钦定,迪金斯也早已是业内公认的摄影大神。

在领奖台上他说:“相信你们也看得出来,我干这一行已经很久了……"

银翼杀手2049

还挠了挠自己的白头发。

哈哈哈,既调侃了奥斯卡评委的看走眼,又得体地表达了老子当仁不让。

为什么奥斯卡迟到了23年?

我们不妨还是从“头”说起。

你也许注意到了迪金斯的头发,乱糟糟的。听到自己获奖,他赶紧用手整理发型,直接忽略旁边白西服男抬手祝贺。

银翼杀手2049

别笑,这就是老爷子的风格。

他说过:“从11岁起,我的理发师就死了。”

头发自己剃,简单随意。常年雷打不动的皮靴+牛仔裤+白衬衫,俨然成了他工作的制服。

银翼杀手2049

这可以让他以最快的速度出门,不必在打扮上多花一点时间。

出席奥斯卡的这身礼服,也是临时换上的。

没有其他影人的优雅和得体,他不懂混圈子,也不善言辞,站在领奖台上的他有些局促,匆匆致谢完就“逃”了下来。

他在自己的摄影天地里自由驰骋,和好莱坞的名利场之间则是若即若离。

就像让他拿下小金人的《银翼杀手2049》。

拍完这部片,主创们忙着全世界各地跑宣传。迪金斯呢,立刻跑回了英国老家,逍遥度日,完全消失在公众视野。

你说迪金斯抱怨奥斯卡欠了他太多小金人?

抱歉,爱给不给。

最好的嘉奖,在电影完成的那一刻,就已经得到了。

迪金斯非科班出身。

生在一个英国小渔村,父亲是建筑工,母亲是女演员。

也许是遗传了母亲的艺术细胞,从小喜欢画画,进入了艺术学校,后来又学摄影,拍起了纪录片。

41岁,别的电影摄影师都已经小有成就了,迪金斯才刚到美国,第一次为剧情片担任摄影。

那是1990年的《飞离航道》,主演梅尔·吉普森,他身后还站着一枚嫩得出水的小罗伯特·唐尼。

银翼杀手2049

这本是一块打开事业的敲门砖。

但拍完《飞离航道》的迪金斯立刻意识到,他要离开这条路。因为程式化的动作电影,拍起来实在太无趣了。

二十多年来,他是一如既往的挑——

爱跟和自己气味相投的导演合作。

比如科恩兄弟,一共合作了12部片子,几乎随叫随到;

萨姆·门德斯,《锅盖头》《革命之路》《007:大破天幕杀机》;

丹尼斯·维伦纽瓦,《边境杀手》《囚徒》《银翼杀手2049》。

发现没,这些导演都是好莱坞工业体系里,特立独行的主。

正合迪金斯的口味。

2001年科恩兄弟的《缺席的人》。

黑白片,迪金斯最喜欢的作品之一。

银翼杀手2049

迪金斯用彩色胶片拍摄完,后期转制成的黑白。

每过几年回顾一次,也觉得常看常新:“这实际上比我印象中的还要更好。”

为啥一定要是黑白?

科恩兄弟说:

我们认为如果不拍成黑白片的话,人们不会意识到这部电影的重要性。

Sir心中100个同意。

没有比黑白,更能表现科恩兄弟电影中的阴差阳错。

也没有比黑白,更能表现迪金斯的光影中,最微妙的美。

比如理发师在老婆被抓后,倾家荡产请了律师,心情复杂。

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窗帘的影子掠过他的脸。

银翼杀手2049

再比如上诉的前一天理发师老婆突然自杀,他神情恍惚。

吸着烟,慢动作,借助树荫,还有一明一暗的效果。

银翼杀手2049

光影好像电影中一个无处不在的角色,比语言更加精准地讲出了故事。

但,这种低调奢华有内涵,常常被奥斯卡视若无睹。

评委们似乎更倾向于那些往观众脸上突突突的视觉冲击。

74届奥斯卡,迪金斯的《缺席的人》败于《魔戒1:魔戒现身》。

银翼杀手2049

83届奥斯卡,《大地惊雷》败于《盗梦空间》。

银翼杀手2049

85届奥斯卡,《007:大破天幕杀机》败于《少年派的奇幻漂流》。

银翼杀手2049

……

Sir并不是说后者的摄影不行,而是说在壮观绚烂的特效面前,迪金斯手工作坊式的摄影往往要吃一些亏。

他始终坚持着自己的摄影理念:

