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块广告牌

猜不到的辗转剧情,只想为这部影片献上膝盖!

骄阳下的小木马
2018-03-02 21:12发布影评

文丨骄阳下的小木马

三块荒废的连招商方都遗忘了的广告牌,在欢快的音乐声中突然迎来了一年的租约合同,只不过需要刊登的是非一般性质的广告,它来自于一个失去女儿的母亲的痛苦挣扎,质询直指警方,鲜红的背景色上,印着坚硬且绝不妥协的黑色字体:

“怎么回事,威洛比警长?”

“依然没有逮到凶手?”

“强奸致死”

三块广告牌

这就是影片《三块广告牌》的开头,也是整个故事的起因,是将所有故事中的人紧密串联的不可或缺的元素,然而那无从查起的凶杀案并不是这个故事的全部,而后小镇上的一系列事件,才真正开始揭露人性的善与恶,导演马丁·麦克唐纳不直言谁是好人谁是坏人,一切都在于观众自己的感悟和思考。

凭借如此不走寻常路的剧情设计,《三块广告牌》在刚刚结束的金球奖上成为了最大的赢家,斩获四项大奖:最佳剧情、最佳女主、最佳男配、最佳编剧,而如今终于能在中国的大荧幕上看到它了。

影片中重点的刻画了几个人物,并以他们心态的变化来推进整个故事的前进,一切水到渠成。

作为被广告牌点名的警长威洛比,由伍迪·哈里森饰演,这次他不是《天生杀人狂》中那个杀戮狂人。

《三块广告牌》中他成了小镇上居民们的团宠,人们爱戴他,与他交好,他有一个美丽的妻子和两个可爱的女儿,一切看起来那么美满,他的人生似乎洋溢着春暖花开般的幸福味道。

三块广告牌

影片中威洛比的形象不同于其他人物,被树立的非常正面,拥有善于发现美和善意的眼睛,作为警长,被以通告全镇的方式点名,他更多的情绪是伤心,而不是多余的愤怒和仇恨,对于案件他有自己的职责与无奈。

看着他的幽默以及他的决定,真的很难想象微笑背后隐藏在内心的极度恐惧与不安,让我想到了微笑型的抑郁症,这类人群脸上总是带着温和的笑容,内心却日渐沉积负面的情绪。

三块广告牌

不同于警长高大的正面形象,另外两个主要人物,米尔德里德和迪克逊的行为、情绪则更加复杂对立。

米尔德里德,由弗朗西斯·麦克多蒙德饰演,这位凭借《冰血暴》摘得奥斯卡最佳女主角的演员,将失去女儿的母亲角色演绎的刚柔并进。

万年冰块脸的米尔德里德是强硬的,被形容是广告牌女士,面对小镇绝大多说人的不理解,其中还包括儿子和前夫,她坚定要找出真凶。

为此她讽刺神父的满口仁义道德;她教训警察不要像个碧池一样抱怨,快去正经办案;她不和不讲道理的人讲道理而是直接动手,哪怕对方只是高中生。她冷若冰霜,甚至被认为毫无同情心,她坚持到偏执,仍固执的坚持自我。

三块广告牌

当一个人的时候,对女儿的愧疚和悔恨,让她露出了疲惫的一面,难掩的悲伤像决了堤的大坝夺眶而出,她看麋鹿时的温柔和美,完全不似质询时眼中的戾气。回忆里最后和女儿说话的样子竟然是诅咒,这或许是她未来人生永远摆脱不了的自责。

不同于《海边的曼彻斯特》的李,他把情绪一股脑的勇于自我惩罚,力求与世界隔绝,看着人压抑到难以呼吸,米尔德里德更多是在寻找发泄的出口,与外界硬杠也好,穿着女儿生前的粉红色拖鞋也罢,都至少能看到希望。

当她成了众矢之的,当仅存的希望支撑被付之一炬,人性善恶的天平到底会往何处倾斜?

三块广告牌

迪克逊,由山姆·洛克威尔饰演,其实这是一个很不讨好的角色,但怎样将人物内心的变化展示的不尴尬不生硬,着实考验演技。

迪克逊是老大年纪还和母亲住在一起的单身中年男人,易怒火爆的脾气是他典型的性格特征,略有种族歧视,一根筋的处事方式让他遇到什么第一反应就是暴力解决,与其说他是个警察,倒不如说是古惑仔更贴切。

三块广告牌

另一方面他有点像个没长大的孩子,还不知道如何调整自己的情绪,这点为他的改变埋下伏笔,一旦出现能走近他心里的正面引导就会大不一样,他信任、尊重、甚至有点依赖威洛比,威洛比真心的劝导也是他转变的根本原因。影片中他的成长是比任何人都显著的。

三块广告牌

影片不仅仅对主要人物刻画的相当细致,整体氛围环境的营造也特别具有现实意义,米尔德里德是否应该采取如此极端的方式苛责一个命不久矣的好警察?小镇的居民们不干了,在道义上他们宣扬着自己的善良,而不顾事件的本质,随着剧情的推进,矛盾愈演愈烈,简直颠覆世界观,却又真实的让人哑口无言。

不得不说在《三块广告牌》中,导演对于人物精神层面的、心理状态的转折处理最令人惊叹,人性的善与恶并不是永存且唯一的,恶或许是情绪堆积到一个爆发点的作用力改变的,却也可能因为一个微小的举动被轻易化解,而转变成善。

导演对于恶的处理很微妙,暴力的场面却搭配着平和抒情的音乐,就像是想伺机消解人们心中的愤怒,用剧中一个不重要的小角色讲出人生的大道理:“愤怒会招致更多的愤怒”,说者可能无心,好在听的人听到了心里。

三块广告牌

全片中暴力霸占着前半段的节奏,爆粗口已经是小儿科级别,基本上能动手的就绝不动嘴,而后半段的镜头却异常的宽容,一一的化解愤怒、误解,小镇的生活回到正常的轨道,循序渐进,当事情发生的时候,最先想到的已经变成了:原谅。

著名的诗人纪伯伦曾经说过:“一个伟大的人有两颗心:一颗心流血,一颗心宽容”。宽容别人的同时,其实也是谅解自己的过程,给自己一些喘息的时间来抚平伤痛。我想《三块广告牌》中也是想表达这个意思,爱包容了琐碎的争吵,融化了仇恨萌芽的种子。

(原创非首发)

©本文版权归作者 骄阳下的小木马 所有

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展开阅读全文

12

热门评论

  • 田野里的大姐姐
    田野里的大姐姐

    这些东西还是见仁见智,不可一概而论。8346

    2018-03-05 22:52 回复
    6

最新评论

  • 田野里的大姐姐
    田野里的大姐姐

    这些东西还是见仁见智,不可一概而论。8346

    2018-03-05 22:52 回复
    6

评论来两句...

12
评论 发送

还可以输入 300 字