没有什么比一个招摇卖弄的镜头更糟糕了。

迪金斯并不是那种每一帧画面都能当壁纸的摄影师。

他不会在电影中刻意奇观、故作唯美。

相反,很多时候,他甚至让你眼前一黑。

银翼杀手2049

银翼杀手2049

银翼杀手2049

这些黑不隆咚的画面,出自他掌镜的2015年的《边境杀手》。

这是他用光最少的一部作品。

不为好看,只为真实。

电影发生在美墨边境的不法之地。

被派到这里的美国探员凯特,在缉毒的过程中,三观和底线一次次受到冲击。

希望角色被烈日侵蚀到只剩下一片黑暗的剪影……诗意地表现出凯特的内心与外在煎熬。

这是迪金斯在拍摄这部电影时的思路。

再微弱的光,也有迪金斯要表达的内容。

电影一开始,凯特带队在一间平房内执行突袭任务。

进门就枪杀了一个持枪分子。

他身后的窗口,挂着红色窗帘。

银翼杀手2049

这可不是随便挑的。

凯特上前检查尸体,光通过红色窗帘照在她的脸上。

象征血光,更是凶光。

银翼杀手2049

就在被子弹击中墙面,凯特发现里面竟藏着尸体。

接着她忍不住吐了出来。

银翼杀手2049

一抹红色,一步步把角色引向真正的血腥和危险。

这就是罗杰·迪金斯。

他的画面不服务眼球,服务故事。

这部片子的导演维伦纽瓦评价说:

他是美学大师,更是第一流的叙事大师。对他来说,(画面的)美丽永远是其次,第一要务是抓到最好的视角来说故事。

还是得说说《银翼杀手2049》。

片中有两个镜头,几秒钟,很多观众肯定都没注意。

却是迪金斯片中最得意的布光设计。

人造人K在白衣助手Luv的带领下,穿过华莱士公司的走廊和大厅。

注意镜头中的人造阳光,是随着人的走动变化的。

银翼杀手2049

银翼杀手2049

这种设计不夺人眼球,还符合科幻世界的内在逻辑。

电影中的赛博朋克是没有阳光的。

迪金斯用外部的阴霾和内部人造阳光的对比,来表现大公司和平民巨大的贫富差异。

而公司老板华莱士眼盲,于是迪金斯让画面中的阳光“按需而动”。

这可不是后期制作,全是迪金斯的手艺活。

还有K来到废都那种很不真实的昏黄氛围,也是迪金斯用布景上方的几十盏灯打出来的。

银翼杀手2049

和迪金斯合作过《坚不可摧》的安吉丽娜·朱莉说过:

我从来没听罗杰·狄金斯说过“我们后期去搞定”,一次都没有。

银翼杀手2049

迪金斯拍片子的时候经常会亮出他自制的光环手电筒。

这其实是个低成本,在夜晚、户外,营造柔和移动光源的绝佳方式。

银翼杀手2049

有记者当着导演维伦纽瓦的面称赞迪金斯的摄影:“那些光就像时间一样,会流动的。”

记者显然没有夸到点上,导演很严肃地说:

在罗杰·迪金斯的镜头里,没有东西是随意流动的

一切都是设计好,在他掌控之下的

银翼杀手2049

他的掌控,让光影时间般精准。

分毫无差。

最终《银翼杀手2049》为迪金斯赢得了一座小金人。

但话说回来。

像迪金斯这样,低调到极致,沉浸在自己的天地中,用光影雕刻出了无穷的造化。

还会那么在意一个奖项的镀金吗?

如果是,那他估计成为不了罗杰·迪金斯。

迪金斯的摄影从不抢戏、炫技,永远稳稳地服务于故事。

简洁至极,但绝不简单。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编辑助理:阿拉灯神丁

©本文版权归作者 毒sir 所有

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展开阅读全文

41

热门评论

  • 小威
    小威

    hhh

    2018-05-11 17:48 回复
    6

最新评论

  • 用户
    用户

    hhhhhhhhh

    2018-06-12 08:55 回复
    4
  • 小威
    小威

    hhh

    2018-05-11 17:48 回复
    6

评论来两句...

41
评论 发送

还可以输入 300 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